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属下明白

    杨谨依被说得脸时青时白,她忍不住咬牙道:“那都是你们逼我的。”

    杨谨心忍不住嗤笑一声,“死到临头,竟还不知悔改!”

    齐景霄道:“拖下去打断双手双脚,再送交到官府。”

    齐云领命,拖着她就要往外走。

    杨谨依脸上是掩不住的惊慌之色,奋力挣扎道:“放开我,你们无权这样做,我会去官府告你们的,我……我要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齐景霄的脸蓦地一沉,眉头也随之皱了起来,齐云见状,抬手快速在杨谨依身上一点,杨谨依立刻哑了声,维持着张大嘴、瞪大眼的姿态被拖了下去。

    齐景霄偏头看向杨谨心,脸上神色一下子柔和下来,“没被吓到吧?”

    杨谨心笑了笑,“没有。”她被我吓的不轻倒是差不多。

    齐云将杨谨依拖出院子,点开她的穴道,刚准备动手,杨继修便过来了,他挑了挑眉,“你这是要做什么?”

    杨谨依一瞧见杨继修眼睛立刻亮了,眼珠转了转,赶紧道:“大哥,你救救我,他们要弄断我的手脚。”

    杨继修皱起眉来,“真是这样?”

    齐云点了点头,“我只是遵从我家主子的吩咐罢了。”

    杨继修觉得四妹确实罪该万死,但到底要怎么判处还得交给官府,“将她直接交给官府吧,你家主子那边我会替你去说。”

    齐云心想,这杨国侯府的大少爷心也太软了,“我只会听我家主子的吩咐。”

    杨继修皱起眉来,“那你在这儿等我片刻。”

    齐云刚要开口,杨谨依忽然道:“大哥,我有一个关于静书姐的秘密,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只要你将我平安送离京城,我就将这个秘密告诉你。”顿了下,又急忙补充道:“这是一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

    杨继修脸立刻沉了下来,过的好半响才道:“人已经死了,我就算知道了又有何用?”声音里难掩苦涩。

    杨谨依立时道:“若我说,她根本就没死呢!”

    杨继修脸色变了几变,紧紧的盯着她,声音都变了,“你说什么?”

    齐云眼里现出诧异之色,转瞬即逝,他不动声色的听着。

    杨谨依却聪明的不继续往下说了,抬眸看向杨继修,只道:“大哥,只要你让他将我放了,我就将当年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诉你。”

    齐云注意着杨继修脸上的神情变化,见他有松动、迟疑的现象,赶紧开了口,“杨大少爷,难道您忘了这次三小姐坠崖谁是帮凶吗?”

    杨继修眼神一黯,抿了抿唇,“你放心,我心下有分寸。”他看向杨谨依,“若她还活着的话,那她为何不来找我?她的爹娘也知道她没死吗?”

    杨谨依突然心不慌了,脸上也现出了点儿笑意,“我说过了,只要你将我安全送离京城,我就会将这一切都告诉你。除了我,没人能给你答案。”

    杨继修没说话,过的好半响突然笑出声来,笑声里带着悲凉和嘲弄,“随便你们如何处置她。”就算还活着又能怎样?为什么活着不来找自己?是因为不信任他还是根本就不愿见他?既然她没死,那他怪了三妹整整两年多的时间算怎么一回事!

    他忽然觉得这一切都很可笑,老天爷这是在耍自己吗?

    杨谨依忍不住瞪大眼,难以置信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

    杨继修摇了摇头,反问道:“知道了又能如何?”

    杨谨依一噎,片刻后才强调道:“只有我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若我死了,你将再不会有机会知道。”

    杨继修没再看她,直接就往里走,“我不想知道。”

    杨谨依瞪着他远去的背影,不甘的大声吼道:“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齐云垂下眸子,若有所思,忽然道:“杨四小姐,我家主子倒是对陈府嫡小姐的事有些兴趣,若你将当年的真相说出来,我家主子或许会放你一条生路。”

    杨谨依偏头冲着他便啐了一口,“做梦!我绝不会相信你们!”

