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44章 惊吓

    至此,皇孙逼宫试图篡位的消息不胫而走。

    渐渐演变成了对裴霖身份的怀疑。以及说他不孝。

    证据就是半月余,他不曾给太子上香。

    至于侍卫代理,这事只要宁芝压住了,谁也不知道。

    何况,就是知道了又如何?裴霖没来就是没来。

    而陛下软禁裴霖的时候,只有宁芝在,谁知道?曲小碗么?

    而紧接着,宁芝就将之前裴珩遇刺与她自己遇刺的事都说出来了,甚至宁菘还上了折子。

    至于证据,如今裴霖不在临京,宁芝自然能安排出来。

    就此,畏罪潜逃的皇孙殿下就已经臭了。

    而这还不是全部。宁芝还在叫人找当年的证据,甚至满大晋找姒婳回来。

    她要叫裴霖臭到底。

    爷爷那件事,她反倒是不着急,她怕定在了裴霖身上,反倒是‘冤枉’了裴霖。

    幕后有谁,的都必须抓出来。这件事,她要实打实的证据!

    韩家。

    韩佩齐好笑的听着金铭的话。

    “哎,你说我是该说一句最毒妇人心呢?还是面如桃花心如刀呢?”

    “这宁九真是……哎,看着吧,裴霖是彻底臭了。只要是裴珩不死,谁也不会跟着他混了。”

    “这件事,对咱们……”金铭皱眉。

    “咱们怕什么?他金贵,咱们就当是跟对了人。他臭了,有朝一日,拿来祭旗不也不错么?”韩佩齐笑了笑。

    金铭点头,心想也是反正就是个傀儡嘛。

    “好了,累了这么些日子了。也该歇着了。”韩佩齐摆手:“你也歇息几日,看接下来还有什么好戏。”

    金铭哎了一声出去了。

    韩佩齐起身,他要去后院的温泉里泡一泡了。

    韩家这一处宅子修建的时候,就有一处泉眼。

    不够大,但是也能分割出两个小池子来。

    其中一个,是韩成专用的,另一个才叫其他人用。一般也都是男丁们。

    很配齐想着心事,走过去的时候,两个池子都是空的,他径自进了韩成用的那个里头。

    也是难得放空自己,又觉得这里只有他和祖父来。便放松了一丝警惕性。

    也是因为他也不太瞧得起家里这些人,所以在家里没必要时刻绷着罢了。

    于是他就没发现温泉池子的山石边露出的那一块衣角。

    先前说过,韩家兄弟里,韩佩卿是比较成长顺利的那种孩子。

    故而没什么心机。也不够成熟。

    从韩佩鸳叫他一起盯着韩佩齐开始,他就急着,只是两年也没消息。

    甚至他已经信了大哥没什么问题了。

    而今日,纯属误打误撞。他本来也是要跑温泉的。既然是不够成熟,有时候就爱争一下。

    这属于祖父的池子大哥经常来。

    他也总是见缝插针的进来,看守的人其实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只是有时候老爷在要是说过了要来,才会提醒他。

    而今日也是巧了,刚好看守的人换了班,没太交代清楚。知道二公子在里头,但是没想着在哪个池子里头。

    主要是看守的看来,兄弟两个么,撞了就撞了呗?

    于是,韩佩卿才有这个机会,躲在暗处。

    他好奇韩佩齐的眼睛许久了,他想,泡温泉不知道他会不会揭了目遮?

    于是抱着这个心思,躲在石头后头坐着,温泉里,水汽氤氲,一时半会看不见也是有的。

    韩佩齐背着他坐进池子里。

    许久,直到韩佩卿都要睡着了,才见他动了。

    韩佩齐慢慢转身成了背对出口,而面对韩佩卿栖身的石头。

    接着,就是叫韩佩卿着急激动的时候了。

    韩佩齐抬起手,要解开目遮。

    石头后头的韩佩卿急的呼吸都快没了。

    目遮拿下来,被他放在池子边缘处。

    他却一时没有睁眼。只是将脸上的汗水抹了抹,闭目抬头。

    韩佩卿急的恨不得过去将他的眼皮子拉开。

    却也不敢动。

    又过了好一会,大约也到了韩佩齐泡的极限了。

    就在韩佩卿以为看不出什么来的时候,韩佩齐却忽然睁眼了。

    石头后的的韩佩卿大约听见自己在尖叫,可是没有。

    现实中,他死死的捂着嘴,一双眼像是见了鬼一般瞪大。

    然后他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样,直到韩佩齐将目遮再戴上,离开了池子。

    韩佩卿脚步虚浮的出了这里,跌跌撞撞,一路往韩佩鸳的院子里走去。

    见了这么失魂落魄的二哥,韩佩鸳一惊,将人都赶出去。

    韩佩卿张了几次嘴,才能出声:“我……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祖父他……他们根本是要造反,是要造反!天哪!那可是诛九族的罪过啊!那裘海,裘海一家几十口都死在了宫门口了啊……”

    就是几日之前的事,裘海一家都被陛下下旨斩杀了。

    “二哥,二哥!你冷静一下,你说什么呢?”韩佩鸳忙拉他的袖子。

    韩佩卿一把拉住妹妹:“他们……他们拿你做棋子,他们什么都知道!天哪!这一来,你我,父母亲都会被害死的!”

    “二哥,二哥!”韩佩鸳急的不得了,拉着他:“你是怎么了?胡说什么呢?”

    “不是,不是胡说,妹妹,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么?你怎么想得到!你想不到!”韩佩卿拉着妹妹的手:“重瞳啊!那是一双重瞳啊妹妹!”

    “什么……”韩佩鸳心跳陡然加速:“你说什么?”

    “我说大哥,大哥……大哥的眼睛,是一双重瞳。完完整整的一双横重瞳!”韩佩卿说完,像是浑身的力气都没有了似得,跌坐回了椅子里。

    “真的……会死的……”

    韩佩鸳也是脚下一晃,扶着桌子才没栽倒:“天哪……”

    古称重瞳之子,莫不是帝王之像。只是也伴随凶相,若不能执掌天下,便是黄土孤坟。

    而诗书记载中,颇有几位重瞳子。他们要么就是帝王,要么……就是死于帝王之手的枭雄。

    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长房只有一个庶出的韩佩齐。

    怪不得他云游多年,却还是祖父最重视的人。

    怪不得!怪不得大伯永远不肯亲近大哥。

    重瞳子克父母,克兄弟……

    而祖父根本不许他有亲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