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94章 回家

    回到了熟悉的小院,宁芝感慨万千。

    其实也不过几个月而已,可是这几个月发生的事太过于激烈。

    倒是导致她回来这样安宁的家里,有点不习惯。

    耳边似乎还能听见将士们训练时候的声音。

    便是住在左洲的皇子府里,也是有很多士兵出入的。虽然都在前院。可是她并不是个只乖乖呆在后院的人。

    裴珩从不阻拦,也不会说她。

    所以回来左洲这些时候,她白天一般都跟裴珩一处在前院看他处理些公事。

    乍然回来这锦绣繁华的住处,宁芝有种陌生的熟悉感。

    这感觉,很微妙。

    宁芝轻轻的叹气:“到不知道今夜裴珩如何,我忽然觉得睡不着了呢?”

    “姑娘也累坏了吧,怎么还睡不着了呢?”连翘好笑:“这里不比帐篷舒服些?”

    “舒服是舒服的,只是……”只是,有点不真实罢了。

    宁芝由着奴婢们伺候她洗漱更衣。除了日常跟着自己的四个人,还有留在家里的二等丫头们,此时见了宁芝,也是欢喜无比的。

    等一轮伺候过去,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

    宁芝还是了无睡意,就见白芷进来道:“姑娘,小公子过来了,瞧着……也是睡不着。”

    “哈!那就对了,我还真当是就我一个睡不着呢,叫进来。”宁芝来了精神。

    宁蕴进来,也是有点不好意思:“我猜着你没睡呢。”

    方才才说了要早些睡觉的话,明日还进宫的,这就又来了,他真是怪不好意思的。

    宁芝好笑不已:“你可真是变化大,以前你来我这里,什么时候通报过?”便是男女有别,他该是闯进来的时候,还不是闯进来了?

    “这不是大了么。”换上一身青色长袍的宁蕴,仿佛长大了好几岁一般。

    说话都带着一丝温润的感觉了。

    收敛起了那股子锋利,竟是也看不出他是个驰骋沙场的将军。

    “你来了也好,我们喝酒吧。忽然就想喝酒。喝点,也许就睡着了呢?这一年多。我有很多话想与你说呢。”宁芝道。

    宁蕴愣了一下,还是应了。

    不多时,就摆上一桌,多数是小菜和点心。酒是桂花酿和竹叶青。桂花酿给宁芝,竹叶青给宁蕴。

    闻着一股子香气。

    并没有什么月色,所以就摆在屋里。又是寒冬,便是南方,也是冷的。

    躺着也罢了,这会子坐着,少不得是要摆上火盆子的。

    宁芝摆手叫人都去歇着,就与宁蕴两个人坐在屋里说话喝酒。

    这桂花酿没什么度数,宁芝喝了也无妨。

    竹叶青也是度数的酒,也不会叫人一喝就醉。

    “回来觉得一切都没变,可是却又觉得变了。”宁蕴先举杯,对着宁芝一敬,就径自喝了。

    宁芝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涩,这孩子,一年前还不是这样呢……

    “家里没有变化,是我们变了。经历了太多之后,便是这样的。记忆中庞大的,渐渐变得渺小。记忆中伟岸的,渐渐变得佝偻。记忆中美好的不过如此,记忆中不好的,却也觉得并非不好。”

    宁芝也喝了一杯桂花酿:“归根结底,变化的是人本身。”

    “是啊,我就是觉得,心里有点酸。想着你素来通透罢了。”宁蕴苦笑。

    苦笑啊。

    宁芝看着他,只觉得恍惚。曾几何时,他意气风发,是最骄傲的宁家小公子。

    这临京城里,有几个敢与他争锋?

    大约能欺负他的就只有自己这个比他小的姑姑了。

    可是如今,他竟是学会了苦笑么?

    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见他有这样的情绪,宁芝觉得震惊……可是,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灾难使人成长,逆境使人坚韧。

    宁蕴,被迫长大之后,也要被迫坚韧起来了。

    “虽然我们经历了很多,要经历的还有很多,但是好在宁家人还在一处。我知道,二哥的过世对你打击很大。不过也很庆幸,你够坚强,也很厉害了。”宁芝轻轻笑,又给他倒上一杯。

    宁蕴就又喝了:“你说你,明明比我小,为什么每一次,从小到大,就是比我会说?比我看的清楚呢?”

    宁芝挑眉,心说那是因为我有个沧桑的灵魂呀。

    “所以说,姑姑就是姑姑,长辈始终是长辈嘛。”宁芝故意道。

    宁蕴也跟着笑了。

    许久,他道:“你的愿望,还如当初么?我……我看他对你是真的不错。你有想过安稳度日么?至于二爷爷的仇,他定不会坐视不理。”

    宁芝知道他问什么,轻轻叹息:“我不知道是不是如初。当然了,报仇的心思还是一样的。其他的……走一步看一步吧。我是真的有野心,裴珩也是真的好。慢慢走吧,到了最后,如果一定要有人妥协,那时候再说吧。”

    “好,我知道了,那我也还是那句话,我始终站在你这边。”宁蕴又喝了一杯。

    两个人不再说这些遥远的,倒是说起小时候的趣事来。

    毕竟是一起长大的两个人,饶是宁芝一直成熟,可是宁蕴小时候也着实可爱,一起玩耍是肯定的。

    倒是宁家里,不会再有人比他们两个更有共同语言了。

    直到夜深,还是白芷来催,两个人才肯停止。

    宁蕴本来晚膳时候就跟宁则礼喝酒了,这会子又喝了,已经有点醉了。

    是被飞刃送回去的。

    宁芝也是摇摇晃晃,只是笑着跟白芷讲小时候的宁蕴如何。

    全然忘记,白芷是比他们大的,一直将这些事看在眼里的。

    白芷扶着宁芝躺下,无奈应和:“是呢是呢,您和小公子最亲近了呢。”

    “哎,可宁蕴如今也很苦。他的苦,我也替代不了呀。”宁芝默默的:“正是因为蕴儿体会了失去父亲的苦,才更是体会了我当年的心,这孩子呀……”

    宁芝已经闭上眼了,还在嘟囔:“他就是心思深,自己还苦着,就知道安慰我了。”

    白芷眼眶一热,见宁芝不说话了,给她拉好被子,又加上一床毯子。才出了外头守着。

    心想,宁家一大家子人是不假,可是东一个西一个的……

    这两个一处长大的,能不亲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