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十章 苦寒来(1)

    听貂芳这么说,闫思弦便跟她一起冲向了地下停车场。!

    这反倒让貂芳有些诧异,她问道:“诶闫队,你也去?”

    “我不能去?”

    “不是……那个,你去跟赵局述职了?”

    “哪儿有那么多东西可讲的。”闫思弦捏着自己的鼻梁,有些无奈道:“趁停职件还没下来,能出一次外勤是一次吧。

    再说了,这事儿始作俑者是楚梅,眼看她要落,我能错过这么关键的时刻?”

    “真要停职了?”冯笑香道。

    “总得意思一下嘛。”

    “真可怜。”冯笑香道:“我们会想念你的。”

    “握草你别这样啊。搞得好像马要遗体告别似的。”

    貂芳想了想,认真道:“我们会把你的棺材板钉严实的,从此你与我们阴阳相隔一别两宽,清明我们去看你,七月半你记得来看看我们。”

    “握草别别这样啊你说点吉利的!”

    闫思弦气结,黄心萝莉真是越来越会气人了。

    似乎是完成了某种惩罚仪式,冯笑香的态度好转了些,继续道:“对了,徐鹤清已经被美国警方控制住了,昨天凌晨——呃,我是说美国时间——当地警方在徐鹤清的一处秘密住所将其逮捕,现已查到他在开曼群岛的账户有大量来源不明的资金。”

    闫思弦笑道:“他当然有钱,我家给的。”

    说完,他又皱了皱鼻子,“可怜那些血汗钱,这么拿去给美帝做物证了……诶?之前不是说徐鹤清逃了吗?怎么抓住的?”

    “你师兄爱德华把他供出来了,爱德华不是天天嚷嚷着要见你吗,你不见他,可能是觉得你这条路希望渺茫,所以把徐鹤清供出来了。”

    闫思弦撇撇嘴,“老外脸皮真厚,他有什么脸找我办事儿?吴端成那样,我巴不得亲手做了他,不去见他是对他好……他怎么知道徐鹤清的秘密住所?他那个小喽啰的级别,不能够吧?”

    “他正好听你们的导师说起过一个大概地址,感觉那会是徐鹤清藏身的地方,算是瞎猫碰死耗子吧。

    而且,我觉得你现在可以去见见他了,你不期待?”

    “期待什么?”

    “他知道美国的形势以后的表情?”

    闫思弦笑了,道了一声:“论腹黑,我真是甘拜下风。”

    “承让承让。”

    闫思弦又道:“他还做着回国的美梦呢?”

    “可不是,反正天大的事儿徐鹤清顶着,他一个小喽啰,结果肯定是被美国大使馆接回去,大事化小。

    人家现在该吃吃,该喝喝,花着咱们纳税人的钱,日子悠闲得很。”

    “大使馆那边的确在要人了吧?”

    “老样子,天天催,不过这事儿已经报部委了,公安部给咱们顶着压力呢,而且,国际也有了相关新闻,在媒体面前嘛,要保持大国体面,总不好天天追在咱们屁股后头要人,为了爱德华那样的小苍蝇。”

    这方可有点恶心了,说完,冯笑香自己不适地撇了撇嘴。

    闫思弦却满不在乎地挑挑眉道:“爱德华当然要见,不过不是现在,再等两天,我今儿刚把消息放出去了。,非法人体实验,荒岛拘禁,杀人游戏……这八成是外媒今年能挖到的最猎的新闻了,又跟人权挂钩,延展性强。

    今天会在美国几家主要报纸看到对北极星的报道。

    而且,报道肯定不止这一轮。你看着吧,等美国本土那座精神病院被曝光,肯定会迎来一波民众情绪的爆发,说不定还会有游(手动间隔)行什么的。

    爱德华不是有恃无恐吗?

    好啊,咱们纳税人的钱还不给他白吃呢,等放他回国的时候,让他好好体会一下什么叫水深火热,什么叫过街老鼠,什么是人民的海洋。到那会儿,我再跟他见面。”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和十余名刑警一起,乘车出了市局。

    跟同车的两名刑警打了招呼后,闫思弦又问貂芳道:“楚梅什么情况?你快说说。”

    “一名小区保安向我们举报,说是发现楚梅借宿在他们小区的一户人家里。”

    “借宿?”

