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22.第22章 张婆子的血咒

    “表现不错!”

    孟凡收起桃木剑,伸手拍了拍钢铁侠,一脸赞许,估计这赞许很大成分上是给自己。

    绕着钢铁侠走了一圈,发现钢铁侠无甚损伤,才安了心,只是发现眉心的血点淡了不少,怕是再用两次就消失了吧。

    如果下次再用,还是要做好补充的。

    “呼——”

    长长的出了一口,伸展了伸展身体,他的眼神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这次是彻彻底底体会到了修炼的好处,不由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勤奋起来才行,这孟家在太邪乎了,怕是以后还是要出手的。

    孟家庄的守护者?

    孟凡笑着摇了摇头,都是乡里乡亲的,守护算不上,只是不想再死人了。

    还有,那个张婆子,不知道在折腾什么,孟凡的心底隐隐有些不安。

    “孟凡。”孟青山肩上披着外套,走了出来,“你大半夜不睡觉,在院子里干啥?”

    “额……”孟凡笑着摸着下巴,看着孟青山好端端的,心里升腾起一种豪迈,他的父亲应是躲过了这场劫难了,“出来撒尿,你呢,爹?”

    “听见外面有动静,起来看看。”孟青山走到院子里,视线四处扫动着,脸上有一些不安,像是怕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气色也有些不好。

    “是我的弄出来的,赶紧睡觉吧。”孟凡摆了摆了手,向屋内走去,刚跨过门槛,又回过头看了看父亲,柔声说,“爹,你那晚是看到红绿灯了吧?”

    “咳……”

    孟青山心神一震,身躯颤了起来,披在肩上的衣服也掉落了,浑然不觉。

    “张婆婆说,红绿灯已经不碍事了。”

    孟凡走到父亲身边,捡起了衣服,帮父亲披好,就像小时候,父亲帮他穿衣服那样,目光柔和的看着父亲。

    “张婆婆说那东西是猪蹄山风水巨变引起了,喏,就是裂开的那道大缝,聚集了煞气,容易影响人的心神,产生幻觉……”

    孟凡站在父亲身旁,真真假假,波澜不惊的说着。

    “至于死人,倒是巧合了,自己吓死了自己而已,爹你不是也看到了,也没什么事,知道我没在瞎说,张婆子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毕竟她也是孟家庄的人,快去睡吧,明天你又要忙的……”

    “再说,这不还有儿子呢,儿子可是上过大学,从科学上分析,这事压根站不住脚的……”

    听着孟凡的话,孟青山的心神竟渐渐安定下来。

    那晚寻找孟凡,他真的是看到了红绿灯,心中的惊恐无以复加,就那么怔怔的站立着,等死一般,很多事情都涌入心间,让他无法面对,张木匠和柱子都是他验的尸,死得那么惨,估计他也会那样死去,仿佛看到了老婆和儿子披麻戴孝,在哭……

    他想在临死前给儿子套一只兔子,肉质肥嫩的最好……

    那晚也说了不该说的话,可都是心里话,交代后事似的。

    不想死啊!

    本打算一直瞒着,直到死去,想不到儿子已经知道了。

    刚才听到儿子的一番话,心中却静了下来,突然就释怀了,没事就好,就算是有事,有这么懂事的儿子,死又怕什么?

    抬头看了看天色,月明星稀,秋夜的风很凉了。

    “走,睡吧。”孟青山将手搭在儿子的肩上,“爹才不信鬼怪呐,又是医生,啥怪事没见过,活人倒地,死人复活都见过,那破灯,爹呐,还真没放在眼里!”

    “嘿!”

    孟凡咧嘴一笑,感受着父亲手上的力量,父子一起进了屋,是笑着的……

    一夜安稳,晨光明媚。

    “孟叔在家吗?”

    第二天一早,孟凡刚起床,正在院子里洗漱,突然听到一个甜甜的声音,那声音,做梦都梦到过呢,不由得寻着声音望去,只见大门外站着一道倩影,拄着双拐,在晨光里,有种别样的美好。

    “老同学……”孟凡摸了一把嘴上的牙膏沫,漱了漱口,一咧嘴露出了大白牙,“那个……有事吗?”

