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九十二章 无意

    梅香赶紧连‘呸’三声,原本还有些害怕,此刻害怕却被愤怒和想要维护自家小姐的心给压了下去,她怒声道:“你胡说什么呢!我家小姐好着呢,乱说可是要烂嘴的!”

    少年嗤笑一声,“我还以为是报应到了呢,毕竟她可是逼死了我的姐姐,我真是恨不得她身患不治之症,直接死了得了。”

    梅香怒瞪着他,即将要说出口的话却因他说是自家小姐逼死了他的姐姐而卡在了嗓子眼里,心下几乎是立时就猜到了面前的少年是谁。

    她狠狠瞪了他一眼,偏头对那大夫道:“大夫,我们走吧。”

    老大夫点了点头。

    陈长风却不准备就这么轻易放他们离开,伸手拦住道:“你家小姐到底怎么了?”

    梅香只要一想起小姐这几日不光遭了那么大的罪,还被大少爷伤透了心,心下就揪紧、难受的厉害,她深吸一口气,看向面前的少年,道:“陈少爷,我家小姐现在很不好,她病了,现在你听了可是满意了?请你让开,奴婢现在要带大夫回去给我家小姐治病。”

    陈长风愣了下,原本是该高兴的,可不知为何心里头突然就猛地一疼。

    梅香带着大夫绕过他上了杨国侯府的马车,陈长风在原地愣了片刻,翻身跃上一匹马,跟了上去。

    他倒是要看看那毒妇到底得了什么病!是不是真要死了!要是真要死了也是活该,在两年前她就该和自己的姐姐一起去了!tqR1

    梅香带着大夫急匆匆的进了兰心院,老大夫替杨谨心诊断完后,面色凝重道:“今日是不是开口说了很多话?且情绪极不稳定?”

    杨谨心见老大夫语气严厉,立刻心虚的摇了摇头,刚准备开口说没有,老大夫便怒斥一声,“还不给我闭嘴,嗓子真不想要了吗?”

    杨谨心脖子一缩,看向梅香,眼里带上了求救的神色,现在的大夫都这么可怕吗?

    老大夫一边写药方一边没好气道:“七天内不许再开口说半个字,不然别再来我们回春堂,你这样的病人我们回春堂治不了,明白吗?”

    杨谨心赶紧点了点头,并对他讨好的笑了笑,表示自己知道了。

    老大夫哼了声,这才背着药箱站起身,对梅香道:“立刻煎药给你家小姐喝,还有,别再让她开口说话。”

    梅香点了点头,赶紧取了银子递过去。

    老大夫摆了摆手,“不必,今日老夫心情好,不收诊治的费用。”

    杨谨心:“……”你刚才那火冒三丈到胡子都快烧起来的模样可不像是心情好呀,但她明智的什么都没问。

    梅香亲自送老大夫出府。

    出了杨国侯府,老大夫刚准备上马车回回春堂便被一个少年给拦了下来。

    老大夫皱了皱眉,“你不是方才那个小子,拦着我作甚?要请大夫就去回春堂请。”

    陈长风盯着他看了片刻才道:“那杨三小姐生得是什么病?”

    老大夫皱起眉来,心下忽然开始警惕起来,难不成这小子对那小丫头有意,不行,少主子现在不在京城,他得替少主子防着点。

    想罢,他道:“无可奉告。”言罢,便直接上了马车。

    陈长风:“……”眼见马车渐渐远去,他转身抬头看向杨国侯府的牌匾,想了想还是上前道:“我是陈府的陈长风,想求见你们府上的大少爷。”

    杨国侯府的下人除却新来的,都对这个‘陈’姓极为敏感。

    守门的两个小厮相互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试探道:“敢问你可是陈府的二少爷,你上头原本还有个姐姐?”

    陈长风皱了皱眉,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小厮赶紧道:“陈少爷请进。”

    当年发生了那件事后,老爷就对府上的人下过命令,陈府无论谁找上门,都不准拦着,毕竟是他们杨国侯府对陈府亏欠太多。

    那小厮原想领着陈长风去大少爷的院子,不想陈长风摆了摆手,“我认得路,自己去就行。”

    守门的小厮犹豫了下,便点了头。

    陈长风入了内,并不曾去杨继修所住的竹修院,而是直接去了后院,他武功不低,直到来到兰心院院门口,也不曾让一个丫鬟发现。

    站在兰心院院门口,他心绪顿时变得有些复杂。

    他为什么要过来?对,一定是想看看那毒妇究竟病成什么样了,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死。

    进了兰心院,翻身上了屋顶,掀开瓦片,往屋内看去,发现杨谨心正好端端的坐在桌前,手里正捧着本书册在看。

    他一下子就气炸了!不是说病了吗?这像有病的样子吗?他看她起色好得很!

