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300章 莫名其妙的误会

    小小的休闲包装不下50万的现金,曹刘也不可能当着两母女的面收回刻印空间,只能从善如流,采纳了密码箱的方法。“傅宝金店”也常常会有较大宗的现金往来,所以备得有几个密码箱,杜瑜送给曹刘一个,他就很随意提在手里跟着母女俩去吃饭。

    吃饭的地方不是那种大酒店,而是很精致的私房菜会所,进入一个装饰淡雅清爽的雅间,曹刘就把密码箱随手扔在了沙发上,那感觉不像是装着巨款的箱包,倒像是买菜用的破塑料袋。这个细节不免让杜瑜对他又高看了一眼,这个小伙子是见过大场面的,一般的年轻人面对50万的现金哪会这么平淡?

    没有大鱼大肉,都是很清淡的菜肴,做工很细致,味道也很独特,杜瑜还点了一瓶红酒,第一杯喝下去后,她和闺女的脸上都映起了淡淡的红晕,一对母女花显得越发的娇艳,大的风韵犹存,小的含苞待放。领略过西瓦那种女神风姿的曹刘波澜不兴,眼神依旧清明如常,更是让杜瑜母女对他印象大好。

    “小曹,看你的年纪应该还在读书吧?”杜瑜再次给三人的杯中倒上三分之一的红酒,随口问道。

    读书?曹刘有点迷惑,不知学习炼金术算不算是“读书”,不过这个问题倒是勾起了他的一些想法,心中一动,答道:“是的,今年高考的成绩不满意,打算复读一年。”这明显的是睁着眼说瞎话,不过最后一句倒是真的,就这一瞬间,他还真有了如此打算。

    “哦,是吗?我也打算复读明年再考。”傅思思接过话问:“你打算在原学校复读还是参加补习班?”

    “嗯,还没想好。”曹刘眼珠子一转,有了计较:“付思思,你呢?”

    “我打算参加补习班。”傅思思眼中有闪过一丝痛苦之色,她肯定是不愿意回到原来的学校的。

    杜瑜在心中叹了口气,看向傅思思的眼神中,带着一抹心疼还有一抹怜惜,岔开话题道:“对了,小曹你今年多大了?”

    曹刘意念联系刻印空间,居然得到一个肯定的回馈,答道:“我是86年5月的,刚刚满17。”

    “哇!”从自身回忆中恢复过来的傅思思惊呼:“比我还小,怎么看上去这么老成呢?”

    曹刘无语,怎么说话的?啥叫老成,哥们这叫沉稳好吧,在他的概念里,沾上老字的都是贬义词。翻着白眼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没听说过吗?”口气是明显的在开玩笑。

    “哼,就你?穷人的孩子?”傅思思的白眼翻得比他还厉害:“哪个穷人有一百多万的金条,土豪弟,麻烦你拿着金条来砸我,让我也当当穷人。”

    杜瑜微笑的看着两个小年轻开玩笑,心下感叹:年轻真是好啊!转而又想到女儿的情况,要是思思能从痛苦中解脱出来,那就更好了。想着想着目光不停在曹刘身上扫来扫去,小伙子外表没得说,通过短暂的接触感觉心性也极为成熟,品行尚未可知,不过通过一些细节倒是能看得出来,起码不是那种花天酒地的纨绔,至于家境嘛,从一个季度能拿出十几二十根金条来说,绝对算得上殷实,虽然不能和豪门相比,至少也衣食无缺。想到这里,不觉有了些想法,随即问道:“小曹住尚海哪里呀?父母在哪里工作?”

    傅思思心中一急,根本来不及阻止母亲的问话,一边朝杜瑜打眼色,一边忐忑的观察着曹刘的反应。

    曹刘神色不变,浅浅一笑:“我是外地人,现在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近期只能住酒店。”说道这里微微一顿,摊手道:“我是个孤儿,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所以更不知道他们的工作了。”说到这里,看见杜瑜脸色一变,眼神中包含着些许不安和同情,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样,立刻摆摆手笑道:“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抱怨的,他们能把我带到这个世界,我就已经非常感激了。”他说的是实话,原因自然只有自己清楚,也许他并不是被遗弃的孤儿,而是迷途的羔羊,他猜想,此时此刻在某个角落,一对焦虑的夫妻正在望眼欲穿的盼望着自己的出现。当然,也有可能自己就是个孤儿,但即使这样,他依然感激把他带到世上的父母。

    杜瑜哑然,能够从他的态度里,感受到那颗懂得感恩的心,轻声道:“对不起,小曹。你真的很棒,来,姨敬你一杯。”

    曹刘洒然一笑,也举起酒杯回应:“不用说对不起的,来,我也敬您!”

