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72章 【第二卷】001 都是假的①

    【第二卷】:残忍的爱

    ++++++++

    卷首语:爱原来不是坚固的溜冰场,爱只是一片结了冰的湖面。我们可以在上面手牵着手,轻飘飘的嬉戏,绕着我们自己的圈圈,只是不会有人来警告我们,冰会在哪一刻溶化、裂开,沉陷在爱中的我会在哪一秒,带着忽然冻结的欢笑,掉进冰冷的水中,孤单,挣扎,觉得好冷,好冷……

    ++++++++

    夜,渐渐的变的很深,变的沉寂,除了偶尔不安分的虫鸣声猛然叫几声外,就只剩下远远飘来的打更的声音。

    黎王府内,除了巡夜的侍卫在来回走动着,守夜的奴才们都开始打着盹儿,脑袋仿佛挂着东西,沉重的怎么也抬不起来。

    如此静的夜,傅雅却全无睡意,卸去了白日里欢乐的伪装,整个人看上去被浓郁的哀伤笼罩着,竟是比这黑夜更让人感到压抑,深沉。

    她坐在凉亭里,借由月光看着被鱼儿惊了的湖面,光晕一圈一圈的向四周扩散开来,她的目光也渐渐的涣散,整个人的脑子好似被放空了一般,想去回忆些什么却又仿佛怎么想都无法想起……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宝珠走来,看着放空的傅雅说道,适时,人易走进了亭子。

    傅雅收回目光,头未曾回的说道:“你不也没有睡吗?”

    宝珠轻叹一声在一侧坐下,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头轻倚在木柱上,看着墨蓝的天空中那轮皎洁的月,四周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她突然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傅雅看了眼宝珠,亦学着她的样子倚靠在柱子上,撇了下嘴角,幽幽的说道:“总是要找个最适当的时机的,要不……效果不理想可就不好玩了!我不允许我失手……”

    宝珠坐了起来,盯着傅雅问道:“为什么要告诉他寒霜的死?你不怕他知道主子的行踪吗?”

    傅雅笑了,笑的天真无邪,微微偏了脑袋,嗤笑的说道:“尉迟寒风,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自小就表现出无与伦比的智慧,无论文还是武都是高人一筹,他俊朗、位高权重,深的东帝厚爱,甚至封赐了他国号……这样优秀的人,简直找不到一丝的瑕疵,在外人眼里,他是完美无缺的,可惜……”

    傅雅的笑变的阴戾起来,灵动的眸子更是笼罩着一层复杂的阴狠,冷冷的说道:“可惜,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谁都没有例外。而尉迟寒风的弱点就是他的家人……他对家人的愧疚!”

    宝珠轻蹙了秀眉,疑问道:“告诉他寒霜的死固然能让他伤心,可是,如果他抽丝剥茧的知道你和主子的身份岂不是得不偿失?”

    “他不会知道的……”傅雅笑着站了起来,脸上有着无比的自信,她侧目倪了眼有些茫然的宝珠,缓缓说道:“你认为主子会让他查到吗?不要忘记了,就算他睿智的无与伦比,可是,却还有一个人和他不相上下,而且……我们在暗,不是吗?”

    说完,傅雅拉回眸光,嘴角噙了丝崇拜的笑,继而转身步出凉亭,往寝居的方向走去,边走边说道:“早些睡吧,这些费脑筋的事情你还是不要想了……”

    宝珠站起来看着远去的身影,渐渐的淹没在了黑寂的夜里,她的背影总是给人感觉如此从容,如此自信!和主人呆久了……好似将主人身上的东西都学了七八分一般!

    宝珠笑了笑,亦离开了凉亭,是的,她不需要想,很多事情傅雅会早早的想的周全,她又何必自寻烦恼?!

    +++++++

    春雨绵绵,东黎的春天几乎是在烈日和细雨的交替中度过的,连着数日的小雨淅沥的下个不停,天地间的万物都被这连日来的小雨清洗的焕然一新,花儿亦滋养了春的气息,纷纷争相怒放着……

    清晨的鸟叫声又拉开了新的一天的序幕,连日的阴沉被东方那染红了天际的朝阳驱散,雨后的空气中飘散着清晰的气味,夹杂着淡淡的花香,总是忍不住的想去深深的吸口气,贪婪的想将这些气息深深的留在脑海里。

    “总算是个好天儿了!”紫菱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虽然来东黎快一年了,可是,却还是有些不习惯这里动不动就下雨的天气。

    苏墨看着紫菱的样子,不免莞尔一笑,道:“这前些天热的时候你盼着凉快些,这凉快了,你又嫌弃天天下雨……人家都说做人难,依照我看,做老天爷可比人难多了!”

