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51章 050 再见佳人心深陷

    尉迟寒风静静的看着苏墨,她眸中的怒意让他的心有些痛,那样的痛就犹如当日他看着她昏迷时那样无助的时候,他讨厌这样的感觉,急需要捏碎,他一把拽过苏墨,菲薄的唇压了上去……

    唇还未到,苏墨猛然偏过了头,一把推搡开尉迟寒风,漠然道:“王爷,我累了!”

    说完,苏墨眸中闪过淡淡一丝伤感,站起了身子。

    正欲离去,却被尉迟寒风拉住了手腕,那刻想着要挣脱,却力不从心,脚下更是犹如粘住了地面,挪不开半分。

    苏墨知道,她陷了,她在不明白尉迟寒风心意的时候陷了,在他守护她,陪着她落入未知的山坡,在他舍命救她的那刻,在他虚弱的拥着她的时候,她的心沦陷了。

    尉迟寒风拉着苏墨的手腕站了起来,扳过了她的身子使她和他想对,修长的手轻轻拂过她额前的秀发来到鬓间,肆意把玩着一缕,眸光变的深邃,缓缓说道:“非要说的明白……你才懂,还是你的性子就非要让本王说的真切?”

    苏墨木然的抬起头,眸光对上了深邃,那一刻,她仿佛忘记了呼吸。

    尉迟寒风的眸子那样的深,深的她看不见底,却又仿佛笼罩着一层炙热,那样的冰冷和火热交织在里面,她迷惑了……

    “有一天……”苏墨咬了咬唇角,垂了眸子,长长的睫羽遮去了眼中的惊慌和未知的害怕,轻声问道:“有一天如果为了某种对你而言无法摆脱的原因,你……你会丢下我一个人吗?”

    尉迟寒风把玩着苏墨秀发的手一僵,此刻她的身上没有了拒人于千里之外,却有着发自骨子里的害怕和恐惧,那样的浓郁的表现在他的面前。

    她的身上到底有怎样的故事?为何这样的她让他的心都感到窒息,好似有什么刺痛一般。

    尉迟寒风将苏墨拥入怀里,阖上了眸子,脑海里却回荡着上兰苑里那犀利的痛苦声,他内心沉痛,在她耳边说道:“不会!”

    他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好似强行针一般让苏墨顿时豁然,这么多年的封闭和坚持也彻底在这两个字下瓦解。

    “风,不要骗我!”苏墨低声呢喃。

    尉迟寒风没有说话,只是更加的拥紧了苏墨的身子,无言的承诺让苏墨的心泛起层层涟漪。

    月光透过窗户洋洋洒洒的落入,地上映出一抹柔和的光亮,燃烧的蜡烛不知何时已经熄去,硕大的夜明珠的光晕和洒进的月光痴痴交缠着。

    床榻上的人紧紧的相拥,二人相伴入眠,那刻……是谁在沉沦,又是谁在深陷?

    +++++++

    “主子,你今天心情很好哦!”紫菱看着苏墨嘴角淡淡的笑意,边为她梳洗着,边嬉笑的说道:“王爷今早走的时候还有交代让您多睡会儿呢!”

    随着紫菱的话,屋内侍候的小单和小双二人纷纷掩嘴而笑。

    “王妃笑起来真好看!”小双看着苏墨嘴角的那淡淡的笑意,不免感叹的说道:“王妃如果多笑,王爷一定欢喜的不得了!”

    苏墨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想起昨夜二人同床却只是相拥而眠,什么都没有做,就只是感受着彼此,脸上的笑意避免深了一层。

    “紫菱,你说……也就几日的光景,我能学会弹一首曲子吗?”苏墨突然问道。

    紫菱一听,急忙说道:“当然可以了,主子聪慧,一首曲子岂会难倒主子?”

    苏墨可没有紫菱这样好的心态,她从未曾接触过乐器不说,这东黎国她不熟悉,想找个不错的师傅都是个难事。

    “可是……我和谁去学琴呢?”苏墨好似自问的喃喃说着。

    紫菱亦蹙了眉头,想了半天,突然大叫一声,说道:“主子,赵公子啊!”

    “赵公子……”苏墨一抚额头,摇了摇头,道:“发生了这么多事,都忘记赵翌了,上次他说在十里亭练剑弹琴……”

    想到此,不免心中愧疚,这许久也不知道人家还在不在那里,还记不记得她这个人?

    一说到十里亭,紫菱顿时苦了脸,说道:“主子,十里亭在城郊,王爷不准你出城,说是不安全!”

    苏墨想了想,说道:“紫菱,你去帮我走一趟,如果有幸能在那里遇见他,就告诉她我申时在赋雅小筑等候!”

