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乘人之危

    齐景霄嘴角忍不住抽了两下,他身量颇高,又离杨谨心极近,不用刻意低头便能将浴桶里的美景尽收眼底。

    微微弯腰,凑到杨谨心面前,鼻子微动,“丫头,喝了不少酒啊。”

    杨谨心不自觉的伸手去摸齐景霄的脸,摸了两把觉得手感甚好,又忍不住掐了两下,刚想开口便打了个酒嗝,说实话,那味道确实不大好闻。

    齐景霄忍不住皱了皱眉,嘴角却是翘着的,“臭丫头。”语气里是满满的宠溺。

    屋外,梅香和柳儿守在屋门口,梨花去厨房煮醒酒汤去了。

    趁着梅香不注意,柳儿忽然扬了杨袖子,不过片刻,梅香便忍不住开始打哈欠,眼皮也打起架来。

    柳儿看着梅香,善解人意道:“姐姐,你是不是困了?要是困了就先回去睡吧,等小姐沐浴结束后,我进去伺候就行。”

    梅香摇了摇头,坚持道:“我没事,也不是特别困,而且怎么好意思让你一个人守着小姐。”说话间,又忍不住打了两个哈欠。

    柳儿也没再劝,心里却在默默数着数,刚数到第十下梅香的眼睛已经完全闭上了,人直接就往旁边栽去。

    柳儿赶紧上前将她接住,见院内已没了人,抬手便将她直接打横抱了起来,送进了房间。

    出来后,又去了趟厨房,很快,便抱着梨花出来了。

    心下叹了口气,主子今日来的还真是时候。

    杨谨心皱了皱鼻子,深深吸了两口气,不满道:“我才不臭。”

    齐景霄没忍住低笑出声。

    杨谨心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视线却一刻都不曾离开齐景霄,抬手拍了拍水,“美人儿,来,和姐姐一起沐浴,姐姐给你搓背。”

    齐景霄愣了下,眸色渐深,喉结微动,桃花眼有发红的预兆,声音压低,“丫头,你这是在诱惑我?”

    杨谨心醉的正厉害,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了,“诱惑?”她似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自顾自的笑了起来,笑了好一会儿,脑袋一歪,“不是你在诱惑我吗?美人儿,你到底洗不洗?你要是不愿意姐可就去找旁人了。”

    心里却在想,面前的这个美人儿可是极品,就算再找,怕是寻不到比他更极品的。

    齐景霄:“……”真是又气又想笑,抬手捏住她的下巴,直接就亲了下去,直亲到杨谨心明显喘不过气来才放开她。

    与此同时,站直身子,抬手便开始脱衣服。

    杨谨心伸手拖住下巴,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眼睛又黑又亮。

    齐景霄今晚过来原本只是想看看她便回去,不过这丫头既然主动把自己送进他的嘴里,他要是再推拒那就不是个男人!

    脱下来的衣服直接往屏风那边飞了过去,挂在上面,与杨谨心脱下来的锦裙交叠在了一起。

    他抬脚跨入浴桶,等大半个身子进去后,水直接漫了出来。

    浴桶不大不小,刚刚好能容两个人,但活动范围几乎没有,齐景霄进去后,两人几乎直接贴在了一块。

    杨谨心似乎有点不舒服,眉头慢慢蹙了起来,但想起方才自己说的话,抬手便拍在了齐景霄的胸膛上,“转过去,姐姐给你搓澡。”

    齐景霄:“……”他眼睛忍不住瞪大了些,这丫头不会只是单纯的想给自己洗澡吧?

    他有点怀疑,到底是自己的脑袋有问题还是这丫头的脑子不正常。

    杨谨心顺手摸了两下,感叹了句,“美人儿,你的皮肤保养得很不错嘛,来,偷偷告诉姐姐,到底用的是什么秘方?”

    一边说一边就凑了过来,两人鼻尖差点撞在一块儿。

    齐景霄眸光渐渐发红,身子僵硬的厉害,因为忍耐,额角以及手背上的青筋直接爆了起来。

    他发现自己遇上这丫头,耐心仿佛用不尽,到了这时,竟然还在想要不要放过她,毕竟,方才好像确实是自己想多了。

    这丫头对着自己仿佛就像是在欣赏一件极美的事物,不掺杂任何欲望,这要他如何下得了口。

    可偏偏这诱人的妖精还不自知,他深吸一口气,心想,你要是再往前凑一点,他就真对她不客气了!

    杨谨心的目光落到齐景霄的脸上,眉头蹙紧,嘴里开始念叨,“毛孔毛孔在哪里?”

