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掌嘴

    梅香乖乖的点了头,“少爷,您放心吧。”

    杨继宸如何能放心,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待会儿让秦九过来守着,若是齐景霄真的过来了,怕是十个梅香都拦不住。

    哎,妹妹大了,哥哥操心的事就是多了。

    在山上一住就是半个月,期间,李氏带着桃红来过,她早就从杨继宸的口中得知了一切,在家里时已掉了不少眼泪,在心里将杨谨依骂了百遍千遍。

    不要说李氏不会放过她,就是杨军都不会,就算杨谨依说是为了陈静书才会如此对杨谨心,可毕竟那陈静书是个外人,因为一个外人要害死自己的至亲,杨军气的差点直接冲上山打死那个孽障!

    但他身上压着的事实在太多,抽不开身,且家丑不可外扬,此事除了山上的那几个人外,暂时还没有传出去。

    但府里的荆姨娘就没那么好过了,直接被杨军撤了姨娘的头衔,沦为了府里的奴婢,还是最下等,专门给下人洗衣服的奴婢,再被贬为奴婢之前,自是被李氏狠狠罚了一通,脸上、身上全是淤青。

    府内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少之又少,不知道的也不敢为荆姨娘求情,且府上年纪大一点的奴才都知道荆姨娘是如何爬上去的,打心眼里瞧不上她,现下她又沦为了最下等的奴才,自是有不少人故意想要整她,因此几乎每日天一亮就要爬起来洗衣服,洗不完还不能吃饭。

    荆姨娘哪里受过这等委屈,心里憋着气,只等女儿回来为自己报仇。

    李氏上了山,刚和杨谨心说了两句话眼泪便掉了下来,杨谨心愣了下,赶紧取出帕子为李氏擦脸,无奈道:“娘,您哭什么呀,女儿的脚现在已经不疼了,等再过一阵子就能下地走路了。”其实哪有那么容易好,还是挺疼的,但她舍不得娘为自己担心。

    李氏也知道自己在女儿面前哭不好,这样只会让女儿更担心,让贱人更得意,她赶紧擦干眼泪,勉强笑道:“娘不哭。”

    杨谨心收起帕子,想了想道:“娘,现在后山的桃花开的正旺,你要不要去看看?可好看了。”

    自从见到女儿后,李氏的情绪便有些控制不住,未免说两句话再掉眼泪让女儿跟着伤心,她点了点头,“好,娘先去看看桃花,顺便摘几支过来给你插在房中。”

    杨谨心笑着点了点头,“梅香,你认得路,带娘过去。”

    梅香应了声‘是。’

    待李氏从屋内出来后,脸上的笑意顷刻间消失不见,也没有立刻去后山,而是沉着脸道:“杨谨依那贱蹄子住在哪里?”

    梅香抬手一指,“就是那一间。”

    李氏冷声道:“走,去看看。”

    梅香和桃红点了点头。

    到了屋门口,桃红直接伸手将屋门推开。

    杨谨依听到外面的动静,还以为是大哥过来看自己了,脸上的笑容还没完全绽开便僵在了脸上,声音有点颤,“夫人,您来了。”手一下子揪紧了衣服。

    李氏冷笑一声,“我可担不起你这一声叫!”边说边走了进来,桃红和梅香跟了进来,不用她吩咐,桃红已将门关上了,并从里间给拴住了。

    杨谨依见了,连身体都开始抖了,大哥去了哪儿,大哥快回来。

    却不知,李氏在上山之前,让杨继宸提前带了话给杨谨心,说好自己什么时候会来看她。

    杨谨心也知道以李氏疼自己的程度,来看自己的同时定然会好好教训一顿杨谨依,可若是有大哥在的话此事就麻烦了,指不定娘还会被大哥气哭,所以稳妥起见,她让二哥暂时别将娘亲什么时候上山的事告诉大哥,且在娘亲上山的这一日,让二哥拿两壶酒去寻大哥喝,并且事先在酒里下好迷药,如此一来,杨谨依就算是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她!

