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47章 046 死又何妨?

    苏墨看着脸色发黑的尉迟寒风,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了一点点儿的生气,她的手不舍的收回,愧疚的看着他,心道:刚刚看夜冷的样子,应该东帝那里是有药可以救你的,可是……我不知道萧隶为什么要拦住他,我也顾不得去思考,你要等我,我这就进宫,我没有回来,你不可以走……知道吗?

    苏墨淡漠的起身,冷眼看了下柳翩然,转身离去,她此刻已经顾不上自己出去会不会有危险,想来,在帝都大街上那些黑衣人也不会如此的猖獗。

    此刻,王府上下笼罩着一层凄哀,苏墨带着紫菱匆匆离开了王府,直往皇宫奔去……

    +++++++

    “启禀皇上,黎王妃求见!”太监恭敬的通报着。

    尉迟木涵抬起头,放下手中的折子,微微蹙眉,不解此刻苏墨怎么会来找他,说道:“宣!”

    苏墨这是到东黎以来第三次看见尉迟木涵,卸去了最初看见皇帝的紧张,此刻的她已经考虑不了别的,她跪在地上,省去不必要的迂回,直切主题的说道:“臣妾希望皇上能救救王爷!”

    尉迟木涵蹙眉,刚刚不是派人过去了吗?

    苏墨见他不说话,恭敬的匍匐在地磕着头,道:“臣妾不知道皇宫里有什么可以救王爷,但是,从夜冷和萧隶的言语中,臣妾想,这宫里必是有解毒的圣药的……还求皇上能赐予臣妾,臣妾定当将皇上的恩典铭记于心!”

    “你都不知道就来和朕讨要?”尉迟木涵眸光变的幽深,眸光犹如两道犀利的小刀刃向苏墨射去。

    “啪!”

    尉迟木涵突然猛地拍了下御案,人亦站了起来,冷声说道:“苏墨,你好大的胆子……”

    苏墨一脸无惧,缓缓直起了身子,直视着尉迟木涵,缓缓说道:“臣妾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想来是一定可以救王爷的……如果臣妾的讨要触犯了什么大不韪,皇上只要肯赐予臣妾,臣妾自愿随皇上处置,无怨无悔!”

    “无怨无悔?哼……”尉迟木涵冷冷一哼,负手走下台阶,俯视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苏墨,从怀中拿出一枚雕刻精良的玉佩,说道:“萧隶和夜冷想要却不能要的是朕的这枚玉佩!”

    苏墨疑惑的看着尉迟木涵手中的玉佩,心中暗讨:这玉佩和解毒有什么关系?

    尉迟木涵举着玉佩,冷冷的说道:“这枚玉佩……是东黎国皇上的信物!不但可以避毒,亦能吸取身上的毒素!”

    信物!

    苏墨呆愣的看着那枚玉佩,神情变的漠然,这东西既然是皇上的信物,等同玉玺,难怪萧隶阻止夜冷来讨要,这是在造反,就算出发有因,也是造反!

    苏墨身子突然失去了支撑力,她瘫软的跪坐在地上。

    皇上再宠爱臣子也只是宠爱,皇权是不允许任何人藐视和窥视的!

    苏墨缓缓抬起头,直起了身子再一次的磕头道:“皇上,臣妾只求能解王爷身上的毒,并无其他意思,臣妾恳请皇上……借玉佩给臣妾一用!”

    “你就不怕死吗?”尉迟木涵冷声问道。

    苏墨抬起头,淡然一笑,从容说道:“死又何妨?”

    本来死的就应该是她,不是吗?

    “王爷可以用自己的性命来保全臣妾,臣妾亦可以为救王爷去死!”苏墨依旧淡然,缓缓说道:“王爷是国之栋梁,怎好死的如此窝囊?!如果臣妾和皇上讨要信物是以下犯上,那么,就请皇上赐死臣妾,救救王爷!”

    尉迟木涵微眯了眼睑,看着依旧匍匐在地的苏墨,她身上笼罩着一抹他不熟悉的气场,那样的气场让他的心也为之感动。

    适时,一个太监低头走了进来,恭敬的跪到地上,说道:“启禀皇上,奴才已经将药送去了王府,黎王爷也已经脱离了险境,只是还未曾醒来,奴才怕皇上担心,先行回来回复!”

    苏墨身子一惊,急忙直起了身子,顾不得礼数的看着身后的太监,慌忙的问道:“你说什么?”

    太监急忙回道:“回禀王妃,王爷的毒已经解了!”

    苏墨先是一愣,方才回头向尉迟木涵看去,眼中存了疑惑和浓浓的不解,既然有丹药可以解毒,为什么他刚刚又拿玉佩说事?而且……明明已经派人去送了解药,为什么还要吓她?

    想着,心中不免有了些火气。

    尉迟木涵嘴角淡笑,负手走回到御案后坐下,淡笑的说道:“王妃竟然可以为了寒风连性命都不顾,着实让朕大开眼界!”

