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73章 002 都是假的②

    苏墨的心仿佛被冰冻了一般,原本微红的脸颊变的煞白煞白的,但是,心里却有着疑问……

    “可是,王爷为什么要这么做啊?”适时,丫鬟乙问出了苏墨心中的疑问。

    “开始大家都不明白,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就都猜啊,王妃不肯要王爷的孩子,说什么要爱上王爷才肯生,王爷费尽心机却都得不到王妃的心,才会想了这个办法赢得王妃的,你看,从那次之后,王妃是对王爷有了倾慕的,现在不也怀了王爷的子嗣……”

    “王爷对王妃真有心!”丫鬟乙好像无比的羡慕般,说道:“如果有个人为了赢得我的心如此做,我肯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行了,别做梦了,等下辈子你也投胎做了公主再说吧……”丫鬟甲嬉笑的说道:“好了,走了,等下李嬷嬷又说我们偷懒了……”

    小树林后恢复了平静,苏墨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没有任何的焦点,心里有两个声音在互相打架着……

    “他这样做是为了赢得你的心,最后你们相爱了,就算动机不对,可是,他也是没有办法了,现在的你不是挺幸福的嘛……”

    “不要在自我欺骗了,他就没有真心对你,就是为了赢你,就是要告诉你,只要他说出的话没有做不到的,看,你现在不是心甘情愿的为他生孩子……”

    苏墨突然死劲摇着脑袋,想将脑子里充斥的念头统统都甩掉,可是,越是甩,那些刚刚听到的声音就越是在耳边响起,拨动着她每一根神经。

    “主子,你怎么了?”

    紫菱端着酸梅汤走来,就见苏墨一直不停的摇着头,脸色更是白的像一张纸一样。

    苏墨茫然的看着紫菱,想扯个笑,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扯出,她呆滞的淡漠说道:“我……我没事,我只是有些累了!”

    紫菱蹙眉看着慢悠悠站起来的苏墨,急忙将酸梅汤放到石桌上,搀扶着她,说道:“主子,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奴婢让下人去唤了大夫来吧!”

    苏墨摇摇头,脸上有着淡淡的哀戚,她此刻只想要一个人静静,她要理清楚刚刚那两个人说的话,她要理清楚……

    紫菱担忧的看着苏墨,扶着她往墨园行去,进了屋,苏墨就打发了她,将门紧紧的栓了起来,茫然的走到软榻上坐下。

    她想理清,回想着当初的那幕惊心动魄,回想着整个过程,可是,却怎么都不觉得是在做戏,如果是在做戏,他们每个人岂不都是奥斯卡影帝?!

    但是,如果不是做戏,尉迟寒风毒气未曾攻心又如何解释?他们在那个陷阱了时间那么久,真的只是因为他练武封了自己的穴道吗?

    她是现代人,普通的常识是有的,穴道封久了血会逆向而流,岂不是比中毒更恐怖……

    “啊——”

    苏墨摇着头大叫着,此刻她的脑子里仿佛是被猫抓乱了的线球,越理越乱,平日里的淡漠冷静此刻竟是一点儿都无法做到,心乱如麻的她脑子里充斥的都是不好的念头……

    “主子,主子,你怎么了?您不要吓奴婢啊!”

    门外,传来紫菱担忧的声音,她焦急的喊道:“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奴婢去给您请大夫!”

    “不用了!”苏墨冷漠的说道:“我只是累了,紫菱,你去将我刚刚采的花拿回来,吩咐小单和小双清理一下,我想休息一会儿,你们不要打扰我!”

    门外先是沉默了下,方才听到紫菱诺诺的回道:“是!主子……奴婢会在门外守着,您要是哪里不舒服就唤奴婢一声!”

    “恩!”

    苏墨应了声后,屋内又恢复了平静,她走到床榻边,和衣上了榻,她此刻需要的是冷静,冷静……

    +++++++

    “参见主子!已经按照主子的意思将话传达给王妃了!”方才树林后的两个丫鬟微微福身,语气轻缓无声调的恭敬说道。

    傅雅点点头,问道:“只是她一个人吗?”

    “是,紫菱去取酸梅汤,我让小陶去拖住了,而且,奴婢确定附近除了王妃一人,再无他人!”

