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二十八颗

    围观的人见了这一幕,嘴里的声音都小了许多,再不敢起哄。

    那小厮被打得一时间爬不起来,压抑着嚎了几声才爬起身来,转身捏起拳头便又向齐玄冲了过来。

    齐玄就像看一个死人一样看着他,手指动了几下,好长日子没打架,手也痒了,今日正好练练手。

    “武德,行了!”一声怒斥,小厮身形一僵,终究是将手放了下来。

    齐玄有点惋惜,还以为能好好揍一顿呢!扫了一眼五皇子等人,沉声道:“还请你们让开,我家主子还赶着回府。”

    五皇子司智竣上前一步,眼神阴沉沉的,说话很不客气,“我不想寻你家主子麻烦,让他把人交出来,只要他交出来,我可以什么都不追究,放你们离开。”

    齐玄皱着眉道:“我们车里没有你所说的毒妇,纵然你是五皇子,也不能胡说八道。”

    司智竣的脸沉得越发厉害,“给我装傻是吧?滚开。”都是那个贱人,害的他母妃被打入冷宫!今日他一定要教训她一顿,让她身败名裂!

    齐玄没动,不过是个不受宠的皇子,只要不把人弄残,他相信皇家人根本不敢得罪齐王府,只不过,这样怕是会让皇上更不待见齐王府,将齐王府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就在他决定要不要动不动手之际,车帘被人从里面掀开,司智竣立刻推开齐玄,探头往里面看,可惜帘子放下的太快,他什么都没看清。

    齐景霄跳下马车,行至五皇子跟前,目光扫了他们一眼,忽然就笑了,“我当是谁敢拦我的马车,原来是五皇子,还有欠了我一千两银子没还的昌少爷啊。”

    跟在五皇子身后的昌海生脸色一红,硬着声音道:“不就是一千两银子吗?给我等着。”

    齐景霄手中的折扇‘啪’的一声敲在掌心里,“好,那便再给你三天时间,要是三天后我收不到那一千两银子,我只能亲自寻你爹要了。”

    昌海生是刑部尚书昌泰霖的庶子,在家排行老三,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和齐景霄也算相熟,毕竟二人在京城百姓的眼中谁也不比谁好。

    昌泰霖身为刑部尚书,刚正不阿,教子极严,可惜太忙,没时间管束。tqR1

    昌海生又是个庶子,不太受重视,当家主母又有意将他养废,不想还真就废了。

    他好赌,瘾重,欠了赌坊不少银子,又不敢回家要,只能向最纨绔、最不差钱的齐景霄借。

    昌海生一听这话脸立刻就白了,要是被爹知道他在外面欠了这么多银子,定然会直接打断他的腿,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拉不下脸来求齐景霄,只能硬着头皮道:“行,三天就三天。”

    齐景霄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目光才落回到五皇子司智竣的身上。

    司智竣被人忽略了这么久脸早已沉了下来,“齐景霄,把那贱人给我交出来。”

    话应刚落,便听‘啪’的一声,扇子直接打在了他的脸上。

    齐景霄脸上依旧带着笑,语带歉意,“对不住,手没拿稳,五皇子你没事吧?”

    一边说一边去捡掉在地上的扇子。

    司智竣眼里冒出火来,脸疼得厉害,抬脚便用力朝他踹了过去,与此同时,脸上现出阴狠的笑容,不想脚在要踹到齐景霄的脑袋时,齐景霄忽然抬起扇子往上一挡,跟着直接就站起身来。

    司智竣只感觉自己的脚像是踢在了一块极硬的铁板上,疼得他直接叫出声来,下一刻,单脚站立不稳的他向后摔去,两个作小厮打扮的太监赶紧上前扶住了自家主子。

    齐景霄站直身子,奇怪道:“咦,五皇子你怎么站着好好的就摔了?”

    司智竣气的额角青筋爆起,脸涨的通红,刚站直身子便抬手指向齐景霄,手指恨不得直接戳进他的眼里,“齐景霄,你当真要与我作对?”

    齐景霄抬手挖了挖耳朵,好笑道:“我与你作对?我可不敢,虽说你母妃已经被打入冷宫,就算你再不受宠可终究也是个皇子,谁又敢与你作对?”

    这几句话又狠又准的戳在了司智竣的痛处,他再也忍不住捏紧拳头就冲齐景霄挥了过来。

    齐景霄都提不起与他打的兴致,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一看就知道身体虚得很的人,有什么好打的?

