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0章 059 悲伤冬日可有暖阳

    自那日尉迟寒风拂袖离去已经过去一月有余,整个墨园好似又恢复了苏墨嫁过来的时候那般清冷,奴才们一个个都内心嘘唏着。

    可是,却看不出苏墨有何反应,依旧是那样淡淡然然的,每天起身后会看会儿书,要么练会儿字,她的日子也就在看书和练字中度过,只不过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她的字已经练的清秀有加,她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天赋。

    时而内心自嘲的笑笑,暗自说道:原来,她是有做古人的潜质的,不论是古琴还是毛笔字,学的也还算挺快!

    紫菱端着茶进来,就见苏墨提着毛笔看着桌面发呆着,微微一叹,问道:“主子,今天外面阳光挺好,您要不要出去走走?”

    苏墨抬眼倪了下,放下笔,回头看了眼窗外,今天的天气真不错,湛蓝的天空上一丝白云不见,连风都是带着阳光的味道。

    有的时候心里还是感谢上苍的,让她回到古代,来到这个国家,这里冬季几乎不下雪,据说已经有几年没有见过雪了,最多下雨了会凉意重一些。

    不下雪,她也许可以继续逃避,逃避在冬季又一次的被抛弃!

    “出去走走吧!”苏墨淡然说道。

    紫菱一听,顿时笑了起来,这些日子王妃连去学琴都很少去了,整日的呆在屋内,她真怕王妃闷出病来!

    苏墨静静的走在黎王府的花园小径上,紫菱在一侧给她说些王府里的近况,小单和小双在几步外跟着。

    “柳翩然一切还好吧!”苏墨淡淡的问道。

    紫菱看了眼苏墨,微微点点道:“都挺好的,侧妃的身子也调养的差不多了,皇上也赐了不少宫里的补品过来!”

    苏墨“嗯”了声,也就再没有说话!

    她曾有想过送些贺礼过去,但是,最后想想就算了,柳翩然那个人并不像表面那样的柔弱,她宁可被说自己没有礼数也不想让她有机会挑衅。

    正想着,苏墨的目光被远处嬉笑的人掠获了目光,不知道柳翩然说了什么,尉迟寒风开怀大笑着,更是情不自禁的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柔情和充满了呵护。

    紫菱亦看到,有些不知所措,急忙说道:“啊,主子,听说府中赏花庭那边的梅花都已经打了花骨朵儿了,我们不如去摘几枝回去插/到花瓶里……”

    苏墨侧眸看了眼紧张的紫菱,淡然的说道:“想来这个王府一景也经常发生吧,怎么趣闻里就没有听你说呢?”

    “主子,我……”紫菱委屈的抿了抿唇,看着苏墨,哀然的说道:“奴婢不想你不开心!”

    “王爷和她自小青梅竹马不是吗?”苏墨说的淡然,可是,心里却仿佛被什么刺痛了一般。

    紫菱咬了咬唇,问道:“主子,我们……回去吧?”

    苏墨摇摇头,下巴微微向那边扬了扬,淡笑的说道:“他们都已经看到我们了,回去岂不是在说我很在意了?!”

    说完,苏墨依旧踏着她那不疾不徐的步子向尉迟寒风二人的方向走去。

    尉迟寒风从苏墨在小径的尽头时他就已经发现了她,一个多月不见,那刻就只是一个模糊的身影他就已经无法遏制内心的思绪,本以为只是怒气,却原来怒气早已经不在,而是浓浓的思念。

    “王爷万福!”苏墨和紫菱等人微微一福,说道。

    柳翩然依旧被尉迟寒风拥着,她也就故意佯装自己无法行礼,杏眸微挑的看着苏墨。

    苏墨连看都未曾看她一眼,全然不在意她是否有行礼,见尉迟寒风没有意思让她起来,内心微微一叹,问道:“王爷是不打算让妾身起来吗?”

    “起吧!”尉迟寒风淡漠的说道,之后径自拥着柳翩然在一侧铺了软垫子的石凳上坐下,慵懒的说道:“今天阳光不错,本王就陪翩然出来透透风,既然你也来了,就一起坐吧!”

    苏墨应了声,在一侧坐下,紫菱急忙上前为她斟了茶,她浅啜了口,淡然的问道:“妹妹有孕在身,王爷是应该多陪着出来走走的!”

