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64.第64章 百尸成腐

    <!--章节内容开始-->    “已经结束了?”

    “怎么可能?!”

    张婆子单腿站立在柳小溪房屋的门口,门口是敞开的,她的视线小心翼翼的望进去,神色顿时奇怪了起来,屋子里面空无一人,很是整齐干净……只有地面上那一道深深的、长长的剑痕,告诉了她,屋子里曾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魄的打斗。

    她又望了望屋外的院子,院子比屋子里可要狼藉多了,因昨日下过雨,地面上印着杂乱的脚印……她认得出那小一些的、穿板鞋的脚印是孟凡的;而那两只大一些的、脚趾尖利的……必定是那鬼物的了。

    除了脚印,还有满地凌乱的剑痕,飞溅的泥土,星星点点的腥臭液体……

    门口附近还丢着一张人皮,是破损的,扭曲的……好像是在那鬼物盛怒之下,被生生撕下来的样子!

    人皮旁边还有点点血迹……

    这里分明经历过一场触目惊心的打斗,而且持续的时间很短,短到她从察觉,再从后院跑过来,就已经结束了……

    人也已经失踪了!

    “有些不对……”

    张婆子缓步走进屋子,眉心拧成了一个鼓起的疙瘩,先在屋内查看了起来,结果越是查看,她的脸色越苍白,呼吸越急促……

    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事情!

    “孟凡……”这个时候,一个女孩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剪刀,握在了胸前,不停的颤抖着,“孟凡……人呢?”

    看到孟凡不在,她的眼眶突然湿了,眼泪快要掉下来的样子。

    张婆子看了一眼小溪,沉声说:“先别哭……孟凡他……”

    “他总是说他很厉害的……”

    女孩哽咽着,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看着那道触目惊心的剑痕,不用想也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心紧紧揪了起来,一开口,终于还是哭了……

    “可是,奶奶啊……他其实不厉害的对吗,他都是吹牛的……他是很笨的……我以前给他讲数学题,一道题讲了好几遍,他还是会跑过来问我,小溪啊,这道题怎么解啊……他真的是太笨,笨到以为自己会解决所有的问题……”

    “小溪!”张婆子的声音肃然了起来,“他没骗你……他的确很厉害!”

    张婆子扶着椅子坐了下来,深深喘了一口气:“奶奶刚才说犯了一个错,是因为突然想到那鬼物吸食了大量的精阳,怕是修为已经远远超过了孟凡,已不是孟凡所能对付得了的了……可眼下看来,那傻小子恐怕之前也是保留了修为的,这道剑痕不是凝灵第二关可以做到的……而且,事情也并不是修为这么简单!”

    张婆子指着柳小溪的床,神色复杂:“奶奶本以为外面的院子才是主战场,可细细看来,这屋子里才是充满了无数杀机……这床,没有一丝凌乱,显然是孟凡没让那鬼物靠近一步……他应该是在床上刺出了一剑,击退了怪物!”

    她又指着床边的一盆绿植:“这盆花移动了些许位置,是因为鬼物后退的时候,危及到了这里,他将鬼物逼走的同时,顺手护住了这盆花……花盆上还有他的指印,你自己来看看!”

    柳小溪压抑着心中的悲伤,看了看床,又看了看那盆花,上面有一道浅浅的指印,含泪点了点头,奶奶推断的应该没错。

    张婆子又指了指身旁的桌子,嘴角略有抖动:“后来,那鬼物退到了桌旁,将手放在了这里,桌上面的一张纸是褶皱的……也就是在这里,他挥出了那惊人的一剑,一剑到底,在地上劈出了这道剑痕……”

    顿了顿,她才说道:“这已经不是用剑的法门了,倒像是以剑做刀,大力劈下,丝毫不顾及自身的破绽,是拼命的路数……那可是桃木剑啊,这么深的剑痕,如此浪费真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桌子上也没什么啊,绝不像是那小子的作风……这里,奶奶有些想不明白!”

    柳小溪却听得泪如雨下,走到桌旁,将那张纸平铺了开来,上面是她随手写下的一首诗……正是他念给她的那首《长干行》!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张婆子瞥了一眼,叹了一口气:“如此拼命,只为了一张破纸……果真是个傻小子!”

    “他……不傻的!”

    一阵沉默……屋子里的气氛有些闷,掺杂着压抑不住的哭泣声……深秋的夜风吹到了屋子里,有些寒冷……柳小溪双手抱着胸,将那张纸贴在了离心脏最近的位置,眼泪扑簌簌的落着,擦完了,又流出来……停不下来的样子……

    外出玩耍的阿福终于回到了家,钻进屋子里,睁着圆圆的眼睛瞅了瞅二人,又跑出去了,瞅着院子里凌乱的脚印,嗅了嗅鼻子,闻到了一丝腥臭……也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心情稍缓一些了,张婆子又开了口,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平和:“不单单是床,是那花盆,是那张破纸……这屋子里的一切摆设,那傻小子都在保护着……分了那么多心,他肯定也是吃了一些亏的,要不然这屋子的状况绝非是眼下这样……完好。只是这么做值得吗……一间破屋子而已……砸了便砸了,没有什么比命更重要的了……”

    尽管语气平和,可说完了,柳小溪却哭得更厉害了。

    或许最真挚的情感,并不是美丽的诗句、动人的誓言,而是……在她看不到的时候,他偷偷为她所做的一切……

    张婆子站了起来,一双枯槁的手轻轻放到了小溪的肩上,一起走到屋外,然后,张婆子指着地上的那张残破的人皮说道:“也就是那一剑,惹怒了那鬼物,迫使鬼物退到了门外,暴怒之下,鬼物将人皮撕了下来……露出了本体,它决定要杀掉那傻小子了!”

    “也就是在这里,傻小子中了招,喷出了血……就是这些呈喷溅状的血迹了。”张婆子指了指地上的血迹,语速快了起来,“到了院子里,那傻小子终于再无顾虑,施展了全力,他的脚印看似凌乱,却是暗合了九宫八卦的步法,步步凶狠,剑剑凌厉,真气激荡,在地上划出道道剑痕,泥土飞溅……倒是那鬼物,脚印杂乱,步法踉跄,频频中剑,流了一地腥臭血液,不敌之下,终还是逃了……那傻小子必定是想斩草除根,追那鬼物去了!”

    “他做这些事情,也仅仅是眨眼间的功夫,我还是有点低估了那傻小子了!”张婆子的目光显得很是敬畏,也有敬佩,继而又有些骄傲,“这傻小子不愧是奶奶的小师弟,够狠够情义,哈哈……”

    言罢,她竟然咧嘴大笑了起来。

    “奶奶!”知道孟凡暂时没事,柳小溪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嗔怪道,“他都喷血了,你还笑……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呢?”

    张婆子停住了笑,蹲到地上,嗅了嗅那腥臭的血液,神色又凝重了起来:“如果没猜错,这是成年腐尸的味道……根据现场的打斗痕迹推断,这腐尸已然具有了相当的修为,但傻小子更厉害,一只腐尸他应该能对付得了,如果追杀顺利,今晚他肯定能回来……”

    “一只……”柳小溪听出了奶奶话中隐含的危机,“这东西……会有很多只吗?”

    张婆子闻言,犹豫了片刻,才惨然一笑:“奶奶不想骗你,腐尸腐尸,百尸成腐……必然不会只有一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鬼村扎纸人(百度最新章节)  鬼村扎纸人(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