    紫菱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苏墨是在揶揄她,不服气的撇了撇嘴,说道:“这雨是下的时间长了嘛!”

    苏墨摇摇头,起身向门外走去,站在回廊上,闭着眼睛轻轻的吸了口气,空气中有她熟悉的竹叶的清新和紫藤花的淡淡幽香……

    现在的她渐渐的迷恋上了这两个味道和尉迟寒风身上那淡淡的茶香,每天都能嗅到这些味道也是一种幸福。

    想着,苏墨睁开了眼睛,说道:“紫菱,你陪我去看看前段时间定制的胭脂做好没有!”

    紫菱一听,微蹙了眉头,说道:“主子,还是让下面的人去取吧,今天的日头有些强,奴婢怕你身子吃不消!”

    “我哪里有那么娇弱!”苏墨无奈的摇摇头,道:“走吧!”

    “可是……大夫说您现在是最要注意的时期……”紫菱还是犹豫着。

    苏墨微叹的说道:“我的身子我有数的,而且,大夫好像也说要适当的走走,对身子是有益的,不是吗?”

    紫菱笑着点头,陪着苏墨往府外走去,到了府门口,就见尉迟寒风不知道和萧隶交代着什么。

    尉迟寒风远远的就已经看到了苏墨的身影,见她出来停止了说话,上前两步搀扶着她下了阶梯,问道:“出去吗?”

    苏墨点点头,道:“难得今日天气好了,想着去馥香居看看前段时间送去的紫藤花有没有碾好脂粉!”

    尉迟寒风微蹙了眉头,萧隶急忙上前躬身说道:“属下吩咐下人去给王妃取吧!”

    苏墨摇摇头,道:“不用了,天气好,我想走走!”

    刚刚说完,眸光瞥见尉迟寒风担忧的眸子,浅浅一笑,道:“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不去了,府中的花儿反正也开的极好了,想着采些回去做糕点……”

    “整天憋在府里也不好!”尉迟寒风不忍拒绝,略微沉思了下,说道:“要不本王陪你去好了……”

    “不用!”苏墨瞥了眼萧隶手中的马,显然他是有事情要去办的,“我也只不过是去取个胭脂就回来了,再说……这后面不是还有你的人保护着吗!”

    尉迟寒风一听,轻点了下苏墨的鼻子,宠溺的笑着说道:“就你心思最清明……去吧,累了就早些回来!”

    苏墨浅笑的点点头,带着紫菱转身离去,尉迟寒风看着她过了转角,方才翻身上了马,对着萧隶说道:“派个软辇后面跟着!”

    萧隶应声后,他双腿猛的一夹马腹,马儿吃了痛,前蹄微扬,嘶声啼叫了声狂奔而去,马上的人儿随着奔跑衣袂翻飞,飘逸之极。

    萧隶微锁着眉头,每看到王爷对王妃上心一分,他就隐隐担忧着什么,希望他的担忧都是多余的……

    苏墨和紫菱从馥香居出来,紫菱手里多了个小竹篮,只见她拿着一个精致的胭脂盒闻着,赞叹道:“想不到这紫藤花制出的胭脂的味道很好闻呢,淡淡的,却又很持续……”

    “等下每人赏一盒!”苏墨见紫菱陶醉的样子,嘴角噙了丝淡淡的笑,说道。

    “谢主子!”紫菱一听,更是开心的不得了。

    二人漫步在帝都的街道上,到处充斥着商贩的叫卖声,视线穿过人群,苏墨突然征了下,向前走去。

    赵翌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苏墨,不免也先是一愣,随即迎了上前,笑着说道:“这么巧?”

    苏墨微微点了下头,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条街多是女儿家的物什,照理说,赵翌不会出现在这里才是。

    赵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家嫂本要来买胭脂水粉,却不想刚刚出门就崴了脚,却还是要来,大哥又不在,我也只好自告奋勇的代劳了……”

    苏墨浅笑,就算是在现代,男人都不爱替女人买这些东西,何况这古代人,想着,从紫菱拎着的竹篮里拿了两盒脂粉递给赵翌,说道:“这个是我让馥香居帮我提炼的,如果不嫌弃,就代为赠给赵大哥的夫人!”

    赵翌一见,也不客气的收下,一个大男人的来买这些,他却是有些难为情,想着,看了看天上的烈日,说道:“这附近有个不错的茶楼,去坐坐可好?”

