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嫌疑人

    那妇人直接松开了他的耳朵,抬手就压住了门,眉头一竖,怒声吼道:“你不心虚你关什么门呢!”

    牛田拼命冲那妇人使眼色,可那妇人正在气头上,瞧见他这心虚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抬脚便狠狠的踹了过去。

    顺手拿起门里边的一把扫帚,跨出门就向杨谨心打了过来,一边打一边骂,“好你个狐狸精,看老娘今日不打死你!”

    杨谨心蹙起眉来,拉着梅香往后避开,直接嗤笑一声,嘲弄道:“你放心,我还看不上你男人,我今日过来寻他,是为了大牛哥的事。”

    这话一出口,梅香被吓得心都快从喉咙口跳出来,小姐,你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不想,下一刻那妇人竟然真将扫帚放了下来,脸色稍有好转,将杨谨心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怀疑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杨谨心点了点头,“自然是真的。”

    妇人松了口气,“行吧,既然你来是为了大牛哥的事,那便进来说吧。”

    杨谨心挑了挑眉,“你也认识大牛哥?”

    妇人点了点头,“认识,以前一个地方长大的,本来好好的一个人,真是可惜了,竟然开始赌博,好好的家都被他一个人给毁了。”顿了下,又道:“听说昨日那边走了水,大牛哥那一家子没事吧?”

    杨谨心仔细观察她说这话时的表情,见她神情坦荡,心想,这般看来她并不知晓是自己的相公将大牛引入了歧途。

    她摇了摇头,“我方才刚去了衙门一趟,他们说大牛哥一家子已经死了。”

    妇人张了张嘴,片刻后才道:“真是可惜了。”又不解道:“既然人已经死了,那你今日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杨谨心没有回答,直接看向站在大门口的牛田,牛田与她对视了一眼,眼神闪了下,赶紧避开了。

    她忍不住蹙了蹙眉,莫非牛田早就知道大牛已经死了?这事难不成真是他所为?“牛田哥,你可知大牛哥已经死了?”

    牛田犹豫了下还是点了头,“知道,我昨儿个一听到那边走了水,便赶了过去。”

    杨谨心又问道:“那前天晚上你在哪里?”

    牛田愣了下,很快便反应过来杨谨心问这话的意思,赶紧道:“前天晚上我就在房里睡觉,你若是不信,可以问我媳妇,我这人就算再坏,也不可能做出那种事啊。”

    那妇人也明白了杨谨心问这话的意图,有点不大高兴,拉下脸来,“前天晚上他确实一整夜都和我睡在一处。小姑娘,我看你衣着打扮都是富贵人家养出来的,但这教养就差了点,这种话也是能随便问的!请你们离开,不然我可要动手赶人了。”

    梅香立时拦在自家小姐跟前,怒声道:“我家小姐之所以这么问也不是全无道理,你最好先问问你家相公先前到底做了什么‘好事’!”

    妇人蹙起眉来,偏头看向牛田,眯了眯眼,问道:“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牛田赶紧走上前来,一脸忠心的模样,“媳妇,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我们快进屋吧,别理这两个神经病了。”

    妇人想了想点了头,转头看向杨谨心,语气不太好,“你们快走吧。”

    言罢,拿着扫帚和牛田入了内,门‘砰’的一声又合上了。

    杨谨心并不在意他们对自己的态度,现下看来,纵火的人应该不是牛田,那当真只是一场意外吗?

    “梅香,我们先回府吧。”

    梅香点了点头,二人回到马车旁,上了马车。

    用过午饭没多久,梅香便送了封信进来,杨谨心拆开看完后立刻站起身来,“梅香,我出府一趟,你不必跟着我。”言罢,直接出了屋子。

    出了府,走了没多远便有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停在她身旁,她踩着矮凳,掀开帘子,还未看清里面坐着的人,便被里面的人一扯,下一刻整个人便栽进了一个怀抱里。

    杨谨心伸手抵住那人的胸膛,站了起来,走到对面坐下。

    直截了当道:“大牛那一家真被你救了?”

    马车内的男人正是齐景霄,他低头看了眼空空如也的怀抱,忍不住叹了口气,惋惜道:“丫头,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他不提到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个杨谨心便一肚子的气,脸立刻就拉了下来,皮笑肉不笑道:“先不说我怎么对你的,你先给我想想前几天晚上你去我那里做的好事!”

    齐景霄哪里会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但还是假模假样的思索了一番,随后一脸冤枉的看着杨谨心,“丫头,那天可是你主动邀请我的?我那不是极力顺从、配合你吗?”