    赵翌一袭青色长衫站在赋雅小筑时,依旧感觉到不真实,他每天下了早朝就飞奔的去了十里亭,他怕他的怠慢和佳人失之交臂,可是,一日日的等候终究换来的是无限的惆怅和越来越深的迷恋。

    他曾想着试图去寻找她,却又怕唐突,怕这样的激进反而让淡漠的佳人退避,本想着今日又将是失望而归,却有着意外的等待。

    “听紫菱说……你有事找我?”赵翌掩去眼中深深的爱恋,缓缓说道。

    苏墨点头,道:“那个……我上次听你言语,你会弹琴?”

    “也只是闲暇时打发时间罢了!”赵翌点着头,谦虚的说道。

    “我想学首曲子,可是……可是我不会弹琴!”苏墨说完,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下唇角,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在赵翌面前有种说不出来的心境。

    “你不嫌弃我可以教你啊!”赵翌好似并没有看见苏墨的尴尬,云淡风轻的说道:“我就怕你到时候说我自己半桶水还来教人!”

    苏墨一听,不免一笑,有些自嘲的说道:“我一个不会的人,哪里敢指责别人?”

    顿时,二人之间久久未曾见面的尴尬消失,一个教的用心,一个学的认真,只不过是两个时辰的光景,苏墨已经将简单的指法学会。

    “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会儿?”赵翌体贴的问道。

    苏墨摇摇头,她发现自己此刻不光是为了博得尉迟寒风的开心,而是喜欢上了这个声音带着魅力的乐器。

    赵翌有些迷惑的看着认真的苏墨,看她衣着和谈吐绝对是大户人家,就算不精音律也不该来此和他学习才是?

    苏墨感觉到看着自己的目光过于的炙热,手中一顿像赵翌看去,正好瞥见他慌乱挪开的眼神,问道:“我谈的手法不对吗?”

    “没有!”赵翌收拾了下慌乱的心,赞赏的说道:“你算是我见过初次学琴学的最快的了!”

    “你是在安慰我吧!”苏墨淡笑的继续弹着,脑中却不经意的想起尉迟寒风那邪魅的神情,他一定不会像赵翌这样安慰她,肯定会冷然的说:不堪入耳!

    想着,不免嘴角的笑意蔓延至脸颊,看醉了迷恋的眼眸。

    连着几日,苏墨都会来赋雅小筑和赵翌学琴,学会了指法后,她哼了想要弹奏的曲子,赵翌虽然觉得闻所未闻却也按照音律谱了琴谱。

    每日赵翌都风雨无阻的教着苏墨,甚至每日都期盼着时光就此停住,就这样的让他能静静的守望。

    苏墨每日专心学习,二人除了谈琴却别无其他,就算这样,赵翌亦十分的满足,就算被赵晖骂他痴他也无谓。

    “最近几天我大概来不来了!”苏墨淡淡的说着,虽然曲子还未曾谈的很好,却也熟练了,在两日就是尉迟寒风的寿辰了,她身为王妃不好不打理事务,好在就算没有赵翌,她也能单独练习了。

    “是有事吗?”赵翌掩去心里的落寞,问道。

    苏墨点点头,淡笑的说道:“这几天真的很谢谢你!”

    赵翌佯装一脸的受伤,嬉笑的问道:“难道……我和你之间就只有谢谢?”

    “当然不是,我们是朋友!”苏墨亦轻松的说道,和赵翌在一起,她总是可以放松自己,也就是因为这样,她和他学琴毫无压力。

    “朋友?”赵翌轻咦。

    “难道不是?”

    赵翌笑了,急忙说道:“当然是了!”

    “我该回去了,如果没有意外,五日后我会来此寻你!”苏墨微微一福,和紫菱挑帘离去。

    “朋友……”赵翌自喃的说着,内心的欢愉不予言表,他俯身勾动了一下琴弦,开心的说道:“看来……可是进了一步了!不错,好的开始!”

    +++++++

    尉迟寒风慵懒的坐在书房内,手里的书久久未曾翻动一页,思绪还定在刚刚萧隶的回报上。

    萧隶站立在一侧,偷偷的看了眼尉迟寒风,咽了口吐沫后,问道:“王爷,没事……属下先行告退了!”

    尉迟寒风依旧思绪漂移,未曾理会萧隶,此刻的萧隶顿感压力十足,眼光瞥到角落里拥剑靠在墙角的夜冷,一脸的哀戚。

    这王妃每日固定时间出府回府的,王爷本也不上心,说天天闷在府里也不好,只要暗中派人保护着就好,可是,今儿个怎么就突然问起来了,这赋雅小筑是个文人雅士逗留之所,多的是高雅之人,王妃每日去那里本也无事,可是,如今看王爷脸色,也不知道有何不妥?

    “萧隶!”尉迟寒风突然开口。

    “属下在!”

    尉迟寒风放下手中的书,一脸的冷然,瞥了眼心思翻转的萧隶,说道:“本王寿宴上的宾客加一位!”

    萧隶一愣,问道:“不知道王爷要加谁?”

    “新晋天罡大将军赵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