    苏墨没有说话,静静的听着,心里的怒气更甚。

    尉迟木涵看出苏墨的怒气,也不在意,接着说道:“朕身上的玉佩是不能离身的,如果朕给了你去救寒风……要么就是黎王府满门抄斩,要么就是朕禅位,你认为是什么结果呢?”

    苏墨一听,顿时明白为何萧隶阻止夜冷,让一个皇帝禅位那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有黎王府满门抄斩,这不但救不了他,反而害了府中的所有人,想到此,苏墨不免冷汗直流。

    要她用尉迟寒风一个人的性命换黎王府上上下下几百条人命……她做不到,最坏的结果也就是他死了,她无法苟活罢了!

    “皇上既然已经赐了丹药,又为何让臣妾误会?”苏墨问道。

    尉迟木涵笑意加深,缓缓说道:“朕见了你两次,两次你都淡漠的好似平静的湖面,就算丢下粒石子都不会惊了你一般,可是……朕发现,你还是有情绪的!”

    苏墨微微蹙了秀眉,这个皇帝就为了看她着急?

    “其实,也不算是朕救了寒风,说到底……也还是你救的!”尉迟木涵突然说道。

    苏墨更加的不解,却也没有问,尉迟木涵既然如此说,就必然会告诉她为何?

    “南帝在给朕送来联姻信笺的时候,同时送给朕一件礼物,也就是寒风刚刚服下的药……”尉迟木涵倚靠在座椅的扶柄上,说道:“听闻药王谷当年秘制了三粒能解天下奇毒的丹药,只有心脉还有气息,就算毒入攻心亦能解除,果然不假!朕今天也算是大开眼界了!”

    说着,不免站起身,示意苏墨起身,接着道:“如此珍贵的药南帝都能为了你送给朕,想来,就是冷漠如他也是十分的宠爱你啊!”

    苏墨心中感动,她一直觉得南帝只是为了公主嫁过来做政治婚姻,或者只是想推离他……也许,他不是那样的人,大概,都是帝王的无奈吧。

    想着,苏墨内心微微一叹,福身道:“得罪皇上之处请皇上的谅解,如果无其他事,臣妾先行告退!”

    突然,尉迟木涵眸光一凝,冷漠的说道:“你以为……你还能走?”

    苏墨征神,不明白他的意思。

    “来人啊,苏墨以下犯上,关入大牢!”尉迟木涵冷声说道。

    苏墨没有想到会如此,本想求情,却也作罢,她刚刚来和皇上讨要信物,那是大逆不道之罪。

    等人拉走了,尉迟木涵撇了下嘴角,自喃的说道:“她也不求情?就是到这会儿都如此的漠然……”

    +++++++

    黎王府。

    经过漫长的一夜,当吱呀上小鸟儿不停的欢唱着,所有人都疲惫的打着盹儿,尉迟寒风欢呼的睁开了眼睑,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握着,心中竟有一丝的欢喜,他微微侧了头看去……一抹失望浮上眼底。

    夜冷率先睁开眼睛,看着尉迟寒风,急忙上前一步,问道:“王爷,可有何处不适?”

    他的话惊了屋内所有的人,萧隶急忙拉过大夫给尉迟寒风把脉,直到大夫欣喜的说王爷已无大碍后大家方才放下心来。

    尉迟寒风在柳翩然的侍候下吃了药,环视了一圈屋内的人,并未曾发现苏墨的身影,问道:“苏墨的伤怎么样了?”

    “回王爷,昨日回来时已经处理了!”萧隶恭敬的回道。

    尉迟寒风点点头,暗想着估计是歇息去了,看着柳翩然疲惫的脸,说道:“累了吧?去休息吧!”

    柳翩然摇摇头,眼眶中含着泪轻轻的将脸置于尉迟寒风的掌心中,哽咽的说道:“妾身不累……”

    萧隶等人微微躬身,示意屋内的人都出去,将门轻轻合上,顿时,屋内只剩下尉迟寒风和柳翩然二人。

    柳翩然眼眶中的泪滑过脸颊滴落在尉迟寒风的掌心,她痛心的说道:“王爷怎么可以如此不爱惜自己?就算是为了娘,你也不能置自己生死而不顾啊……只是她活着,又有何意义?”

    尉迟寒风缓缓起身,拥过柳翩然,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

    他真的当时只是因为娘的关系吗?

    不……他当时根本没有时间思考,只是一心想着不能让她死!

    哭了一会儿,柳翩然渐渐的恢复情绪,想着尉迟寒风醒来还未曾进食,急忙说道:“您一定饿了,妾身去给您准备膳食!”

    尉迟寒风点点头,看着她离去。

    人还未曾躺下,就见萧隶急匆匆的行来,说道:“王爷……竹园里说,王妃从昨日到现在都不曾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