    齐云赶紧往后一跃,躲了开来,嫌弃道:“脏。”

    杨谨依脸色猛地一变,时青时白,最终变得铁青。

    齐云心想,这杨谨依知道当年真相的事还是得先回禀给主子,这人嘛,还是暂时先关在柴房里吧。

    既然‘好言相劝’不说,那他们有千百种让她开口的法子等着她,总有一种会让她开口。

    杨谨依被他盯得全身一寒,直接打了个寒颤,眼见着他走了过来,被吓得直接大叫出声,“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齐云上前便点住了她的穴道,拖着便往柴房那边走,直接将她扔了进去,锁门走人。

    杨继修进屋的时候齐景霄正在耍流氓,当然杨谨心现在这么个情况,最多只能口头上占占便宜。

    这次,他倒是立刻就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立刻收了脸上大灰狼诱拐小白兔的表情,变得严肃正经起来。

    杨谨心被他的变脸速度震惊到了,刚想说几句损损他,杨继修便进来了。

    “大哥。”

    杨继修‘嗯’了声,走上前来,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身子可有哪里不舒服?”tqR1

    杨谨心笑眯眯道:“一切都好,没哪儿不舒服。”骨头断了,自然是疼的,但这点疼尚且可以忍耐,也没必要见到一个人就诉苦。

    自从得知了静书极有可能没死的消息后,他心下对这个三妹便升起了浓浓的愧疚之意,且听四妹的语气,当年那件事似乎另有隐情。

    “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吗?”

    杨谨心摇了摇头,“没有。不过,有时候脑海里会突然闪过几个画面,待要细想的时候,又什么都想不到。”

    杨继修‘嗯’了声,神色温柔,“顺其自然,不必多想。”不管当年那件事的真相如何,他想,自己都欠三妹一声对不住。

    杨谨心笑着点了点头,杨继修也没多留,只坐了片刻便离开了。

    待他走后,杨谨心眨了眨眼,忍不住道:“我这个大哥对我也挺好的嘛。”一开始她还以为她这个大哥不喜欢她呢,毕竟自她醒来后,他来看她的次数也不多,每次来说过的话最多不超过三句,但方才,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这个大哥是关心着自己的。

    齐景霄眼里极快的闪过一抹讥讽之色,“是,不过他们都没有我关心你,喜爱你。”一边说一边凑上来就亲了她一口。

    杨谨心瞪眼,她算是发现了,这家伙见缝插针的耍流氓的本事是见天儿的涨。

    二人正甜甜蜜蜜的亲热着,至少齐景霄是这么认为的,外面忽然又有了脚步声,齐景霄脸黑了下来,放过继续蹂躏杨谨心的唇瓣,心下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丫头,我待会儿再过来陪你。”

    杨谨心心想,真不用,你陪我我才累!但她明智的没有将这话说出口,只乖乖的点了头。

    齐景霄出了里间,黑着脸看着齐云,压抑着怒意道:“什么事?”

    齐云见自家主子一脸杀意的盯着自己,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鼻子,难道自己方才进来的时候正巧打断了主子的好事?想罢,轻咳一声,“是关于陈府嫡小姐的事。”

    齐景霄抿了抿唇,“出去说。”他之所以一定要知道当年那件事的真相,其一是为了不让丫头蒙受冤屈,其二便是为了解开丫头的心结,虽然她与杨继修表面上看似和好了,但二人心里的这根刺一直都在,杨继修就算是死了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但丫头不行,他必须要拔掉她心里的这根刺,让她永永远远都是开心的。

    齐云应了声‘是’。

    出了屋子,齐云便将方才的事说了一遍,齐景霄听罢,想了片刻才道:“你去找裘旭阳,找他做什么想必不用我多说吧。”

    齐云点了点头,笑道:“属下明白。”

    齐景霄‘嗯’了声,在进屋前警告道:“以后没有重要的事少进屋。”

    齐云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不正经,“请主子放心,属下明白。”

    齐景霄盯着他,动了动手指,怎么突然想打他一顿呢!

    齐云得了吩咐,立刻就去找裘旭阳,直接说明来意,“裘大夫,请你将我易容成杨继修的模样。”

    裘旭阳挑了挑眉,“齐景霄让你这么做的?易容成他的模样做什么?”

    齐云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说了下,裘旭阳点了点头,“坐吧。”

    半夜,关押着杨谨依的柴房的门忽然开了,外面的凉风一下子全灌了进来,缩在角落里的杨谨依一个激灵,醒了。

    睁开眼便看见自己跟前有一个黑乎乎的人影,被吓得一哆嗦,便要尖叫出声。

    “闭嘴,是我。”

    杨谨依尖叫声卡在了喉咙里,过的好半响才试探道:“是大哥?”

    齐云‘嗯’了声,“我来送你出京,但条件是你必须得将当年的真相告诉我。”

    杨谨依只觉心中燃起了希望,用力点了点头,“好好好,只要你将我安全送离京城,我一定将我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王溺宠俏王妃(百度最新章节)  邪王溺宠俏王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