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52.第52章 灯灭魂散

    那魂影极其清晰,就好像是屏风后面站了一个活人。

    张木匠的儿子张春耕,怔怔的看着那道影子,心神恍惚起来。

    那么熟悉的影子,多么熟悉的轮廓,伴随着他长大,为了他又慢慢老去……他一看到那影子,便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跪在了地上,又往屏风前挪移了两步,想要离那个影子更近一些,看得更真切一些,生怕那影子消失了……

    那屏风的上的魂影本来是静止的,听见了他的哭声,开始激烈的抖动起来,用手猛烈的捶打着屏风,像是要捣烂屏风,从阴面钻出来。

    那屏风是蜡纸做成,普通人用一根手指便可破坏掉的,可黑影仅仅是一道魂影,哪有什么力量,阴风吹过,屏风只是发出窸窸窣窣的轻微声响,是完好无损的。

    见影子狰狞躁动,张春耕这个做儿子的心惊不已,不停地说着安慰的话,想让魂影平静下来,若能和他好好说两句话,那就更好不过了。

    父亲临死的时候,已经神志不清,无法和人交流,他守在床前,连半句话都没跟父亲说上,让他这个做儿子的心如刀割。

    “爹啊……你静一静……和儿子再说说话,哪怕……再骂我几句也好……”

    孟凡双手抱在胸前,凝眸看着眼前一幕,眉头微微皱起,这魂影的状态肯定是不对的,怎么如此凄厉,这哪像是招来的幽魂,倒像是招来的厉鬼了,又见了地上的八支蜡烛,有四支烛光微弱,快要熄灭了,开口说道:“坤、巽、离、兑四个方位出了问题,怕是这魂影持续不了多长时间了。”

    张婆子赞许的点了点头:“坤、巽、离、兑为四阴卦,一旦熄灭,魂则消散,这张木匠魂魄缠绕着怨念,对阵法造成了影响,孟凡,这个得你想办法了,要找出张木匠为何如此积怨深重,帮他化解掉才行,否则这场法事将无果而终。”

    她顿了顿又说道:“而且,这怨念也并不是凭空就有的,而是死前就带着的,至死都没有解怨,死后又越积越多,长久下去迟早会化为一只害人的厉鬼,必会惹来麻烦的,到那时候……孟凡啊,恐怕你我之中有一人……不得不出手了!不过老身我年事已高,要动手也是你来。”

    孟凡听了撇了撇嘴,这老婆子可真是无良,拿钱拿的快,推脱也推得快,真是有些八面玲珑了,倒真该向她学习学习了。

    张春耕听了却心神剧震,父亲生前与人为善,待人接物是敦厚朴实的,怎么会变成厉鬼呢?怎么想也是想不明白的。

    望着父亲的兀自挣扎的魂影,他心痛得在滴血,转而给孟凡和张婆子磕起头来:“爹是个好人,你们都知道的,不能死了也不安生的,帮帮他啊……”

    “起来说吧。”孟凡见那四支蜡烛的火苗愈加微弱,而另外四支代表四阳卦的蜡烛却越燃越旺,分明是阴盛阳衰的样子,一把将张春耕从地上拽了起来,“春耕,现在不是你哭的时候,你得想一下张伯死前做了些什么事,有哪件事是让他耿耿于怀,或是……念念不忘的,这些事很重要,很重的,你不能先乱了阵脚,你乱了,你爹的魂就更没救了……”

    “好的……好的……”张春耕眉头拧成了疙瘩,绞尽脑汁想着,突然身体一震,想起来什么似的,开口说道,“我爹临死前说要去县里买些东西,我问他买什么,他却不告诉我,就那么走了,看他的样子还有些……嗯……有些神秘……然后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大晚上了……神智已经不清楚了,之后事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他是遇到了那个红绿灯了。”

    他缓了口气,又说:“我爹他是一大早走的,也不该回来那么晚的,而且也没买什么东西回来,我找过的,什么都没有,是有些不对劲的……就是这些了。”

    孟凡点了点头,闭上眼睛,仰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张木匠有关的事件,一件一件,串珠子似的,串成了一条线……再睁开眼的时候,目光里流露出一抹光芒,仿佛是有所明悟了。

    他举步向外走去,又回过头看了一眼那屏风:“我去找一个人,婆婆,你老人家可得看好了,千万别给吹灯拔蜡了。”

    “别小瞧老人家!”张婆子翻了翻白眼,“只管去你的。”