    尉迟寒风深邃的眸子里噙了几许深思,菲薄的唇角挂着邪魅的笑意,放开了柳翩然,有意无意的转动着手指上的翠玉扳指,顿时,空气中有些凝重。

    “多谢姐姐关心!”柳翩然娇羞的柔声说道:“妹妹身子有些不好,近些日子王爷多陪了妹妹,姐姐不会生气吧?”

    苏墨娇唇浅浅一抿,嘴角有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淡然说道:“不会,王爷多陪陪妹妹也是应该的,我不会生气!”

    不论是语气还是神情,苏墨都做的天衣无缝,就算内心已经酸涩的无法言语,可是,她依旧淡然以对。

    尉迟寒风未曾看二人,径自喝着茶,可是,眼角却有意无意的扫到苏墨,每扫一眼,内心原本的思念却又被怒气取代。

    苏墨坐了一会儿,起身对着尉迟寒风一福,道:“妾身有些乏了,先行告退!”

    “本王送你回去!”尉迟寒风说着,亦起了身。

    柳翩然有些愕然,原本伪装的笑意有些僵硬的覆在脸上,嘴角抽搐了两下,也起了身,道:“妾身还想再坐一会儿,那王爷就和姐姐先回吧!”

    苏墨斜睨了眼柳翩然,淡漠道:“多谢王爷美意,妹妹如今身子不便,王爷还是多陪陪吧!”

    说完,拢了拢大氅,踏着淡然傲气的步伐往来时路上行去。

    是,她承认自己是在负气,她承认自己此刻内心不淡定了,她承认自己看着尉迟寒风和柳翩然心被深深刺痛了……

    爱情原来真的是要不得的东西,它无形却能将你的心一点一点的腐蚀,然后在腐蚀你的全身所有的神经,让你痛,让你一直在痛却没有东西去可以去医治。

    尉迟寒风没有重新坐下,就这样看着苏墨的背影,她的步子永远是那么的不疾不徐,任何东西都无法左右她的淡漠,他故意这么久不去见她,本想着她能主动来找他,可是,她没有!她甚至此刻看到他能如此淡定从容,甚至无波无澜。

    苏墨,你怎么可以在向本王表露了心意后就又一次的将本王隔离?你怎么可以让本王注意你的时候你却选择躲避?

    没有本王的准许,不允许你逃避!

    尉迟寒风眸光变的幽深,沉声吩咐道:“送侧妃回兰花园!”

    说完,人已经大步流星的离开,他只不过片刻就已经追上了苏墨等人,在紫菱她们还没有反应的情况下,大掌拽起了苏墨的手腕强行拉着她走着。

    苏墨的脚步被尉迟寒风拉的有些慌乱,更是需要小跑才能跟上他的速度,她心里怒了,语气不善的冷声道:“尉迟寒风,你放开我!”

    尉迟寒风却理都不理,径自拽着她的胳膊继续走着,府里路过的奴才纷纷退让行礼,然后茫然的看着远去的二人的身影和紧追着的紫菱等人。

    “尉迟寒风,你放开我!”苏墨怒了,脚下踉跄的小跑着,手努力的甩着,可是怎么也无法挣脱尉迟寒风的束缚,他的大掌好似老虎钳一样紧紧的锢着她的手腕,有些生疼。

    “王爷……”这时,萧隶正好行来,好似有事禀报,看到尉迟寒风的神色和苏墨的样子,竟是一时愣着不知道如何说话。

    尉迟寒风脚步未停,冷声道:“去书房等着!”

    然后,继续拽着苏墨往墨园行去。

    “是!”萧隶看着远去的背影,诺诺的应了声,正好见紫菱等人追着赶来,急忙拽住了她,问道:“紫菱,发生了什么事?”

    紫菱眼眶红红的摇着头,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不是都好好的吗,怎么王爷就突然这么大的火气了呢!

    她将方才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遍,说着就眼泪流了下来,哽咽的问道:“萧总管,王妃真的什么也没有做啊!”

    “哈哈,问题就是什么都没有做!”萧隶笑着说道:“放心吧,王妃没事的!”

    萧隶说完,又看着哭着的紫菱一眼,开心的转身向寒风阁行去。

    想不到万事不惊的王爷却被王妃气成这样,这王爷一个多月来天天站着书房看着窗外,以前没有见过王爷那么喜欢对窗而望,本来想不明白,有次乘着等王爷的空就站着王爷老站的位置看了看,却原来不知道,那个位置却是能看到墨园的影子!