    “说是一户人家,其实是个离异的女人,独居,有精神病史,小区里那些住户也是爱传闲话,这女人原本是大家的话题,所以保安也对她多留意几分。

    因为这层原因,楚梅一般过去,保安注意到了,只不过今天才看到悬赏通缉,赶紧跟咱们联络了。

    那保安也算细心,报警之前还专门调了监控反复查看,还拍了张监控图片发来。”

    “原来如此。”闫思弦问道:“楚梅借宿的人家,是她的病友吧?”

    “不仅如此,还受过楚梅的母亲龙淑兰的照顾——龙淑兰曾经是她的护工,看起来好像……”冯笑香想了想道:“好像跟楚梅母女俩都挺熟的。”

    冯笑香所掌握的信息也只有这么多,闫思弦再问,她便只能摇头了。

    好在,目标地点不算远,很快便赶到了那小区。

    怕打草惊蛇,只有闫思弦乘坐的车停进了小区,其余两辆警用车停在附近的路边,刑警们陆续进了小区。

    很快便找到了那报警的小区保安。

    那是个50来岁的矮个子男人,皮肤黝黑,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搓着手,仿佛期待着什么好戏。

    “走走走,我带你们去,我知道是哪一户。”他迫不及待道。

    闫思弦当然不允许这样一个人跟在一旁,问清楚了楼号、单元等具体位置信息,闫思弦用一句“精神病人杀人不判刑,万一被误伤了,只能自己负责”才吓退了保安。

    六名男刑警在目标住户门前一字排开,门前的位置太小,他们只好站在楼梯台阶,以免被屋里的人从猫眼看到。

    一名从未在楚梅面前露过面的男刑警先是将一个反向观察透镜贴在猫眼,向里看了一眼。

    看完,他摇摇头,意思是没看见有人。

    闫思弦冲他做了个敲门的手势,那刑警便抬手敲门。

    咚咚咚——

    屋里没有任何动静。

    咚咚咚——

    仍旧没有应答,那刑警又通过反向透镜向里看,什么也没看到。

    没人吗?不应该,刚刚在保安室已经调过监控了,自从楚梅搬来后,两人便始终没出过小区。应该说,连屋子都没出过。

    闫思弦从口袋里掏出了两根细铁丝,自己凑到门前去开那门。

    他见吴端用过这招,觉得好用,便也偷偷地练了,这还是第一回实际操作。

    闫思弦很小心,生怕开锁的声音被里面的人听到。

    当门被打开,他知道,不会有人听到了。

    主卧大床,并排躺着两个女人,尸体已经凉透了。

    其一是这房子的主人,其二便是楚梅。

    床头柜是两个空空如也的药瓶,药瓶的标签被撕毁了,闫思弦拿起一只药瓶闻了闻。

    当然闻不出里面装过什么药品。

    貂芳很快便赶来了,俯下身检查着尸体。

    看到这屋子的女主人时,貂芳不禁“啊”了一声。

    闫思弦忙问道:“怎么了?”

    “我见过她!监控里!她是去送举报材料的人!”

    自家公司被人匿名举报,闫思弦当然知道了。

    可这个女人能从什么途径拿到闫氏的投资书呢?

    牵涉到自家公司,闫思弦原本是不能参与调查,连打听都不行,出这次外勤已经违规,不过,虱子多了不痒,他干脆给留在车里的冯笑香打了个电话,让其查查屋主人身边有没有能跟闫氏投资扯关系的人。

    挂了电话,闫思弦留在貂芳身边,时不时伸手帮她翻转或挪动一下尸体。

    “尸斑已完全固定,指压不褪色,尸僵开始缓解,全身关节容易活动,死亡时间在2到3天……也是说……”貂芳一边回忆一边道:“楚梅应该是过来的当天跟这女人一起……死了。”

    闫思弦注意到,她没有使用“被害”“遇害”之类的字眼,便问道:“你觉得是自杀?”

    “还不能这么认定,但事实,我确实没在她们身发现任何外伤,所以她们死前应该不存在挣扎、抵抗、束缚的情况。”

    闫思弦点头,“的确没有你说的这些伤。”

    两人神色都很凝重,显然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满意。

    勘察现场的刑警也有了初步结论:“没有打斗、推搡、翻找留下的痕迹——换句话来说,目前尚未发现第三人曾出现在这屋子里的迹象。”

    闫思弦追问道:“有没有擦蹭涂抹清扫的痕迹?”