    孟凡点了点头,走到院中,纵深一跃,身影消失在了黑暗里……院落中的杂草微微摆动着,已然有些发黄的迹象了,这个秋天或许很快就过去了……

    刘二邪刀口舔血的日子过得久了,睡觉前养成了一个习惯,总是习惯将那把砍刀放在枕下,这样他才能睡得着,可是今晚他心烦意乱,怎么也睡不着,手摸着那把砍刀,总觉得会出什么事的样子。

    正在他辗转反侧的时候,一个影子蓦然出现在了屋中,向着他走来:“刘二邪……”

    他猛地将砍刀抽出,从床上翻身而起,猛地拉开了灯,吓得身边的婆娘哇一声尖叫,他自己却是愣住了,看着来人问道:“老……老大……出什么事了?”

    风声在耳边呼啸着,他被孟凡像拎着小鸡仔一样,在村子里极速飞掠着,怀里还抱着一个光灿灿的袋子,有些烫手似的,有好几次都差点滑落下来,嘴里喃喃说着:“我真的是捡来的……”

    孟凡带着刘二邪回来的时候,那蜡烛尚未熄灭,不过也差不多了。

    张婆子脸色煞白,看样子为了维持阵法,耗费了不少精力,见孟凡回来了,松了一口气:“孟凡,这法阵虽为招魂阵,也可以说是困魂阵,魂魄招来后,便被困在屏风之中,若不及时送魂,张木匠魂飞魄散也不是不可能的,你……要快些了!”

    孟凡将刘二邪丢到地上,对着那屏风一指:“二邪,长话短说,态度要……诚恳些。”

    刘二邪抬头看了一眼屏风,饶是孟凡已事先对他讲过事情的原委,此刻看到张木匠的魂影,也不由得毛骨悚然起来,抱着那光灿灿的袋子,跪在了屏风前。

    张木匠的魂影看到那个袋子,突然挣扎的更甚,蜡纸做成的屏风猎猎作响!

    刘二邪强忍着恐惧,将那袋子屏风前推了推,战栗的开口道:“叔哟……东西是我捡到的……是无意的……也不知道是您的,这就还给您……您别生气……千万别生气,千万……别再找我了。”

    想起那个风雨交加的雨夜,他站在孟凡家门口,一扭头就看到一张鬼脸,血流满面的样子,不由得再次心惊肉跳起来,张木匠这是怨恨他啊!

    他双手颤抖,在那光灿灿的袋子上摸索着,打了开来——

    是一件衣服。

    一件崭新的西服。

    很名贵的样子,看来造价不菲。

    那魂影怔怔的看着衣服,慢慢安静了下来,头部望向了张春耕,蓦然开了口:“春耕啊,快穿上啊,爹偷偷给你说了一门亲事……相亲时没件像样的衣服……怎么行哩……”

    张春耕恍然而悟,眼泪像断线的珠子,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含着泪穿上了那件西服,是熨帖的,笔挺的,真的是很好看的……

    “爹啊……”

    张春耕鼻子酸酸的,哭着又跪了下去。

    “跪啥呢,快起来,弄脏了……就不好看了……”

    “嗯……不跪,听爹的。”

    父子两人隔着屏风一句一句聊了起来,孟凡等人在旁安静的看着,不言不语。

    张木匠,孟家庄人,因丢了给儿子买的相亲时用的新衣,不停的在山路上寻找,一直找到了深夜,耽误了回家的时间,遭遇了双煞夺魂灯,命陨!

    此时,物归原主,心愿已了,八烛灯灭,慈父魂消……

    张婆子送走张木匠的魂,心神疲惫,拄拐向外走去:“这种事情可别再老婆子了……闹心!”

    刘二邪也心神恍惚的告了别,魂不守舍的向家中走去,嘴里喃喃说着:“还是路不拾遗的好……”

    孟凡随后也离开了,望了望家中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难明的笑,虽然没有亲口询问,他也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有那么一丝气息,从张木匠的魂影里不经意的散发了出来,那道气息不属于张木匠,分明是属于别人的,而那气息的主人……怕就是这一切鬼事的始作俑者。

    而那气息……他很熟悉。

    此刻,也还不着急摊牌,因为……他也有等的人。

    踩着村子里的小路,他没有回家,而是向小溪家走去,那个可怜的姑娘,怕还是在等待,不知道今夜,她想等的人……会不会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鬼村扎纸人(百度最新章节)  鬼村扎纸人(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