    “嗯,下去吧!”傅雅轻应了声,示意二人退下。

    “你让王妃知道王爷是为了爱上她才如此做……岂不是帮了她?”宝珠感觉自己越来越不明白傅雅的举动,她的行事作风好像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

    傅雅端起茶浅啜了一口,嘴角含笑的倪了眼宝珠,缓缓的说道:“我如此做自是有用意的,回头你就会明白!”

    宝珠皱了眉头,没好气的瞪了眼傅雅,却也不再问,径自说道:“你真是越来越有主人的风范了,卖关子本事更是见涨!”

    傅雅的笑容加深,这种不用自己动手就能达到效果的游戏更是好玩有趣,就是不知道苏墨那样的性子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还真是令人期待呢。

    “参见王爷!”

    正想着,前方的行礼声拉回了傅雅的思绪,她笑着蹦到了尉迟寒风的身边,拉着他的手就往凉亭走去,边走边歪着小脑袋,眼睛眨巴眨巴的,说道:“小雅刚刚做了几种糕点,王爷要不要尝尝?”

    “参见王爷!”宝珠行礼,眼角微倪了下傅雅,心声佩服,就这瞬间转变的神情都是她无法比拟的,此刻她的脸上完全看不出阴狠和心机,只是留着天真无邪的笑,任何人恐怕都无法相信那笑容下有着让人害怕的心。

    “起吧!”尉迟寒风慵懒的说完,在鼓凳上坐下。

    傅雅拿了一侧的棉绢为尉迟寒风擦拭了手,方才将糕点夹入小碟中,然后眼睛不眨的看着他,等待着他吃后的评价。

    尉迟寒风吃着松软香甜的栗子糕,先是微蹙了眉头,方才说道:“寒霜很爱吃栗子糕!”

    傅雅点点头,道:“嗯,这个是霜姐姐教小雅的!”

    尉迟寒风薄唇上挑,邪魅的笑着,眸子里噙了几许思念。他现在总爱来碧涛园坐坐,傅雅的身上有着太多寒霜的影子……

    “王爷,你再吃吃这个,这个是小雅最爱吃的!”傅雅夹了一块松子糕放到了尉迟寒风的小碟里。

    此刻的情景,外人看来,十足的暧昧,可是,二人的心思却都不在一起,傅雅的笑迷乱了尉迟寒风的眼眸,太过想念亲人的他忽略了一些细微的事情。

    如同往常一样,尉迟寒风只是坐了片刻就起身离去,他对傅雅的感情基本是移植了寒霜的情感,而傅雅也对他无感,乐的不用伺候。

    尉迟寒风本想着先去兰花园看看柳翩然,可是,脚却不听使唤的向墨园行去,当走到墨园时,发现里面仿佛没有了往日的安详的气息,反而笼罩着一股让人透不过气的压抑感。

    尉迟寒风的脚步加快,穿过小竹林,并未曾在紫藤树下或者小凉亭里发现苏墨的影子,人往前走去,只见紫菱一脸担忧的站在苏墨寝居的门口。

    “参见王爷!”紫菱见是尉迟寒风,急忙行礼道。

    尉迟寒风看了眼禁闭的房门,微微蹙了剑眉,这个时辰她应该多数在纳凉,怎么将门关的死死的,逐问道:“王妃身子不舒服吗?”

    紫菱抿了抿唇,看了眼禁闭的屋门,说道:“奴婢也不知道,本来陪着主子去花园采千日红的,奴婢见主子累了,就想着去弄些酸梅汤给她去去暑气,可是,回来时就见主子脸色不是很好,想着给她唤了大夫来,可是,主子却说不用……”

    越听,尉迟寒风的眉头皱的越紧,苏墨为人淡漠,绝对不是个会使小性子的人,“花园里可是发生了什么?”

    紫菱摇摇头,喏喏的道:“当时奴婢不在……”

    尉迟寒风紧了下眉头,越过她,轻敲了门扉,唤道:“墨儿……”

    屋内一片安静,久久的不曾有人回答,尉迟寒风来不及多想,掌下用力,硬生生的震断了门闩,跨步走了进去,紫菱亦心存了担忧,紧跟而入。

    床榻上的苏墨睡的极为不安稳,额头上细细的布了一层汗,禁闭的眼睛轻轻的打着颤儿,嘴唇更是紧紧的抿着,眉头几乎都皱到了一起……

    “墨儿?墨儿……”

    尉迟寒风轻轻托桑了下苏墨的身子,可是,依旧不见人苏醒,他抬起手向她的额头摸去……

    顿时,尉迟寒风的脸笼罩了一层寒气,他侧了头看着紫菱,紫菱吓得“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眼睛却是担忧的瞄着床榻上的苏墨。