    苏墨轻点了下头,虽然上次别时发现了赵翌的心思,可是,多日不见,她也不想彼此变的尴尬,毕竟,他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她也不好自作多情了去!

    茶楼十分热闹,二人找了临窗的位置坐下。

    “看得出,这次气色不错!”赵翌看着苏墨,笑着说道。

    苏墨微点了头,想起上次在赋雅小筑时的落寞,确实和现在不能同日而语,“上次谢谢你!”

    “我们之间不需要言谢!”

    苏墨浅笑,不在矫情。

    赵翌是个健谈的人,跟他在军营里长大有着莫大的关系,知道苏墨幸福,他由心的祝福她,看的出来,那个北国来的侧妃并未曾对她造成威胁。

    二人聊了许久,苏墨方才起身离去,如今的她心境阔朗,渐渐的尝试走出那份自我保护的孤独,虽然依旧不习惯大笑的释放自己的情感,却渐渐的学会发自内心的笑,不再是必要时的伪装!

    赵翌这次没有送她回府,二人刚刚下了茶楼,就见王府里准备的软撵在门外,苏墨心知是尉迟寒风怕她劳累,也就安然上了软撵。

    赵翌是笑着看苏墨离开的,直到她消失不见方才离去,他每次都是如此看着她的身影在他的眼前消失,对于他来说,这也是幸福。

    想着,不免自嘲的笑了笑,转身离去。

    墨儿……希望下次再见时,依旧能看到你今日的笑容!不,是希望每次相见时,你都有如此幸福、满足的笑容!

    +++++++

    上兰苑。

    老夫人整个人发抖的怒视着尉迟寒风,好半响,直指他沉声问道:“你是听谁说的?”

    “儿子已经证实了,寒霜却是五年前走了!”尉迟寒风看着老夫人的神情,自小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何娘会对寒霜如此上心!

    老夫人只觉得头昏目眩,眼前的景致好像幻化成了好几个,忽闪忽闪的,一会儿重叠在一起,一会儿又分开,她摇了摇头,狠狠的闭起了眼睛,紧紧的咬着牙,发出“吱吱”的声音。

    “娘?”尉迟寒风上前想去扶老夫人,却被她打开,他狭长的眸子微微一凝,眸中闪过一抹心痛。

    老夫人深深吸了口气,睁开了眼睛,没有了方才的慌乱,被一抹阴狠所取代,她冷漠的哼了声,咬牙说道:“死的好!那边的人都该死……”

    尉迟寒风看着老夫人的样子,脸色有些阴寒,冷冷的说道:“这么多年了,难道娘还没有放开吗?”

    “我为什么要放?”老夫人突然变的狠戾起了,阴沉的说道:“当年如果不是那个贱人,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如果不是她,王爷就不会死,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造成的……”

    说道最后,老夫人整个人都变的狰狞起来,脸上微微耸拉的肉更是轻颤着,眸子恨恨的看着尉迟寒风,嘶吼的说道:“他们都该死,所有人都该死!”

    “够了!”尉迟寒风终于无法忍受,不愿意再看到老夫人此刻的样子,背了过声,冷声说道:“上一辈的错我不想议论,如今我只想寒月和寒雪能够回来!”

    “呵呵……呵呵呵……”老夫人阴笑着,看着尉迟寒风那笔挺的后背,冷冷说道:“你知道寒雪人在哪里吗?而且……他会回来吗?”

    尉迟寒风微侧了头,冷漠的说道:“不管怎么样,他始终是尉迟家的子孙,就算当年他心里存了怨恨,却永远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老夫人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久久的,方才说道:“我也希望他能回来!”

    尉迟寒风一愣,转过身不解的看着老夫人,对于她这个回答颇感意外。

    老夫人倪了他一眼,缓缓说道:“你说的对,不管如何,那都是我们上一代的恩怨,你一直希望他们回来,也寻了这么多年,虽然我不乐意看见,但是,始终舍不得你失望的!”

    尉迟寒风微撇了嘴角浅笑,说道:“如果无事,儿子就先行告退了,过些日子再来看您!”

    老夫人点点头,见尉迟寒风转身,突然问道:“最近苏墨的身子怎么样?”

    “挺好!”尉迟寒风顿了下,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说道:“儿子告退!”

