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反打

    很快,司雪涵便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宫女映画。

    武帝脸上立时展开笑容,声音慈爱,“小六儿,你怎么来了?快到父皇身边来给父皇看看。”

    司雪涵却没有同往日一般直接奔到她父皇的怀里,而是走到殿中央,直接跪了下来,“父皇,儿臣是为了姐……谨心姐姐一事来的。”

    武帝赶紧冲顺德使了个眼色,顺德赶紧过去将小祖宗从地上扶了起来,能在皇上身边当差的哪个不是有眼力劲儿的,已有小太监去搬了椅子过来。

    司雪涵却不肯起来,“父皇,儿臣还没说完呢。”

    德顺看向武帝,武帝摆了摆手,好笑道:“好好好,你继续说,父皇听着呢。”

    司雪涵蹙了蹙眉,不知道该如何说才能将此事解释清楚,“父皇,儿臣能让映画代我说吗?”

    武帝点了点头,笑眯眯道:“可以。”吩咐德顺道:“将小六儿扶到椅子上坐下。”

    德顺点了点头,司雪涵这才起了身,到椅子上坐好。

    陈妃原本还气定神闲,现下却忽然有些紧张起来,心下有了不详的预感。

    映画跪在大殿上,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解释了一遍,“杨三小姐的两个丫鬟从永陈殿出来后便将这血色玉镯给杨三小姐瞧了,说是陈妃娘娘给的,怕杨三小姐不肯收,才让宫女偷偷塞给她们,杨三小姐见了,依旧不肯收,刚准备退还回去,她身边的丫鬟又说那宫女姐姐说若杨三小姐不肯将之收下,到时候她一定会被陈妃娘娘责罚,六公主便让奴婢先收着,打算等见到了皇上您,再将这血色玉镯交到您手上。”

    她只是叙述了事情经过,并没有为杨谨心多说一句话,说完后便将血色玉镯从怀里掏了出来,上面依旧用帕子包着。

    陈妃脸色蓦地变得惨白如纸,她赶紧道:“不……不是的,定然是她们偷了之后又担心被我发现,所以才会寻了这个理由,竟还利用了六公主。”

    说到这,她偏头瞪向杨谨心,怒斥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深的心计!我当真是瞎了眼,看错了人!”

    杨谨心没忍住翻了个白眼,都到了这个时候,她竟然还死不承认!

    她抬眸看向武帝,“皇上,臣女有句话憋在心里很久了,现下有个不情之请,臣女接下来说的这话,还妄皇上恕臣女无罪。”

    武帝点了点头,饶有兴致,“你说,朕恕你无罪。”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又不瞎,事实究竟如何他心知肚明,不过他还是想看看这丫头会说什么。

    深宫无趣啊,好久没什么事可以让他热闹热闹了。

    且还是陈府和杨国侯府这对仇家,事情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不少趣味。

    杨谨心叩谢,“臣女多谢皇上。”随即挺直背脊道:“皇上赏赐的东西固然是好物,但臣女也是一府嫡女,杨国侯府虽算不上有多富裕,但也不会连个成品好一点的玉镯子都买不起,又何必千辛万苦偷了陈妃娘娘的这只。”

    武帝嘴角忍不住溢出笑意,转瞬即逝,“你说的有道理。”

    他目光重新落到陈妃身上,声音威严,“陈妃,你还有何话可说?”

    陈妃脸色又白了一个度,额头上也冒出汗来,心下后悔至极,自己万万不该不听大嫂的忠告,轻了敌。

    她赶紧道:“臣妾还是原来那句话,定然是她先让她带来的丫鬟偷了那血色玉镯,再利用六公主对付臣妾。”

    杨谨心好笑道:“我为何要对付你?你有被害妄想症吗?”

    陈妃一噎,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一件事来,眼睛一下子红了,眼泪紧跟着落了下来,哭道:“我那苦命的侄女不就是被你给逼死的?你根本就是个疯子,想害谁就害谁,指不定是看我不顺眼了,便又想着来害我了,谁又知道呢!”

    杨谨心真觉得跟这种胡搅蛮缠、不讲理的人,还是动手为好。

    她忍不住讥讽道:“难道是我主动去永陈宫寻的你?”

    陈妃更委屈了,“的确是我先命人去杨国侯府唤你进宫,原是想与你说说话,毕竟我们陈府和杨国侯府两年前便成了仇家,我想借着这次机会缓和下我们两府的关系,哪里曾想到,你竟死性不改,又生出了害人的心思!当真是两年来一点长进都没有!”

