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七十四章 不愿

    模模糊糊间,她感觉似是有人在喂自己东西,凭借本能的张开嘴。tqR1

    不知睡了多久,她感觉到有一只微凉的手掌覆盖在自己的额头上,似乎有人在自己的耳边呢喃,“傻丫头,快点好起来啊!”

    等到她终于醒过来,睁开眼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屋内的蜡烛已经点上了,李氏正坐在放置在床边的小榻上。

    她见自己的女儿醒了,伸手取了覆在她额头上的湿手巾,“醒了?身体可还难受?”

    杨谨心摇了摇头,“好多了。”一说话被自己吓了一大跳,此刻她声音沙哑难听如鸭子在叫,她赶紧将嘴巴闭上了。

    李氏忍不住笑道:“不说话也好,嗓子疼不疼?”转而又蹙起眉来,担忧道:“你这脖子上的几道红痕是怎么回事?看上去像是被人掐了的,心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娘?”

    杨谨心赶紧摇了摇头,“娘,不疼,我哪里会有事瞒着您呀。”继而声音里带上了点儿疑惑,“我脖子上有红痕吗?好像是昨天脖子有点痒,便使劲儿抓了几下。”

    李氏一下子就信了,也没多想,但还是道:“心儿,若真有什么事就和娘说,不要一个人压在心里好吗?你这一生病不知道娘这心里有多难受。”

    杨谨心心下暖暖的,“娘,您别担心,我马上就会好起来的。”说到这儿,她突然想起在睡觉的时候似乎有一只男人的大手抚上了自己的额头,想了想还是张口问道:“二哥是不是来过了?”

    李氏‘嗯’了声,“他坐在这儿陪了你大半个时辰才走,还说都怪自己,没有早点赶过去将你救上来,你二哥虽然平日里习惯性对你冷着一张脸,可他心里却是极为疼爱关心你的。”

    杨谨心忍不住微笑道:“娘,我明白的。”她在被窝里动了两下,“娘,我想洗个澡,出了一身的汗,身上黏糊糊的。”

    李氏伸手摸了下她的额头,见已经烧的不那么厉害了便点头同意了,“我出去叫人备好水,你再躺会儿。”

    杨谨心‘嗯’了声,待李氏走后手便伸到枕头下摸了摸,这一模眉头便渐渐蹙了起来,她昨天睡觉前明明将那断成两截的玉簪放进去了,现下怎么没了?

    她用手半撑起身子,拿开枕头,瞪大眼看了又看,连个玉簪的影子都没见着。

    她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难道是……,待李氏带着梅香重新入了内,她不死心的问道:“娘,你有没有瞧见我枕头下的玉簪?”

    见李氏疑惑的看着自己,继而摇了摇头,杨谨心的心立时沉了下去,这么说来那男人真的来过了,那到底是昨天后半夜来的还是今日来的?她只觉头又开始疼了。

    李氏见她脸色有些难看,走过来抬手点了下她的额头,又心疼又好笑,“不就是一根簪子吗?没了就没了,再买就是,你也别想太多,要不明日问问你二哥,说不定是被他拿去了。”

    杨谨心只好点了点头,却可以肯定那玉簪绝不是被二哥给拿走的。

    翌日,杨谨心的烧才算是彻底退了下去。

    傍晚,她躺在软塌上看话本,忽听门外传来脚步声,她撩起眼里看了眼,见是二哥便又收回了目光,用公鸭嗓唤了声,“二哥。”

    杨继宸‘嗯’了声,走上前便将话本儿从她手里给抽走了,随即手摸上她的额头,点了点头,“退烧了就好。”

    杨谨心坐起身去够被拿走的话本儿,她正看到精彩处呢,现下二哥将书给抽走了,她这心里就像有猫爪子在挠一样,折磨得很。

    杨继宸抬手直接将话本给扔到了不远处的桌上,脸沉了下来,严肃道:“给我坐好了,话本明天再看,你先与我说说你脖子上的掐痕是怎么来的?可别和我说是你自己抓的。”说到这,他顿了下,脸色越发阴沉,“莫非是那男人所为?那男人昨日来过了?”

    杨谨心心想那男人昨日确实是来过了,可这脖子上的掐痕却不是他所为,想罢她便乖乖将昨晚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讲完后才道:“二哥,你说那在暗处救了我的人是谁啊?还有,那陈府的少年为何要等到两年后才想着要来杀我,哎,我以后还是少出门的好。”

    杨继宸听完后眉头皱了皱,他紧紧的盯着杨谨心,直到杨谨心误以为是自己脸上有脏东西想要抬手去擦的时候,他才重新开了口,语气有点凝重,“你……不记得以前的事儿了?”

