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59章 不如畜生

    还是那句话。没有确实的证据,朝廷不能马上办了韩家。

    于是,韩成上了大殿哭着求陛下明察的时候,建文帝也没法直接下旨叫韩家如何。

    毕竟,韩佩齐不在啊。

    韩成的原话是孙儿昨夜出门就未曾回来,已经派人去找了。

    又说韩佩齐的眼睛是有病,见不得光见不得风,哪里是什么重瞳。

    口口声声赌咒发誓的不承认。

    “好了,别哭了!你也一把年纪的人了!”建文帝烦不胜烦。

    建文帝自打太子死了之后,就似乎是想开了,朝中的事越发不爱管了。

    能推给裴珩的都推给了裴珩。不能推的,也是尽量推出去。

    反正是不爱管了。

    如今听着韩成这么哭,只有一个烦字。

    韩成见此,也大概知道了陛下的意思,便试探道:“陛下啊,老臣的心您是知道的。找到了那孽障,先领来给陛下您瞧,什么重瞳,纯属子虚乌有的事啊!要是您不高兴了,就剁了那孽障……”

    “好了好了,你回去吧,这件事宸王说了算。”建文帝烦死了,摆手:“先找到人再说吧。”

    他都懒得连一句既然没事,为什么不出现都不问了。

    压根都没往这里想过都。

    韩成松口气,这算过了一关,他含泪叩谢了陛下,哭着出去了。

    回到韩家不久,韩府就被提督府衙门的人围住了。

    带头的是赵瑞。

    自打上回那件事,赵瑞这也是第一次这么出现。

    “赵大人,这……”韩成心里知道,只怕是这已经是北边传来消息了。

    “韩大人不必紧张,毕竟这个事传的沸沸扬扬的。宸王殿下的意思是先叫韩大公子出来看看。”赵瑞笑着:“您看……”

    “哎!”韩成叹气:“这孽障!他好好出来不是好了?昨日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吓着了呢,还是有人趁机捣乱扣住他了呢?至今也没找到人啊!”

    “既然是这样,那下官不得不听从殿下旨意,先守着了。韩大人不必紧张,这件事总是能解决的。您也知道,明道长既然说了,那只怕是假不了……”赵瑞赔笑。

    “这……明道长自然是道法高深了,只是这件事,韩家着实冤枉啊!可是如今那孽障不见人影,哎,这可叫老夫怎么办好啊!”韩成叹气摆手,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进了府。

    赵瑞面上丝毫不见变化。

    韩家是什么样子,临京城里接近皇权的人都是能感受到的。

    就算是以前感受的不确切,如今也都明白了。

    赵瑞根本不信韩成的话,一个字也不信。

    只能说是他动作慢了一步,韩佩齐跑了。

    “传话给飞刃将军,就说我这里没找到人。重瞳子不可懈怠,是一定要找到的。”

    下面的参将应了一句,就去报信了。

    事实上,飞刃也没截住人。

    韩家毕竟经营了多年,要造反是不成,可是要送几个人出城去,却还是能做到的。

    于是昨夜里,韩佩齐就与他的妾室儿子以及几个侍卫分批逃出去了。

    直奔利州。

    有的时候,坏事到了底,好事就该来了。

    所谓否极泰来,便是这个道理。

    对你宁芝和裴珩来说,都是一样的。尤其是宁芝,几乎经历了严冬之后,终于听见了冰雪融化的声音。

    张固就是这时候被找到的。

    被带到了左洲的张固,其实已经是个半废人了。

    跪在大帐里见着宁芝的时候,宁芝轻轻皱眉。

    “起来坐着说话吧。”宁芝看着眼前这个苍老的人,觉得很是不舒服。

    张固谢过宁芝,起身坐在凳子上:“小人是不该坐下的,只是小人这身子骨不成。”

    “没关系,我请你来,是要你帮我,不是叫你跪我。”宁芝看他。

    坐在她对面的人,其实还不足三十。

    可惜看起来,却像是五十岁的老头子一样。

    佝偻着背,脸上两道刀疤,看得出原本是深可见骨的伤口。

    左腿诡异的扭曲,走路需要拐杖,看着似乎腰也不好。

    手指很粗,是常年劳作的那种粗。

    据说他之前一直都生活在山里。

    “你叫张固么?”宁芝问。

    “小人张固!是张奶娘之子,是……是皇孙裴珩的奶兄。”说这话的时候,张固咬着牙,眼神里是刻骨的仇恨。

    “如何证明?”宁芝问。

    她是信了,可是不能光是她信了啊。

    “从小到大的生活,小人知道他身上的所有特征。知道他所有的事。”张固咬牙。

    “你是被他弄成这样的?”宁芝皱眉。

    “是!是!是他!”张固说着,又跪下来:“小人如此,小人都认了!可他万不该杀了我娘!那是养了他十几年的人啊!他也下得去手!”

    张固眼泪涌出来,将过去那些惨痛的事说了一遍,一边说,一边浑身抖着。

    “我……我怀疑他害了我娘,可惜没证据,继父李捕头也帮着他。我只能暂时忍着找证据。可他怕我坏了他的事,就对我下了杀手。将我丢进河里的时候,我还有一口气,他大约是以为我死了。我虽然没死,可因为伤口被浸泡久了,也彻底废了。这些年,我先是找不到他,后来就听说他成了皇孙,风风光光!可我娘的命!那是他的奶娘,是当他亲子一般养大的人。”

    “因为他身份特殊,小时候我娘有一口吃的,都先给他!哪怕我们娘俩都饿肚子,也要叫他吃饱吃好。怕辱没了他的出身,小小年纪就送他读书识字,穿戴也从不敢苛责。”

    “十几年啊,谁知道,竟是养大了一头豺狼!”张固哭的十分难看,他本就毁容了,这会子悲痛起来,哪里能好看?

    可他说的这些,叫听着的人哪里还顾得上好看难看?

    简直是震惊不已!

    “后来我听说有人打听他的事,我一时不敢露面,怕是他自己打听看看有人知道他的过去么。毕竟李捕头也是死的不清楚。只怕要是他下手。直到姑娘您的人来打听,我才渐渐露面。”

    一开始也是试探,后来才敢说了真实身份的。

    “你要是没有说假话,那裴霖可真是个畜生了。”宁芝眉头死死的皱着:“这只怕是说畜生都侮辱了畜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