    杨谨心此刻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将脚上的鞋子脱下来,狠狠抽他那张厚颜无耻的脸,“我邀请你?你还真以为我第二天什么都想不起来吗?我邀请你洗澡,不是邀请你睡觉!”

    齐景霄点了点头,一脸无辜的问道:“这两者有区别吗?”

    杨谨心愣了下,气得开始撸袖子,撸完后直接扑了上去,打算什么事都等自己先将他揍上一顿、稍微消了气后再说。

    可惜,气昏了头,忘了武力值评估。

    刚扑过去,便被那混蛋给困在了怀里,低沉、磁性的声音响在耳旁,带着调侃的意味,“丫头,你这是投怀送抱?”

    杨谨心被他锁得牢牢的,动弹不得,只能仰头狠狠的瞪着他,“齐景霄,你放屁!”

    齐景霄唇角笑意加深,“丫头,我发现现在的你更有味道。”

    杨谨心被气的直接炸了毛,齐景霄感觉到不妙,低头便将那张粉嘟嘟的小嘴给堵住了,嗯,还是堵住更安心。

    杨谨心:“……”靠!你大爷!

    一吻结束,杨谨心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顾着大口大口喘气。

    齐景霄将她抱坐到自己的大腿上,抬手抚摸着她的唇瓣,“丫头,消消气,我知道那晚是我不对,可你也体谅我是一个深爱着你的男人啊,而且,我已经极力控制自己了。”

    杨谨心红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怎么有脸说出‘你还控制了自己’这句话的!难不成第二天她身上的那些痕迹全是狗啃的!

    她抬手用力拍掉还在自己唇瓣上作乱的手,讥讽道:“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那晚控制了你自己啊?第二天还给我留了具全尸?”

    齐景霄愣了下,继而肩膀耸动,忍不住大笑出声,笑罢抬手捏了捏杨谨心软嫩的脸颊,“丫头,你实在是太可爱了。”怎么办?又想狠狠欺负你了!tqR1

    杨谨心直接翻了个白眼,刚要从他身上下去,齐景霄搭在她腰间的手一紧,“有什么话就这样说。”

    杨谨心直接伸手拍在他脸上,“你想得美!快放开我!”

    齐景霄松开了放在她腰间的手,却抓住了她拍在自己脸上的手,送到唇边亲了下。

    杨谨心浑身抖了下,赶紧将手抽了回来,顺便在他的衣服上擦了下,瞪了他一眼,恶声恶气道:“你给我注意着点啊!”

    齐景霄只笑,杨谨心只觉得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郁闷!

    她坐了回去,开始问正事,“你怎么会知道那里会走水?”

    “我不知道,若是我知道的话,那里就不会死那么多的人了。”说到这,声音沉下去了些,“虽然我觉得杨谨依被制住,没人会对大牛一家下手,但为了以防万一,所以便命人偷偷将大牛一家从原先住的地方带了出来,另外安置了住处,可我没想到,竟然有人会选择这种恶毒的灭口的法子。”

    杨谨心和他一样悲愤,“那这么说这次的事真不是意外?”

    齐景霄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冷笑,“意外会有这么巧吗?”

    “我今早去了趟衙门,他们登记的人数并不少,那多出的三具尸体也是你命人做的?”

    齐景霄‘嗯’了声,“我收到消息的时候火已经全都烧了起来,一边让下属去救人一边让人去乱葬岗拖三具尸体过去。未免节外生枝,现下,大牛一家于那纵火之人来说必须是已经死了。”

    杨谨心点了点头,脸色不太好看,懊恼道:“都是我没有考虑周全。”

    齐景霄眼里现出疼惜之色,“傻丫头,这根本不是你的错,怪自己做什么?”

    杨谨心抿了抿唇,“我从衙门回来后,还去了牛田家,看他和他媳妇的反应,这场火应该不是他所为,可杨谨依又被关着,那就更不可能是她了,那到底是谁呢?”

    齐景霄身子前倾,抬手轻弹了下杨谨心的额头,“笨丫头,你还忘了一个人,你仔细想想还有谁不输于杨谨依对自己的爱。”

    杨谨心愣了下,随后眼前一亮,猛地抬眸,“你是说荆姨娘?”

    齐景霄微笑起来,后背又靠在了车壁上,声音里带着淡淡笑意,“还好不是太笨。”

    杨谨心忍不住磨了磨牙,“我才不笨呢!”她低头想了片刻,蹙着眉道:“衙门对于这事已经打算用意外来定性了,且若真是荆姨娘所为,她定然是不会承认的,就算有什么证据,一把火也差不多将证据给烧光了,要如何让荆姨娘亲口承认此事是她所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王溺宠俏王妃(百度最新章节)  邪王溺宠俏王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