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16.第16章 变戏法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

    进山谷的时候,孟凡一路行来也是举步维艰的,现在这下山嘛,却是不难了。

    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向山下行进着,好像演义小说里的大侠似的,兔起鹘落,身影刚落了下来,眨眼又在另一个位置了,在淡淡的晨雾里穿行,惊起了不少正在休憩的飞鸟。

    孟凡也没想到,这一行会有那么多的收获,仅仅身体上的改变,就足以让他心满意足了,有这身体干点什么不行呢。

    没料到这一走就是一夜,事先也未给父母打招呼,在孟凡彻夜不归的时候,家里可是一片焦躁的光景……

    “这么晚了,到底去哪了?”

    是夜,孟凡的父亲,也就是孟青山,颓然的在院子里踱着步,不时的看着夜空,嘴里不停念叨着,脸上的神情一开始有些生气,后来就全是担忧了。

    他刚刚已经找遍了全村,没有发现孟凡的影子。

    孟母坐在屋中的饭桌旁,瞅着墙壁上挂着的一块钟表,滴滴答答的,神情也是格外不安,少顷低下眉头,看着桌子上留给孟凡的饭菜,拿着块干净的抹布,不安的擦来擦去……

    “你在家等着。”孟青山踱进屋来,抓起手电筒,就往外走,“我再去找找,早上也没回来的话,就去找村长,发动全村的人去找!”

    说着话,人早已跑出去了,孟母见孟青山走远了,起身找来锅盖,将剩饭盖住了,也出了门,只是没有手电筒拿了。

    而孟凡这里,一路走得很是顺利,路上也看到了那匹破碎的纸马,对张婆子的看法却跟以前截然不同,毕竟他是被利用了,若不是自己脑袋还算好使,估计就见不到今天的太阳了。

    很快就跑到了山脚下,看到了张婆子的土屋,他的表情终于复杂了起来。

    摸了摸腰间的镰刀,犹豫再三,还是安静的饶了过去,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兴许还是没到动张婆子的时候。尽管张婆子步步为营的将他引到了道观,为此他差点送了命,但是张婆子可以有很多解释,来解释这件事超出了她的预料,比如说,她的仙师尸变了。

    而且孟凡没死,也得到了造化,正好也印证了张婆子说过的话——在那里你能得到造化,就算是得不到造化,你也死不了。

    现在的形势是,明知道张婆子居心叵测,却无法直接面对她,指出她的不是。

    这个社会毕竟是要讲证据的。

    “要是那个干尸可以作证就好了。”

    孟凡无奈的笑了笑,只当这个念头是个笑话了,干尸的尸体也已经被他收进了乾坤坠的空间内,或许到某个时候,会用得到的。

    当然还有别的原因,让孟凡顾虑的是,他大难不死,以那张婆子的算计,未必会坐视不理,恐怕此刻已有所准备了,想到那纸人的杀手锏,他就一阵阵的头疼。真的要和张婆子摊牌,他对天罡灭神道经的修炼也得入门才行,要不然还真把握呢。

    还有,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去揭穿张婆子,甚至是干掉她,还需要给一个人做好交代,那就是柳小溪。

    小溪是张婆子一手带大的,算是相依为命了,自己就这么堂而皇之的针对她的奶奶,恐怕以后也没办法再面对她了。

    此刻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先一点点的渗透,影响柳小溪,同时盯紧张婆子,以免她又整出什么幺蛾子来,老老实实的最好,万一不老实,他也只能铤而走险了。

    “麻烦啊!”

    “的确是很麻烦!”

    孟凡摇了摇头,苦笑起来,不仅张婆子,连那鬼影也还没解决呢,这次是等到天亮了,恐怕今晚那鬼影还是要来的。

    初阳终于缓缓爬上了山头,柔和的阳光照进了村子里,鸡鸡狗狗们先蹿了出来,撒欢的跑来跑去,其次才是起得早的村民,推开了自家的柴门,开始打扫院子,传出沙沙的声响……

    快到家的时候,孟凡惊讶的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一个妇人,正匆匆忙忙的往村长家的方向走去,那身影显得很是疲惫、匆忙,边走边还抹着眼睛,似是正在哭。

    “娘,你这是……”

    “小凡?”

    那妇人一怔,继而欢喜起来,快步跑了过来,拉着孟凡的袖子,上下打量半天,看到他好端端的,神情才轻松下来,刚要开口说话,眼眶却又湿了,顿了顿才哽咽的说:“你咋不乖啊,去哪了啊,急死人了!”

    “那个……”

    对于今晚的事,孟凡倒真的不好解释了,心里也一直愧疚和担心的,故作轻松的开口说道:“想吃兔肉了,山上抓兔子去了,结果天一黑迷了路,不敢乱跑,到了天亮才敢回来的!”

