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71章 懂事晚

    有的人,懂事晚。

    比如说太子妃宁鸾。

    她这么些年任性妄为,纵然知道自己有错,却也没有认识的太过深刻。

    直到宁则礼去世,直到宁则礼留下遗言说原谅了她。

    她才实实际际的感受到,这二十来年里,爹爹是如何真的怨恨她的。

    逝者已逝。再多的伤怀,都不如做一些实际的事情。

    于是,混沌了几十年的太子妃宁鸾悟了。

    就在万家出事的第二天一早,太子妃宁鸾的折子就摆在了陛下的案头。

    自然是求陛下彻查宁则礼过世一事的折子。

    太子妃有这个权利直接给陛下上折子。

    而不管是太子本人,还是中书省,都没必要拦截这折子。

    因为宁鸾既然敢上,就不怕拦截。拦截了,她也是可以进宫去的。

    而这一日的朝堂之上,风云诡辩,因为万尚书的过世,一切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一天一夜的发酵,足以叫这些聪明的,会自保的官老爷们想多。

    而人,最怕想多,想得多了,也就顾及多了,顾及的多了,未免束手束脚。

    还是那句话,没有人与宁家有那种宁愿玉石俱焚也要拼死一斗的决心。

    纵然是韩家,也不能。

    便是宁鸾毁了一个韩清宁,也许在她们之间,这是天大的事。可是对上朝堂风云,便也不算什么大事。

    需要的时候,这是个借口,不需要的时候,就不会有人提起这件事。

    韩家这么多年对付宁家,也根本不可能单纯只是因为韩清宁。

    大多还是因为地位之争,名声之争,以及尊荣之争。

    而有的时候,一膝盖跪下去,就是一辈子的低人一等。

    比如此时,宁鸾可以上折子与陛下对话。韩清宁却没有这个权利。

    朝堂之上,对宁家的弹劾仍旧再继续,可是宁菘明显感觉到,今日的朝堂上,是比前几日要微妙的多。

    是,上了折子的人依旧是在据理力争,可是也难免露出气短的样子来了。

    自然任何事情都没有那么快,这里是朝堂,一切都要不露痕迹,一切都要顺势而为。

    因为宁鸾的折子,宁菘也上前一步,他要是单纯说官职,是无法参加大朝会的。

    可是他并非只有官职,还有宁渊留给他的爵位:渭北候。

    伯爵以上,只要有事,就可以上朝。无事告假也一样没人管你。

    既然有此机会,他自然每天都不会错过。

    甚至建文帝都这段时间很是勤勉,以前他绝不可能每天上朝的。

    宁菘上前一步朗声道:“臣渭北候宁菘有本启奏。”

    建文帝循声看去,也看不清楚,知道这是宁家子弟,就说了一声准。

    宁菘便将折子递给了裴忠,然后朗声道:“祖父过世已经一旬,家中无不悲痛欲绝。今渭北尚在战中,渭南也不得安生。因皇命难为,故而宁家子孙多不能回家奔丧。祖父遭人谋害,本就走的凄凉,至今没有抓到凶手,宁菘愧对祖父,愧对宁家列祖。

    还请陛下慈悲,下旨严查祖父遇害一事。祖父于家是宁家长辈,于国乃是一国丞相之职。更不说还有吏部尚书,中书省的职务。

    又因皇家看中,身后追封了郡王,实乃荣耀之至。而如此一人,死的这般蹊跷,却不得不叫世人担忧。叫百官惶然!宁菘跪求陛下彻查!”

    说着,宁菘就跪下来了。

    他一跪,宁氏那些死忠们也都跪下,都是口口声声求陛下彻查。

    宁菘这段话,说的精妙。

    是啊,宁家且不说,宁则礼多职在身,死之前还是个国公呢。就这么死了?

    唇亡齿寒,他们难道不担心么?

    何况,不管宁则礼是如何,至少他死的时候还是宁相!那就是国之重臣!

    这么一个重要的人死了,不查清楚么?就算是答案是假的,总也要一个答案吧?

    再说了,丞相乃百官之首。这样的一个人死了……难道只能是宁家一脉的人请愿彻查么?

    众人醍醐灌顶,之前想要扳倒宁家的那一批人,也不仅咯噔了一下。

    毕竟自从宁则礼死后,弹劾宁家的折子都是小辈,没人敢这时候就往宁则礼头上泼水啊!

    那么,今日百官不敬宁则礼,来日,百官是不是也不敬皇帝了?

    忠孝节义,古来如此啊。你心里再是不愿意,可是地位就是这样的……

    这时候,谁敢说一句宁则礼不值得?就算是真的不值得,宁则礼这样的地位,人固然过世了。也不是一下子就能翻转成个真的大奸臣的。

    至少,皇家不敢。

    太子也只想逼着宁家更靠近皇家,而不敢真的叫宁家心寒。

    这是一场博弈,而如今,宁则礼本不该死的。

    至少建文帝和太子裴诀已经察觉到了力不从心。

    宁则礼在世的时候,强势是肯定的,可是也有能力……

    至今,就就算是丞相这一个职位,太子也不敢轻易给人……怕再来一个宁则礼,也怕再来的人,太过比不得宁则礼……

    “宁爱卿去的急啊。”建文帝想起宁则礼种种好处来,也是叹气。

    宁则礼多年来,不管做了什么,对他其实是敬着的……

    “朕这就下旨,彻查宁爱卿遇刺的事!堂堂重臣,怎么能没的不明不白?”建文帝哼了一声:“朕倒是要看看,这和盛岛的海盗怎么就有这么大胆子!”

    “臣多谢陛下,陛下英明!”宁菘大声道。

    “这些时候父皇也身子不适,哎……”裴诀开口:“禄郡王一世英名,就这么没了。孤王这心里,也是……为这个,孤王都病了好几日了。”

    太子这时候,不能再沉默。只好表态。

    “和盛岛的海盗素来猖獗,只是没成想这回敢杀了禄郡王!一定好好的查清楚,抓住这群该死的东西。”裴诀道。

    宁菘谢过,也不与他争辩说海盗只是傀儡的话。

    谁还不知道?

    如果真是裴霖做的,太子不管是不是愿意,都是要保他的。

    疼爱与否是一方面,裴霖只要是裴氏皇族的人,他就担不起谋杀了宁则礼的事。

    不然宁家如何善罢甘休?天下如何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