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颠倒黑白

    齐景霄在司智竣跟前站了片刻,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既然没话说了,那我就走了。”转身往马车走的功夫,扫了眼围观的人,漫不经心道:“我这人最不缺的就是银子,最不喜的就是听到一些莫须有的流言,我想有人愿意赚点银子替我收割一些多话之人的舌头。”

    围观的人听了这话几乎全都一颤,不过是片刻,人已散的差不多。

    他们不是傻子,也都有眼睛,看得清清楚楚,齐王府的世子连皇子都敢打,何况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谁让他背后有个权势极大的爹呢!

    齐景霄上了马车,再看见马车内睡得香甜的杨谨心时,眼里的冷意和杀意才慢慢褪去,脸上的笑容也真了些,他躺下,抬手将杨谨心抱进怀里,慢慢合上眼。

    丫头,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杨谨心睡的正香,迷迷糊糊感觉脸上有点痒,抬手去抓,等将那作乱的东西抓到手后,身子一翻,压住,继续睡。

    齐景霄看着自己被杨谨心抱在怀里的手,唇角笑意忍不住加深,带着点宠溺,他压低身子,覆到杨谨心耳旁温柔道:“丫头,到了,该起了。”tqR1

    杨谨心皱眉,又将身子翻了过来,平躺着,一只手仍旧牢牢的抓住齐谨霄的手,一只手抬起就朝那恼人的声音打了过去。

    齐景霄挑了挑眉,直接握住了杨谨心打向自己的手,送到唇边亲了一口,“丫头,你这起床气也太大了,得改改。”

    杨谨心眉头蹙得越来越紧,片刻后,睫毛颤了颤,终于不情愿的睁开眼来。

    等她看到差不多快压到自己身上的齐景霄时,吓得猛地坐起身来。

    ‘砰’的一声,杨谨心痛呼出声,抬手便要揉上自己的额头,才发现自己的两只手都不得空,正和齐景霄的手缠在一起呢。

    她赶紧将手抽了回来,有只手还不用抽,好像是自己握着他的。

    她忍不住蹙了蹙眉,这怎么可能呢!她是绝不可能吃齐景霄豆腐的,且她眼尖的发现那只被自己握着的齐景霄的手里还握有一束她的头发。

    她越发不解,将头发从齐景霄手里抽了出来,明智的什么都没问,只道:“今日多谢你送我回府。”言罢,便要起身下车。

    齐景霄‘嗯’了声,在她要出马车前道:“明日不用去回春堂,我会帮你与裘老说一声。”

    杨谨心挑了挑眉,自然乐意,可她又不想欠齐景霄人情,“算了,我还是去吧。”

    齐景霄哪里看不出这丫头的心思,且他自己也想日日都见到她,但他今日出手教训了五皇子也是事实,明日少不得会有些麻烦。

    他怕自己到时候顾不到这丫头,她离了府会出事。

    “听话。”他的声音放柔了些,里面夹杂着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柔情。

    杨谨心算半个木头人,更察觉不到,且越发防备道:“你何时竟会对我这么好了?不会又想我拿什么来报答你吧?”

    齐景霄没忍住磨了磨后槽牙,有时候他是真的很想将这丫头好好教训一顿,伸手一扯便将她扯进了怀里,在她没反应过来前,低头直接在她额头上亲了下,“好处我已经拿到手了,所以从明天起你暂时不用再去回春堂。”

    杨谨心有点破罐子破摔,心下第一反应竟然是庆幸他没有做出更出格的举动,但该警告的还是要警告,不然这家伙只会越发得寸进尺,抬手握拳碰了碰他的下巴,力道不重,恶狠狠道:“少给我动手动脚,不然揍扁你。”

    一边说一边从他怀里退了出去,掀开帘子踩着矮凳下了马车。

    脚刚落地,便听马车内又传来那人欠扁的声音,“下次再去回春堂记得给我做好午饭,你还欠我十顿。”

    杨谨心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了!

    吃吃吃!真想下砒霜!毒死你算了!

    等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应该是进了府,齐景霄才让齐玄驾马车离开。

    想起方才丫头揍在自己下巴上的那一拳,禁不住莞尔一笑,舍不得打他?是不是对他已经动了心?

    司智竣被点住了穴道,又没人会解,最后只能由几个仆从将他抬上了马车,匆匆回宫。

    马车到了宫门口,却不能入内,只能由几个仆从抬着往宫内走。

    在宫门口便遭受了一大波的注目,司智竣脸黑得跟个锅底似的,下巴上的血虽然在马车内被擦掉了,但衣服上的血却擦不掉。

    自己就像个笑话一样摊在众人的面前!

