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2.第2章 踱步的无头鸡

    “谁!”

    柱子惊魂甫定,猛然向前方看去,却发现孟凡指的地方漆黑一片。

    “谁在哪?”

    可是,尽管看不到什么,却分明能感觉到那里正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们,感觉自己的神经快要崩断了。

    “咔嚓!!”

    正在此时,一道闪电毫无征兆的,撕裂了漆黑的夜空,瞬间将四周照得煞白,一个诡异的人影骤然出现在他们眼前!

    只见那个人影低着头,突兀站在刚才出现红绿灯的地方,一动不动。

    周遭吹过一阵阴风,风声犹如婴儿正在哭泣,夹杂着草木起伏的声音,听得人心头颤颤的。

    “谁妈蛋的在那装神弄鬼,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柱子紧握着大扳手,壮着胆子大吼一声,孟凡也从地上摸起一块石头,举起来死死盯着那人。

    “咝咝。”

    那人影发出令人不适的声音,似笑非笑的隐隐传来,突然,人影猛地抬起了头,露出一张惨白的脸,眼睛好像是两个圆圆的黑洞,正汩汩往外冒着黑血,冲着他们阴森一笑,随即缓缓隐匿在了黑暗里。

    “是张……张木匠!”

    印象太深刻了,柱子看到人影的脸,一下子认了出来,拉着孟凡的胳膊,魂不附体的说道:“是张木匠啊,咋可能啊?!张木匠已经埋掉了啊!还是我铲的土,垒的坟!”

    “快走!”

    事情诡异,以防遇到更诡异的东西,孟凡再也不敢在此地逗留下去了,拽起柱子就往车上跑,只想赶紧回到家,再也不出门了。

    柱子没有说错,这次他回来的不是时候。如果早知道这样,哪怕是在外面饿几天,他也要晚点回来的。

    孟凡的家就住在猪蹄山的山脚下,一个叫孟家庄的地方,只有百十户人家,虽然叫孟家庄,可奇怪的是只有孟凡一家是孟姓。

    二人到了村子之后,孟凡为表歉意,多给了柱子一些租车钱。随后,在村子里阵阵狗吠声中,他神魂恍惚的往自家院中走去,路上遇到的怪事让他头皮发麻。

    虽然已至三更半夜,可孟凡的父母还没有入睡。

    二老的鬓角已然发白,正坐在昏暗的灯光下,守在一张方桌旁等待远归的儿子。

    方桌上放着早已凉透的饭菜,荤素皆有,满满摆了一桌,显然是精心准备了良久。即便是凉了,菜香也是浓郁的,满是亲情的味道。

    他们聊着孟凡小时候的趣事,不时有温暖的笑容浮现在苍老的容颜上。

    当听到院子里响起推门声,二老欣喜的站起身,迎了出去。

    “回来了呢!”

    看到那个日思夜想的身影,两个人都一起笑了。

    “小凡,怎么才回来,饭都凉了!”

    孟母微笑着责怪孟凡,目光怜爱,一把抢过孟凡的行李,递给孟父,就要端着饭菜去热一热。

    “别忙活了,娘。”

    孟凡强迫自己忘掉红绿灯的事,挤出一个微笑,坐到了方桌旁,看着满桌子菜,眼前一亮,佯装心情不错的吃了起来。

    “小凡,咋回来这么晚呢?”孟父将行李放好,坐到饭桌旁,倒了两杯酒,目光很是关切。

    “火车晚点了,山路又难走,耽搁了些功夫。”

    孟凡含糊解释了两句,本想询问一下张木匠的事情,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他怕自己这么突兀的一问,爹娘会多想。

    山村容易出现诡事,对于鬼神,山中父老多有信奉,这种事能不说就不说吧。

    而且,他身为一个大学生,有些唯物主义,虽然目睹了路上诡异的一幕,但是打心底还是不太相信,不相信这事真能把一个大活人生生弄死。

    在他看来,张木匠死去的事情应该是个巧合。

    可是,为什么会出现红绿灯?

    为什么本来死去的张木匠怎么又突然出现了?

    他无法解释。

    思虑重重下,孟凡如坐针毡,可在父母的注视下,还是装作一副开心的样子,陪父亲喝了二两酒,便借口太累了,匆匆应付了几句,便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太邪门了,太邪门了!”

    躺在厚实的床铺上,孟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心神笼罩着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点消逝,让他浑身无力,连睡觉的力气都没了。

    “是死亡的感觉么?”

    孟凡喃喃自语着,恐惧从心头升起,弥漫在了屋中,阴冷。

    一夜无眠。

    次日,孟凡神情憔悴的去了柱子家,柱子遇到的是红灯,如果诅咒应验的话,应该明天就死了。孟凡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来看看柱子的情况。

    “柱子,你在干啥?”

