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19章 坚韧

    等宁则礼回府,宁芝果然将这件事瞒着。

    除夕夜里,宁家一家子吃年夜饭,宁芝举杯:“先敬祖父一杯,祝您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宁则礼呵呵笑,举杯:“祖父也祝你一生顺遂。”

    喝了酒,又是宁蕴敬酒。

    大家都只盼着宁则礼长寿,自然也也祝他健康了。

    等忠叔等几个老仆也都敬过酒,宁芝才道:“跟爷爷说个好消息。”

    宁则礼果然感兴趣:“哦?芝芝说的,定是大好事。”

    他心里是清楚的,这孩子故意今日说,想来是早就知道了的。

    “四叔家多了个十三弟,身体健康的一个胖小子。恭喜爷爷多了一个孙子呢。”宁芝道。

    宁则礼一愣:“这事,我竟丝毫不知?这个老四!”

    “是因为之前四婶怀的不安稳,怕怀不住。不过显然是多虑了,宁家福泽深厚,这不是没事?我和忠叔故意瞒着爷爷两日来着。今儿说,不是大好事么?”宁芝笑道。

    宁则礼责怪的看了一眼忠叔:“我就说你怪吧?”

    忠叔憨厚一笑:“这不是也偶尔怪一回?”

    心想,我这怪,可不是为了这件事啊……

    宁则礼哈哈笑:“好事好事!起名字了没?没有的话,就叫宁芃吧!”

    宁芝想了想笑道:“是个好名字!极好,四叔四婶一定喜欢的。”

    芃,草木繁盛,生生不息的意思。

    宁家宁芝这一代都从草字头,也是因为多年前一个道士给宁家批示过命途,说是这一代的孩子适合从木。

    至于宁蕴,虽然是下一代了,但是因为是长房长孙,所以宁则礼也叫他从了草字头。

    他这一辈,只有他一个是随了上一辈的。

    所以,如今四叔家的孩子依旧是从草字头。

    眼下名字起的这么快,想来是一早就是宁则礼想好的。只怕是生的男孩女孩都是这个名字。

    宁芝觉得真的好,宁家如今有些凋敝的意思,这孩子来的好,名字也好。

    “是好,只是我又多了一个十三叔?”宁蕴脸色……不知道该怎么放才合适了。

    宁家多了一个人,当然是好事。可他这年一过,说起来都十六了。虽然还没过生日吧。

    这就多了一个不到一岁的叔叔……

    “反正从我起,比你岁数小的姑姑叔叔你也不差多一个。习惯就好了。以后等我的孩子生出来,与你这个哥哥又查了十几岁……哎哟,想想芃芃以后的孩子与你要差几十岁,我的天那……”

    宁芝笑出声,这以后真是要乱套了,自家人都数不清楚的。

    宁则礼也笑了,宁蕴脸都青了,那画面也是太美……

    想想一个小娃娃管那时候肯定都一脸胡子的他叫哥哥……

    因为这个事,这个年过的很是悠闲美满。

    至少一直都在笑。

    到了夜半的时候,马上就算是新一年了。

    宁芝双手合十:“许个愿吧,这新的一年里,爷爷不要生病。宁蕴不要受伤,宁芝和殿下好好的。”

    这最后一个,又把宁家老小逗笑了。

    外头小厮们开始放炮,噼里啪啦的,宁芝扶着宁则礼出来看。

    远处皇宫里的烟火也放起来了。

    宁芝笑道:“又一年了。”

    “你们都长大了,头回带着你们独自过年,你们还是小娃娃呢。”宁则礼感慨。

    宁芝强笑着,可是……仍旧有泪意。

    是啊,他们大了,可是曾经伟岸的爷爷,如今也是越发憔悴苍老了。

    “小娃娃不好,都不懂事,我记得蕴儿那年乱跑,把爷爷的茶壶都撞倒,心疼吧?”宁芝眨眼。

    记得那是个好看的茶壶,也是个老物件,爷爷很喜欢的。

    “你就说我这些事吧!”宁蕴哼道。

    “你倒是也能说我,可我乖,没做坏事啊!”宁芝眨眼。

    “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之前那……那尤氏是你叫人来府里的!”宁蕴跺脚。

    尤氏,过去府里四叔的奶娘的女儿。比爷爷小个二十来岁。

    一个美丽的寡妇,祖母崔氏,以及四叔的姨娘姚氏都过世后,常来府里。

    那几年,确实跟宁则礼有那么点……不太清楚吧。

    不过,宁则礼不打算娶进来。那人也不打算进府就是了。

    这事,宁则礼也不瞒着,只是叫孩子们说出来,他多少还是有点羞耻的。

    便只能指着两个孩子笑了。

    宁芝和宁蕴不管,只管挖对方的‘黑料’。其实还不是彩衣娱亲,大过年的,怕宁则礼多想。

    宁则礼也明白,于是很配合的笑。

    直到夜很深,被劝着回去歇着。

    等他走了,宁芝和宁蕴坐在了一边,再也不想说笑了。

    有的时候,情绪这个东西,是能有感觉的。宁蕴便问:“有什么事瞒着我?”

    宁芝看了他一会,轻叹一口气:“大伯府上来人了,大伯病的厉害。”

    又把那事细细说了。

    “咱们家的事,自然有人盯着,所以大伯的意思是不许你回去。”宁芝叹气:“没想瞒着,只想叫爷爷安心过个年而已。”

    宁蕴点头,心里很清楚自己的祖父身体多差:“我知道了,我……我会听话的。”

    “嗯,你要坚强起来。渭北虽然不许你回去,但是你要知道,你是渭北将军府的支柱。也是咱们禄国公府的支柱。是我的支柱,知道么?”虽然将这些担子放在这个稚嫩的肩膀上很残忍。

    可是,唯有这样,才能叫他坚强。

    “我知道,你放心吧。”宁蕴笑了笑:“别总当我是孩子。”

    “哎,你呀你,要是我能叫你一直做孩子就好了。罢了,不说了,咱们也去歇会吧,真守着一夜也不成。明日还进宫呢。”宁芝起身。

    宁蕴点头,与她一道出去,各自回去了。

    谁心里也不轻松,可是谁都不是一个人。

    所以,不轻松也得轻松。人啊,长大了就知道,很多事是由不得你自己的。

    例如生老病死,例如聚散别离。

    唯有坚韧,永远适用。

    【因为这本书就是个拯救的文,所以可能看起来沉重点?我尽量写的欢快一点。嗯,感情还是很欢快的。爱你们,谢谢支持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