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傻白甜

    第三百四十九章  傻白甜

    齐景霄没吭声,说实话,他很理解杨继宸现在的心理。

    可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伤害虽然造成过,但他想,丫头现在记得定然只有他们的好。

    毕竟好占了大部分,且不好也不过是因为误会,其中绝大多数还是恨铁不成钢吧。

    很快,三人便喝光了手里的这一坛酒。

    杨继宸刚想再开,杨继修忽然道:“二弟,你明日还要去翰林院,别喝了。”

    这时,齐景霄也站起身来,“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告辞了。”

    杨继宸略微仰头看着他,眼眶有些发红,过的许久才道:“你……你一定要对心儿很好很好。”

    齐景霄脸上无所谓的神情此刻变得异常认真,“嗯。”

    杨继宸没再多说,只摆了摆手,“你走吧。”

    齐景霄直接转身离开。

    等他一走,杨继宸眼里忽然流出泪来,哭得伤心极了。

    一旁的杨继修有点懵,同时竟觉得有些有趣,毕竟二弟自从稍微懂事后就极少再哭了,而且还在在人前哭,他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心下可以肯定,应该是醉了。

    杨继宸哭着哭着便开始念叨:“我好舍不得心儿。”说到这,泪眼朦胧的看着杨继修,“大哥,要不我们去求娘,让她不要将心儿嫁出去好不好?我可以养她一辈子的。”

    杨继修还真没想到醉酒后的二弟会说出这番孩子气的话来,虽然孩子气了点,却也可以看出他待心儿的真心,他是真的很舍不得,说是亲妹妹,怕是当成了自己的亲骨肉在疼。

    想到这,他心下微微有些酸胀,他也很不舍啊,可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更要放手,不能再剥夺心儿追求幸福的权利。

    撇开偏见,齐景霄真的是个很不错的男人。

    不过,他有心想逗逗醉酒后的二弟,沉吟了片刻才道:“这个估计不行,要是让心儿知晓是你让娘不让她嫁人,她约莫是会恨你的,不过,我倒是有个注意,你可以求求娘,问问你能不能陪嫁过去?”

    杨继宸一听这话眼睛都亮了,也顾不得哭了,站起身来就要往外走,“大哥,你说的对,我这就去找娘说说。”

    杨继修一听这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眼见着二弟礼院门越来越近,赶紧上前将他拽了回来,嘴里哄道:“明天再去吧,你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娘肯定睡了。”

    有点期待明天二弟酒醒后脸上会露出什么样的神情,不过他觉得很有可能他会装作一副什么都不记得的模样,毕竟是这么丢脸的事儿。

    杨继宸又点了点头,“大哥,你说的对,我……嗝”打了个酒嗝继续道:“明早就去找娘。”

    杨继修‘嗯’了声,声音里满满的都是笑意。

    目送着二弟摇摇缓缓进了屋,关上了门,杨继修才摇了摇头,离开了竹清院。

    其实,齐景霄在出了竹清院后原准备回府的脚步一顿,换了个方向,便去了兰心院。

    他想的很好,趁着丫头睡着的功夫,偷件衣服回去。

    他脚下步子很轻,几乎没有发出半点动响,可偏偏杨谨心鼻子极灵,在梦中就闻到了酒香,在加上她睡得比较早,此刻闻到了酒香便渐渐的又要醒过来的趋势。

    就算动作放的再轻,开衣柜还是少不得要发出点声音。

    一声极轻的‘咯吱’一声,杨谨心耳朵动了动,睫毛轻颤,醒了。

    迷糊不过片刻,她嗅了嗅,发现根本不是她的错觉,而是屋内真的有酒香,或者说,屋内有人。

    可深更半夜会来她这里的且还直奔着衣柜去的,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眼睛里忍不住泄出一丝笑意,无奈的开了口,“齐景霄,是你吧?”一边说一边就从枕头下摸出一颗夜明珠来,瞬间照亮了站在衣柜跟前做贼似的齐景霄。

    哦,不能说是做贼似的,因为就是在做贼。

    齐景霄赶紧将手里拿着的衣服放了回去,转过身看向杨谨心,脸上神情无辜,声音温柔,“丫头,是我将你吵醒了吗?我刚从你二哥哪里喝完酒,就想看看你睡得好不好。”

    杨谨心坐起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是吗?那现在看完了,可以回去了吗?”