    “嗨!”孟母叹了一口气,又是上下打量,见孟凡的确是好端端的,只是衣服脏兮兮的,这才放下心来,拉着孟凡就往家走,“还给你留着饭呢,这下好了,直接吃早饭吧!”

    说完突然又停住了,神色又惊慌起来:“你爹还没回来了,找了你一夜,你快去找他,村子里不太平的……”

    “坏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双煞勾魂灯的事情威胁着村民的生命,鬼影也是不知所踪,万一出了事……

    这可是他爹啊!

    孟凡着急起来,让母亲先回家,自己却是在村子里找了起来……

    孟家主百十来户人家,地方不大,找一个人太容易了,加之孟凡速度夸张,躲避着早起的村民,很快就找遍了全村,附近又是找了找,却压根没找到父亲的影子。

    “难不成是……”

    孟凡思绪飞转,但凡找人找不到,必定会去那最危险的地方去找,这是人之常情,毕竟安全的地方一般丢不了人,目前孟家庄最危险的,倒是那里了……

    整个骄阳露了出来,驱散了地面上的薄雾,孟凡出了村,展开最快的速度,沿着猪蹄山的山路,一路疾驰,速度比柱子的面包车,可快了太多太多。

    一只野狗看到孟凡跑过,歪着脑袋,有些好奇的样子,一溜烟追了上去,结果追了没一会儿,就再也追不上了。

    与此同时……

    正有一个人,呆呆的站在远离孟家庄的山路上,孤零零的,一动不动,明媚的阳光照着他,拖着一条长长的影子,一只手电筒掉落在了地上,上面的玻璃片上粘着露水,湿湿的……

    “灯……”

    他嘴里一直重复着一个字,神色是极其不好的。

    “爹……”

    看到那个人,孟凡的心中略微放松,放慢了速度,慢慢走了过去。

    “咱们回家吧。”

    话语轻柔温和,在这条孤寂的山路上,听起来暖暖的。

    “爹……”

    “哦……”

    那人终于回过神来,神情依旧是呆呆的,好像是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他转过身,见孟凡好好的,伸出胳膊,下意识做出了要拥抱的样子,似乎觉得男人之间这么做有些不合适,又放下了,只好一把拉住了孟凡的手,就这么牵着往回走,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捡起了地上的手电筒,在身上蹭了蹭上面的露水。

    “爹,没事吧。”

    看到父亲的样子,孟凡的心已沉了下去,却也大致知道怎么回事了,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眉头却不由的紧皱了起来,怕是父亲也……

    看到那东西了吧!

    这已经是最坏的事情了。

    “我能有啥事!”孟青山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这才佯装严肃的样子,瞪了孟凡一眼,“去哪了,害得老子找了一夜。”

    语气里充满了责备,这责备倒是真的了。

    “嘿。”孟凡咧嘴一笑,露着洁白整齐的牙齿,把想吃兔子肉的谎话又说了一遍。

    “不早说,爹可是最会抓兔子了,这两三天就给你炖锅香喷喷的兔子肉!”孟青山说着,竟然没有追究真假,却是把孟凡的手攥得更紧了,怕孟凡再走丢了似的。

    “两三天……”

    印证了刚才的想法似的,红灯两天死,绿灯活三天。

    孟凡也紧紧抓着父亲的手,看着地上两个人的影子,长长的,紧紧地贴在了一起,他摸了摸胸口,乾坤坠传来温暖的感觉,咧嘴笑了笑:“两三天可不行,最好每天都有一顿兔子肉吃。”

    “净想好事!”孟青山也笑了,“哪有那么多兔子给你吃!”

    “爹,我给你变个戏法吧。”孟凡转移了话题,手往前一伸,手中多出来一个铃铛来,“厉害不?”

    “雕虫小技。”孟青山嗤之以鼻,“趁我不注意。”

    “那这个呢。”孟凡收起铃铛,手一扬,凭空多出一把三尺长的桃木剑来,“厉害不?”

    “呃……”孟青山这次一下子被镇住了,那桃木剑可不短啊,从哪弄出来的这是?愣了一愣,继而又是一瞪眼,“一看你在学校就没好好学习,净学歪门邪道了,乱花老子的钱,怪不得找不到工作!”

    “哈……”

    这么一闹,气氛倒是轻松下来了。

    父子俩肩并肩手牵手,往孟家庄走去,聊起来一些往事,内心里谁都知道出了事,却谁也不说……而且换做以前的话,手也是不会牵的,毕竟孟凡也老大不小了,难免会有些尴尬,可这次不一样。

    骄阳已经升得很高了,明媚灿烂,真的是一个好天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鬼村扎纸人(百度最新章节)  鬼村扎纸人(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