    说完,不作停留的大步离去,苏墨的孩子他不会拿来做药引,娘的病他自会是想办法去治的。

    +++++++

    苏墨今天的心情极为舒畅,人心情好了,自是整个人看上去也爽朗起来,听小双她们几个人说起,花园里的千日红开了,她想采摘些回来风干了泡茶喝,那个有明目的效果,对自己和胎儿都是有益的。

    “主子,你先到那边歇会儿,奴婢给您去厨房里打些酸梅汤来!”紫菱扶着苏墨在树荫处的石凳上坐下,将采了不少千日红的竹篮放到石桌上方才离去。

    苏墨拿出帕子擦拭着香汗,眼眸撇了眼千日红,突然想起以前在花店打工时,她总是喜欢在花束里配上几枝千日红,只因为它的话语——不朽!

    想着,不免嫣然一笑,她总是那样的矛盾,不相信任何,却又希冀着什么……其实,如今想来,人不能总是关着自己,只要肯突破心理障碍,踏出第一步,自是能看到明媚的阳光的……

    苏墨抬起头,刺眼的阳光蛰的她微眯了双眼,白皙的脸颊上有着薄薄的红晕,东黎已经入了夏天,只不过采摘花的片刻功夫,已经流了不少汗……

    “你听说那件事情没有……”

    “哪件啊?”

    “就是这两天他们私下里说的那件……”

    突然,小树林的背后传来由远至近的窃窃私语声,苏墨拉回了眸子,无奈的摇摇头,这些小丫头们又不知道找了谁的乐子?

    正想着,就听先前说话的丫鬟甲神秘兮兮的说道:“哎呀,我要是告诉你了,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啊!”

    听到此,苏墨的笑意渐浓,想来,上个告诉她的人也曾如此警告过她吧?!

    “放心啦,我又不是大嘴巴的人!”丫鬟乙急忙说道

    苏墨懒得听她们议论,本想离去,却又怕惊扰了树林后的人,反而让人家以为自己存了心思偷听,只好作罢,安安静静的坐在原地,不发出想声,期望着她们快快的远去……

    可是,好像这两个丫头故意要和她作对般,竟是停了脚步,好似看了眼周围后,丫鬟甲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记得去年王爷和王妃出游的时候遇刺吗?”

    “当然记得了,那次王爷差点儿都死了……唔!呸呸呸……”丫鬟乙无意说了死字,急忙懊恼的吐着口水,方才问道:“干什么提这件事儿啊?”

    “我听说啊……那个是王爷布的局呢?”丫鬟甲的声音充满了神秘感。

    “王爷布的局?”丫鬟乙一听,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分。

    “你声音小点儿……”

    苏墨的身子突然一僵,不免侧了头看去,密实的小树林竟是无法看到那两个丫头的身影。

    “你听谁说的啊……王爷怎么可能布局毒害自己啊,当时如果不是皇上赐药,王爷恐怕……”丫鬟乙显然不相信,提出质疑的问道。

    她的疑惑也是苏墨的疑惑,毕竟,当时如果不是东帝有皇兄送赠的解毒丹,尉迟寒风必然性命不保,看夜冷和萧隶的样子断然不是假装的。

    心中不免无奈的摇摇头,这些人以讹传讹的本事真和现代的八卦杂志看图说话的本事有的一拼了,无中生有最是厉害。

    想到此,苏墨想离开,不想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突然像是钉在了石凳上,竟是无法挪动。

    丫鬟甲悄悄的说道:“我也不相信啊,可是……这个是小陶从萧总管手下的暗卫那里听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们之间……”

    丫鬟甲顿了下,显然这个是她们丫头里的公开的秘密了,只听她接着说道:“听说啊,先前也不知道为什么王爷要布置这些,而且为了逼真,竟是让他们出全力,最后害的王妃脚踝受了伤。”

    “听说王妃还中了毒箭滚落了山坡,王爷毫不犹豫的追了下去呢!不太像是做戏啊……”丫鬟乙提出了疑问。

    “听那个暗卫说,都是王爷事先安排好的,而且啊……王爷预先是服下了护心丹的,要不,怎么敢给王妃吸/毒啊?你想啊,那么久的时间,为什么王爷毒气一直没有攻心!”丫鬟甲顿了顿,说道:“再者,皇上器重王爷,皇上那里有解毒圣品,王爷自是知道了……”

    “你说的好像也挺有道理的!”丫鬟乙茫茫然然的说着。

    苏墨的心仿佛被冰冻了一半,原本微红的脸颊变的煞白煞白的,但是,心里却有着疑问……

    “可是,王爷为什么要这么做啊?”适时,丫鬟乙问出了苏墨心中的疑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