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见不得人

    不过想要挖出来怕是不容易,毕竟这两个主儿都是个嘴紧、不好对付的人。

    齐景霄盯着杨谨心看了片刻,突然轻笑一声,“那看来方才是我听错了,不过,杨三小姐说话可要算数,十顿,一顿都不能少。”

    杨谨心愣了下,等反应过来后是真的想掀桌子了!我说了吗?我说了要给你做饭吗?我根本就没说好吗?

    她脸上的笑容僵得厉害,

    “世子,你是不是理解错了?我方才只是打个比方,并不是……”

    未等她说完,齐景霄便失落道:“原来不是吗?那我们还是先来说说……”

    杨谨心抬手猛地一拍桌子,碗里的汤晃了几晃,又慢慢归于平静。

    “没有,你没听错。”硬是从牙缝中将这几个字给挤了出来,齐景霄,你丫,给她等着!

    裘老和司星淳大眼瞪小眼,相顾无言,为什么还没吃饭,就突然有了饱腹感?

    杨谨心原本觉得自己带来的菜就算再来两个人也不一定吃得下,毕竟盘子和汤碗里的量都不少。

    可眼见着盘子慢慢见了底,三个男人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了一种动物,猪。tqR1

    等到他们三人终于放下碗筷后,盘子里已经空了,除了有汤的碗里还剩下点汤。

    司星淳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丫头,你这做的有点少呀。”

    杨谨心真想将还剩下一点汤的碗直接扣他头上,皮笑肉不笑道:“要不你做一个给我看看?”

    司星淳赶紧道:“哈哈,开个玩笑,开个玩笑罢了。”

    杨谨心懒得理他。

    用完饭,裘老喝了半杯茶站起身道:“去里间那个屋子换身衣服,准备干活。”没有指名道姓,杨谨心也知道是对自己说的。

    她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应了声,站起身来,掀开帘子进了里间,里面靠着墙的位置摆着一张榻,榻上放着叠好的黑色布衣。

    捧着布衣绕到屏风后,换好,刚才屏风后绕出来脚步便停了下来,看向站在布帘那边的齐景霄,眉头蹙起,边往那边走边道:“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齐景霄勾了勾唇,“刚刚。”

    杨谨心走到他身旁时停了下,掀开帘子继续往外走,“今日你为何会过来?”顿了下,又道:“这回春堂是不是与你有关?”

    齐景霄跟在她身后,闻言低笑出声,“是有点关系,你不如再猜猜。”这丫头果然聪明!

    杨谨心没在屋内瞧见裘老,便往外走,“随口一问,我不想知道,更不会猜。”从上次平王来杨国侯府寻裘老,她心下就有此猜测。

    再加上今日在这里遇上了齐景霄,心下的猜测便得到了肯定。

    齐景霄,这人,当真是深不可测!还是离远点为好!

    到了屋外便瞧见裘老正站在架子前,对放在架子上箩筐里的药材挑挑拣拣,她走上前,“裘老,需要我做什么?”

    裘老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身来看她,“去前面找大壮,先认认药材。”

    杨谨心:“……”她有点懵,看老头这话里的意思怎么好像自己得天天来,“我就帮您一天忙,不需要认识什么药材吧?”

    裘老冷哼一声,转过身去继续摆弄药材,“既然你不是诚心来赔罪的,那便回去吧,老夫不需要你道歉。”

    杨谨心心下叹了口气,谁叫她欠了别人的呢,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她脸上带着笑容,讨好道:“裘老,我真是诚心的,我现在就去前面找您说的那位大壮师傅认药材。”

    裘老嘴角现出一丝极浅的笑意,转瞬即逝,“去吧。”

    杨谨心应了声,去了前面。

    齐景霄没跟着一块儿过去,而是站在裘老身边帮他一起挑拣,片刻后才道:“别太欺负她,她有点傻。”

    裘老暼了他一眼,毫不留情的嗤笑道:“连一个傻丫头都追不到手,你还好意思说她傻?”

    齐景霄:“……”心被戳的有点痛。

    想了想,到底不放心,还是去了前面,他得盯着点儿,防止媳妇被别人给盯上了。

    直到太阳要落山,杨谨心才被允回府,认了一下午的药材,她精神状态明显不太好,太难认了,想到离开前裘老叮嘱自己明日早点过来的话,她便觉生无可恋。

    齐景霄在一旁瞧着她那蔫头耷脑的模样没来由的有些想笑,等她换好衣服出来后才道:“真这么累?”

    杨谨心瞥了他一眼,都没力气瞪他了,一边往外走一边有气无力道:“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一提起这,她心里的火气便不由自主的往外冒,她在那认药材,这家伙倒好,就坐在一旁喝喝茶、磕磕瓜子,其间还自备毯子,小睡了一觉。

    当真是可恶至极。

    齐景霄没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杨谨心都懒得抬手去打他,只慢慢的往前晃。

    齐景霄收回手,跟在她身后,“要不,我帮你向裘老求情?”

