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10.第10章 棺椁摆在正中央

    “乖乖,怎么从没听说过,这里有个道观?”

    那道观已经破败,断壁残垣,经历了无数风雨的样子,不知道存在了多少个岁月。

    视线扫过去,在夜色里,手电筒的灯光里,透露着莫可名状的神秘。

    孟凡一步一步靠近过去,一缕乌云正好散开,残月的月光,从云层的缝隙里照射下来,将道观笼罩在内,形成了一个明晃晃的罩子,曾经的青砖绿瓦已经在岁月里变得腐败,正努力的反射着月光,证明着自己的存在。

    这从天而降的月光,倒给这道观增添了不少神圣之感。

    “嗒嗒。”

    太过静谧了,孟凡听着自己的脚步声,缓缓的,试探的,举步迈进了月光里,穿过了道观的大门,进入到了院子里。

    站在道观的院子里,举目四顾,他的心中升腾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带着异样。

    张婆子说在这里他或许能获得造化,比如学会扎纸人的鬼神之术,就算是没造化,他也死不了。

    可是……感觉不怎么对。

    院子正中摆着一个巨大的香炉,早已没有了烟火,锈迹斑驳,像是死在了时光里的样子,可以闻到一股遥远的暮气的味道,看不出当日的鼎盛烟火,在月光里有些了无生气。

    孟凡伸手摸了摸那香炉,触感有些冰冷,搓了搓手,满是铜锈,很是不干净的样子。

    脚下的野草摇摆,拂过脚踝,痒痒的感觉,好似女人的头发,在风吹起的时候,划过了脸,忍不住要挠一挠。

    除了野草摆动,一切都静谧的可怕,连月光都凝住了似的,一动不动的。

    孟凡绕过香炉,目光向前望过去,道观的主殿的大门早已风化掉落,就好像一个寡妇,不再守着无所谓的贞洁道德,大开门户,等着人临幸似的。

    “呼——”

    孟凡深深的出了一口气,望着黑漆漆的主殿内部,下了决心似的,将手电筒的灯光一点点的,从地上往上移,往里边照,这份小心就好像是洞房花烛夜,一件件的褪下新娘的婚衣,褪了一件,还有一件,小心翼翼的,满怀期待的,去寻找里面的动人之处。

    但是,事实自然没有这么美好,映入孟凡眼帘的,是一具棺椁!

    大殿正中央摆着一具棺椁!

    这棺椁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也已经显得有些风化了,木质的棺身片片剥离,掉了一地木屑,给人一种腐朽的,不祥的感觉,孟凡甚至都闻到了死人的味道。

    生人勿进,孟凡脑海里浮现出了这四个字。

    如果不是外面有索命的鬼物,孟凡一定会掉头走回去,就算是这里面真的有天大的造化,能让他酒池肉林,声色犬马,也是不足以冒这个险的。

    回头的路应是没有的了,此刻折回去,孟凡大抵会想象到一副场景,那纸马已经被撕成了碎片,洒了一地碎屑,就好像被狂风蹂躏过的卫生纸,风停之后,散落在地上,满目的不堪……而那鬼影,会站在那里等着,嘴里说着……来……来……

    甚或什么也不说,便直接动手,他便会像死去的柱子一样,魂飞魄散,双目染成了血瞳,汩汩冒着黑血,味道是腥臭的,不雅的,令人作呕的……

    然后张婆子会通知他爹,父老乡亲也会找过来,他爹给他验了尸,是哭着的……娘也在旁边哭……

    孙村长应该还会长叹,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就这么死了……

    “不能回去啊!”

    思虑之下,孟凡的气质慢慢发生了变化,少了一分青涩,多了几分沧桑,不可左右的事情太多了,再姹紫嫣红的景色,经受了风霜,也会变得……不一样的。

    有很多人说,这就是……成熟。

    语调里带着几分残忍。

    “进去吧。”

    壮胆似的,劝慰了自己一句,举步走进了主殿,靠近了那具棺椁。

    “砰砰!”

    从来没这么清晰得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凌乱的,慌张的,似是要从胸腔里跳出来,然后长出两条腿,不管孟凡,自己逃了……

    “打开?”

    孟凡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那具棺椁,大殿里空空荡荡的,没什么其他值得探索的东西,只是掉落着一些琐碎的物件,唯有这具棺椁,以惹眼的,不容置疑的模样,出现在大殿中央,似是告诉孟凡,快打开,秘密都在这里面!

    “那个……”

    孟凡还是犹豫了,回过头,望了望外面,月光黯淡了下来,许是又被云层遮住了吧,野草摆动的更猛烈了,风,大了起来,吹进大殿的时候,像一个婴儿在凄切的哭——

    “呜……呜……”

    没多久,月光彻底隐去,除了手电筒的灯光,再无其他的光线,黑漆漆的一片。

    夜色如有实质性的样子,粘稠,漆黑,从外面压过来,将孟凡裹住了,似乎连呼吸都困难了。

    “干了!”

    孟凡晃了一下手电筒,灯光如一把利剑,穿刺着黑暗,他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很有力的样子,想起一句很热血的词,便喘着粗气喊了出来。

    “刀锋入骨,不得不战!”

    “背水一战,不胜则亡!”

    他挠了挠发麻的头皮,咬了咬牙,也知道这句话用在这里大概是不合适的,只不过是符合了他此刻的心境——

    他想活下去!

    “老子上过大学,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

    “老子一表人才,拒绝了不少女孩的追求……呃……这个是怕花钱……也有些看不上人家……”

    “老子体育课学的是武术,散打搏击,还会太极拳,怕个鸟!”

    兀自打着气,手缓慢的,带着颤抖的,伸向了棺椁,扣到了棺盖的缝隙里,一用力,却没有打开,是钉死了的。

    显得诡异的是,从棺椁上方看去,没有一颗钉子,光秃秃的……

    “没有棺钉呢……”

    “却分明钉死了的,那尸体是怎么进去的?”

    “难不成……”

    孟凡心中的不安强烈起来,猛地缩回了手,推断下去,得到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尸体自己钻进棺材,从里面把棺材钉死了。

    再想一下,更合理的解释则是,人活着的时候,已经躺进了棺材里,然后封了棺,静静的等死。

    “如果真是这样……好狠的人呢!”

    孟凡的眉头皱了起来,四下里环顾,想找一些工具,用暴力撬开算了,却是试了几样东西,翘得棺盖咔咔作响,依旧是打不开的。

    努力了一会儿,无甚进展,只好停了下来,颓然坐在地上,背靠着棺椁,有些绝望的盯着香炉后面的大门,他几乎都听到鬼影的呼啸声了,许是等不到天亮了吧,还不知道棺椁里到底有什么,张婆子也说了,就算没造化,在这里也死不了……

    那鬼东西快要来了。

    应该是又被坑了。

    “咔咔!”

    “咔咔!”

    就这个时候,棺椁里却响起了细微的声音,声音透过棺椁,传到了孟凡的背,响在了心头上,伴随着的,是一丝丝的震动,很分明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鬼村扎纸人(百度最新章节)  鬼村扎纸人(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