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人吓人

    她将心下的怒意强行压了下去,笑道:“好,好。”

    裘旭阳收了银子才离开。

    用过午饭,杨谨心便开始动手做小鱼干,做的时候小家伙一直蹲坐在一旁看着,眼睛圆溜溜的,一眨不眨,可爱极了。

    做完后,杨谨心让它凉了会儿,取出三条放到盘子里给小家伙吃,另用纸包包了一份让梅香送去回春堂。

    傍晚的时候,工部尚书宁永开黑着脸回了府,吕氏迎上来便诉苦,“老爷,您可回来了,你快去看看景善,也不知是哪个贼子,竟敢半夜偷闯进来,将景善打得鼻青脸肿,不成人样,您可一定要为景善做主,将此事查清啊。”

    宁永开沉着脸,听闻此话鼻翼煽动,冷笑一声,嘴唇一掀,讥讽道:“怎么没直接将那混账给打死呢!”

    吕氏一听这话忍不住愣了下,随即蹙眉,不高兴道:“老爷,您说的这叫什么话!景善可是您的亲生儿子啊!”

    宁永开走到桌旁坐下,嗤笑一声,“我倒宁肯他不是我的亲生儿子!”说到这,用力一拍桌子,怒骂道:“你看看他,书不好好读,我要动手打他你就使劲儿的维护着,现在可好,出事了!他在太学院内惹事是非也就罢了,昨儿个竟然在大街上对杨国侯府的嫡次子出手,还差点因此伤了人,这事儿今儿个不知怎么的就被皇上知晓了,早朝的时候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便将我批了一通,我也被停职了,现在,你们母子两可是满意了?”

    这下,吕氏被吓到了,脸色都白了,嘴唇颤了颤,“老爷,您莫不是在骗我吧?”

    宁永开气的直接拿起桌上的茶杯向她砸了过去,但终究没有砸到她身上,“我骗你!呵,我倒希望自己是在骗你!还有,在放榜之前不许那混账踏出院子一步,要是他还不听话,那就当没我这个爹!”言罢,站起身来甩袖直接走了。

    吕氏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心下慌乱得很,可却一点法子都没有。

    自从前几日杨继修和杨继宸来过后,杨谨依每日都心神不宁,脸色一天比一天憔悴。

    没过几日,终于病倒,晕倒在了地上。

    原本并没有人发现,直到晚上丫鬟进来送饭,才发现她晕倒在地,走过去一摸,全身滚烫。

    她赶紧出去将另一个丫鬟喊了进来,二人合力将杨谨依扶到了床上。

    没有立刻去请大夫,而是先去了一趟富卿苑,向李氏禀告。

    李氏是真想不请大夫,直接让她病死得了,可心儿曾和自己说过,她自有计划,而且自己也不想就这么便宜了杨谨依,到时候别人还没病死,反而传出自己苛待庶女的流言来,到那时势必会连累到心儿他们。

    想罢,她才道:“去请大夫吧。”

    丫鬟点了点头,出了府。

    杨谨依那边病着,这边荆姨娘依旧被关在柴房里,这日睡到半夜,她忽然觉得全身冷的厉害,模模糊糊睁开眼,才发现原本紧闭着的门竟是开着的。

    她抬手揉了揉眼睛,又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立刻爬起身向屋外跑去,她脑子里、心里想的全是这是个逃跑的好机会,却没有细想门为什么无缘无故的会被打开。

    刚跑出屋子,后颈上忽然袭来一阵剧痛,她白眼一翻,晕倒在地。

    柳儿将荆姨娘从地上抱了起来,脸上满是嫌弃,杨谨心从暗处走了出来,“走吧。”

    柳儿点了点头,二人从杨国侯府后门离开。

    后门停着一辆马车,杨继宸正坐在马车前面,见她们出来了,便道:“上车吧。”

    杨谨心点了点头,上了马车后,马车直接往衙门的方向行去。

    却不知在他们离开后不久,杨国侯府的后门又悄悄开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里面遛了出来,潜入黑夜的深处。

    深更半夜,原本衙门早就该关了,但此刻衙门内却是灯火通明。

    很快,马车便停在了衙门门口,柳儿抱着荆姨娘和杨谨心兄妹二人入了内。

    知府吴利仁已等候在内,见他们来了,客气道:“随我去后面吧。”

    杨继宸等人点了点头。

    衙门后院除了院子外,再往里便是牢狱,一行人进了牢狱的最深处,这里是用刑的地方,遍布着各式各样的刑具,纵使已经用水洗刷了数遍,还是掩盖不住那像是已经与空气融为一体的血腥味。

    杨谨心瞧见了站在牢狱深处的大牛、牛田、平王以及几位衙役。

    她挑了挑眉,齐景霄昨日派人送信过来,只说全都安排妥当了,并没有提及是如何说动这位知府大人的,现下看来是由平王出面的?