    眼见着李氏越走越近,杨谨依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她忍不住往床榻里面挪了挪,“你……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几乎是叫起来。

    李氏冷笑一声,也不废话,直接道:“桃红,梅香,将她给我从床上拖下来。”顿了下,蹙着眉又道:“掌嘴前记得将她的嘴巴给我堵起来,不要妨碍我女儿看书、休息。”

    桃红和梅香应了声‘是’,二人直接上前将杨谨依从床上拖了下来。

    杨谨依一边摇头一边尖声道:“你们不能这样,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夫人,你若真这么对我,大哥是不会原谅你的。”

    李氏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忍不住笑出声来,她并不知晓大儿子被下了迷药,现下正睡着的事,更何况,她觉得就算大儿子站在这里,也绝不会阻止自己教训这个贱蹄子,“我大儿子不会原谅我?呵!笑话!将她的嘴给我堵上。”

    桃红让梅香按住杨谨依,直接脱下她脚下的袜子,塞进了她嘴里。

    杨谨依闭紧嘴巴,咬紧牙齿,不停的摇头,但最终还是被袜子堵住了嘴,她眼泪直掉,不知是被袜子熏的还是因为害怕。

    李氏走到桌旁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脸上带上了点笑意,“开始吧。”

    一时间,屋内只听见‘啪啪啪’的声响,直到杨谨依的脸肿的不能看了,人已经差不多晕过去时,她才道:“停。”

    桃红和梅香住了手,任由杨谨依摔在地上。

    李氏走上前来,踢了她一脚,厌恶道:“扔床上,我们走。”

    桃红和梅香点了点头,将杨谨依直接扔到床上,背部撞在床板上,伤口迸开,渗出血来。

    李氏走出这间屋子时才觉得整个人好受许多,但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差点死在那贱蹄子的手里,心下的恨意就止不住的往外冒,她真想直接弄死她!

    后来,李氏捧着桃枝进了屋的时候,杨谨心发现娘的情绪好了不少,心里大概有了数,约莫娘在去后山之前已经先去了杨谨依那边一趟。

    她看向梅香,便见梅香朝自己点了点头。

    李氏将桃枝插在了桌上的花瓶里,“娘今晚留下来陪你。”

    杨谨心笑着点了点头,“好啊。”

    等杨继修醒来时已是到了傍晚,他酒量虽然不大,但也不至于喝一小坛就醉,几乎是立刻,他就意识到了不妙。

    赶紧起身出了屋子,赶到了杨谨依的屋门口,抬手敲了两下,“四妹,醒着吗?”

    很快,屋内便发出了哭泣声,“大哥,你快进来。”

    杨继修脸色一沉,打开屋门走了进去,当看见躺在床上、已经看不清原来样貌的杨谨依时,忍不住被吓了一跳,继而大步走上前来,“这是怎么回事?是杨谨心做的?”

    杨谨依咬了咬唇,一边哭一边道:“不……不是,是夫人。”

    杨继修的心猛地往下一沉,娘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转身便要往外走,杨谨依立刻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袖,“大哥,能不能帮我寻点药来,还有,我后背的伤口好像全部裂开了。”

    不用照镜子,她就知晓自己此刻的模样一定难看至极,所以有人送午饭过来时,她硬是没让那送饭的和尚进来,她也要脸,不想让人看到她此刻的丑态,也因为一直煎熬到现在。

    杨继修拧起眉来,偏头看她,“我先去替你找大师过来。”

    杨谨依赶紧摇了摇头,“不,我不要。”

    杨继修皱眉道:“不行,难道你真的不想要你这张脸了吗?还有你这后背的伤,必须要处理。”

    杨谨依咬了咬唇,终究是慢慢的松开了手,心下则是恨极了杨谨心母女。

    杨继修将大师请过来后便直接去了杨谨心那里,到那的时候,便见娘亲和二弟都在,三人不知在说什么,脸上都带着笑意。

    他走进屋后除却丫鬟向他行了礼,也没人理他,他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走到李氏跟前,恭敬的唤了声,“娘。”

    李氏理都没理。

    杨继修深吸一口气,又唤了一声。

    李氏这才抬眸瞥了他一眼,冷笑一声,“原来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娘亲啊!我还以为你的娘亲是荆姨娘呢!”

    杨继修抿了抿唇,“娘,你这说的叫什么话。”tqR1

    李氏喝了口茶,反问道:“我说的难道有错吗?”言罢,忽然将茶杯重重放回桌上,发出‘砰’的一声响,“是不是要心儿真的死了,你才会甘心,才会满意?”

    杨继修眉头皱得死紧,没说话。

    李氏气的直接拿起茶杯就要向他砸过去,杨谨心抬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娘,算了,别为了我气坏了身子,我现在不好好的活着吗?”

    李氏忍不住叹了口气,将茶杯重新放了下来,“你啊。”这一瞬间,李氏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罢了,这个家其实早就散了,等你回去后,什么时候想和你二哥搬出去都可,娘会过去看你的。”

    杨谨心眼睛亮了下,“爹同意了?”

    李氏点了点头,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是啊,同意了。”不同意又能如何!难道真要让他们亲兄妹之间互相残杀吗?

    杨谨心忍不住‘嘿嘿’笑了声,“谢谢娘。”

    李氏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才又看向杨继修,“你过来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王溺宠俏王妃(百度最新章节)  邪王溺宠俏王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