    杨谨心脚下步子停顿了下,“不用。”欠了这家伙的更难还。

    齐景霄有点惋惜。

    二人出了回春堂,齐景霄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杨谨心没拒绝,虽杨国侯府离回春堂不远,但她实在是没力气走回去了。

    在外面就瞧着停在面前的这辆马车比寻常的马车大上不少,上了马车才发现是真的大了,且里面铺着一层毛茸茸的毯子,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杨谨心瞪大眼,都有点不想抬脚踩上去,怕弄脏了它。

    齐景霄还站在马车旁边,“怎么了?进去啊。”

    杨谨心回过神来,走了进去,踩上去脚便直接陷下去了一些,很软。

    杨谨心入了内,直接坐了下来,其实她更想直接躺下来,可是,齐景霄还要上来,这就等于是一盘美味放到她眼前,只能看不能吃一样,抓狂!

    齐景霄入了内,看了杨谨心一眼,直接就躺了下来,感叹了句,“舒服啊!”

    杨谨心:“……”她往旁边挪了挪,让自己的背靠在车壁上,随后便闭上了眼。

    齐景霄却不准备放过她,抬手拍了两下,“丫头,你累不累?要不要躺躺?这可是我特意叫人为你准备的。”

    杨谨心心里默念,她听不见,听不见,听不见!

    齐景霄见她眼珠子在眼皮底下动来动去,直接坐起身,抬手便将杨谨心拉了过来,在杨谨心睁开眼的瞬间将她压到了毯子上。

    杨谨心瞪大眼,此刻心里头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爽爆了,她突然很想在上面打两个滚咋办?

    齐景霄没再压着她,在一旁躺下了,一只手枕着脑袋,偏头看她,“舒服吗?”

    杨谨心点了点头,自暴自弃的想,反正她与齐景霄睡都睡过不止一次,现下不过是躺一块罢了,没什么。

    过的片刻,杨谨心的眼睛便慢慢眯了起来,又过了片刻,呼吸慢慢变轻。

    齐景霄稍稍撑起身子看了眼,唇角的笑意忍不住加深,又慢慢躺了下来。

    不知为何,心突然就涨得满满的,似乎这样就满足了!

    有时候,身体才是最诚实的。

    齐景霄躺了片刻,慢慢闭上眼,还未等他睡着,马车便停了下来,外面传来齐玄压低的声音,“主子,有人拦路。”

    齐景霄睁开眼来,目光沉了沉,声音下意识放低,“谁?”

    齐玄道:“好像是宫里的五皇子,还有一个属下不认识。”

    齐景霄皱起眉来,刚准备出去,便听外面有人大声嚷了起来,“大家快来看看,齐王府的纨绔子和杨国侯府的毒妇待在一辆马车内,说不定此刻正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齐景霄立刻就去看杨谨心,见她眉头已经蹙了起来,似是要醒过来。

    他抬手直接点了她的睡穴,杨谨心又慢慢睡沉了。

    外面的人还在大呼小叫,齐玄已跳了下去,上前,沉声呵斥道:“胡说什么呢!给我闭嘴!”

    那人冷笑一声,阴阳怪气道:“是不是胡说,你掀开车帘让大家看看不就知道了?大家说是不是?”

    围观的人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几乎都在起哄,“是,快看看!”

    齐玄扫了一眼周围的人,脸上冷冰冰的,最后目光重新落到面前的人脸上,“你有什么资格?你们又有什么资格?”

    那人‘嘿’了声,“不敢给我们看,那就是做贼心虚,怕马车里的东西是真见不得人。”

    齐玄脸色又冷了一个度,“给我道歉,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那人往后退了一步,嚷嚷的更大声,好像生怕别人听不见一样,“大家快来看看,齐王府仗势欺人,既然敢做就别怕别人说,你就算能堵得住我这一张嘴,你堵得住这里这么多人的嘴吗?大家评评理,我方才可有说错一句话,要是掀开车帘,里面没有那杨国侯府的毒妇,我现在就跪下给你磕一百个响头。”

    围观的人一听立时拍手附和,“说的好,快掀,快掀!既然敢做就别怕人说!”

    齐玄冷笑一声,懒得与这些刁民废话,上前便是一拳。

    那人不过是个小厮,只会点三脚猫的功夫。齐玄这一拳下去,他直接被揍飞了出去。

    围观的人赶紧往外退了退,那人摔在地上,脸着地,牙齿磕着了,直接掉出来一颗,带着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王溺宠俏王妃(百度最新章节)  邪王溺宠俏王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