    没在纠缠这个话题,但杜瑜心里却埋下了一个疙瘩,一个孤儿,哪来的这么多金条?她很是纠结,与曹刘打交道的感觉让人如沐春风,她相信自己作为女人的直觉,这小伙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可另一方面,作为在商场滚打多年的她,必须得为“傅宝”的招牌负责任,她可不希望那些金条是一个隐藏的定时炸弹,一个不好,说不定会把“傅宝”这块招牌给炸个稀巴烂。

    曹刘心思通透,换位思考的话他也会有杜瑜的纠结,以后难免还会出现兑换金条的情况,不打消对方的顾虑会影响双方的合作,心念一转,又决定开始忽悠。这也是极其无奈的事情,他不愿说谎,可是事实却不能宣之于口。他默想了好一会,在心中打着腹稿,深知一个谎言出口,就必定需要更多的谎言来圆场,既然如此,就下一剂猛药吧,让别人没法追问的猛药。

    “杜姨,我知道您肯定有疑虑,这样吧,如果您能保守秘密的话,我可以告诉你金条的出处。”说着也把眼神放到了傅思思脸上,含义自然是你也需要保守秘密。

    两母女对视一眼,微微点点头,杜瑜开口道:“小曹,不是我喜欢打探秘密,实在是不敢让‘傅宝’在我手里出现任何闪失。实话对你说吧,其实相信你也应该通过我娘两的姓氏分析得出来,我是傅家的媳妇,虽然是‘傅宝’的负责人,却不是实际拥有者。”这是大多数女人的无奈,完全靠自己独自白手起家的女强人不是没有,却比珍稀的大熊猫多不了多少。

    曹刘点点头,表示完全理解,听她继续往下说:“你放心吧,你说的话我们母女一定守口如瓶,绝对不会传进第三人的耳朵。”说着目视傅思思,自是让她也表个态。

    傅思思没有开口,却是重重的点了一下头。

    曹刘收起脸上的笑容,开始下猛药:“杜姨担心的,无非是一个孤儿怎么会拥有这么多金条?对吧?”见杜瑜迟疑的点头默认,接道:“金条是我师父交给我的,来路您完全可以放心,绝不会带来任何麻烦。”见两人听到师父这个称谓都露出惊讶的神色,接着下药:“如果真是因为这些金条出现麻烦,请你第一时间通知我,师门绝对能够有能力解决任何麻烦。”说完这番话,脸上故意露出高深莫测的表情。

    杜瑜的惊讶和傅思思的不同,她惊讶的是,某种曾经听闻的传言得到了验证,而傅思思的惊讶,则是犹如听到天方夜谭般的不可思议,所以两人问出来的话也不一样:

    “你是隐门的代言人?”这是杜瑜的话。

    “师父?师门?你是武林高手?”这是傅思思的话。

    杜瑜问完立时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傅思思一眼。傅家在尚海是一个富有的商业家族,但也仅仅是大海中的小虾米,在与一些庞然大物打交道的时候,隐晦的听到过一些凡人无法接触到的事情。她就曾经听公公提起过只言片语,那些信息里包含的内容,不是傅家这样的商业家族能够触摸到的,她更加没有想到,曹刘居然就是那个神秘圈子里的人。她不想让女儿接触到这些事情,女孩子嘛,一辈子图个什么?不就图个平平安安有人疼,能够幸福的过一生。

    隐门?曹刘心中涌起一些讶然?看来地球的水也不浅啊!他朝杜瑜微微点头,然后笑着朝傅思思说:“武林高手?你是武侠剧看多了吧?哪有这么多武林高手?我们不是武,而是医!”这么说自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现在掌握的技能,展现在地球是很难解释的,只有治愈水滴可以打马虎眼,他可以用让人泡药浴的方式,在水中施展治愈水滴,操作恰当的话就可以解释成高明的医术,而不会让人怀疑到魔法。

    傅思思掩口轻轻惊呼:“医?我想选择的专业也是医学嘢!”

