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11章 厌烦

    韩清宁咳嗽了一阵,刚漱口,就见太子进来了。

    她也着实是身子不好,这些年,太子受着病痛折磨,她也一样受着。

    她倒是没有因为什么药物毁了身子,但是从小体弱,大了以后又因为贬妻为妾的事,也受了一回打击。

    自己又是个心思重的,这么些年,汲汲营营还要在太子跟前表现的无欲无求,哪里会不耗费精力呢?

    所以她身子不可能好。

    只是比起太子这样熬日子的,她也不过是弱罢了。

    “殿下来了。”韩清宁要起身。

    太子走的快了几步过来:“坐着吧。”

    然后,他也坐在了塌边的椅子上:“好些了?你这也是积年的老毛病了。”

    韩清宁笑了笑:“可不是么,好不了也坏不了,犯了就吃药吧。”

    “这些年,委屈你了。”裴诀轻轻叹气,说的淡淡的。

    韩清宁扭头,眼中的厌烦一闪而逝。

    说真的,二十来年了,她真的是听腻了!这句话真的没意思!

    她是受委屈了,可这些年,太子也没有替她讨回过公道。

    “习惯了。”韩清宁这一句,说的很轻柔。可是太子还是听出一丝不耐烦。

    他也觉得不耐烦。

    是啊,这些年,老调重弹,就是这么几句话。其实他说的也很是不耐烦。

    “你好好歇着吧。”说着,太子竟是要起来走了。

    韩清宁一愣,她知道太子如今对她愧疚也没多少了,可是也不至于请他来吃顿饭也不肯了吧?

    “殿下!”韩清宁叫。

    “我病着,许多东西吃不得,甚至闻不得。你也病着,好好吃点软和的。不必一起吃了。”裴诀耐心的道:“过些时候,你好了,我再来看你。”

    韩清宁咬唇:“殿下……清宁……念着您。”

    裴诀嘴角勾起一个几乎看不见的弧度,是讽刺。

    他点头:“我都知道。好好养着吧。”

    说着,还是走了。

    是,念着我。可惜……还有几分纯粹呢?

    太子一直都知道,什么都知道。可是他也很累,做戏很累,哄人也很累。

    时至今日,他甚至愿意与太子妃坐一会,也不想韩清宁这里了。

    自然,他这一辈子不可能原谅太子妃,也不可能对她有任何好感的。

    他贪婪的是对方的那种健康。

    从年轻时候就是张扬的火一般的女子。

    他要是健康的男人,喜欢韩清宁这里的,无可厚非。

    才女,纤弱,不管是自己还是住处,都是雅致的像是纤尘不染。喝一杯茶,也得是冰雪的水,明前的茶。

    韩清宁常年的衣裳,不是白色,就是浅蓝浅绿,穿一次浅紫色都算是过节了。

    毫无疑问,年轻时候的韩清宁是美丽的,像是一株需要精心呵护的水仙花。

    清淡,雅致。开在精致的花盆里,不能受风,不能受寒。

    她爱吃的,不是清淡的没有味道的小菜,就是清淡的没有味道的粥。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

    她身上常年有好闻的梅花香。可是……裴珩却腻了。

    这样的细致精致,过去如果是享受的话,如今就是折磨。

    韩清宁体弱,常年服药,她这里,除了梅花香就是药香。裴诀闻了二十年。

    裴诀知道自己该怜惜她。可是他怜惜了二十年,忽然就没力气怜惜了。

    他自己已经摇摇欲坠,他愿意看见鲜活的生命。

    这么些年,他怀着对韩清宁的愧疚,与她一道缅怀过去的自己。

    凑在一起的时候,没有激情可言,无非就是说些暖心的话。

    可也未见得真的暖心。

    下一盘棋,做一幅画,写一幅字……

    这些太子都腻了。

    他没有那么多时间挥霍。他从年轻时候就不曾留意过太子妃是如何过日子的。

    只是,时常见了她,她总是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

    宁鸾样貌本就出众。

    她总是大红,或者紫色,再不济也是现言的粉。极少穿素色的衣裳。

    然后是赤金,紫金,鎏金,各色颜色漂亮的头饰。

    她的脸色每一次见了,都是红润的,她是健康的。

    忽然间,他就明白了裴珩。

    为什么他喜欢宁芝,而不喜欢韩佩鸳。

    宁芝是鲜活的,是健康的,是聪慧活泼的。她有种感染力……

    太子想,幸亏宁鸾是个脑子不好的,不然只怕他也得沉溺。

    他回前院的路上,一直瞎琢磨着。

    卫凌轻声道:“昨日韩家来人见了侧妃。看来韩大人对丞相的位置很是在意。”

    “这么多年,她从不提起家里人要什么。”裴诀这句话说的淡淡的。

    要是不了解他的,就会觉得他是夸韩侧妃懂事。

    可卫凌跟他十几年了,自然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

    卫凌轻叹,是啊,韩侧妃从不主动开口,可她总是算计……

    “不知珩儿那里如何了。”裴诀已经不想浪费时间讨论韩清宁了。

    他最关心的,无非还是弟弟。

    “昨日来的信里还是那样,殿下时常出战,九姑娘在左洲呢。听闻又在伤兵帐篷呢,据说做的极好。”一开始,他们都觉得宁芝去是搏名声的。

    后来才知道她是实实在在做事情。

    “有芝芝也好,芝芝虽然还小,也会关心人。他们互相依靠吧。说起来,珩儿也是……他母妃过世早,后宫里又没有个得力的。倒是有嫂子,也是不成。”竟是没有过女性长辈关怀。

    “属下看着,九姑娘是个极其聪慧的,她会关心咱们殿下的。”卫凌道。

    裴诀点头:“有的是,孤王还能给他看着,有的事,只能靠自己了。”

    说罢,再不开口,就往书房里去了。

    后院里,韩清宁又咳嗽了好一会,听自己的丫头说太子与太子妃在亭子里说话。

    她冷笑了一下不在意。

    太子这是病糊涂了?对太子妃也和颜悦色起来么?

    与太子一样,她也早就无所谓什么情情爱爱的了,根本懒得想这个年岁的太子妃还能得宠之类的事。

    “传话给家里,就说太子身子确实不大好。”韩清宁淡淡的。

    她的夫君确实是一天不如一天了,她还要活着呢。

    丫头哎了一声,慢慢退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