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伤疤

    第三百七十九章  伤疤

    那妇人立刻尖叫道:“你们想干嘛?这地方又不是你们的?凭什么要我们出去?”

    还在吃着饼子的男人终于有了反应,直接站起身来,作势拍了拍袍摆上沾染上的灰尘,不悦道:“你们要干什么?占势欺人吗?我告诉你们,只要你们敢动我婆娘一下,我定然饶不了你们。”话虽然这样说,可人却没走出来,还站在妇人的身后。

    快速说完这个,又看向庙内再看热闹的各位,大声道:“各位评评理,这地方又不是他们的,凭什么要让我们出去?”

    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人附和,“对,说的不错。”

    “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要出去你们出去!”

    “……”

    听到开口说话的都是站在自己这边的,男人忍不住勾了勾唇,脸上现出得意之色,看向齐云,眼里明晃晃的写着,来啊,看你能拿我们如何?

    齐云直接走上前来,抬手便抓住了妇人的胳膊,强行将她从地上扯了起来,那妇人手里头还抱着一个孩子,根本腾不出手来反抗,立刻尖声叫道:“相公,你快救我,快救我。”

    男人赶紧上前,就要推齐云,齐云冷笑一声,直接用另一只手捏住了男人的手腕,一个用力。

    只听破庙内响起杀猪般的嚎叫,男人直接跪了下来,疼得脸色惨白。

    破庙内所有看热闹的人都是一骇,赶紧往后缩了缩。

    齐云冷笑一声,直接拖着一家三口往外走,妇人挣扎不动,一边哭闹一边嘴里骂骂咧咧,什么难听的都骂出来了。

    直到齐云将他们扔掉破庙外,在破庙内躲雨的没有一个敢开口替那一家三口说话。

    齐云将破庙的门关上,重新坐了回来。

    外面叫骂声不止,混着孩童的哭泣声,但也不过没多久便渐渐远去。

    破庙内安静了不过片刻,便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这都是些什么人啊,心怎么就这么狠呢。”

    “是啊,分点给人家吃又怎么了?明明就还有剩那么多。”

    “就是,那孩子也是可怜,这外面雨这么大,千万别给淋病了。”

    “这么大的雨,那一家子要真寻不到躲雨的地方,再加上那孩子还没吃,少不得要去掉半条命。”

    “心狠的人啊,一定会有报应的。”

    源源不断的责骂传进杨谨心等人的耳里,不等杨谨心开口,从破庙的一个角落忽然传来一道雌雄莫辩的声音,“方才他们在被往外赶的时候,怎么不见有人为那一家子出面,现在人走了,才一个个好心的替他们抱不平,当真是可笑!你们要是同情那一家子,不如现在出去将那一家子拉回来,再把自己带的干粮给那小孩吃,些许人家还会感激你也不一定,毕竟人家自己有干粮却没给孩子吃。”

    此话一出,破庙内顿时安静下来,只听得外面噼啪作响的雨声,氛围尴尬异常。

    有不少人都不由自主的红了脸,耳根子滚烫。

    杨谨心和齐景霄相互对视一眼,同时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笑意,这破庙内,也不尽是些糊涂人嘛!

    他们忍不住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全身脏污,看不清脸和身材的人缩在角落里,在他的前面,放着一个碗,碗里有个馒头,身旁还放着一根棍子,棍子上帮着一个葫芦。

    杨谨心挑了挑眉,乞丐?

    哈哈,这乞丐倒是个看得清,明事理的。

    司星淳直接站起身来,抬手拍了几下,“说的好,说的太好了,兄台,我看这里面就你一个眼睛是不瞎的,耳朵是不聋的,我很喜欢你,过来吧,一起吃。”

    缩在角落里的人也不扭捏,直接站起身来,靠近他的几人立刻捂住鼻子,实在是这乞丐身上太臭了,走动间,衣服和头上的泥屑不停的往下掉。

    司星淳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把饭菜送到他门口去。

    不过话既然已经说出口,再收回,未免会让他觉得难堪。

    罢了,忍着吧。

    那乞丐走过来直接往地上一坐,杨谨心好奇的看着他,看身量,倒是挺高,应该是个男人,可惜脸实在是太脏,好在有眼白,不然连那眼珠子都找不到在哪里。

    杨谨心将筷子递给了他,那人咧嘴一笑,“谢了。”说完便毫不客气的大吃起来。

    原本菜就所剩不多,等他吃完,直接清盘了。

    杨谨心眨了眨眼,居然觉得别是这乞丐故意说那话,就为了蹭这一顿饭吧,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不过能想到这个法子蹭饭的,倒也是个奇人了。

    乞丐吃完,放下筷子,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司星淳坐了过来,“兄弟,你叫什么?是哪里人?”