    齐景霄没听懂她话里是什么意思,但知道她越界了,直接站起身来,与此同时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将她也带了起来。

    一时间,水声轰隆,水花四溅。

    齐景霄的气息早已不稳,抬手将杨谨心打横抱起,跨出浴桶,直接入了里,将她扔到了榻上。

    杨谨心有点懵,没等她反应过来,齐景霄已压了上来。

    “丫头,是你诱惑我的。”

    屋外,柳儿面无表情的站着,耳朵里塞着两个棉花团子,她什么都听不见,嗯,听不见。

    丑时末,屋门从里间打开,齐景霄穿戴整齐、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柳儿伸手将藏在耳朵里的两个棉花团子挖了出来,微微低头,躬身,“主子。”

    齐景霄‘嗯’了声,“好好守着她。”

    柳儿点了点头,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齐景霄没看她,离开前留下最后一句话,“我已给她擦过身了,你不用再进去。”

    话音刚落,人已被了踪影。

    柳儿便没再进屋。老老实实守在屋外,于她来说,少睡一点,半点事都不会有。

    等到天蒙蒙亮,她才离开,回屋睡了。

    翌日,直到要用午饭,杨谨心才醒过来,刚起身就感觉浑身骨头‘咯吱’‘咯吱’直响,尤其是腰那边又疼又酸。

    她没起得来,又躺了下去。

    眉微蹙,昨晚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为何会这么累?

    想着想着,脸慢慢黑了,嘴角下拉,应该不会吧?

    想的同时,手已经下意识拉开了衣领,低头一看,惨不忍睹。

    杨谨心:“……”靠!

    齐景霄,你丫,乘人之危!tqR1

    等到她下床,已是又过了一刻钟,实在是全身酸软得厉害,可这苦处又没法与人说,心里憋屈得厉害。

    丫鬟已经将饭菜摆好了,杨谨心洗漱好后慢吞吞的坐下了,吃饭的时候动作也不快。

    梅香在一旁伺候着,眨了眨眼,怎么一觉过后,小姐似是斯文了不少。

    柳儿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心下还是忍不住吐槽了句,主子真是个禽兽啊!

    用过午饭,杨谨心让梅香拿了本书来给自己看,“昨天那昌海生如何了?”

    府上的奴才几乎没有谁不知道昨天的事,她脸上现出厌恶之色,“老爷派人去的时候他还在假山后面,和他黏在一块的是四小姐身边的丫鬟紫鸢,见人来了,他直接就跑了,紫鸢被老爷命人直接关了起来,具体怎么处置老爷和夫人都没发话。”

    杨谨心眯了眯眼,手轻轻敲在桌上,紫鸢这丫鬟不可能不知道昌海生是什么样的人,她平日里帮着杨谨依一起干坏事她倒也能理解,可现下她为了杨谨依竟然连自己的清白都不要了,实在是让她纳闷得紧,毕竟杨谨依待丫鬟也不好,根本就不值得紫鸢为她这么做。

    想了片刻,她道:“你去外面一趟,让那乞丐帮我查查紫鸢以及她家人的具体情况。”她怀疑紫鸢有什么把柄落在了杨谨依的手里。

    梅香点了点头,便出了院子。

    两日后,杨谨心便收到了乞丐查到的消息,原来是紫鸢的哥哥三年前突然有了赌瘾,欠了一屁股的债,其中几乎一大半的银子都是杨谨依替他还的,但代价便是要紫鸢的忠心以及她哥哥要为她办事。

    杨谨心看完乞丐写来的信后直接就烧掉了,站起身来,入内换了一身男装,“走,我们出府。”信上还写了几间紫鸢哥哥常去的赌坊,重点提到了其中一个名为‘金元宝’的赌坊,因为紫鸢的哥哥是在那染上的赌瘾。

    之所以杨谨心想去那几个赌场看看是因为她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毕竟紫鸢的哥哥先前是个勤劳能干的,更不会去赌坊这些地方,因为他们家并不富裕,刚刚好能填饱肚子,并没有闲钱,而且他也不信真能通过赌博赢到钱。

    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对赌博上了瘾,这未免也太奇怪了。

    去赌场这种地方,自然不能只带着梅香一个人过去,又去了趟竹清院,叫上了秦八和秦九。

    杨谨心也没直说自己要去赌坊,只说想出去逛逛,秦八和秦九自然没有异议。

    等到杨谨心站在名为‘金元宝’的赌坊门口了,秦八和秦九才知道自己上了当,现下再阻止已经晚了,因为三小姐的一只脚已经跨了进去,二人并梅香也赶紧跟了进去。

    刚入内,杨谨心便想退出去,在外面就听到了里面的吵闹声,那时还觉得尚可接受,入了内才发现,声音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各种声音一股脑的往耳朵里钻,难受得紧。

    但她今日来是有要事,必须硬着头皮往里钻,除却声音太吵,这里的味道也不好闻,像夏天的隔夜饭,又馊又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王溺宠俏王妃(百度最新章节)  邪王溺宠俏王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