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九十七章 他的要求

    信烧掉后,杨谨心便没再将这事放在心上。

    翌日是休沐日,杨继宸过来看她,“脸还疼不疼了?”

    杨谨心摇了摇头,在纸上写道:‘不疼,我故意留在脸上给爹看的。’

    杨继宸听了忍不住失笑,又有点心疼,“我已经从娘那里得知了整件事情的经过,这几日,我让秦九在外面帮我找住处,已经找好了,等里面布置妥当便可搬进去住,你可愿与二哥一起搬过去?”

    只一想,杨谨心便知晓二哥这房子怕是专程为自己找的,她笑着点了点头,搬出去住自然是好的,只是,她写道:‘这事,你可与爹娘提过了?’只是,她有些舍不得娘亲。

    杨继宸摇了摇头,“还不曾。”顿了下,他又道:“之前的事,怕是真与四妹无关。”

    杨谨心挑了挑眉,写道:‘什么都没查到?’

    杨继宸‘嗯’了声,疼惜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暂时还没有,不过你被劫这事确实有很大的蹊跷,二哥还会派人继续查下去。”

    杨谨心点了点头,不知为何,昨日那已被烧毁的信上的内容又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难道陈长风真的知道些什么?她有些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去见他呢!

    杨继宸在兰心院用完午饭,又坐了小片刻才准备离开,离开前,他忽然忆起一件事,严肃道:“那男人可曾再来过?”

    他不提这事,杨谨心倒要忘了,想了想,她在纸上写道:‘来过一次,他留了个纸条给我,说他已经有了心上人,不会再来纠缠我。’

    那个男人就是齐景霄啊!一想到齐景霄,杨谨心就觉得头有点疼,那被他不知用什么法子修好的玉簪还躺在盒子里,她是万万不敢再拿出来戴了!

    上次留了张纸条给她,也不知他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她心下总有种预感,等他一回来,定然立刻会过来寻自己要答复,心下忍不住祈祷,那位大爷还是越晚回来越好。

    杨继宸皱了皱眉,思索片刻,忽然道:“心儿,你不会是在骗你二哥吧?”

    杨谨心赶紧摇了摇头,一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诚恳无辜至极。

    杨继宸抬手狠狠将她的脑袋揉了一通,离开前不忘叮嘱道:“莫要自己做什么危险的事,有事过不去记得来寻我,知道吗?”

    杨谨心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杨继宸这才离开,但心下到底还是放心不下,准备回去后便让秦九过来继续守在院门口。

    杨谨依挨了一顿打,在床上躺了四五天才终于得以下床,期间除却荆姨娘过来看过她之外,父亲和大哥竟然都不曾来过。

    原本清醒后听紫鸢说是大哥亲自将自己送回来时,她心下还极为高兴,但四天过去后,心里的欢喜早就磨灭了,只剩下怨恨和怒意。

    她将紫鸢叫到床榻边,“我之前与你说过的事,你可与你哥哥说了?”

    紫鸢点了点头,“都说了。”

    杨谨依眯了眯眼,“你哥哥怎么说?”

    紫鸢半矮下身子,“我哥哥说,他愿意为小姐做事。”顿了下,又道:“只是……只是我哥哥还有个要求。”

    杨谨依心下冷笑,就知道她哥哥是个得寸进尺、不知好歹的东西,“说吧,什么要求?”

    紫鸢道:“我哥哥说,他一共想要八百两银子。”

    杨谨依一听这话不由得冷笑一声,“你哥哥当真以为除了他之外就没人可帮我做这事了吗?”

    紫鸢赶紧道:“不敢。”

    杨谨依偏头看着她,片刻后终于道:“八百两就八百两,但这事你需得让你哥哥帮我办妥当了。”心下却动了杀意,这兄妹两知晓自己太多的秘密,下次还是寻个机会将他们处理掉为妙。

    回春堂的那名老大夫在上次来过一趟后,七日后又主动过来了一趟,他查看了下杨谨心现下嗓子的情况,让她简单的发了几个音,点了点头,道:“这几天养的还不错。”

    杨谨心赶紧提笔写道:‘那日后我是不是可以开口说话了?’

    老大夫看了一眼她写的东西,忽然冷哼一声。

    杨谨心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多喝水,少说话,药继续服用,七天后老夫还会再过来。”言罢,背起药箱便离开了。

    杨谨心眨了眨眼,老大夫这意思是她可以开口吧?

    这几日她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去见陈长风一趟,二哥那边暂时还没查出什么线索,万一陈长风真的知晓什么事呢!