    杨谨心眨了眨眼,忍不住抬手抓了抓头发,无奈道:“两年前的事不知为何记不大清了。”

    杨继宸眉头皱的越发紧了,最后忍不住叹了口气,寻了个凳子坐下后才道:“想不到你连陈家人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在那件事发生以前,你与陈府的那位少爷关系还算不错,他是陈府嫡小姐的亲弟弟,名为陈长风,两年多以前随大哥一起去了边关,但你既然说昨晚瞧见他了,那便说明……”

    杨谨心与他双目相对,自动接上了他的话,“大哥也要回来了?或者说,大哥已经回来了?”

    杨继宸点了点头,“但也不一定,他前阵子给我写过一封信,信上并不曾提及要回来。”

    杨谨心‘哦’了声,“我知道,大哥不愿意回来,因为府上有我。”

    听了这话,杨继宸心下不由得一痛,“也怪我。”

    杨谨心看向屋门口,抱着膝盖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二哥,你不怕我方才说的都是假话,是我污蔑陷害四妹?”

    杨继宸抿了抿唇,“我信你。”

    杨谨心转过头来看他,眼里不知为何已有了泪,“二哥,你说这一生,大哥还有可能原谅我吗?”

    杨继宸没说话,就算是安慰,他都说不出假话来,大哥的性子看似温润,但其实比任何一个人都固执,从他当年一气之下离开家就可以看出来,他是真的对三妹恨急也失望透底,才会连一句指责的话都不愿多说。

    杨谨心将头重新转了回来,将脸埋了起来,过得好半响才抬起头来,眼里已不见了泪花,“二哥,今晚留在我这里陪我用饭吧。”

    杨继宸应了,“好,你也别多想,用完晚饭就早点休息。”

    杨谨心‘嗯’了声。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直到第六日,杨谨心的病才算是好的差不多了!

    这几日她也慢慢想通一件事,还是要放宽心,人这一辈子才能活得开心。大哥的事也好,那男人的事也罢,该来的等来了再说。

    在她生病的期间,杨谨依一次都不曾出现过,这让她有些小小的意外,毕竟像杨谨依那种一贯会装的人,就算自己和她撕破了脸皮,但她还是会做出一个她是善良大度妹妹的假象。

    杨谨心躺在软塌上挺尸,瞧见梅香喜滋滋的走了进来,她挑了挑眉,故意问道:“什么事儿这么高兴?难不成是有了心上人?要是真有了可要记得告诉小姐我,我会为你做主的。”

    梅香被她这不正经的话说的脸都红了,跺了跺脚,“小姐,你胡说什么呢,是四小姐刚刚过来了,被守在院门口的下人给赶回去了,我看见了觉得特解气。”说到这,她眉头已扬了起来,“小姐,你不知道,你生病的这几天四小姐来了好几趟,但都被二少爷派过来守在院门口的下人给毫不留情的挡回去了。”

    杨谨心挑了挑眉,干脆坐起身来,那些下人之所以敢拦着杨谨依,不让她进来,定然是二哥先前吩咐过了,想到这儿,她心里头忍不住有点美。

    翌日用过早饭,杨谨心带着梅香出了院子,在后院小路上散步,走了没多久便遇上了迎面走来的杨谨依。

    杨谨心挑了挑眉,也没躲,直接就走了过去,她远远的就瞧见杨谨依手里还拎着个食盒,再看这方向,不用猜就知道她是专程来寻自己的。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生病那几日躲了个清净已是不错。

    待走到近前,杨谨依才开了口,“三姐,身体可好些了?”

    杨谨心点了点头,“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杨谨依笑道:“我特意为三姐熬了冰糖雪梨,三姐喝一喝吧,嗓子会舒服点。”

    杨谨心笑眯眯道:“有劳了。”她侧开身子让站在自己身后的梅香上前接过食盒,等梅香把食盒拿到手后,转身便准备回去。

    杨谨依脸上的笑容僵了僵,赶紧疾走几步跟了上去,“三姐,你可知我前几日收到了大哥写给我的信?”

    杨谨心脚下步伐一顿,眼神黯了黯,只淡淡的‘哦’了声,没接她的话,反正自己接不接她都会继续说下去。

    原来她这几日总想着来寻自己是为了炫耀这件事。

    杨谨依咬了咬唇,有些失望和不甘心,故意问道:“三姐,不知大哥可有写信给你?”

    杨谨心蓦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写了又如何,没写又能如何?要说快说,不想说就赶紧给我滚,当真是碍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王溺宠俏王妃(百度最新章节)  邪王溺宠俏王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