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9章 068 谁是狠辣的主儿

    柳翩然挺着肚子在纸鸢的搀扶下走了进来,看见苏墨,嘴角一勾,眸子里闪过一抹嘲讽,向她们走了过来……

    苏墨见她刚刚想行礼,微倪了眼就拉回了眸光,冷漠的说道:“妹妹身子不便,礼就免了吧!”说完,语气一顿,问道:“不知道今天妹妹怎么这么好的心境,来我这墨园?”

    柳翩然嘴角含笑,对于苏墨的冷漠也不在意,径自说道:“妹妹是来询问姐姐,明儿个新妹妹就要入府了,后日必然是要奉茶的,这礼是要如何选?”

    苏墨嘴角淡淡的一勾,噙了丝若有若无的浅笑,眸光微微一抬,淡然的说道:“这礼数上妹妹不是一直都周到的很吗?怎么就想起来问我呢?”

    柳翩然掩嘴一笑,娇嗔的说道:“唉,这不是想着傅雅是北帝送来的嘛……姐姐是南朝和亲公主,自是应该明白这些礼数的,妹妹我只不过是没有身份的,就怕万一送的东西不够体面,让人家北国以为我们东黎礼数不周!”

    苏墨内心冷哼,她这哪里是来询问送什么礼,是来暗地里嘲讽她,就算是正妃,也只不过是个和亲的,这别国要来和亲,王爷也是会纳妃的。

    心里这样想,脸上却依旧平静,语气不变的说道:“你这样一说……我到真要合计一下了!本来还未曾想那么多,真的对亏了妹妹提醒,妹妹如今身子都已经显的厉害,以后这样的事情就派纸鸢过来说声就可以了……”

    “妹妹是怕纸鸢这丫头传的话不达意,想着还是自己过来的较好!”柳翩然杏眸轻轻挑着,嘴角的笑娇媚动人。

    苏墨浅笑,手不经意的碰触到了腕上的碧云镯子,垂眸看了眼,方才说道:“依照我看,妹妹还是问问王爷的意思较好,毕竟……我和妹妹的身份不一样,怕给妹妹的意见有了偏差!”

    苏墨故意加重身份二字,看着柳翩然眼眸中布上的阴霾,心中冷嗤一声,继而说道:“我有些乏了,就不招呼妹妹了!”

    说完,不理会的转身走向了屋子。

    本想着来看苏墨生气,却不料自己受了气的柳翩然愤恨的走出了墨园,“苏墨,我倒要看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

    翌日,东黎帝都北城门送亲的队伍敲敲打打的慢行而进,顿时吸引了许多百姓驻足观看。

    王爷纳妃本来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由于排场极大,北国送亲的队伍蔓延了数里,火红的喜轿更是十六人抬的,完全不输当日南帝为苏墨这个公主所准备的排场!

    这也让围观的百姓们纷纷臆测起来,王妃因为是南朝的公主,又极为得南帝宠爱,自是排场很大,可是……这个北国的和亲之人,好似也只不过是北国第一大庄少庄主的义妹而已,说到财力自是没话说,可是,身份可就比王妃差了不止一截!

    锣鼓喧天,鞭炮声震耳欲聋,这侧妃的轿子就这样风风光光的入了黎王府的大门,不同苏墨当日进府,她进的顺利、祥和!

    但是,侧妃就是侧妃,自是不能和正妃比拟,喜轿直接抬入了碧涛园,没有行大礼,大礼这样的殊荣只有正妃才有。

    傅雅被喜娘和贴身丫头宝珠搀扶的坐到床榻上,屋内到处都是红色,喜气充斥着整个空间。

    “侧王妃,您先歇着,等着王爷来给您揭盖头!”喜娘笑着甩着手绢说道:“宝珠啊,你好生伺候着!”

