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98章 变故

    “我今日一早,得了个消息。”宁芝卖关子。

    韩佩齐就苦笑摇头:“哎,姑娘就别戳我心窝子了。我也知道了,姒婳姑娘昨夜留在皇孙府上了。”

    “原来你知道?原来我以为你会为她赎身。也是个挺好的姑娘呢。”宁芝道。

    “哎……真是一言难尽。她不愿意。我府上也……哎……不过要是皇孙殿下肯给她一个名分,也是好的。”韩佩齐始终叹气,倒是真的一副好男人的样子。

    宁芝笑出来:“瞧我这八卦的,这些事我哪里该问。千万替我保密啊。”

    “嗯?姑娘不是与我说天气么?怎么还保密?对了,姑娘少来不知道。桥那头有家点心铺子,点心极好吃。姑娘不防叫人去买了尝尝。”韩佩齐扇子指着拱桥一处:“就在桥过去不远。”

    “好,那就多谢你了。”说着宁芝也不在窗前站着了,笑了笑,也不刻意关着窗户,就往里头去坐着。

    另一头,韩佩齐依旧站在窗前,他还是能看见对面的女子。

    只是只能看见后背和后脑勺,她坐下了。

    韩佩齐的一只手拿着扇子,另一只手轻轻弹着,心里说不出的舒服和欢喜。

    他不过是窗户前看看景色,竟看见了宁芝。

    真好啊。

    许久,他回身:“裴霖这是要做什么?”

    金铭犹豫了一下道:“属下也不知道,不过属下已经叫人盯着了。”

    韩佩齐嗯了一声:“总觉得他有目的,好好盯着,凡事要清楚,不要糊涂着。”

    一个傀儡,他总是要掌握清楚的。

    金铭应了是,心里盘算着怎么办最好。

    另一头,裴珩忙完来找宁芝,就闻见一股甜甜的味道。

    宁芝果然叫人去买了点心来吃,见裴珩回来,就给他塞了一块。

    裴珩无所谓,见宁芝吃的高兴就也高兴了。

    吃过了点心,才把那件事说了。

    “本殿已经叫人盯着了。”裴珩揉着宁芝的脸颊:“本殿十日后,起程,你准备好了么?”

    “嗯。临京如今没什么事。我也走了。”孤笼镇人的人还在呢,她不可以不管。

    “临京的事,叫他们自己斗吧。本殿如今也不急着动韩家了。”裴珩已经将韩家和韩佩齐彻底连在一起。

    至于是裴霖利用韩家,还是韩家利用了裴霖,他虽然不知,可也不急。

    至少他死死的抓住兵权最要紧。

    小未婚妻丢在临京不放心,带出去就安心了。

    “我总觉得,这回裴霖遇刺之后,他得做点什么。说不定这姒婳就是个口子。”宁芝靠在裴珩身上道。

    “就看他如何做。”裴珩扶着宁芝起身:“走吧,既然出来了,带你用膳去。”

    裴珩之前在临京的时候,满临京走遍了,自然是知道哪里有好吃的。

    宁芝嗯了一下,就跟他出去,不介意去哪里吃了。

    接下来的三四天,满临京城里,皇孙殿下最火。

    一来是他之前遇刺的事,众说纷纭,怀疑谁的都有。

    二来就是流传他迷恋宝音楼的姒婳姑娘却不得。说是姒婳姑娘心里有人不愿意跟他云云。

    可是事实上,姒婳已经接连三天被他召唤进府了。

    姒婳那天早上走的时候,就已经绝望了,她本以为以后再想见面也难。

    却不料接连几天都能见着。

    可是外头流言如此,她见了裴霖只觉得害怕。问过去时,裴霖只是温和一笑:“自然是有事,你不必怕。过了这些事,就接了你进府来。”

    有这句话,姒婳就是粉身碎骨也是愿意的。

    之前种种,似乎都被她刻意的淡忘了……

    她如活在梦中,似乎又回到最有希望的时候。一张本就美貌的脸,越发光彩照人起来。

    可惜,梦总是会醒的。姒婳从美梦中,跌进了噩梦中。

    直到七月初五夜里,皇孙再次遇刺。

    这一次,没有下雨,是个晴好的夜。姒婳还记得她与皇孙睡下的时候,天上还看得见星子。

    可惜,再度醒来,就是她握着匕首扎进了皇孙的身上。

    随后发生的一切都叫她觉得不可思议。

    惊呼声,她被推倒的声音,匕首落地,以及白色的帐子上那红色的血迹。

    都像是不真实的噩梦一般。

    姒婳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她的脸上挨了一巴掌,却不知捂着伤处的皇孙在说什么。

    她徒劳的张嘴,可惜说不出一句话。

    再然后,她就又晕过去了。

    裴珩再度被半夜惊醒,黑着脸来了皇孙府上,这一回他不得不来了。

    所谓的证据都有了,他不来不是说不过去?

    “皇叔,这蛇蝎心肠的女人,竟是敢污蔑您!”裴霖刚包扎过,一脸苍白,却气愤的厉害。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裴珩。

    裴珩看着绑在一侧还在昏迷的女子:“姒婳?污蔑本殿?”

    “回二殿下的话,这女子被抓住的时候,说是奉您的命。且搜出了这个。”沈夕云上前一步,将一个信封拿出来。

    裴珩不接,玄雷接了看了裴珩一眼见他点头,然后打开。

    打开就皱眉。这确实是二殿下的笔记。

    “哪个被人指示的办事还带着这个?”玄雷黑脸。

    这信上就一句话:刺裴霖于死。

    “正是!一看就是污蔑!”裴霖似乎是气的厉害:“可惜没问出她真正的主子是谁就晕了。”

    “皇叔息怒,我已经叫人去搜宝音楼了。事急从权,也是没办法,怕有同党的话,跑了就不好了。”

    裴珩就笑了笑:“既然是这样,就等结果好了。”

    他一点都不着急,他不怕这个人给他搜出证据来。

    不过,苏睦到底还是派人跟着去了。

    虽然,现在去也许迟了。

    裴珩坐下来,接了茶:“这临京城如今成了戏园子,真真是精彩,你方唱罢我登场啊。”

    “皇叔……是我麻烦您了。”裴霖一脸尴尬。

    裴珩不接这个戏,他的身份尊贵,不必与他来这套客气的。

    裴霖自己挺尴尬,只叫人将姒婳叫醒。

    一碗凉水泼下去,姒婳咳嗽了几声慢慢睁眼。

    她一身雪白的里衣上全是血迹,披头散发,慌乱的睁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