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10章 番外:百无一用是情深

    裴霖大婚这一日,姒婳喝的酩酊大醉。

    她独自一人,在练舞房里跳舞,直到自己没有一丝力气,就继续喝酒。

    并不会哭,只是笑,笑的凄凉,笑的无奈。

    莫邪进来之后,就见她抱着酒坛子坐在那,落魄又可怜。

    “我说你还真是蠢。这么糟蹋自己就能换来他来看你一眼?说起来,多久没见他了?”莫邪抱着手,坐在她面前。

    虽然是一副粗使丫头的打扮,又貌不惊人,可是莫邪身上有种气质,叫人觉得不敢小觑。

    当然,平时她藏着,倒也没人看得出。

    只有她和姒婳的时候,她才懒得藏着。

    “你是不是一直都瞧不起我呢?其实你又是什么呢?”姒婳是动不了,可是脑子其实很清醒:“也是,不管你是粗使丫头,还是殿下的人,都是清白的。你自然是可以瞧不起我。”

    “哟,难得你还知道我是瞧不起你?”莫邪席地而坐:“你也别跟我说你的悲惨。这天底下沦落风尘的人多了去了。我可没都瞧不起。”

    “那是为什么?你喜欢殿下?”姒婳歪头,困惑的问。

    “且。”莫邪不屑嗤笑:“这就是我看不起你的点了。你以为,你看上的骨头,天底下的人都喜欢?我跟你说吧,狗才喜欢骨头呢。”

    姒婳皱眉,但是没有反驳:“那你为什么跟着他?”

    “我是个自私的人,我想过的好,要是跟着他他以后真能……那我也能拿到我要的,多好?”莫邪邪恶一笑:“不过,我现在越来越没信心了呢。”

    “为什么?他那么厉害……”姒婳又问。

    “厉害?”莫邪摇头,从她手里抢走酒坛子,自己喝了几口:“倒是好酒,你也总算没把自己亏待到底啊。”

    “你也不看他对手是谁,厉害么?从什么都没有到今日是厉害了。可惜他堂堂一个皇族,用这样的计量能夺位?你听过那个夺位的是用女人的色相取胜的?”莫邪鄙夷一笑:“再说你,罢了,再加上那安氏。你们两个绑做一堆,再加上他那两个侍妾吧!能有一个比那宁芝强?”

    姒婳张嘴,却无法反驳。

    怎么能比呢……根本比不起。

    “崇州他倒是有些势力,且不说那南启是个老狐狸。就算是个肯忠心的,那点人够么?”以前也许还能一搏,如今……

    “那你怎么还没走?”姒婳迟疑了一下,还是问。

    “我怕什么?到了该走的时候自然是要走的。”莫邪又喝了一口酒,然后坏笑:“你说我长得这么不好看,咱们这位殿下还有心要睡我。这是为什么?”

    姒婳一滞,只能摇头。

    “想不通啊,那就慢慢想吧。姒婳,你要记得,你的价值是容貌,可是你最不值钱的也是容貌。但是,你唯一能自救的,却还是容貌。”莫邪说着,起身将酒坛子拿走了。

    身后,姒婳靠着柱子看着莫邪潇洒远去。

    她想,她似乎懂了。

    可是,又似乎不懂。

    殿下想和莫邪……还能是为什么呢?莫邪那一身功夫吧?或者是莫邪的本事?

    所以,殿下也怕莫邪不肯忠心?收用了之后,她就肯忠心了么?

    姒婳都不必问,就知道莫邪不可能被收用的……

    姒婳慢慢扶着柱子起身,喃喃着什么。

    直到抱琴来将她送回屋里,她都没有再说什么话。

    只是想,此时此刻,殿下正与安氏被翻红浪吧?

    她不曾见过孤山候府的嫡出六姑娘,可想来,也该是个佳人。

    是,孤山候府是破落了,可是再是破落,难道还比不得她这个风尘女子么?

    她能给殿下什么呢?

    容貌啊……

    最值钱?最不值钱……

    临睡着前,姒婳笑了一会,似乎是自嘲吧,反正她自己也不清楚。

    只是觉得真不值得,这一辈子,不知道图什么。

    其实女人哪里是傻啊,不傻的,只是擅长骗自己罢了。

    她笑过之后,眼泪顺着眼角落下,落进了枕头里。

    感觉到了冷意,她没有动,只是闭眼。

    不知过了多久,渐渐的睡着。梦里也许还是美好的,可惜……醒来的时候,还是会痛。

    莫邪提着那半坛子酒出去,就上了房顶。

    因为是装粗使丫头,所以总不能随便找地方。

    她坐在屋顶上,一口一口喝着,心里漫无目的的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想着想着,就嗤笑起来。

    先是随意一笑,然后就觉得这芸芸众生真是太有意思了些。

    然后就开始哈哈笑。

    在这灯红酒绿的青楼屋顶上,看着下面做戏的妓子们以及丑态百出的男人们,她笑的肆意洒脱。

    便是原本不好看的脸,也带着叫人觉得炫目的神采。

    然后伸出手,将手指对着,弯成圆圈,一个个的看着下面的人。

    轻轻摇头:“这红男绿女的,有什么意思?真想厮守,也找个砍柴打猎的去呀。找个野心大的,能有什么好日子?”

    心里想,姒婳真是蠢的可以。

    就算是她的殿下最后能夺得皇位,又怎么会留着她这条命?知道了那么多事,怎么会活?

    便是真的没杀了她,当了皇帝的人,后宫佳丽三千,姒婳凭什么争?

    她可不小了。

    “怎么就敢与这样的男人谈珍惜你呢……”莫邪又喝了一口酒。

    然后往后一躺,看着漫天的星斗翘起一只脚,搭在另一条腿上,慢悠悠的摇晃着。

    一只手枕在脑后,一只手还扶着那个酒坛子。

    “还真是百无一用是情深哪……”

    没有人知道屋顶上有个闲着喝酒看戏的人。

    因为下面的众生都忙着纾解自己的欲望。妓子想要银钱,男人们需要慰藉。

    而已经醉酒沉睡的姒婳,需要爱情。

    只有一个莫邪,清醒的知道自己无非就是来看戏的。

    不管是今夜,还是成为裴霖的下属。她始终是自由的,来去都由着自己。

    人最可贵,是活的清醒。

    可惜有的人,宁愿沉沦。

    【这本书不会有第二个穿越的。只有女主才是。这句话放这里,是怕你们误会莫邪。这个字读:ye不是xi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