    王爷本想着他忍着必然王妃会先服了软,却不知道二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个多月,这也就算了,今日王妃又是如此漠然,想来是把王爷气的不清。

    想着,萧隶不免脚下一滞,缓缓转过身向墨园的小径看去,剑眉亦蹙了起来,眸中含了愁云。

    王爷如果真的对王妃动了情,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王爷的本意不在此,如果真的动了情,王爷会不会陷入两难的位置……

    “唉!”萧隶深深一叹,收回目光转身,突然被身后的人影吓到,急忙向后退了几步,当看清了人,怒声问道:“夜冷,你什么时候站到我后面的?”

    夜冷不屑的看了眼萧隶,冷哼一声,道:“如果我是府外的人,王府堪忧!”

    萧隶一听,顿时不满,气的牙痒痒的说道:“府外的人能进的来吗?哼,这王府里到处都是我的暗桩,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

    夜冷没有说话,转身离去,可是,脸上明显的对萧隶不以为然。

    “夜冷,你站住,你给我说清楚,你站在……夜冷……”

    萧隶的声音渐渐的离夜冷越来越远,夜冷冷然的向墨园行去,到了墨园,看了眼匾额,身子一跃飞身上了屋檐,在瓦片上坐下,然后倪了眼远处苏墨的屋子后双手做枕躺了下来,刺眼的阳光让夜冷有些不适,他微微阖上了眼眸。

    曾几何时,他喜欢在这片瓦檐上小憩,好似这里的空气都让他舒逸,他每日都能感受到这个园子里那淡淡的哀戚和孤寂,为什么王爷看不到?

    是苏墨在王爷面前隐藏的太深吗?

    尉迟寒风将苏墨拉回到了屋子,奴才们刚刚想进来奉茶就被他冷声撵了出去,众人急忙退了出去,将门阖上。

    尉迟寒风将苏墨一把甩到了软榻上,由于力道过重,苏墨的腰撞到了上面小桌的桌角,顿时痛的她紧了眉头,可是却也没有吭声。

    尉迟寒风亦看到,心疼闪过眼眸,却忍下故意装作没有看见。

    苏墨自嘲的抿了抿唇,想去忽略刚刚被撞的疼痛,却发现疼痛难忍,顿时,额间布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她双手支撑着,没有抬头,深深吸了几口气,待疼痛稍稍缓解了下,方才坐了起来,眸子隐隐间有些悲伤的看着尉迟寒风。

    “苏墨,你说,你到底想怎样?”尉迟寒风对着苏墨吼道。

    她想怎样?

    苏墨心里凄然一笑,看着尉迟寒风的眸光有些模糊,眼眶一周都渐渐的红了起来。

    她委屈,她本想着不让他看到,可是,她真的忍不住了,她就算再坚强也只是一个女人,她知道在这里不能奢望一个男人,尤其是有权有地位的男人从一而终,可是,她爱了,她就会想要呵护,想要疼惜。

    他却一个多月对她不理不顾,她竟然就如此的在这里痴痴地等了一个多月,今日她真的是想出去走走吗?

    她只是想他,可是却又拉不下脸,她只是想着也许能出去偶遇他而已,到最后……是偶遇了,偶遇了让她更加心痛的一幕罢了!

    那个是他的青梅竹马,那个是他的爱人她都知道,可是,她管不住自己嫉妒的心,她只能装作漠不关心,这样也有错吗?

    越想越难过的苏墨眼眶越发的红润,她紧紧地咬着牙,撑着身子的手也越发的用力,眼眶中的泪水终于过满的溢了出来,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滴落到软榻上的锦垫上,顿时晕染开来。

    尉迟寒风一见,心深深的被刺痛了,他何曾见过苏墨哭过,她淡漠的甚至好似除了淡然没有别的神情,就算有都是稍纵即逝,就算和她在欢爱时她也表现的那样的强势,此刻的她竟然哭了,她隐忍的那样傲气,却依旧无法制止泪水滴落。

    苏墨瞥过了眸子,沉痛的闭上了眼睛,她败了,她败的一塌糊涂!