    曹刘笑道:“那还真是有缘。”

    傅思思有些小兴奋的不断点头。

    曹刘解释道:“严格来说是医药学,我主攻的是药浴,也就是通过依靠人体肌肤对药力的吸收,达到治疗的作用。”他忽悠得越来越顺手了。

    “药浴啊?这个面是不是太窄了?”傅思思问道。

    “呵呵,医学,尤其是中医更是博大精深,就单单这药浴一项,都够我穷一生来钻研的了。”曹刘煞有介事的说道,肚里却暗暗好笑。

    “都能治什么病呢?”傅思思很是好奇,在的印象里,药浴充其量就是泡泡脚除个脚汗脚臭什么的。

    曹刘的表情像个传经布道的神棍,“理论上来说,如果药方正确,药材充足的话,可以治疗任何病,不过很多药方都已失传,现在的药材好多也都绝种或是频临绝种了。”谎言一旦有了开头,就不得不连连不绝的延续下去。

    杜瑜见两个有交流学术经验的趋势,忙给了傅思思一个打住的眼神,说道:“思思,你回避一下吧,有些事情我要单独和小曹说说。”

    傅思思有些不满的撅起嘴,有什么事不能当面说,还把自己当成没长大的小孩子。年轻人都不喜欢别人把自己看成小孩,却不知这是成人对他们的爱护,更不知能作为无忧无虑的小孩,不但是一种幸福,甚至是一种奢侈。

    杜瑜有些无奈,也有些心疼,不过实在不想她牵扯到这些事情,柔声说:“思思,听话!你现在还在求学,有些事情还不适合知晓,等你进入社会了,自然就能接触到,而且刚才小曹也说了,这些都是秘密,你这样老是打听可不像话。”

    傅思思见曹刘也默认妈妈的话,有些赌气的离开座位,“我去卫生间,你们慢——慢——聊。”

    杜瑜苦笑:“这孩子···”等她离开的包间,才对曹刘道歉:“不好意思,我不太懂隐门的规矩,让你暴露隐门的身份不会为难吧?”顾名思义,既然是隐,肯定是不愿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人前的。在她的印象里,公公这样地位的人,对隐门都讳莫如深,只是隐约透露,顶级的大家族,往往和隐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正是因为有隐门的支持,那些家族才能成长为参天大树,和他们比起来,傅家不过是路边的一丛小草而已。

    曹刘知道这剂药下对了:“杜姨,谈不上为难,毕竟合作的前提是信任嘛。还是那句话,只请求您为我保守秘密,以免闹得沸沸扬扬的师门认为我办事不力。”他手中有底牌,对两母女的印象也挺好,干脆再加一剂猛药:“我们是第一次打交道,多的我不敢说,如果您是值得信任的话,我们可以开展更多元的合作,慢慢来吧!”说完露出一个你懂的眼神。

    他在地球根本不认识什么人,满打满算不超过5个,和杜瑜母女还算投缘,所以说出后面这番话。

    “真的?”杜瑜惊喜莫名,在商场上见多识广的她,太清楚这些话意味着什么了,后台!不错,就是后台!在华夏,一个人也好,一个家也好,一个群体也好,都需要后台。哪怕你再有能耐,没有后台,就很可能会落入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的尴尬境地;而一旦有了后台,哪怕是个废材,也会高调的完成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的华丽转身。

    曹刘含笑点头道:“现在我不能对您承诺什么,一切看合作的结果吧。”

    杜瑜有些不敢相信:“为什么选择我们?在尚海比傅家大的家族或是企业太多了,我实在想不到我们有什么优势。”这是大实话,并非她妄自菲薄,经历丰富的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免费的午餐,也不相信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她担心曹刘有什么企图,看他和女儿相处融洽,难道,是因为思思?不过也没什么不好,很久没看到女儿像今天这么开心了,转念一想,让女儿接触隐门的人,很难说到底是福是祸。作为一个母亲,她希望自己的女儿平安、幸福,不要陷入任何麻烦和困难当中。

    曹刘可不知道她心中的千回百转,正色道:“目前还谈不上所谓选择,更何况,选择是双向的,还要看我们相互能够给对方提供什么。”他入戏越来越深了,很快适应了自己杜撰的这个身份:“只要有足够的筹码进行交换,才能谈得上是否选择。”

    杜瑜心中一凛,是啊!利益才是至关重要的,说直白了就是相互利用,只是看有没有利用的价值,难道,要拿思思来作为筹码,一个母亲不可能这样对待女儿。不知不觉她被曹刘带入了一个压根就不存在误区,一方面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方面又不愿用女儿来交换这个机会。殊不知曹刘仅仅是为了让金条的兑换显得合理,才凭空捏造出一个身份,哪会想到引得她考虑那么多?要是曹刘知道她的想法的话,一定会哭笑不得。

    一个是言者无意,信口雌黄;一个是听者有心,胡思乱想。

    不得不说这是个莫名其妙的误会。

    (本章完)

    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都市最强保镖王(百度最新章节)  都市最强保镖王(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