    齐景霄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回头看衣柜里的衣服,不情不愿的点了下头,天知道他都希望自己能够留下来,或者说如果丫头能主动挽留一下自己就好了,这样应该不会对成亲后造成什么不利吧。

    想到这,他看向杨谨心的目光忽然变得灼热了些,里面还添上了点期盼的神色。

    这一刻,杨谨心有种自己是肉骨头的错觉,似乎只要自己招招手,面前的大狗就会扑上来。

    被这样一眨不眨的盯着,杨谨心就控制不住的要心软,可又想起装委屈装可怜是齐景霄的拿手好戏,立刻直接躺了下来,顺手将夜明珠又塞回了枕头下。

    声音里毫无留恋,“回去吧。”想了想,还是补充了句,“时辰已经不早了,记得早点睡。”

    刚说完,杨谨心忽然觉得就连屋内的酒香味都快溢满了委屈。

    不知齐景霄在衣柜前站了多久才‘哦’了声,一步一步慢吞吞的往外走,步伐听在耳里极为沉重。

    杨谨心忽然想起今晚用晚饭的时候,因有大哥二哥在,自己也没顾得上他,心虚内疚不免涌上了心头。

    她忍不住抬手捶了下松软的被子,转过身去,“过来睡吧,明早再回去。”

    下一刻,杨谨心就感觉人已到了跟前。

    杨谨心:“……”原来轻功是这么用的。

    她自觉往里挪了挪。

    齐景霄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此刻,那双漂亮的眼睛亮如星辰。

    他快速脱了外袍,掀开被子上了床,抬手便将杨谨心搂在了怀里,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下,满足的吸了口气,“丫头,你真香。”

    杨谨心觉得自己真无法卫星的回应‘你也是’,毕竟刚喝了酒的齐景霄身上确实没那么香。

    “睡吧。”

    这一晚,齐景霄什么都没做,只规规矩矩的将杨谨心抱在怀里,二人很快便睡着了。

    翌日,杨谨心睁眼的时候身边早已空空如也,就连那屋内的酒香也所剩无几。

    用过早饭,坐在桌前正看着书,里间的梅香忽然惊叫一声。

    杨谨心放下书册,“梅香,怎么了?”

    不会是有老鼠吧,不应该啊,那老鼠的胆子也太大了,当毛毛是摆设吗?

    梅香赶紧从里间出来了,脸上带着疑惑,“小姐,奴婢整理衣柜的时候,发现少了两件小姐您平时最爱穿的锦裙。”

    杨谨心脸一黑,齐景霄那家伙还真是好记性,都睡醒了竟然还记得这件事。

    还有,你偷一件就算了,竟然还给她偷两件,这下她要解释都难。

    “是不是被拿去洗了?”

    梅香蹙了蹙眉,摇了摇头,“不会,那两件衣服都是前些天刚洗好了的。”顿了下,她声音里忽然染上了点惊恐,“小姐,您说,会不会是有人偷了您的衣服?”

    杨谨心心里赞同的点了点头,没错,而且她还知道犯人是谁。

    面上不显,口中安慰道:“怎么会?院内有柳儿和信儿守着呢,谁会不长眼的闯进来就为了偷这两件衣服,你继续整理吧,待会儿我会找柳儿她们问问,些许是她们谁拿走了吧。”

    梅香听了这话一想也是,点了点头,又转身回去继续整理衣服了。

    也罢,等柳儿进来还是和柳儿通个气儿,让她帮着将梅香给糊弄过去。

    之后,果然梅香又问了起来,柳儿便站出来道:“之前我整理的时候不小心将那两件衣服掉地上了,便拿出去让人洗了,大概明天就会送回来。”

    至于明天能不能回来,自然是不可能的,只能说衣服不小心丢了,虽然这锅得由洗衣服的吓人来背,但根本不会出任何事,因为杨谨心不可能计较。

    梅香点了点头,松了口气,“奴婢就说嘛,这衣服怎么可能说丢就丢呢。”

    杨谨心和柳儿相互对视一眼,二人眼里都现出了一丝笑意。

    翌日杨谨心刚准备用午饭,裘旭阳便过来了。

    前日一只眼睛、嘴角还青着,今天已从他脸上看不出任何痕迹。

    裘旭阳进了屋,直接在杨谨心对面坐了下来,扬起无害的笑脸,对梅香道:“能帮我再取一副碗筷过来吗?”

    梅香早就已经免疫,询问的看向自家小姐,待杨谨心点了头,她才离开。

    裘旭阳见了忍不住撇了撇嘴,“丫头,你这院里头的丫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杨谨心嘴角抽了抽,翻了个白眼,讥讽道:“你今天倒是来的很及时。”

    裘旭阳‘嘿’了声,理直气壮道:“我就是来蹭饭的。你没骗我,那老头子果然回来了。”

    杨谨心笑了笑,“所以你今天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梅香已经将碗筷拿过来了,裘旭阳先用筷子夹了一块肉,吃下肚后才道:“没事我就不能来找你了。”顿了下,又‘啧’了声,“这菜做的没你做的好吃啊,你有空也该教教你院里的人如何做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王溺宠俏王妃(百度最新章节)  邪王溺宠俏王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