    可司星淳虽是个王爷,却是个没有实权的,不是她瞧不起他,而是事实确实如此,仅凭司星淳怕是说动不了这位知府大人。

    纵使心下再疑惑,面上却不显。到时候寻齐景霄一问便知,而且有个账她还要寻那混蛋好好算一算。

    司星淳走上前来,对杨谨心兄妹二人点了点头,看向知府吴利仁,“开始吧。”

    吴利仁点了点头,大牛开始给自己脸上、衣服上涂上狗血。

    柳儿将荆姨娘扔到地上,在她的身上点了两下。

    杨谨心等人则被带到烛光照不到的地方坐下,牢狱深处的烛光很快灭得只剩下一盏,悠悠晃晃,映着周围的斑驳血迹,阴森极了。

    荆姨娘放在身侧的手指动了两下,紧蹙着眉头睁开眼来,刚准备脱口大骂,身子却猛地一抖,瞳孔不受控制的放大,里面映出了一张血淋淋的脸。

    下一刻,来自地狱的恐怖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杀了我……杀了我……我今日就要拖你一起下地狱……”声音很低很沉,语速极慢,有意拖长。

    荆姨娘被吓得直接忘记了呼吸,大牛脸上、头上的血全都滴在了她的脸上、脖子里,湿漉漉的,等到荆姨娘感觉到脚上传来握力、血腥味越来越浓时,才猛地回过神来,下一刻尖叫出声,抬脚便向大牛踹了过去。

    大牛直接抬手抓住,阴森森道:“吃了你……吃了你……偿命……偿命……”

    下一刻,荆姨娘脚上袭来剧痛,她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那双握着她双脚的手慢慢上移,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脖子上湿冷黏腻,那是血。

    手慢慢收紧,荆姨娘浑身冰凉,双脚乱蹬,赶紧大喊道:“不是我,不是我杀的你,你滚开,你滚开啊!”

    大牛依旧红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她,脸上全是血,没有血的地方也是青白一片。

    “就是你……就是你……我看到了……”

    荆姨娘怕得要命,她感觉自己慢慢呼吸不过来,抬手抓住大牛掐着自己脖子的手,却使不上力,根本阻止不了,“不……不是我,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找他,你去找他。”

    待在暗处的杨谨心挑了挑眉,竟不是荆姨娘亲自动的手,而是另找的人?可纵火烧死这么多人可是一件大事,就算有再多银子怕是也没人愿意接手,还是说那人有必须接手的理由?

    “是谁……他是谁……”

    荆姨娘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赶紧道:“是金元宝赌坊的二当家,不是我,不是我,你要找就去找他。”

    下一刻,掐在她脖子上的手一松,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便见那是大牛的恶鬼对自己龇了龇牙,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

    她再也撑不住,直接被吓晕了过去。tqR1

    牢狱深处的烛火慢慢被点亮,杨谨心兄妹二人互换了个眼神,想不到这事牵扯的人还挺多,且金元宝赌坊的二当家为何要帮荆姨娘母女两?他们之间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知府吴利仁阴沉着脸站起身来,不用他吩咐,两个衙役便直接将荆姨娘拖走,关了起来。

    司星淳站起身来,“既然这纵火事件已经有了线索,知府大人就抓紧时间查吧。”

    吴利仁点了点头,“下官知道。”

    大牛也没清洗脸上的狗血,直接走过来在吴利仁跟前跪下,磕头道:“知府大人,除却这事外,草民还有一事要报。”

    站在一旁的牛田听了这话立时变了脸色,身体控制不住的开始打颤。

    吴利仁皱眉,眉心形成一个川字,沉声道:“你说。”

    大牛跪在地上,直起身来,“大人,那妇人之所以要找人害草民是因为草民知道太多关于她和杨国侯府四小姐的秘密,她想要杀人灭口,若单独杀害我们一家人,只会惹人怀疑,不如直接造成走水的假象。”

    吴利仁脸色沉得越发厉害,吩咐衙役道:“去将师爷叫过来。”

    衙役领命,等带着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过来后,吴利仁直接吩咐道:“师爷,你坐到桌子后面,开始做笔录。”

    师爷原本还有些睡意,听了这话睡意全消,精神一震,恭敬的应了声,走到桌后坐下,拿起笔来。

    吴利人重新看向跪在地上的大牛,沉声道:“你继续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王溺宠俏王妃(百度最新章节)  邪王溺宠俏王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