    “是!”宝珠乖巧的应声。

    喜娘笑着看了眼傅雅,出了喜房,在外面吆着大家把东西都准备准备后,自个儿去了萧隶处领赏,她也就算是功成身退。

    王爷纳妃,前来祝贺和送礼的人极多,尉迟寒风在正厅席开数十桌,好不热闹。

    外面的热闹和墨园形成强烈的对比,苏墨坐在桌案后用心的练着字,这个好似是她来古代后,除了琴唯一的娱乐。

    紫菱远远的站着,看着淡漠如斯的苏墨,嘴紧紧抿着,她能感觉到主子心里难过……那日,王爷生了极大的气儿,连桌子都拍碎了,主子的手上也被木刺划伤,现在手上还留着错综的痕迹。

    苏墨放下笔,看着纸上的诗词,自嘲一笑,吹干了上面的墨迹,轻轻折好,夹入了书籍里……她转身走向窗口,看着飞舞的紫藤花儿,心里的哀戚伴随着隐约而来的喜乐更甚,手,有意无意的摩挲着腕上的玉镯,那个他唯一送她的礼物,一个唯一让她感受他陪着她的物什。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想不到,有一天这样的词也会用到她的身上……

    +++++++

    夜因为皎月而变的梦幻,整个王府被覆上了一层光晕,鸟虫好似不甘寂寞的在丛木间肆意的鸣叫着,每当有脚步声闪过,总是奋力的多叫几声想要引起注意。

    前厅的宴席已经渐入尾声,尉迟寒风也已经退席,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自是没有人去挽留他要去新房的脚步。

    尉迟寒风眸光深邃的看着坐在床榻上的傅雅,拿过一侧的喜称上前挑起了红盖头,只见傅雅娇羞的红了脸颊。

    傅雅缓缓起身,微微一福,道:“妾身参见王爷!”

    “起吧!”尉迟寒风走到桌前,拿起酒壶想去倒酒,突然想起苏墨进府的那日,她故意晚去,她竟是自个儿把盖头接了……

    想到此,尉迟寒风的嘴角不免扬起笑意,她说:喝下合卺酒是要付得起一世荣宠的。

    尉迟寒风放下了酒壶,看都未曾看傅雅一眼,说道:“连日来的行程想必你也累了,早些休息吧!”

    说完,大步流星的离去,独留下一时错愕的傅雅,看看桌子上那金光灿灿的酒杯和门都来不及的关就远去的身影。

    宝珠适时从外面走进来,将门合了起来,眸光有着几分阴冷的冷嗤道:“他竟然就这样走了……”

    傅雅耸了耸肩膀,不以为意,淡漠的说道:“盛传黎王爷不喜女色到真是不假,从头至尾,他连正眼都不曾看我一眼!”

    宝珠听了后反而笑了起来,道:“真是不容易,我们北国人称美若天仙的傅小姐竟也有人不买账呢!”

    “你这丫头,再贫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傅雅没好气的瞪了眼宝珠,突然收起笑意,冷哼了声,心里对尉迟寒风无视她极为不舒服。

    “想来今日王爷也不会再来了,要不你先沐浴休息吧,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宝珠询问道。

    傅雅点点头,以后的日子是长着呢,有挑战的游戏才好玩,就是不知道这个游戏的挑战性到底有多大。

    想着,傅雅嘴角嘲讽的微撇,露出一抹狠戾的笑意,美丽的杏眸亦含着妖冶的笑,整个人看去就像是盛开的玫瑰一般,还是刺玫!

    尉迟寒风一路走向墨园,守门的人刚刚想通报,却被他制止,他进了园子,里面安静的只能听到时不时不安分的虫鸣声。

    墨园平日里本就安静,苏墨又不是难侍候的主子,一般晚膳沐浴后就早早的打发了下人去休息,何况此刻夜已有些深。

    尉迟寒风踏着沉稳的步子穿过竹林的小径走着,远远的,就看见紫藤树下随着花瓣起舞的身影,她的动作依旧简单,风轻轻吹起了她的裙摆和发丝,月光下的她让人感觉轻灵极了。

    尉迟寒风嘴角挂着邪魅的笑,从袖兜中拿出笛子置于薄唇边吹奏起来。

    苏墨的步子一顿,所有的动作猛然停滞,她怔怔的看着竹林边的尉迟寒风,眸中突然氤氲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也只是片刻的征神,她随着笛音翩然起舞,飞扬的紫藤花瓣,翻飞的秀发,轻灵的旋转,苏墨只想沉醉在此刻,她尽情的舞着,好似要散发出所有的光芒一般。

