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62章 葬礼

    次日傍晚的时候,宁浩的嫡妻张氏,以及两个女儿都回来了。已经出嫁多年的宁茵是六姑娘,还有就是十二姑娘宁芙,宁芙才八岁。

    宁荨一样不能回来,他与宁蕴正在渭北对敌呢。

    一家人见面,又是一番哭泣,各自换上孝服,给宁则礼烧纸磕头。

    至此,宁家能回来的就都全了。

    这一夜,宁家人全部都在灵堂跪着,毕竟过了这一夜,宁则礼就要出殡了。

    停灵七日,已经满了。

    有宁菘等几个孙儿在,礼仪上就不会出错了。

    至于宁浩宁江,不是不想回来,而是不能动。

    清风观来的道士彻夜给宁则礼念经(道家的经法)。宁芝等女眷就彻夜给宁则礼烧纸。

    到了天明的时候,就该送宁则礼走了。

    下头人在白芷和半夏的指挥下,将参茶拿来,挨个给他们灌了一碗。

    毕竟不是刚赶路回来就是熬了许久的,大家精神都很差。尤其是小孩子们。

    宁芝以下的孩子都给吃了些点心。

    也不顾及早上不该吃的规矩了。

    本来,女儿和孙女之类的是不能送葬到墓地的,但是宁家人不遵守这个规矩。

    棺木起来的那一刻,孝子贤孙们都跪地哭起来。

    这是规矩,也是子孙们的不舍。

    于是众人再随着棺木出门,宁菘和宁荏是孙子,就亲自扶灵。

    宁菘的儿子就跟在后头,他是重孙子。

    宁芝宁茵等几个孙女紧随其后,宁菱勉强站着,被自己的奶娘扶着跟着走。然后是小辈。如宁雅。

    太子妃在路口摆下祭台,亲自送。

    她毕竟是皇家妇,不同于旁人,所以不能每天跪灵,也不能送去墓地。

    就是如今她这般一身素服亲自送,也是越矩的,但是她不管。也没人真的管她。

    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禄国公府,声势浩大,纸钱满天飞,哭声也是阵阵传来。

    叫人不禁也跟着伤心起来。

    白幡随着微风飘动,宁家人上下身上都是孝服,一片刺目的白。

    经过长街,描绘着油彩的棺木被托着,缓慢的走着。

    也不知是宁家人心情太差了,还是天气真的不好。宁芝只觉得,这阳光也是凄凄惨惨的。

    记得去年这会子,就不是这样。

    她长发随意的编着,垂在身后,长长的孝披遮着半个后背,不管往那里看,都是白的。

    连翘和流云紧紧的跟着她,就怕她撑不住倒下去。

    经过西大街的时候,一处茶楼上头皇孙裴霖和韩佩齐坐着。

    “啧啧,声势浩大,这一位,活着风光,死了也是一样的风光啊。只是这送出去之后,没几年就是一捧黄土,不知道还能风光几时了。”韩佩齐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道。

    “话不是这么说的,宁家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裴霖笑了笑,给自己倒上茶:“哪里就那么容易倒了?”

    “百足?那就一根一根斩断他的足。”韩佩齐笑嘻嘻的,饶是看不见他目遮后头的眼睛,也叫人觉得他心情极好。

    “旁的不说,本殿倒是好奇,宁则礼死了之后,二皇子与宁家的婚事还作数么?”裴霖笑着看韩佩齐。

    韩佩齐心里一动,面上不动声色:“眼下怕是不会有什么变化吧?听闻二殿下对这位九姑娘,正是热络的时候呢。”

    “啧啧,就不知道究竟是喜欢宁家的权势还是这个九姑娘了。”裴霖不以为然。

    以己度人,他自己喜欢权势,自然不觉得裴珩是个爱美人不要江山的。

    “莫不是殿下对宁家九姑娘有心?只怕是……她不肯委屈做妾。”韩佩齐故意试探道。

    裴霖摇头:“她纵然是个绝色,可本殿不稀罕旁人试过的。她要是愿意,给本殿做个侍妾尚可。旁的,就不必想了。”

    韩佩齐笑着应是。心里却很是鄙夷。

    就凭你?叫宁芝做侍妾?

    就这份儿眼光,也永远成不了事。

    至于别人试过的么……

    要真是宁芝愿意,他是愿意嫡妻位置给她的。别说如今她还小,就是以后……生了孩子,他也不嫌弃。

    不过这边两个人各有心思,宁家一行人进了墓地,跪着目送宁则礼的棺木入土。

    宁芝跪在那,心里默念:“爷爷,芝芝会照顾好自己,宁家都会好,您安心去吧。”

    宁芝低头流泪,没哭出声来,忽然就听见一声凄厉的哭叫:“公爷!”

    有些陌生,她回头看去,就见一个一身白的女人跪在最后头,哭的披头散发。

    她看起来长得不错,只是年纪也不小了,将近四十。

    宁芝叹口气:“叫她过来吧。”

    这是爷爷的晚年红颜,四叔奶娘的女儿,那位她打趣过爷爷的俏寡妇。

    至少也在爷爷的庇护下过了十几年。无儿无女,孤单一人。

    爷爷常见她,想必对她也极好。

    那人过来就扑在还在填土的棺木边上,哭着叫公爷,声音沙哑,听着就知道只怕是哭了许久了。

    后来是被府中的老婆子们拉住的,多数人认识她,也知道她和公爷的事。

    在大晋,一个寡妇与公爷这样早就丧妻,妾室也过世的人来往不算什么事。

    就算是摆在明面上,也只是叫人说一声风流,不会是什么诟病的。

    毕竟风流这个词,本来是个褒义词。

    宁芝起身,走过去:“尤夫人也要保重身子。”

    尤氏哽咽着:“九姑娘……九姑娘折煞小人了,哪里……哪里担得起。”

    “你来送爷爷,爷爷知道,也是会欣慰的。爷爷去的急,不曾来得及安顿你。以后你就住进府里吧,你家里也没人了,宁家也人少,你虽然没有进门,但是爷爷定然也不愿意你一人无依无靠。”宁芝道。

    尤氏摇头:“不……就不了。我……我受公爷照顾多年,多谢姑娘没瞧不起我。我……我手里有些产业,虽然也都是公爷的照应,就不去叨扰姑娘了。只是……公爷去的……太突然,一定要替公爷报仇啊……”

    说着,她就又大哭起来了。

    宁芝看着她,心里想,她没有家人,只有一个比她大了几十岁的……算是情人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