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99章 证据

    她睁眼之后,就看着院子里火把林立,裴珩坐在椅子上,裴霖就站在一处。身上衣裳没穿好,隐约看得见里头的纱布。

    四处侍卫看她的眼神都不善。

    她顾不得自己的狼狈,脑子里将之前的事都想起来了。

    慌乱的想要解释:“殿下,不是我,不是我!”

    “不是你?亲手将匕首扎进我身上,也亏得本殿躲得快!”裴霖冷笑:“真没看出来,面上柔情似水,竟是要本殿的命啊?你到底是谁的人?”

    姒婳张嘴,脑子里乱成一锅粥了。

    她根本没明白当下的情形,她只觉得是有人借她的手要杀皇孙。

    她自然不可能将她与皇孙的事都说出来,只是急的眼泪都下来了,却也不知怎么解释。

    “是有人……有人利用我,定然是……我不可能……我怎么会……我没有……”

    “这是怎么了?说不清楚了?”裴珩慢吞吞的喝茶:“急什么呢?等一会证据来了再说,说不定就马上有了结果了。”

    梁楚晗侧头看了一眼裴珩,手握着长刀心想这又不知道是谁算计谁。

    等沈夕宁回来,是与赵瑞一起的。

    赵瑞脸色不好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裴珩。

    裴珩那是什么性子?那是一点都不忍着的:“怎么着吧?搜到什么与本殿有关的了?来吧,这就给本殿看看吧。”

    沈夕宁硬着头皮上前:“这……这……”

    “拿去给皇叔过目吧,本殿绝对相信皇叔!”

    原来是一匣子书信,看字迹都是裴珩的。

    裴珩可懒得看:“本殿跟自己的媳妇都没写过这么多信。啧……”

    “殿下?”苏睦询问。

    “说重点吧,这都是说了什么的?”裴珩淡淡。

    苏睦就上前一步道:“这有些是叫姒婳刺杀皇孙的,有些是安排姒婳刺杀您自己。还有……”

    “还有什么?”裴珩眉头轻轻皱着,没看出多生气来。

    “还有……就是买通海盗……”苏睦声音低了些。

    “哦?刺杀宁则礼的?”裴珩问。

    苏睦只能点头。

    “费心了啊。”裴珩面上带着笑意,却一脚踹翻了桌子。

    桌上的茶碗茶杯稀里哗啦落了一地。在这寂静夜里,显得动静格外的大。

    侍卫们全都跪下来了。

    “姒婳,你怎么说?是本殿指使你么?”裴珩淡淡的问。

    姒婳这会子更是混乱了,她根本没想到裴霖算计她。她只是觉得,这是有人想借她的手算计皇孙么?

    一时间,思绪纷杂,却忙道:“不可能!姒婳与二殿下从未有交集!”

    “怎么能没交集呢?你不记得你与韩大人还在本殿府上住过一夜了么?”裴珩却笑着:“这不就是交集?”

    “皇叔,这定是有小人做鬼!侄儿是不信的!”裴霖有些艰难的道、

    着实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

    “哎,你怎么能不信呢?这不是证据确凿么?”裴珩笑着,又坐回去:“你说这事怎么办?等天亮,就告诉陛下吧。”

    “皇叔!侄儿真的不信,您又何苦呢这是?”裴霖一副苦逼样子道。

    “好了,这也快天亮了。”裴珩看了看天色:“本殿就在这里,你该怎么审就开始吧。”

    裴霖张嘴,又无话可说:“拉下去审吧。”

    姒婳惊恐的看着他们,可是心里仍旧是觉得这是误会,她还在皇孙手里,不会出事的。

    所以闭嘴,将惊呼都压住,终究是被拉去了审了。

    兹事体大,天一亮,自然就进宫去了。

    这回与裴珩有关,自然陛下也不会不管。

    陛下是不信的,他眉头皱着:“你怎么三天两头出事?刺杀你有什么用?”

    裴霖手死死攥着,低头跪着:“是孙儿不好。”

    他态度过于低微,建文帝骂了几句之后也就不骂了。

    太子一阵心慌气短,忍着没叫人看出来,然后才开口:“那些信拿来孤王看看吧。”

    卫凌就接了信来给他看。

    “看字迹,是珩儿的。不过珩儿要办事,还需要写信留证据?”裴诀哼了一声,将信丢在了桌上。

    都知道是这么个理,可是这信确实是裴珩的笔记。总不能当做没看见。

    “皇兄,父皇,要不把我关起来?”裴珩这会子还有心思玩笑呢。

    “胡言乱语!事情不清楚,朕看谁敢关着你?”建文帝怒了。

    这话说的也怪。事实上,事情不清楚关起来不是很正常么?

    “皇祖父,皇伯,我相信这事是污蔑,是栽赃,绝不是皇叔做的。”裴霖抬头,态度十分认真:“还请皇祖父明察!绝不能叫小人污蔑了皇叔!”

    这几句话,说的还算是诚恳。建文帝舒心了不少:“你也是,怎么就这么不省心?这件事慢慢查吧。”

    竟是要就这么大事化了的过去的意思。

    裴霖并不着急,私下说不出结果,总还有上朝的时候呢。

    这么大的事,怎么可能一笔带过呢?

    他当然不是天真的想用这一件事就将裴珩扳倒。他只是想叫裴珩和宁家之间有了嫌隙罢了。

    急什么呢。

    白天宁芝就被裴珩直接叫进宫去了。

    苏睦三言两语将事情说了。

    宁芝听着就笑出来了:“我昨儿才怀疑姒婳就是皇孙的人。这就翻船了?”

    裴珩见她笑,哼了一声,面色很不好:“你的重点是这么?你怎么听得?”

    宁芝看他,好吧,殿下炸毛了。

    “重点难道不是这个么?姒婳是谁的人难道不重要?翻船了不重要么?”宁芝故意惊讶道。

    裴珩恨的牙痒痒:“你是聋了?听不清楚了?”

    宁芝皱眉过去,使劲拉裴珩的脸:“上回谁说的不吼我?你故态复萌么?”

    裴珩轻轻将她手打开:“与你说话呢!”

    可惜,经过这两次打断,他那一股子无名火也继续不了了。

    “裴珩你真是个欠捏的!人家离间我和你,你自己气也就罢了,居然跟我撒气!”宁芝又继续捏:“你怎么就那么欠呢?你是个皇子啊还是小公主啊?”

    出这种事,居然还要人哄着,真是气死了。

    裴珩又打开她的手,抿着唇许久又张嘴口气不好的叫:“宁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