    一边哭一边对武帝磕了个头,“请皇上您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

    杨谨心忍不住磨了磨牙,双手慢慢捏紧,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没关系,她还有后招,既然你自己找死,非要将自己逼到绝境,那便不要怪她。

    刚准备开口,便听坐在椅子上的司雪涵道:“父皇,谨心姐姐不是那样的人,若不是谨心姐姐,涵儿早在之前就丢了性命,且之前去踏青,也是谨心姐姐救了我。”

    不等武帝开口,陈妃已急声道:“六公主,知人知面不知心,她根本就是为了利用你,你千万不要被她蒙骗了呀!”一脸为六公主着想的神色。tqR1

    司雪涵蹙起眉来,不解道:“你为何要这样说谨心姐姐,她并没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

    陈妃还是在哭,闻言哭得越发厉害,“六公主,你年纪还小,不知人心险恶。”

    司雪涵心下越发不高兴,也有些急了,直接就从椅子上下来了,走到陈妃跟前道:“我讨厌你。”她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且她根本不会骂人,转过身看向武帝,眼睛都急红了。

    武帝立时心疼了,赶紧道:“朕信杨谨心的话,也信你,小六儿别急,看父皇如何惩治说谎之人。”

    司雪涵脸色这才有所好转,脸上也有了点笑容。

    武帝道:“先去坐着,父皇马上给你处理好。”

    司雪涵点了点头,又坐了回去。

    因为武帝的这几句话,陈妃整个人都呆住了,哭道:“皇上,您不能这样,您一定要为臣妾主持公道啊。”

    武帝皱起眉来,闹剧到了现在,也该收场了,刚准备让人将陈妃拖出去杖责便听杨谨心这时又开了口,“皇上,臣女大概知晓陈妃为何会针对臣女了。”

    武帝挑了挑眉,“哦?你倒说说看。”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是因为陈静书。不过,前阵子他也听了京中不少关于她与陈府嫡子陈长风之间的事,所以陈妃想要对付她也不奇怪。

    杨谨心开口道:“不知皇上可还记得两年前曾赐了一只猫给陈妃娘娘?”

    陈妃心下猛地一跳,脸色一僵,眼泪都忘记掉了。

    武帝皱了皱眉,过得片刻才点了点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司雪涵赶紧道:“父皇,之前我想要那只猫的,可你却将它赐给了陈妃,你不记得了吗?”

    听自己的女儿这么一说,武帝才慢慢有了印象,“朕大概记得了,可这事与今日之事又有何关系?”

    杨谨心笑了笑,不疾不徐道:“前段时日,臣女进宫来寻六公主玩,在御花园内听到有东西在叫,寻着那微弱的声音找过去,拨开花丛才发现里面躺着一只脏兮兮的小家伙,将它从花丛里抱出来后才发现它身上不仅有泥还有血,臣女便想了个法子将它带出了宫,又去回春堂寻了大夫看,那大夫看完后说小家伙要是再晚一点送过去,性命就没了,那时候,小家伙肚子上是一条极长的伤口,两条后腿也断了,那大夫还说,除却这新添的伤口外,它身上还有许多旧伤,臣女无意间得知这猫是陈妃娘娘养的,我想陈妃娘娘是知晓我将猫带出了宫,怕我将她虐待猫的事捅到皇上跟前,才会设计今日这一出来对付臣女,毕竟这猫是皇上您赏赐给她的,这般折磨猫,岂不也是对皇上您的不敬重,还有,恕臣女斗胆妄言,她之所以会这般对猫,些许是对皇上心生怨念,又无法发泄到皇上身上,才会全都发泄到那只皇上赏赐给她的猫身上。”

    陈妃一听这话吓得魂不附体,立时尖叫道:“你胡说八道,臣妾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皇上,您一定要相信臣妾,前段时间小家伙确实是从永陈宫走失了,为了寻它,臣妾几乎好几夜都没睡,没想到原来竟是被她给偷走了,定然是她折磨了那小家伙,又将这罪责赖到臣妾身上!”

    说完,转头便开始指责杨谨心,“你的心当真是恶毒至极,连一个无辜的小动物都下得去手。”

    杨谨心忍不住嗤笑一声,懒得跟她吵,直接道:“皇上,臣女所言句句属实,再进宫之前,已经让我的丫鬟去回春堂寻当日为小家伙治伤的大夫,等他来了,您一问便知。”

    陈妃反而慢慢冷静下来,阴阳怪气道:“凭你的手段,收买个人很难吗?”

    杨谨心实在是忍不住了,偏头抬手便捏住了她的下巴,冷冷道:“你是没听清我方才说的话吗?小家伙身上那么多旧伤难道也是我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王溺宠俏王妃(百度最新章节)  邪王溺宠俏王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