    心里虽这么想着,人却不曾立刻离开,而是依旧看着杨谨心。

    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对杨谨心到底报以何种感情,但大抵是深入骨髓的恨意吧。

    杨谨心看了会儿书册,觉得有些乏了。

    梅香端了煎好的药进来,“小姐,喝完药你便去睡吧,在睡前,可要沐浴一番?”

    杨谨心点了点头,鼻尖闻见那苦涩的药味不由得蹙紧了眉头,但这药却是不能不喝,她捏住鼻子几乎是一口气硬是将药给灌了下去。

    喝完后才长长的出了口气,梅香见了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奴婢吩咐她们送热水进来。”

    杨谨心点了点头。

    屋顶上,陈长风的视线一直盯在那药碗上,原来她真的病了,方才因她低着头不曾注意,现在才发现她右脸竟然肿着。

    放在身侧的拳头无意识捏紧,心里又是痛快又是难过。

    等到丫鬟们送了热水进来,倒进浴桶里陈长风才回过神来,他赶紧将瓦片合上。

    杨谨心耳朵一动,抬头看向屋顶,蹙了蹙眉,继而失笑一声,估计是哪里来的鸟雀停留在了屋顶上吧,看来有些瓦片松动,需要重新加固一下了。

    她沐浴一贯不习惯有人在一旁伺候,不用她吩咐屋内的丫鬟便全都退了出去。

    脱下衣服入了浴桶,泡在热水里,她的眉不自觉的舒展开,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

    就再她放松之际,忽然听门外响起一个丫鬟的尖叫声,“啊,哪里来的登徒子,快,快抓住他。”

    陈长风:“……”他盖上瓦片后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想等着从屋内出来的这些丫鬟先离开,去做各自的事后再悄无声息的离开。

    哪想,竟有一个丫鬟走了没多远,忽然抬头向屋顶看来。

    这下,就是想躲都没地方躲。

    他只觉脸烧得离开,抬手直接撕下袍子的一角,挡住脸从屋顶跃下便往外跑。

    那些丫鬟哪里跑得过他,很快便被他逃走了。

    几乎是所有的丫鬟都不曾看清他的长相,但梅香今日却是不久前刚见过他,虽不曾看见他的全貌,但从他露出的半张脸以及背影来看,她却觉得熟悉至极,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想了片刻,她抬手一拍脑门,原来是他。

    他来这里做什么,小姐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想罢,她赶紧推开门就进了屋,“小姐,您没事吧?”

    杨谨心听见梅香的声音,抬手拍了三下水,表示我没事。

    可梅香却理解不了,走进来看见自家小姐还泡在浴桶里,才放下心来。

    不用杨谨心开口问,她已开口说起方才的事儿,“小姐,奴婢今日去回春堂请大夫的时候被陈府的少爷拦住了去路,方才在院内的登徒子奴婢看着有点像他,小姐,幸好你没事,要不还是让秦八、秦九回来,继续守着院子吧?”

    杨谨心挑了挑眉,陈府的少爷,莫非是陈长风,他来做什么?一想到他,她就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有点凉。

    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梅香便不再多言,出了屋子。

    陈长风将追着他跑的人全甩了才算是松了口气,他靠在假山后面,将布扯开,喘了口气。

    刚准备出去,便听有几道轻巧的脚步声向这边走来,他略一思索,便将身子往假山内藏了藏。

    脚步声越靠越近,继而停下。

    他等了片刻,便听一道柔软的女音响起,“这几日我二哥好像在查之前那件事,你让你哥哥最近出行小心点,若是能出去,就暂时先出去避一段时间,等此事过去了再回来。”

    紫鸢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道:“小姐,我哥哥欠的那些银子……”

    杨谨依蹙起眉来,不悦道:“他又去赌了?呵,你们兄妹两是不是真当我这里是提银子的库房啊?”

    紫鸢赶紧跪了下来,“奴婢……奴婢不敢,但这几日赌场那边追债追的紧,说是在三日内还看不见银子,就要剁了我哥哥的手,求小姐救救我哥哥吧。”

    杨谨依冷声道:“剁了岂不是更好,照他这么赌下去,就算有再多的手指头也得被剁没!”

    紫鸢赶紧磕了个头,“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哥哥吧,只要还了这次的赌债,奴婢一定好好劝说哥哥,让他不再赌了,日后哥哥定然对小姐更为忠心。”

    杨谨依冷笑一声,最终还是缓了语气道:“好了好了,起来吧,念在你跟了我这几年的份上,以及你哥哥确实帮我办了不少事儿,说吧,多少两银子?”她暂时还得留着这兄妹两,毕竟还有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王溺宠俏王妃(百度最新章节)  邪王溺宠俏王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