    “尉迟寒风,你赢了!”苏墨轻轻的说道,语气里竟是诉说不出的无奈何痛苦。

    尉迟寒风抬起脚步向软榻走去,此刻,他的步子竟是说不出的沉重,他缓缓的在苏墨身边坐下,扶起她的脸,指腹轻轻的,温柔的滑过她的脸颊,为她拭去脸上的泪珠。

    可是,苏墨此刻的泪好似是缺了堤的江水,泛滥成灾,任由尉迟寒风如此擦拭也无法抹干。

    他急了,原本讨厌女人流泪的,当看到女人流泪他都心生厌烦,可是,为什么苏墨的泪深深的刺痛了他,让我手足无措。

    “苏墨,你别哭了!”尉迟寒风有些急躁的说道,但是,声音里确实心疼。

    他的话非但没有让苏墨的眼泪止住,反而更加流的厉害。

    尉迟寒风真的急了,双手扶着苏墨的脸,低头吻上了她的眼睑,他就这样用唇亲吻着苏墨脸上每一滴泪珠,好似那些都是遗落的美珠一般,一一拭去,他亲吻着她脸上每一处肌肤,那熟悉的体香让他原本急躁的心顿时变的平静。

    尉迟寒风抬起了头,看着苏墨,双掌放下了她的脸,然后紧紧的将他拥入怀中,轻轻的阖上了眼眸,好似艰难的说道:“我也输了!”

    苏墨的身子一僵,在尉迟寒风怀里微微仰起了头,入眼的却是他俊逸的侧脸,没有了往日那邪魅的笑容,有着淡淡的无奈。

    “也许,当本王和你下了战帖的那刻,本王就已经输了!”尉迟寒风说的无奈,他轻轻一叹,有些傲气的说道:“还好,你也输了,我们平手,否则本王可就真的没有面子了!”

    苏墨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红红的眼眶又溢满了泪水,原来坚强了许久之后的软弱竟是如此的强烈和不堪一击。

    二人就如此拥着,久久的不曾说话,静静的感受着此刻的平静。

    “风……”苏墨突然轻声唤了声。

    “嗯?”

    苏墨咬了咬唇,轻声说道:“刺猬是个受到一点儿伤害就会卷缩起来的动物,它们的自我防护很敏感!我就是一只带着利刺的刺猬,如今的我为了你已经将身上的刺一根一根的拔掉,现在的我已经无路可退!”

    尉迟寒风,我为了你忍痛拔掉身上的刺,现在的我已经失去了自我保护的能力,如果……如果有一天你负我,我将人不人,鬼不鬼,我将万劫不复!

    尉迟寒风紧紧的抱着苏墨,心再一次的被刺痛,他缓缓说道:“以后,本王就是你的保护伞,就算身后是万丈深渊,也请你记住,你的身后还有我!”

    苏墨的嘴角微微扬了起来,眼中掉下了欢喜的泪水。

    当爱情来了,女人都是傻的,尉迟寒风,我愿意为你傻一回,我不怕万丈深渊,只要那个深渊不是你,我愿意为我的人生再博一回……

    尉迟寒风亲扶着苏墨的香肩扶起她,指腹轻柔的为她拭去眼角刚刚滑落的泪,说道:“这些天不见,你瘦了!等下本王让李嬷嬷给你炖些补品过来……本王还有些事要处理,晚上了过来用膳!”

    苏墨轻轻点点头,道:“好!晚上我给你做几样你爱吃的!”

    尉迟寒风笑着点点头,在苏墨的额间落下一吻,方才起身离去。

    到了门口,看着外面哭丧着脸的紫菱,走了过去,沉声道:“本王很可怕吗?”

    紫菱一听,吓得急忙跪倒在地,瑟瑟发抖着。

    尉迟寒风邪魅的一笑,说道:“去厨下给李嬷嬷说声,让给墨儿炖些补身子的!”

    “是……是!”紫菱一听,急忙应声,脸上也有了笑意,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急忙起身往厨房奔去,李嬷嬷可是王府里的老嬷嬷了,她可是除了王爷都不用侍候的人,就算侧妃也是要敬让她几分的,虽然她不喜欢她,可是,王爷吩咐了,可也是一种荣耀。

    尉迟寒风离开了墨园直往寒风阁行去,夜冷亦飞身下了房檐,默然走着,走了几步不免又回望了一眼墨园,嘴角噙了丝几乎不可见的淡笑。

    萧隶听到传来脚步声,急忙迎了上前,见尉迟寒风进来,行礼道:“王爷!”

    “是不是有消息了?”尉迟寒风人未曾坐下,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