    杨谨心忍不住想,兄弟这两个字可不能乱叫,毕竟这一叫,难道皇族的族谱上还得多家一个人?

    乞丐道:“我没名字,原本是在苏城要饭,现在准备去京城要,听说那里能要到更多的银子和饭菜。”

    杨谨心:“……”该说他太实诚还是太傻缺呢!其实她有点不信他说的话。

    司星淳听了这话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有趣有趣,说说吧,你会做点什么?说不定我可以给你一份活计干呢?”

    乞丐偏头认真的打量了他几眼,问了一个特现实的问题,“你很有钱吗?”

    司星淳点了点头,“这是自然。”

    乞丐道:“那我跟你,我什么都会做。”

    司星淳挑了挑眉,“好,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乞丐点了点头。

    对于司星淳突然收了这个乞丐,杨谨心等人都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毕竟这人脱线脱惯了的。

    只是有一个奇怪的点,这乞丐的一举一动,说话的口气,实在不像是一个乞丐。

    不过杨谨心也没多想,毕竟这天下大的很,奇人更是多的是。

    由于乞丐身上实在是太臭了,没人愿意和他一辆马车,他倒也自在得很,一个人占了一辆。

    等到了下一个城镇,众人决定暂作休息两日,一到客栈,便让乞丐去洗了个澡。

    洗澡洗了将近一个时辰,店小二来来回回晃了三趟水,乞丐才从屋内走出来。

    杨谨心等人都坐在楼下吃饭,等人走到他们桌旁才抬起头来,杨谨心仰头看了男人一眼,瞳孔猛地一缩。

    男人的一张脸原本应该很英俊,可偏偏又道极深的伤痕从他右眼下方一直划到下巴,破坏了他的整张脸,这样一张脸,不要说是小孩,大人都能给吓哭。

    杨谨心也有一瞬间的心悸,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觉得,这伤痕这么深,没好之前该有多疼啊。

    她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谁?有事吗?”

    齐景霄挑了挑眉,却是将男人和那乞丐联系在了一起。

    “我是那乞丐。”男人说完便直接坐在了原本就给他留的位置上。

    杨谨心:“……”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没再说话。

    裘旭阳看着他的脸,摸着下巴道:“你这脸上的伤……”他是说了几个字就不说了。

    杨谨心咬牙,她平生最恨的就是说话说一半的!

    “他脸上的伤怎么了?”

    裘旭阳耸了耸肩,一脸无辜,“没什么!”

    杨谨心咬牙,握拳,极想揍他一顿。

    齐景霄眼里闪过一抹深思,总觉得裘旭阳不是故意吊他们胃口,而是有些话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

    用完午饭,众人各自回屋休息。

    杨谨心和齐景霄正准备休息,屋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敲响,齐景霄开口道:“是谁?”

    裘旭阳道:“是我。”

    齐景霄挑了挑眉,开门让他进来,又将门关上。

    裘旭阳走到桌旁坐下,笑得极不正经,“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到你们了?”

    杨谨心冷笑一声,“裘旭阳,你信不信我让齐景霄直接将你扔楼下去,让你再好好的在床上躺个两三个月。”

    裘旭阳身体一僵,脸上笑意微敛,正经道:“咳咳,别生气嘛,我来找你们是有正事,我觉得那乞丐脸上的伤痕有点问题。”

    杨谨心问道:“有什么问题?”

    裘旭阳也不卖关子,“他脸上的伤口虽然愈合了,但我却觉得那伤口是他自己用刀给划的,你应该知道,别人在你身上留下伤口和你自己留下痕迹是不一样的。”

    杨谨心不由得蹙起眉来,想了想才道:“这就是你方才没有在桌上开口的原因?你确定吗?”

    裘旭阳点头,“确定,我的医术你还信不过。”

    杨谨心眨了眨眼,如实道:“确实信不过,毕竟那老头的医术就比你要好上不知多少倍。”

    裘旭阳冷哼一声,不服气,“我年纪小嘛!”

    杨谨心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下,目瞪口呆,“裘旭阳,也就你这脸皮好意思说出这话。”

    裘旭阳又哼了声。

    杨谨心道:“我觉得这乞丐有点问题,或者说他不像个乞丐,我们还是提醒下平王吧。”

    裘旭阳点了点头,“我会和他说的,不过我想,就算我不说他脸上的伤口是他自己所为,我想司星淳也不会就这么简单的相信他吧,要他真这么蠢得轻易相信别人,身为一个王爷,也不会好好的活到现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邪王溺宠俏王妃(百度最新章节)  邪王溺宠俏王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