    突然,笛声戛然而止,尉迟寒风一个箭步上前拥住了旋转的苏墨,二人目光相对,那刻,天地万物都已经不在,天地间只剩下彼此……

    尉迟寒风缓缓俯身,微凉的薄唇轻轻覆在了苏墨微喘着气儿的唇瓣上,浅浅细啄,就像亲吻着稀世珍宝一般,充满了欲望却又害怕珍宝在唇瓣消失。

    苏墨闭上了眼眸,她静静的享受着这刻,她不敢动,她怕这一切都是梦幻,梦醒了……就只剩下心痛。

    二人的唇彼此纠缠着,津液早已经分不清是谁的,浑厚的舌和那丁香小舌痴缠在一起,宣泄着彼此的渴望和压抑的爱恋。

    风,轻轻的吹着。

    紫藤花儿慢悠悠的在二人身旁飞舞着。

    虫鸣渐渐隐去了声音,生怕惊扰了相拥的二人。

    这天地间的一切都只是衬托,主角此刻只剩下了他们彼此的思念和爱。

    夜冷翩然下了房顶,轻轻的落到了墨园的外面,微微侧头看了眼院子,转身离去。

    有王爷在,他不需再陪着她!不需要陪着她孤单、寂寞……他应该开心的不是吗?可是,为什么心里空虚的好似被什么东西抽空了一般。

    同一月色下,心中酸涩的又何止他一人?!

    赵翌将所有的思念幻化为琴音,赋雅小筑内,那间佳人不在的雅阁,犹如呜咽哀鸣的琴声充斥着整个空间,他用琴来诉说着自己内心的痛苦。

    “铛!”

    赵翌手猛然一缩,一滴鲜血顺着指尖滴落在了琴弦上,他的悲恸琴已经负荷不了,竟是断了弦!

    “墨儿,今日他纳妃,你是否在独自伤神?”赵翌喃喃自语着,继而自嘲的嗤笑了起来,拿起一侧的酒仰头一饮而尽。

    酒不醉人人自醉,他多想大醉一场!

    +++++++

    绚烂的阳光撕开天边的黑寂,为整个东黎的帝都笼罩了充满希望的光辉。

    紫菱轻敲了下苏墨的门后走了进来,突然见苏墨正在给尉迟寒风整理衣服,先是一愣,急忙福身道:“奴婢给王爷请安!”

    “起吧!”尉迟寒风慵懒的说着,并未在意紫菱眼底的诧异和惊喜,径自对苏墨说道:“本王等你一起去膳厅!”

    “好吗?”苏墨疑问。

    尉迟寒风邪魅的笑着,看着苏墨淡然间有着疑虑,笑着说道:“你是正妃,本王偕同你一起去也是礼数之内的!”

    苏墨点点头,吩咐了小单进来伺候尉迟寒风洗漱,紫菱为她梳妆打扮着,片刻后,二人整装齐整,往膳厅行去。

    傅雅早已经在小厮的带领下到了膳厅,柳翩然前脚刚刚到,还来不及寒暄两句,尉迟寒风就已经携着苏墨行来。

    看着二人一同而来,傅雅眼中毫无波澜,只是微福了身子行礼着,柳翩然的眸光却狠狠的盯着苏墨。

    尉迟寒风携着苏墨在正位坐下,吩咐柳翩然和傅雅坐下,萧隶传了膳。

    一顿饭吃的大家心思各异,苏墨依旧如去年一般的淡漠,柳翩然的眸光有意无意的愤恨的看着她,可她全然不在意,萧隶不免感叹,这个大概就是所谓的“宠辱不惊”吧!去年王妃初次入府,看着王爷和侧妃相携不为所动,今日就算她得到了王爷的宠爱,依旧淡漠从容,完全没有盛气凌人,也不会去刻意的亲近或者排挤谁。