    到时候去清茶茶楼,寻个外间、靠窗的桌子坐下,不怕陈长风敢对自己做什么。

    既然那老大夫说自己可以开口说话,那自然比写字和陈长风对话方便许多。

    两天后,杨谨心带着梅香和秦九出了府。

    她刚到达清茶茶楼门口,一个黑衣小厮便行至她跟前,恭敬道:“杨三小姐,您来了,我家主子已在二楼雅间等着您了,请您跟奴才上楼。”

    杨谨心直接道:“让你家主子下来。”一边说一边踏了进去,寻了张空桌子就走了过去,窗边的桌子已经被人给占了。

    那小厮愣了下,没说什么,赶紧上了楼。

    店小二过来上个茶的功夫,便有一个英俊少年行至杨谨心的跟前,杨谨心抬眸一看,脑海里迅速出现了极多的画面,塞得她有些头晕,片刻后,她才对那少年笑了笑,“陈少爷,请坐。”她声音放得很低,也说不得太高,还有些沙哑。

    陈长风直接在她旁边坐了下来,两个合着一个桌角,离得极近。

    杨谨心有些诧异,不过诧异过后便释然了,毕竟在她的记忆里,在静书姐没有出事前,自己与这家伙的关系还是极好的。

    只不过,一想到上次自己差点被他给杀了,脖子便觉得有点凉,心下也有些防备。

    陈长风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茶才道:“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杨谨心被一言道破自己的心思,轻咳一声,“我是你的仇人,你想要杀了我,我自然也不会傻到往你跟前凑。”顿了下,她又道:“你真的知晓我被劫的幕后真相?”

    陈长风‘嗯’了声,却不曾回答,只看向她,逼问道:“你当年为何要那样做?我姐姐可有做过一件对不住你的事?”声音里带上了痛苦之意。

    杨谨心眼神闪了闪,不知自己该如何回答才好,她心里也很郁闷,毕竟她也想知道为何自己会逼死静书姐,偏偏想破了脑袋还是一点都想不起来。

    “我不知道,当年的事……我是真的不记得了。”

    陈长风不由得冷笑一声,声音里带着讥讽,“不知道?不记得?呵,还真是为你自己脱罪的好借口!”tqR1

    杨谨心没法反驳,只能好声好气道:“我被劫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请你告诉我。”

    陈长风偏过身子看着她,忽然凑过去,顷刻间,二人离得极近,鼻尖几乎撞在一起。

    杨谨心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蹙起眉来,警惕道:“你做什么?”

    陈长风又坐直了,“怕什么?你选在外间和我说话,不就是怕我对你下狠手吗?”

    杨谨心抬手摸了摸鼻子,没否认。

    陈长风继续道:“我可以将你被劫的事实真相告诉你,但你需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杨谨心挑了挑眉,“你说。”

    陈长风转头看向她,极认真道:“和我成亲。”

    杨谨心:“……”她没忍住抬手挖了挖耳朵,“你说什么?”

    陈长风又重复了一遍,“与我成亲。”

    这下,不光是杨谨心脸色古怪,就连站在二人身后的三人都脸色古怪起来。

    杨谨心心下震惊至极,她想不明白,自己可是他的杀姐仇人,他竟然提出要娶自己,到底是她理解不了现在这个世界,还是这家伙脑子坏了,过得半响,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为什么?”

    陈长风讥讽道:“你问我为什么?我要你在嫁给我之后每日都去我姐姐的牌位前跪拜,忏悔自己的过错。”

    杨谨心嘴角抽了两下,“陈长风,你……,我想说,就算为了你姐姐,你也不用将自己搭进去啊,娶了我你就不痛苦吗?而且你家里人怕也不会同意。”

    不过若是陈长风真的铁了心要娶自己,以她家亏欠陈府的情况来看,爹娘怕是不会拒绝,想到这儿,她脑海里下意识蹦出一个人来,赶紧抬手拍了下脑门,将这人影给打散了!

    自己为何要想到他?她又不喜欢他,等他这次回来,自己就会直接拒绝他。

    陈长风紧紧盯着她,“你竟然问我痛不痛苦?”说到这,他忽然抬手抓住了杨谨心的手,就往自己胸膛上砸。

    杨谨心被吓了一大跳,手赶紧往回缩,可被他抓的死死的,根本挣脱不开。

    梅香瞪大眼,极力压低声音呵斥道:“你……你个登徒子,快放开我家小姐。”但她又不敢伸手去掰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怕动作太大引起周围人的注意,让小姐的名声受损。

    杨谨心被陈长风拉着往他胸膛上狠狠砸了好几下,陈长风才放开她,痛苦又讥讽道:“我这里从两年多以前就开始疼,一开始疼得夜夜不能寐,娶你的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王溺宠俏王妃(百度最新章节)  邪王溺宠俏王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