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十八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白渊懒得开口,让话痨白无常给我讲这邪术的事情。

    白无常不学无术,翻了很久无常纪要也没有找到与这取魂练鬼术的事情,只会朝我“嘻嘻嘻”好半天,愣是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最后还是话少的黑无常比较靠谱,告诉我这邪术很几千年前就存在了,把人活生生给折腾得半死不活,然后趁着还没死就用一些符咒或者工具把他们魂魄给收起来,等集齐九十九个人的魂魄时,就能练出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鬼王。

    “……练出鬼王干什么?”我看向黑无常问道。

    这问题也许太高深,黑无常有些为难地看着我。可白渊让他们给我解惑,要一点事儿都说不出来,估计回去要重头背无常纪要……这比天天出来拴魂魄还要可怕还要累的苦力活。

    背书真的很累好不好!

    黑无常的眼神太过可怜,我还从里头看到了对未来的绝望。之前一直害怕这些鬼怪,现在发现原来鬼怪其实有很多都很有趣,还很好玩。

    既然黑无常回答不了我,我把眼神投向白渊:“你知道为什么吗?”

    “古代练鬼王的人一般是为了和敌国打起来,用鬼王来以一敌万的抗军作用。”白渊半眯着眼睛,“后来这个邪术经过鲁班的改良,更快更有效率把取魂和制魂这事情达到了巅峰,只需要七个在情潮中,忽然被抽离身体的魂魄,再用鲁班匠特有的练尸法,就能制造一个鬼王。”

    “你意思是还会有五个人受害?”我瞪大眼睛,“练鬼王来干嘛?杀人啊?不会又要用上和我有关的东西吧?”

    一想到那些人在玩性窒息游戏的时候,身上带有我的东西,我就一阵反胃。

    就在这时,一直在仓库里到处走来走去的白无常,手里用布包着一块巴掌大的黑色铁片过来。

    白渊看到那个铁片,眼神一沉,脸上冷如冰霜,他说:“你们回去冥府的炼狱牢看看。”

    两个黑白无常看到铁片时候表情也很严肃,似乎这铁片是一块很棘手的东西,领了白渊的命令就在我们面前消失不见了。

    铁片拿过来的时候,如果我没有看错,那块黑色的铁片上映着很多在火中挣扎和呐喊的鬼,所以觉得遍体一阵寒意。

    我咽了咽口水,还没有弄清楚这“鬼王”到底要用来对付谁,眼角忽然扫到一直躺在地上的警员尸体,此刻他却抬起头,两只眼睛瞪出来看着我,吓得我又“啊”一声尖叫起来。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就抬起头了?

    我连忙靠近白渊,有时候尸体比鬼还可怕。

    白渊手指一弹,那具尸体重新躺在地上,他不想在这个地方久留,揽着我在半空中画了个圈,带我出了仓库。站着仓库门外,白渊说:“你被东西给盯上了,看来我们需要去找找鲁班匠的后人。”

    听到这里,我有些害怕。

    我和别人无冤无仇,为什么总会成为别人的目标。想到这里我就有些气愤,我问白渊:“为什么要盯着我?我应该和他们无冤无仇吧?”

    白渊转过头看着我,眼神里带着复杂的神色,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说道:“我和你说过,你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在阴里里出生的吧?你这样的命格和体质,就适合做恶鬼的炉鼎。”

    “炉鼎?什么意思?”我心里猛地一紧,我认识的人并不多,也猜不到到底是谁想要害我。难不成是竹子坳那个红衣男鬼陆源?还是在弱水里,逼着我穿那件灰色小披风的男鬼?

    如果没有白渊在,他们随便一个动动手指头都能把我给弄死。

    白渊露出一副捉摸不透的神情,说道:“炉鼎的意思就是,你是那七个魂魄最好的容器,到时候他们融合在一起,把你的魂魄吞噬完,占据你身体,就能制造出一个比以往更强大,更恐怖的鬼王。”他顿了顿,声音依旧是那么淡泊,“你这种体质千年难得一遇。”

    我还想继续问什么,白渊却揽着我回到了我家里。他说有事情要办,把我放下,告诉我警员尸体的事情杨驰会处理,他晚点再过来找我,就匆忙离开了。

    他刚走,天就开始蒙蒙亮。

    昨晚让他折腾了一个晚上,我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我走出房间准备找吃的,却看到爸妈坐在沙发上一脸憔悴,似乎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眼下挂着大大的黑眼圈。

    我心里咯噔一响,难不成白渊的结界没弄好,爸妈昨晚听到了我房间的动静了?

    我脸上一红,有些尴尬,毕竟我昨晚情不自禁的呻吟声一声比一声还高昂,即使是一个陌生人听到,估计也要害躁好一阵。

    可和我猜想并不一样,爸妈面前的桌子放着一个签筒,两根签文就放在桌子上,我看了一眼,那两根签文分别是“鬼债”和“清算”。

    “爸妈,你们坐在这里干什么?”我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从周家村出来的时候,爸妈说会把事情和我说清楚,但在这之后又出了破事情,根本就没机会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我爸叹了一口长气,把签文回签筒。他看了看老妈,俩人眼神过了一遍,似乎做了一个很大决定。

    “小暮,我和你妈要去牛头村一趟。”爸爸忽然开口,“我们今天就必须要走。”

    之前去阴阳铺白婆哪儿消掉周富贵和我糊涂定下的阴婚契约,从白婆口中听说过牛头村这个地方。回来的路上我其实偷偷地用手机百度查过周边城市并没有叫“牛头村”的村子,但一无所获。

    现在听父母忽然提起要去这个地方,而且还要走的如此匆忙,我心里一下子就急了。

    “你们和我说清楚去那儿做什么啊?”我心里越发觉得不安,有时候人的第六感很准,尤其是对亲人,我强烈反对他们现在出去:“爸妈,我现在让东西给盯上了,你们不能走,会有危险的。”

    我把保安和警员的死和他们说了,爸妈听到后脸色大变,沉默了一会儿后,他们忽然拍了拍签筒,之前一直没有出现的星辰应声走了出来。

    星辰一看到我,就激动地跳到我身前,抱着我大腿在撒娇。

    其实我一直很奇怪,我就只是在小时候见过星辰一次,在那之后还是在周家村才重新和他见面,但星辰似乎对我很熟悉很亲近,难道我们以前也认识吗?

    星辰赖着我,我爸妈对他也无可奈何,毕竟星辰不是他们的仆人,叫他出来都是需要用请的。

    “筒灵,我们要请你帮小暮卜一生死卦。”我妈妈忽然一脸严肃地出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阴缘劫(百度最新章节)  阴缘劫(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