    膳后,傅雅为苏墨和柳翩然奉了茶后默默退到一侧,一个新妃入府也就算是尘埃落定,尉迟寒风随后先行离去处理公务。

    一个王府不比皇宫,没有后宫争宠的风起云涌,但却有着所有女子的爱恨嗔痴念,人们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苏墨不免暗自一笑,这下子这个王府的戏台子可真是要开始唱了……

    正想着,就听到柳翩然冷声说道:“姐姐可真是得王爷恩宠,王爷这大婚的日子竟然没有留在雅妹妹的园子里,却去了姐姐的园子!”

    苏墨眼眸微倪,不想理会,虽然三个女人一台戏,可她不想当戏子,想着,起身示意紫菱离去。

    可是,柳翩然又岂会放过挖苦苏墨的机会,她轻托着腰,深深一叹,幽幽说道:“这姐姐大婚之日,王爷来了我的园子,雅妹妹大婚,王爷去了姐姐的园子……照这样看,要是王爷再纳妃,大婚日一定去雅妹妹的园子……”

    苏墨猛然顿了脚步,回头冷眼看着笑意正恬的柳翩然,冷漠平缓的说道:“那我还真要恭喜妹妹了,如果照你这样的说法,王爷看来以后去你园子的机会还真是少!”

    说完,冷哼一声,转过头离去。

    “你……”柳翩然听后,气的直哆嗦,恨恨的看着苏墨离去的背影。

    傅雅喏喏的走向前,微微一福,轻声道:“姐姐有孕在身,莫要气了身子!”

    柳翩然拉回眸光,席间一直盯着苏墨,倒是将这个傅雅忽略了,此刻细细的打量一番,心中不免暗赞:好个精雕细琢的人儿!

    傅雅也不回避柳翩然的眸光,淡笑的说道:“小雅在来时就听闻姐姐和王爷是自小青梅竹马,这样的感情又岂是旁人能够取代的?王爷乃是人中龙,自身才华横溢,更是东黎国的栋梁之才,却在大婚前未曾有过服侍的小妾,可想而知,王爷对姐姐的感情是无人可取代的,姐姐又何必为了莫须有的伤了身子?”

    柳翩然一听,沉思了下,不免有些飘飘然,傅雅说的对,寒风不管如何,心是在她那里的,自小的感情是谁也无法取代的。

    想着,嫣然一笑,到觉得这个北国来的傅雅可爱多了,但是,可爱归可爱,毕竟也是王爷的女人,依旧不能小觑。

    “妹妹说的有理,我在王爷心里的地位是不能替代的!”说完,笑意加深,杏眸微微一凝,说道:“我有些乏了,就先回园子了。妹妹竟然进了王府,就是王府的人,也不要生疏了!”

    傅雅点点头,笑着目送柳翩然离去,心中不免冷笑一声,只不过是一顿饭的功夫,她已经大致了解,与公与私她首先要对付的绝对是苏墨,当然,对付她……柳翩然是个不错的帮手。

    傅雅的笑变的更加深,轻快的吩咐道:“宝珠,我们去府里走走吧!”

    “是,主子,奴婢也对王府充满好奇呢!正想着央您转转呢!”宝珠笑着说道。

    傅雅摇摇头,微撇了嘴角,娇嗔的骂道:“现在到了王府了,你可要收收你那性子,要不让别人看了笑话丢了北帝的脸,小心哥哥把你拉回去!”

