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65章 别做太子了

    陛下准了韩颂铭的奏折,也因此,补偿了韩家不少。

    赏赐的东西多与少是个意思,但是也明确了一个道理,就是韩家的事真的到此为止了。

    韩颂铭这个人,就不必牵扯了。

    果然,后续再有弹劾韩家的,也不会提起这父子俩了。

    只是,如今大家也是明白,韩家短时间内,也没有起复的可能了。

    当年同一日圣旨赐婚的三人,明明是旗鼓相当的。

    可到如今,依旧不能过门的宁九,却还笑傲着,而其余两个……

    当然,宁九不能过门是因为太子国丧。就这么下去,还是迟早的事。

    宁则礼有多厉害,朝中无人不知。而宁则礼过世之后,宁家不仅没有衰败,如今竟是因为一个宁九,只怕是还有几十年富贵呢。

    不得不说,宁家人厉害啊。

    宁则礼也会调教孙女。

    宁芝不在意这个。她只是要与裴珩一起,给太子上香去了。

    四月多雨,裴珩和宁芝冒雨上山,从马车下来之后,就只能步行上山了。

    裴珩想叫轿子过来抬着宁芝,宁芝拒绝了。将不会武功的丫头们都留下,只带着流云和连翘跟着裴珩等人山上。

    裴珩叹气,只好牵着她走,毕竟下雨的时候这青石板路上不好走。

    雨势不算大,四月里江南的雨,总是这样缠缠绵绵的下着,可是时间久了也是受不住。

    平时上山都要半个时辰不止,今日这天气,只怕是一个时辰也不够。

    虽然都撑伞了,可是山中本就雾气浓重,如今又加上雨,偶尔一阵风来,众人衣裳都是潮湿的。

    到了一多半路的时候,裴珩怎么也看不下去了。

    丫头脚全湿了。之前在左洲,他就听到过宁芝家里的那个苗先生说她不要着凉,姑娘家不要贪凉的话。

    这会子他看着,就觉得伤眼睛。

    “背你走。”裴珩站住。

    “不用,我走得动,我可以的。”宁芝拒绝。

    “听话!”裴珩皱眉:“不要闹,背着你,你撑伞。”裴珩板着脸。

    宁芝看了看,因为她,众人走的都慢,又觉得不好意思,又不想叫裴珩这么背着她。

    可是叫旁人背着?

    如今九姑娘大了之后,还真是不太方便了。

    “你会累。”宁芝不好意思道。

    裴珩不理她,直接弯腰:“上来。”

    他都弯腰了,都不顾旁人怎么看,宁芝再磨叽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只好爬上去。

    裴珩背起她就觉得这丫头还是瘦,都没什么分量。

    玄雷将伞递过去,宁芝就撑着,这一来,他们两个反倒是不容易淋湿了。

    宁芝一只手抱着裴珩的脖子,一只手撑伞倒也不累。

    因为视线高了,看的远了,还挺舒服的。

    裴珩只需要一只手托着她的屁股就可以了,不过为了稳妥,还是用了双手。

    将她往上掂了一下:“不要乱动啊。”

    宁芝低头嗯了一下,就乖乖趴着,就这么趴在裴珩肩上撑着伞看风景。

    时而累了,就换一只手撑伞。

    众人缓慢的行进着,裴珩不累,甚至背上背着一个大宝贝,还觉得暖暖的,在这天气里很舒服。

    宁芝是鲜活的,灵动的,极少有这样安静不说话还乖巧的时候。

    所以因为极少,偶尔乖巧起来,只觉得背上的大宝贝可爱的不行。

    他甚至想再掂一掂。

    不过还是忍住了,只是宁芝挨着他的脖子那清浅的呼吸叫他心柔软成一汪水。

    “可以睡一会。”裴珩柔声。

    “睡不着,就这么趴着也舒服,你累了就把我放下。”宁芝将脸冲着外头,用后脑勺对着裴珩的脸说着。

    她细碎的头发扎在裴珩脖子里,裴珩只觉得心更软了。

    嗯了一声,没在说话。只是稳稳的托着她,在这风雨中慢慢走。

    想着,就这么走一辈子也不错。

    不过,再长的路,也总有走完的那一天。

    渐渐的,就到了清风观了。

    宁芝被这么摇晃着,倒是不困,但是也还是有了一些睡意。

    到了之后,还真是不想下来。

    被放下地的时候,真是想放肆的赖着。

    不过,他们不是来玩耍的,裴珩是来给太子上香跪灵的。

    她不可以任性。

    进了清风观,裴珩脸色就不太好了。

    宁芝没说什么,只是一直跟着他,与他去了太子的灵柩停着的观心堂。

    观心堂里,有长明灯常亮。

    两个道士正在诵经。

    这里每天都会有两个道士诵经,算是给太子的来世祈福了。

    主持陪着裴珩过来,玄雷将一身孝服递过来。

    裴珩换上这一身粗布的孝服,跪在了太子的灵柩之前。

    他没说话,只是心里默念,大哥,我来了。

    然后上香,磕头,烧纸,跪灵。

    宁芝也跟着上香,烧纸,磕头。

    只是她不需要跪着了。不过还是陪着裴霖呆了一会。才悄悄的离开。

    裴珩知道宁芝走了,没说什么,这里是安全的。

    他此时,将这几个月压抑的痛苦全部释放了出来。

    纵然男人的悲伤足够内敛,可是最亲近的大哥过世了,他却不能回来奔丧,心里岂能不痛?

    大哥去年除夕前就过世了,可他直到今年四月里,才来给大哥磕头。

    也不知道大哥是不是怪他。

    其实他也知道,不会的,大哥最是疼爱她,哪里舍得怪他呢?

    甚至大哥叫卫凌交给他的信,与他说的话,每一句,每个字都是为他考虑。

    甚至去年大哥临终之前,都不肯叫他回来,怕他出事。

    所以,他怎么舍得怪他呢?

    大哥是全心全意对他好,不舍得怪他的。

    可是越是这样,裴珩就越是难过。

    大哥这一辈子太苦了,他还没来得及叫大哥看到未来如何,大哥就已经去了……

    裴珩跪在那,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过往一幕幕,大哥音容笑貌那么鲜活。总是对他笑着。

    就算是教训他的时候,也不忍心真的黑了脸。长兄如父啊……

    他怎么不悲伤呢?

    他看着那华丽的棺木,只是想人真的有来生么?

    如果有,大哥的来生会是什么样呢?什么样都好,只是……

    别再做太子了,一点也不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凰妻倾世(百度最新章节)  凰妻倾世(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