    围观的人看着面前的这一幕,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什么精彩的情节,下一刻,他们几乎都懵住了,这齐王府的世子原本不是在五皇子的身前吗?怎么一下子就到了他身后。

    下一刻,司智竣身形僵在原地,维持着紧握成拳,手臂往前挥的姿势,脸上神情扭曲的有些狰狞、丑陋。

    司智竣怒声道:“齐景霄,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点我的穴道,快放开我!你可知对皇子不敬是大罪!你若是现在就放开我,我可以不向父皇提起这件事,饶你一条狗命。”

    齐景霄只觉得这五皇子的脑子是被驴给踢了,蠢笨得厉害,蠢的他手有点痒,想狠狠揍他一顿,慢悠悠的走到他跟前,“随便。”

    言罢,转身直接往马车边走去,司智竣还在后面吼,“你给我回来,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往前走一步,你和那毒妇的事我会命人宣扬得人尽皆知,让京城里的人看看那毒妇原来不仅仅毒,还是个荡妇!”

    原本齐玄还跟在齐景霄身后,听到一半的时候人已直接往一旁退去。

    这五皇子真的是在找死啊!

    齐景霄停下脚步,头低着,没人能看清此刻他脸上的神情,只瞧见那微薄的唇瓣此刻已经抿成了一条直线,离他比较近的一群人下意识往后退了好几步,只觉得周围的温度一下子低了不少。

    这是要变天了呀!

    齐景霄转过身来,抬起眸的瞬间众人发现他脸上竟是带着笑的,只是那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司智竣原本还想再继续骂,此刻见了齐景霄脸上的神情,将要出口的话直接卡在了嗓子眼里,若不是被点着穴,他是真的想逃。

    “你方才说什么?我没听清,能劳烦你再说一遍吧。”声音明明是温和的,可听在司智竣的耳里却有如催人性命的阎罗。

    心下怕得要命,但这么多人看着,他堂堂一个皇子如何能不要脸面,深吸一口气,“我说那杨……”

    后面的字还来不及吐出来,‘啪’的一声,从张开的嘴里直接蹦出一颗带血的牙齿来。

    周围的人看了,有的人不由自主的摸上自己的脸,都觉得嘴里的牙齿在晃了。

    齐景霄直接走到他跟前,语带歉意道:“不好意思,手滑,能再说一次吗?”

    司智竣直接朝他啐了一口,带血的,齐景霄避开,那带血的唾沫却落在了扇子上,“齐景霄,有本事你今日就在这里打死我,不然我不会放过你。你不是不想让我说吗?那我就偏要说。”

    嘴里疼得厉害,可他自己不好过,也绝不会让他们好过。

    齐景霄低下头看向那把沾了唾沫的扇子,皱眉,伸手将扇子从地上捡了起来,仿佛没听到五皇子方才说的话,不悦道:“五皇子,你把我的扇子弄脏了,这把扇子我还挺喜欢的,你说你要怎么赔我?”

    司智竣张嘴又是一口,齐景霄眉梢上染上一层冷意,抬手直接将嘴里的扇子塞进了他的嘴里,微微用力。

    只听‘咔嚓’几声,下一刻便听司智竣发出惨烈的叫声,叫声如猪待宰前一般无二。

    齐景霄将扇子从他嘴里拔了出来,下一刻,众人只见从司智竣张开的嘴里流出血水来,其间好像混着什么东西。

    等血流到地上,里面混着的东西有几颗蹦到围观的人脚边,众人才发现那是一颗颗牙齿。

    齐景霄看了眼手中的扇子,嫌弃道:“真脏。”也不知说的是不是扇子!

    司智竣嘴里的牙齿全没了,整整二十八颗全都在地上。

    齐景霄往地上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语气里依旧带着歉意,“五皇子,对不住,我不大喜欢有人冲我吐口水,只要他对我吐了,我就忍不住想找个东西塞他嘴里,没想到你牙齿这么不牢靠,扇子不过轻轻碰了一下怎么就全都掉了呢?”顿了下,又道:“你方才想说什么来着?继续说,虽然没有了牙齿,但还有舌头,不是吗?”

    司智竣满下巴的血,脸上、眼里全是惊恐,他心下怕得要命,哪里敢再多说一句,且他现下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他真怕自己再开口说一个字,下次从嘴里掉出来的便是他的舌头。

    齐景霄将手中带着血和唾沫的扇子直接塞进了司智竣的怀里,“这把我最喜欢的扇子送给你了。”

    收回手,又道:“五皇子不说了吗?我这人最不缺的就是耐心,您慢慢说,我听着呢。”

    司智竣动弹不得,又疼又怕又恨,出了一身的汗。

    嘴里疼得说不出话来,半响才吐出一个字来,“没。”

    齐景霄挑了挑眉,“什么?我没听清。”

    司智竣却再也说不出话来,又疼又气,快喘不上气来。

    跟在他身后的几人身子早就抖成了筛子,一句话都不敢往外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王溺宠俏王妃(百度最新章节)  邪王溺宠俏王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