    “是奶奶……”柳小溪见到孟凡笑得傻傻的,脸上忍不住也挂了一弯笑容,“也不知道怎么的,伤到了腿,还挺严重的,一开始不说,我见她不对劲,这才发现了。”

    “别怕哈。”孟凡嘴上说着,心里却是一咯噔,莫不是那铁丝套……

    “你等等,爹正在吃早饭。”

    “嗯。”

    孟青山出来后,听到柳小溪的话,心里也是一真担心,收拾了药箱,匆匆向着张婆子家走去,孟凡和柳小溪则跟在了后面。

    “我扶着你吧。”见柳小溪走得缓慢,孟凡轻轻的挽住了她的胳膊,软玉生香,无法言喻。

    “谢谢。”柳小溪脸色一红,在阳光下煞是好看,微微低着头,“拖累你了。”

    “说啥呢。”孟凡哈哈一笑,闻着小溪身上的香味,一时间有些局促,“又不是治不好了,我最近也正在研究医术,老同学我的水平你是知道的,过不了几天,保证你的腿比我跑得还快。”

    “嘻……”柳小溪扭过头,美眸顾盼,“在外面学会吹牛了。”

    “额……”孟凡撇了撇嘴,被小溪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真没吹,我是很厉害的。”

    “不信。”柳小溪感受着孟凡手中传递过来的力量,走得稳了起来,“上学那会儿,最简单的方程式都不会,老问我。”

    “哈……”孟凡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到青葱年代,在课堂上,趴在柳小溪的桌子上,问着,小溪啊,这道题怎么解啊……

    一路聊了过去,越加亲切了起来,柳小溪本来很少笑,这一路却笑了个不停,本来还担心奶奶的腿,被孟凡这插科打诨似的一闹,倒也不那么伤愁了。

    张婆子家,土屋内。

    孟青山正在给张婆子检查伤口,孟凡和柳小溪站在旁边看着。

    “张婆,你这腿……”

    孟青山挽起张婆子的裤腿,看到深深的一道勒痕,像极了铁丝圈造成的,模样极度吻合,不由得心里不安起来,觉得对不住张婆子了,毕竟是个老人家,这身子骨经不起折腾了。

    如果没什么别的意外,真的是铁丝圈弄的,自己当然要赔偿,家里的积蓄不多,能赔偿多少,就赔偿多少吧。

    “嗨,青山兄地啊!”张婆子坐在蒲团上,狠狠剜了柳小溪一眼,似是嫌她自作主张似的,“这小伤真不碍事,让小溪不要麻烦你来的,你还是来了。”

    “这腿是怎么弄的?”孟青山倒出消毒水,清洗着伤口,一时间刺鼻的味道充满了房间,弥散在满屋子的纸人纸马之间,“我这两日在落星沟下了铁丝套,打算套一只兔子,给孩子解解馋,如果您老是不小心绊到了,赔偿是必须要给的……”

    “呵……”伤口被消毒水一刺激,传来了巨疼,张婆子呲着牙说,“啥铁丝套,我可没看见,也没去过落星沟,我这伤啊,是割竹子的时候,不小心弄的,跟你压根没关系,赔偿更谈不上了!”

    “真的没关系吗?”孟青山心性憨厚,在伤口上倒了些消炎药粉,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乡里乡亲的,不要抹不开面子。”

    “没关系就是没关系。”张婆子疼得咬着牙,“如果真有关系,赔偿还用得着你说,早就找你家要去了!”

    “喔。”孟青山用纱布包扎着伤口,这才放心下来,看来是自己多虑了,“没关系就好,家里也不宽裕的。”

    “嘶……”估计是缠纱布的时候压到了伤口,张婆子倒吸一口气,一张衰老的脸扭曲起来,“那个……抓到兔子了,也送过点了,老婆子我也想吃了。”

    “行。”孟青山包扎完伤口,收拾好了行李箱,“吃清淡些,少肉腥油盐,对伤口有好处。”

    孟凡一直在旁边看着,一语不发,却差点忍不住笑出来,联想到落星沟里的事情,可以确定这张婆子是去落星沟查看了,去看看她的仙师怎么样了,不过,她肯定想不到,她的仙师已经被他收进了乾坤坠的混沌空间里,找肯定是找不到了。

    而张婆子的伤口确定肯定以及一定是铁丝套给弄伤的,可这张婆子却矢口否认,睁眼说瞎说,甘心吃哑巴亏,让他的心中莫名升起一种快感。

    张婆子啊,你也有吃亏的时候呀!

    孟青山没有收医药费,嘱咐了几句,就带着孟凡就告辞了。

    柳小溪道着谢,送了出去。

    屋子里空无一人之后,张婆子的脸色却刷一下子变了,声色俱厉起来。

    “原来那铁丝套是孟青山下的,可害苦了老身!”

    “不过老身已经在那套上下了血咒,孟青山啊,你就等被咒死吧。”

    “还有你那个宝贝儿子,迟早也要弄死,不过死前得问出仙师的下落,怎生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鬼村扎纸人(百度最新章节)  鬼村扎纸人(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