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96章 姒婳

    姒婳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要见一面裴霖。这几日她一直都很是不安。

    听到他遇刺,她真的是很紧张。

    莫邪没说什么,甚至没有露出以前那种嘲讽,就直接给她传话了。

    裴霖倒是没有拒绝,入夜的时候,姒婳就打扮一番,坐车进了皇孙府上。

    这是第一次她来这里,甚至没怎么避讳。

    也是因为裴霖如今遇刺后反倒是不那么小心翼翼了,内紧外松,姒婳来,旁人不知道是谁。只知道是宝音楼里的姑娘。

    裴霖素来在外也不是个禁欲的,年少风流嘛,所以来了一个姑娘不算什么大事。

    姒婳进了府,裴霖却一时没空见她,就叫她在门房等了一会。

    门房里的人不认识她,虽然她长得好看,可是毕竟也不是良家女子。

    都说宰相的门房还七品官呢,这皇孙的,自然也是高高在上了。

    于是聊天什么的,就没避讳她。

    “前儿咱们皇孙殿下宫里回来是去李夫人那了?李夫人最近得宠啊。”

    “哪啊,之前李夫人不是病了?这几天不都是蒋夫人伺候的?蒋夫人才得宠吧?”

    那人小声凑过去:“咱们殿下不是下手重么,听说可没对蒋夫人下手过!”

    那人恍然大悟,点头。

    姒婳知道不该,可是也没忍住,就问了一句:“敢问这位小哥,府上蒋夫人是哪一位?竟是不曾听过呢。”

    那人似笑非笑看了她几眼:“你们不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么?”

    说罢,又觉得自己说的过了些,这位这么晚来的,说不定也能进府呢?

    他们毕竟不知道姒婳就是姒婳,但是姒婳来自宝音楼还是有数的。

    姒婳一愣,倒是无所谓这些人话不好听,她都习惯了。

    她只是震惊,说的是新月?新月姓蒋么?

    新月很得宠?

    她知道不该问了,可是心里那酸涩和痛苦怎么都止不住,就像是冒泡了似得,逼着她非得问清楚不可。

    掏出两个银锭子塞给了那人,还是问:“过去也没接近新月姑娘,竟是不知如今她这般得宠么?”

    那人见了银子,态度就好多了,笑了笑:“咱们府上啊,除了皇孙妃,就这几个夫人了。孙夫人身子不大好,如今不大伺候。李夫人得宠,不过也不及这位蒋夫人。听说啊……”

    那人又放低声音:“听说都没给她们喝汤药。”

    不给喝汤药,那就是叫她们生孩子的意思。

    姒婳强笑着,说了一句场面话,心却已经被揪着了。

    那男人以前与她一处的时候,可不许她怀孕……

    原来,是她不行么?

    新月很好么?新月……是因为干净么?

    她不敢比皇孙妃安氏,也不敢比孙氏李氏这样正经出身的女子。可是她居然连一个新月也比不上了么?

    有此一事,再见裴霖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不对劲。

    原本对裴霖的担忧,再见到他完好无缺的时候,就都放下来了。

    剩下的,说不出是醋意,还是难过。

    “殿下可好么?”姒婳压住心里的纷杂,问道。

    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话说的多么生硬。

    距离上次见面,就是新月进府的时候,已经好几个月没见了。

    思念太久,竟是思念的变了调……

    “无事,劳你费心了。许久不见,怎么受了?”裴霖笑着看姒婳,倒是不觉得她有什么不对。

    姒婳不可能胖,她日夜煎熬,自然是瘦了。何况一个跳舞的女孩子,总归是要瘦着才好,多年来她都一直吃的很少。

    这时候饶是她知道裴霖只是子欧系,可是还是觉得心里某一处被拨动了一下。

    一瞬间,伪装起来的坚强就都崩塌了:“殿下……许久没见您了。”

    她出口的声音带着哭腔,再没忍住。

    “这不是好好的?好了不要哭,过来。”裴霖笑了笑:“来。”

    姒婳心里清楚,都是假的,可是还是忍不住。

    寻到了鸟巢的乳燕一般,飞奔到了裴霖怀里:“殿下!”

    裴霖抱住她,面上没什么表情,倒也没表现出不喜欢来。

    姒婳埋首在他怀里,眼泪就出来了。

    她煎熬了太久了,放弃舍不得,继续也不知怎么走。不见也就罢了,今日见了,她真是觉得一肚子的委屈无处诉说。

    裴霖还亲了亲她,然后将她打横抱起来,就往内室去了。

    在他眼里,姒婳是他的女人,是他女人里比较特殊的一个。

    至少府里的女人,他不可能叫别人染指,而姒婳,是被韩佩齐染指过的。

    可是姒婳的用处不光是这样,她还能有别的用处,故而裴霖不嫌弃。

    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将这个女人收到身边来。

    不过,姒婳美貌又多情,他怎么可能放过呢?

    一夜旖旎,姒婳似乎找到了过去的感觉,枕边人依旧是那个叫她充满希望的枕边人。

    依旧是过几年就可以娶她,哪怕是做妾呢?

    依旧是她流浪多年,差点被卖掉的时候救她的那个人。

    是她梦里拯救她的那个人。

    可惜,这一切都是梦境。

    早上起来的时候,裴霖已经上朝去了。姒婳起身,首先迎来的,就是一碗黑乎乎的汤药。

    她看着那汤药,看着端着汤药的那个人,那个人眼里的不屑和不耐烦。最终没有问一句为什么,一口就将那汤药喝完。

    苦,可是她都不觉得。

    坐了许久之后道:“我想见见新月。哦……蒋夫人。”

    那人依旧是不屑,不过却没拒绝:“等着吧。”

    姒婳坐在屋里,没人来问她一句早膳,这里是前院,也许是皇孙没吩咐,故而没人会给她准备。

    一个玩意儿罢了,还是自己上门的……

    许久之后,新月决定见她。

    甚至,是新月自己来了前院,书房是不可以进,但是新月还是选了一处见客的地方。

    “姒婳姐姐。”新月笑着,还是一脸的纯洁,看着姒婳:“昨天就知道你来了,见我有事么?”

    姒婳看着新月,张嘴,却不知怎么说。

    新月什么都知道么?

    “你知道我来了?也知道我留在前院里过了一夜么?”她想问,你知道昨夜我与皇孙在一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