    他额上青筋跳得厉害,心下对齐景霄恨之入骨,好一对狗男女,千万别有机会落到他手里,不然定要叫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抬着进了宫,走了没多远,其中一个做小厮打扮的太监眼睛一亮,赶紧道:“爷,前面是禁卫军统领,奴才这就去请他过来替您解穴。”

    司智竣含含糊糊的应了声,他其实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可这穴道必须得解。

    禁卫军统领古辉俊跟着太监走了过来,瞧见五皇子的模样愣了下,脸上神色微动,心下有点想笑,上前在他身上点了两下。

    “能动了?”

    司智竣没说话,也没动,黑着脸看着他,眼神里明晃晃的亮着两个字‘废物。’

    古辉俊挑了挑眉,有些讶异,他武功可不低,不然也不会当上禁卫军统领,不过既然穴道没能解开,那这点了五皇子穴道的人的内力定然在自己之上。

    “五皇子,恕在下无能,解不了这穴道,还请五皇子另寻他人,在下还要要职在身,告辞。”

    言罢,没等司智竣开口便离开了,他是不是废物还不需要一个真正的废物来鉴定!

    还有,这穴道怕是只能等时辰到了,自己解开。

    司智竣脸色难看至极,太监们不敢说一句,只能继续抬着他回了永竣宫。

    穴道暂时解不开,但嘴里的伤口还得看,太医从太医院匆匆赶来,看见他嘴里黑咕隆咚的,就连里间的槽牙也没了,心下忍不住一跳,是当真被吓到了。

    脑中都可以想象出当时的场面有多惨烈,这牙齿一下子全掉了该有多疼啊。

    处理好嘴里的伤口后,司智竣又在榻上躺了足足一个时辰,穴道才解开。

    刚解开,他便怒气冲冲的去了御书房。

    武帝正在书房内批改奏折,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书房内点着灯,小太监从外面进来,附到德顺耳边低声道:“公公,五皇子在外求见。”

    德顺点了点头,行至武帝跟前,低头躬身道:“皇上,五皇子求见。”

    武帝皱了皱眉,原本就不大喜欢这个五儿子,再加上陈妃的做所做为让他心生厌恶,连累着越发不喜这五儿子,直接道:“让他回去,朕没空见他。”

    心下猜测,估计是为了他母妃的事。

    德顺领命,亲自出了御书房。

    司智竣等在御书房外,神色焦急,见德顺亲自出来了,立时上前,面上带着点讨好,“公公,我父皇肯见我吗?”

    由于他嘴里一颗牙齿都没有,这句话说出来德顺根本就没听懂,借着灯笼的光看清了他黑咕隆咚的嘴,忍不住心下一跳,“五皇子,你这嘴是怎么了?”像是嘴里没有一颗牙齿,他心想怕是天色暗了,自己眼花了,忍不住又细细看了几眼。

    这一看,才发现确实不是自己眼花,而是真的没了牙齿。

    司智竣脸上现出愤怒之色,啊啊啊的说了一通,边说边笔画,说的额头上都起了汗,德顺还是一个字都没听懂。

    他抬了抬手,“五皇子,您别着急。”他看向站在五皇子身后的小太监,沉声问道:“说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太监上前一步,微微躬身将事情缘由讲了一遍,自然是带着点夸大和偏向自家主子的。

    德顺听罢脸慢慢沉了下来,“五皇子稍等,容奴才再进去禀告一下。”

    司智竣点了点头,脸上神色带着焦急。

    片刻后,德顺便出来了,“皇上让你进去。”

    话音刚落,司智竣赶紧越过他,抢先入了内。

    德顺跟在其身后,忍不住摇了摇头,难怪皇上不喜,莽撞啊!

    入了内,司智竣直接就跪了下来,连磕三个头,“求父皇给儿臣做主。”

    他说的是这话,可落在武帝耳里便成了模糊不清的音节。

    御书房内烛火通明,武帝皱着眉,沉声道:“抬起头来,张大嘴。”

    司智竣将下巴抬高,张开嘴,里面黑洞洞一片,血已经被太医院的太医给止住了。

    “朕就问你一句话,当真是齐王府的齐景霄先动的手?”他了解自己这个儿子,但那齐景霄也不是个好东西!

    司智竣立刻点了点头,又要说话,武帝便直接打断道:“行了,回去后好好休息,此事朕明日会命人唤齐景霄进宫,若事情真如你所言,朕定然会为你做主,但若此事与你所言相差过大,那便是欺君之罪!就算你是朕的儿子,朕也不会姑息,听清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王溺宠俏王妃(百度最新章节)  邪王溺宠俏王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