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54章 预感

    从渭北回左州,也得走三天,头一天晚上停下来的时候,宁芝还是带着那种叫裴珩抓狂的笑意。

    这丫头,莫不是昨儿还是故意的?可你故意的也没必要笑吧?

    跟你的未婚夫说这个你还笑?不合适吧?

    可裴珩也不能说出来啊,怎么说呢?

    所以裴珩与宁芝用膳的时候就很是尴尬。

    而宁芝想着是今夜不知道他会不会还趴着睡了。

    虽然裴珩尴尬了,但是这里是野外,且不说宁芝是不是怕,安全问题是要注意的,前线还在交战呢,这勉强到了渭北的边界,还没出去呢。所以不能不小心。

    所以还是要一起住。

    当然,这也是如今习惯了,要是过去,不安全就叫人多看顾,毕竟也不会想到住一起。

    于是夜里,宁芝洗漱好了,抱着脚坐在临时搭建的软塌上看裴珩。

    裴珩皱眉:“笑一会就够了啊,老实点!”

    宁芝忙不迭点头:“今天你怎么睡?”

    裴珩莫名其妙的看她:“还能怎么睡?”

    “嗯……趴着可好?”还想看!

    裴珩又看了她一眼,上去躺着:“现在不想。”

    “……所以,你真的会趴着?”宁芝瞪大眼,居然就承认了?

    “你不要学,那不好。”裴珩也有点无语了,这是什么问题?再一想,莫不是昨儿看见他趴着了?

    “你这脑瓜子一天起来都想什么呢?”裴珩黑线。

    “原来殿下不介意被看见呀?我还以为你介意呢,殿下趴着睡好好……好……好看。”宁芝本来想说好好玩,觉得裴珩也许会翻脸,所以忙改口了。

    裴珩还能不知道她的德行?

    哼了一下:“还不睡觉?不累?”

    宁芝就点头,然后倒下去,将自己半个身子放在了裴珩身上:“其实不困啊,白天马车上睡着了。”

    离开了渭北那一片战场,她也确实是轻松了不少。

    “那也躺着,本殿可是累了,你不许闹,。”裴珩故意道。

    不过说着,也没将她拉下来。

    宁芝嗯了一声,也没下来,就这么靠着他许久。

    她想她也不忍心裴珩累啊。

    许久之后,她慢慢蠕动下来,靠着裴珩:“还好有你,不然我怎么办呢。”

    没有这个人,这一段时间的煎熬如何排解呢?

    “人家都嫌弃你是个任性的皇子,说你坏。可我接到了圣旨第一分钟就没有反对过。说明我眼光很好,但是你也要珍惜我。我可不是为了攀龙附凤,而是相信你是好的。你要珍惜我这份心。”

    宁芝自创,抓住还没彻底飞黄腾达的男朋友的心,从日常洗脑开始……

    不得不说,很有效了。

    裴珩至少觉得这丫头最是个特别的。再换一个女人不敢与他这么说话。

    要说点什么反驳吧,刚才还说不困的丫头就已经睡着了。

    甚至都没盖着自己的被子,还赖在他的身侧压着他一条胳膊呢。

    裴珩无奈叹气,他觉得这段时间他已经变成宁芝的奶娘了。

    还任性皇子呢,对她任性的时间真是太有限了。

    裴珩拉不起宁芝来,只好抽了自己的胳膊,然后直接将自己的被子拉开将她裹住。

    虽然已经是五月里了,但是这里是野外,又只有帐篷,夜里是冷的。

    裴珩的被子够大,裹着两个人也不是问题。

    而且,裴珩本身还对宁芝有的那点心思,都被昨天一句话打消了,所以如今,只是挨着小丫头睡觉而已,单纯的不得了。

    此时临京城中,很是寂静。

    陛下前两日带人在苏子河边举行了龙舟赛,这一年的头魁被韩佩奇得了。还得了陛下赏赐的一个小鼎,镶嵌着珠宝,也是个好东西。

    韩佩奇很是激动的感谢过。

    苏子河边呆了一日之后,陛下就带着文武众人去了清风观。

    清风观足够大,所以容纳这许多人也是可以的,只是没有那么多馆舍,许多人就要住外头了。

    这也不稀奇,毕竟守护陛下的禁卫军也都在山下住着呢。

    因为清风观远离城市中心,所以临京城里的驻军重心全部都在这头。

    赵瑞带着的步兵营的人马八成都在这附近。

    毕竟是陛下出行,之前还一直遇刺呢,这要是出事了还得了?

    太子也随行,裴霖自然是当仁不让了。

    也有没来的。比如宁则礼。他病着,就没来。

    太子等人都表示理解,不仅没有说什么,还赏赐了一个御厨去了宁家,就专门为了调理宁则礼的身体。

    宁则礼瘦了很多,精神虽然还在,但是吃不下睡不着,身子是不大好了。

    因为陛下出去也要走好几日,所以宁则礼也想出城走走。

    于是就带着人去了一处别院。

    临京城临海,宁家的有一处别院就是靠近海边的一处地方。宁则礼去的就是这里。

    这时候,宁菘还没回京,他得先去接了妻儿才好回去。所以这时候的宁家除了宁则礼之外,没有其他宁家人了。

    于是宁则礼只带着两个幕僚以及几个小厮伺候,忠叔都没有带。

    主要是没有人想到在临京城也会出事。

    而事情出了的时候,就已经什么都晚了。

    那是宁芝到了左州的第一天夜里,她都已经睡着了,忽然惊醒。

    这一夜,裴珩没来与她一道睡,裴珩多日不在,累积的公务连夜都要处理的。太晚了就没来。

    宁芝坐在踏上,半天想不起梦里的情形,只是心慌的不行。

    叫了半夏进来,她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姑娘您做噩梦了?”半夏看着宁芝脸色苍白问。

    “不记得了,我觉得要出什么事……还能有什么事呢?”宁芝抓着胸口的衣裳,眉头皱着:“不能再出事了。”

    “姑娘不要吓唬自己,不会有事的,上天庇护,宁家一定不会再有事了。”半夏也知道这些时候姑娘是吓着了,忙哄着。

    “嗯,应该是吧。”宁芝应和着,却想是不是宁蕴受伤了?叫人去看看吧。

    “姑娘先躺下吧,什么事天亮再说?”半夏道。

    宁芝嗯了一声,想不也不能太盯着宁蕴了,蕴儿大了。就闭上眼,又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