    一走到柱子家的院子里,孟凡就看到骇人的一幕,柱子手里正拿着一把血淋淋的菜刀,刀身正滴滴答答往地上滴血。

    “杀鸡呢!”

    柱子甩了甩刀上的血,脸色明显有些暗淡。

    “杀完了吗?”

    孟凡只看到了血,却没有看到鸡的影子。

    “没。”

    柱子抬了抬下巴,望向了一个方向。

    “唔……”

    孟凡目光一凝,赫然看到一只没有头的母鸡,无头母鸡正站在远处踱步行走,断裂的脖子处正汩汩向外冒着鲜血,鲜血洒了一地,触目惊心!

    而被砍掉的鸡脑袋已经掉落在地上,正在一闭一合,惊悚的眨着眼睛!

    眼前一幕异常诡奇,让人心中不安起来。

    “鸡无头能活,人无头必死。”

    都说鸡被砍头之后还能活一段时间,这次孟凡可真的见识到了。

    “连鸡都不想死,更何况是咱。”

    柱子的语气有些触景生情,显然红绿灯的事带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你杀鸡做什么?有啥讲究么?”

    孟强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心惊肉跳,寻思着柱子杀鸡有什么缘由,难道想借此躲过红绿灯的诅咒?

    “炖肉吃。”柱子冲着孟凡咧嘴一笑,“如果明天俺真死了,可不能做饿死鬼。”

    孟凡点了点头,略有理解,觉得临死前吃点好吃的,不失为一件有意义的事。他挽起袖子,帮着柱子抓住了这只无头鸡,到中午时分,两个人便吃着鸡肉,喝起酒来。

    “柱子,咱俩应该没啥事吧,上次张木匠死的事,说不定是别的原因。”孟凡端起一盅酒,心中满是歉意,“真对不住了,让你跟着一起担惊受怕,我敬你!”

    “说啥呢兄弟,俺开车还不是为了挣点钱,死了就死了,不怨你。”柱子端酒一饮而尽,“死了正好,我正好到阴间去看看俺那早死的爹娘,自己一个人在世上怪没劲的,连个媳妇也找不到。”

    “真的有阴间吗?”孟凡对这件事持有怀疑态度,总觉得阴间是人无中生有编造出来的。

    “死了不就知道了,如果真有阴间,俺托梦告诉你。”柱子撕了一个鸡腿递给孟凡,突然神态严肃,“孟凡,如果俺真死了,你烧几个好看的女纸人给俺,让俺在下面爽爽,这是兄弟的遗言了。”

    “嘿!”孟凡笑骂了一句,劝柱子不要胡思乱想,急忙转移了话题。

    一直喝到傍晚时分,孟凡才醉醺醺的站起身,打算回家睡一觉。

    “孟凡兄弟,不是跟你开玩笑,俺已经感觉到了,可能撑不到明天了。”

    柱子目光肃然的注视着孟凡的背影,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随后脚步踉跄的关了门,回到屋冲着父母的照片磕了几个头,便醉倒在了乱糟糟的床上,脸色白惨惨的。

    而此时,若有人认真观察,会发现一丝若有若无的黑云,慢慢从空中落下,形成一道漩涡,旋转漂浮在柱子家的屋顶之上,似乎正在汲取着什么……

    第二天,宿醉一夜的孟凡,被父亲叫醒了。

    “啥事啊,爹?”孟凡看着父亲的表情,隐隐有些不安。

    “柱子死了。”孟父说道。

    “啥?!”

    孟凡闻言腾一下跳了起来,心神震动,头皮快要炸裂,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股生死危机如针扎一般,扎在了他的心头,与此同时,悲伤侵袭!

    “柱子死了,我……我恐怕也会跟着死去吧!”

    “哎!”

    孟父看着孟凡,不明其中的缘由,叹了一口气,慈爱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难以遮掩的失望。

    孟父是村医,医术一般,医德却极好,他经常翻山越岭给人看病,风雨无阻,虽病患不少,但收费微薄,家中依然清寒。

    眼见着孟凡上完大学,本以为会有个体面的工作,光耀门楣,想不到他最终还是背着行李回到村里——这已然说明了一切,孟凡这辈子估计没啥出息了。

    “柱子身子骨壮得跟头牛似的,说死就死了,村长说死得有点蹊跷,让我去验尸,你也一块去吧,顺便给我打打下手,等我老了干不动了,你就子承父业吧。”

    孟父说完,步履蹒跚的向屋外走去,一心为儿铺陈后路。

    “死了……死了……时间不是还没到么?怎么提前了?”

    孟凡心神恍惚,喃喃自语,死亡像一块坚硬的石头,压在软软的心头上,魂不附体的跟着父亲向柱子家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鬼村扎纸人(百度最新章节)  鬼村扎纸人(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