    “主子才舍不得我离开你呢!”宝珠微扬了下巴说道。

    傅雅朝着宝珠负气的皱了下鼻子,方才带着她走出膳厅,二人漫步在王府里,一切充满了新奇。

    一路下来竟是用去了半天的光阴,主仆二人也把整个王府大致的熟悉了一遍,她们这一路不仅将王府熟悉完,府中的奴才也没有少认识,自然,打赏更是不会少。

    奴才们笑的合不拢嘴,直说这新晋的侧妃人长的美,心肠也好得不得了,笑容就像蘸了蜜一样甜,而且为人更是恭谦有理,就连萧隶都不免赞叹,生于大户,却完全没有骄纵的性子,隐约间,她的身上却散发着一股记忆深处熟悉的味道。

    王府中不会有太多的秘密,尤其是明面上的,很快的,底下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顿时分成了三派,以老奴们拥护的柳翩然为一派,墨园拥护苏墨的为一派,以及一天内收服了许多人的傅雅为一派。

    这分了派系,自是少不了大家私下里的较劲,原本平静的墨园一时间也热闹起来,大家纷纷出着主意,想着如何拉些人到正妃的圈子里。

    苏墨和紫菱站在回廊里,听着她们忘我的议论着,久久的争执不下。

    “主子,您别往心里去……”紫菱看着平静的苏墨,生怕她将她们的话听了进去。

    苏墨浅笑的摇摇头,不为意!

    她整日呆在墨园里,接触的人基本就是园子里的人,外面的那些人除了萧隶等几个随时能见的,剩下的人,有的就打个照面,有的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怎么能强求人家的支持?!

    不过,那个傅雅倒是个人物,她大婚王爷宿在她这里,她完全不在意,不知道是因为新进府的缘故还是真的是古代那三从四德的女子。

    可是,此刻看来倒是不像,只不过短短数日的时间就能将府里很多人的心收买了,这可不是打赏就能做到的……是什么原因?

    “什么,司徒竟然说傅侧妃早晚能当王妃!”

    这时,不知道是谁犀利的叫了起来,猛然拉回苏墨的思绪。

    “都不干活扎堆干什么呢?”紫菱一下急了,怒声喝道。

    这时,大家方才注意到回廊上的二人,纷纷担忧的垂了头,见苏墨不舒服,“噗通”的全都跪倒了地上,怯怯的说道:“王妃,我都是胡说的,您不要在意!”

    说着,那人就往自己的脸上忽着巴掌,顿时园子里传来“啪啪”的清脆响声。

    “住手!”苏墨喊了声,转过了回廊来到她们面前,悠然的说道:“都起来吧!这些东西我不在意,你们又何必在意,这谁当王妃是王爷说了算,就算王爷真的要将我的头衔去了,也是我们管不了的事情!”

    众人听她如此说,纷纷垂了眸子,心中不免哀戚,这么好的主子到哪里去找,王妃的好岂是他们外间的人能体会的。

    “好了,都去忙吧!”苏墨淡笑的说道。

    众人微微一福,纷纷退开,小单和小双随侍在左右,小双忍了忍,终究没有忍住,问道:“王妃,难道您不生气吗?”

    苏墨摇摇头,说道:“不生气!那些都是虚名罢了……我不在乎!”

    她只在乎尉迟寒风的心,他的心不在,就算将世界上最尊贵的头衔冠于她那又如何?那只不过是光鲜在外的浮华。只要他的心在,那么……就算是朴实的外表又如何,她的心是满的,不是吗!

    想着,苏墨的嘴角轻轻上扬,渐渐的蔓延到了整个脸上,不免让小单和小双看的有些惊呆,那刻,她们都相信,王妃不在意这些,她只在意王爷而已!

    当小单将这一幕向尉迟寒风汇报时,他嘴角的笑意噙着几分耐人寻味,小单不免偷偷的瞄了一眼。

    虽然王爷平日脸上总是挂着笑,可,那些笑好似都是一样的,和此刻的完全不同,这会儿的笑有些……有些幸福的味道!对,就是幸福的味道,和王妃下午的笑容是一样的……

    “下去吧!”尉迟寒风说道。

    小单应声退了下去,尉迟寒风也随之起身,他倒要看看这个用短短数日的时间就收买了他府里下人的傅雅到底有本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