    这么问的意思是在提醒大家,还有一种可能:凶手离开前认真清扫过现场。

    “没有那样的痕迹,屋里的灰尘都是……呃……原封不动的。”

    看来最后一种可能也被排除了。

    闫思弦看向貂芳,貂芳道:“我这回去尸检,看看尸体能不能给出不一样的结果。”

    两名刑警帮貂芳将尸体抬车,大家继续在屋里进行更细致的痕检工作,提取指纹及dna样本,闫思弦决定去走访一下周围邻居。

    首选当然是对门的住户。

    对门的妇女应该是已经趴在猫眼看了一阵子了,闫思弦刚一敲门,便听到距离门口很近的位置传来声音:“谁啊?”

    “警察。”闫思弦对着猫眼亮了一下警官证。

    门很快便打开了。

    那妇女快人快语道:“我看你们刚刚抬出去的……不会是死人吧……哎呦妈呀这可咋整啊,家里我一个人,这是要吓死我啊……”

    闫思弦只好顺着她的话问道:“您一个人住吗?”

    妇女道:“也不是,这不是赶十一长假吗,我老公去外地了,看我们儿子去了,过两天才回来呢……哎呦呦不行不行,太吓人了,我得给他打电话,让他今儿个回来……我可不敢一个人在家过夜……”

    闫思弦这才意识到,现在是十一假期呢,他已经忙碌到不知今夕何夕的程度。

    那妇女说这话,要解锁手机,去拨打老公的电话,又想起警察还站在门口,便收了手机,招呼道:“你……是有啥问题吗?要不进屋来坐坐……哎呀进来吧进来吧,我这儿开着门,挺不得劲儿的。”

    言外之意,怕对门的晦气进了她家。

    不过这也能理解,闫思弦便从善如流地进了屋,那妇女又问道:“你们今天都在这儿吧?不走吧?”

    闫思弦为了让她宽心,便道:“你放心,我们的工作要持续好一阵子,说不定晚还要留下加班。”

    “那好那好。”

    “您跟对门熟吗?”闫思弦开始提问,“她叫李佳玉对吧?”

    “是,李佳玉。几十年的老邻居了。”

    “几十年?”

    “我算算啊,少说有20年啦,我们结婚搬过来的时候,她住这儿,现在我儿子都结婚了……呦,25年了呢。”

    “我们查到,李佳玉今年35岁,那她10岁的时候……?”

    “对啊,我们刚搬来的时,李佳玉还是个小孩儿呢,这是她们家的老房子,从小跟父母住这儿,后来结婚了,男人没房子——不过那会儿不像现在,还没那么势利呢,虽说没房子,凑合凑合有住的地方也行了。

    结婚以后,他男人直接搬过来了,跟她父母一起住。”

    闫思弦问道:“我们查到社区的调解记录,说是因为受到家暴,李佳玉的精神出了问题。”

    “可不是,嗨呀,这人心真是隔着肚皮啊。

    从前李佳玉家里条件算很不错的,爸爸在厂里是个小领导。

    她男人的工作,还是走了李佳玉爸爸的后门给安排的。说白了吧,那男的是入赘。

    李佳玉爸爸还在岗位的时候,这姑爷可殷勤呢,天天的买菜做饭,伺候老人什么的。待人接物也是和和气气,看着可老实呢,谁知道……哎!”

    妇女压低了声音道:“有些事儿我也是听说的,不能当真呢。”

    闫思弦道:“没关系,您听说过什么,只管告诉我,验证真假的事儿交给我们。”

    “是吧……李佳玉的爸爸退休没几天死了,说是心梗还是脑梗来着——反正是只有姑爷和老头儿俩人在家的时候,老头儿突然犯的病,突然不行了,连120都没打呢。

    娘俩儿赶回来哭天抢地的时候,人已经死透了,一点气儿都没了,直接去的火葬场。

    所以啊……有个说法……说是姑爷把老丈人给弄死了……”1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罪无可赦(百度最新章节)  罪无可赦(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