    “夜冷,去请大夫!”尉迟寒风拉回眸光,用了内力催动了声音,冷漠的吩咐。

    紫菱此刻顾不得礼数,不等尉迟寒风吩咐就起了身,急忙跑了出去,吩咐小单和小双准备了水和冰袋来,看这个样子,主子那会儿在园子了只怕是中暍了。

    大夫来的极快,行礼后急忙上前把脉,半响,方才起身恭敬的说道:“启禀王爷,王妃身子上热下寒,寒热交加,气血两虚,加之思虑过度导致痴缠与梦魇之中,老夫为王妃施针调和思绪,在辅与药物调养就可!”

    尉迟寒风微微颔首,示意大夫施针,继而侧眸向依旧浑浑噩噩的苏墨看去……

    思虑过度导致痴缠与梦魇之中!

    她在思虑什么?

    在大夫的针灸下,苏墨渐渐的舒展了眉头,整个人看上去也平静了不少,酣甜的睡了过去。

    尉迟寒风一直没有离开她的身边,紫菱拧着帕子给他,他亲手为苏墨擦拭着额头上溢出的细汗,心疼的看着她。

    这样的她让他感到心里不安,如此样子的她多久未曾见过了……那还是她刚刚入府没有多久,她冷漠下的彷徨和不安到底来自何处?

    “紫菱,你家主子以前遇到过什么事情,堆了心事?”尉迟寒风突然问道。

    紫菱一怔,首先想到的是南帝指婚后主子自杀的事情,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急忙跪倒,匍匐在地上颤声的说道:“奴……奴婢不……不知道……”

    尉迟寒风本是随口问问,见紫菱如此,倒是疑惑更深,他微眯了眸子,寒冷的眸光犀利的看着她,沉声问道:“说!”

    紫菱吓得都快要哭了,声音更加颤抖的说道:“奴……奴婢……奴婢真的不……不知道……”

    尉迟寒风冷哼一声,薄唇勾出一个狠戾的弧度,眸光翻转,深邃的眸子从紫菱身上拉回,淡漠的说道:“是和南帝有关吧!”

    “啊?!”紫菱一听,怔神的看了眼尉迟寒风,死咬着唇瓣,不知道怎么回答。

    紫菱的反应已经告诉了尉迟寒风答案,心中的疑惑突然得到了证实让他极为不舒服,她的心底还放着南帝吗?

    她的爱给了他几分?又留给南帝几分?

    “下去吧!”尉迟寒风淡漠的说了声。

    紫菱颤抖的起了身,担忧的看了眼苏墨方才退下,将门轻轻阖起,独留下一室的安静。

    尉迟寒风抬起修长的手将苏墨黏在额头上的发丝拨到一侧,指腹顺着她的额头轻轻滑过她的眉峰来到她那犹如凝脂般细致的脸颊,他轻轻勾勒着她脸上的轮廓,看见她不安的微蹙了下眉头,方才淡笑的拿开了手。

    “不管以前南帝在你心里有多少位置,本王都会将他一点一点的挤走,墨儿是本王的,所以……墨儿的心里只允许是本王!”尉迟寒风轻声说着,可是,语气里的霸道和占有欲十足,他在宣告他的所有权。

    说着,尉迟寒风将苏墨的小手至于他的掌心,慢慢摩挲着,垂了眸,缓缓说道:“墨儿,不要负了本王对你的情意,否则……本王会让你生不如死!”

    尉迟寒风的手突然紧紧的握起,将苏墨的小手紧紧的箍在掌心里,好似生怕那一刻他抓的不够紧,她会偷偷的溜走!

    突然,尉迟寒风好似想起什么似得,脸上的神情渐渐的变的柔和,他放开了苏墨的手,为她盖好了被子,在她的唇瓣上落下一吻方才离去,临行交代了墨园的人好生伺候着。

    回了寒风阁,尉迟寒风命人唤了萧隶前来。

    “王爷!”萧隶进了书房,恭敬的行礼。

    “去查查,今天王妃去采千日红的时候见过什么人,或者发生了什么事?”尉迟寒风吩咐道,近日来苏墨一直心情不错,怎么会突然心思变的焦虑过度?

    萧隶应声离去,大半个时辰后方才回来,见尉迟寒风站在窗口,行了礼后,说道:“回王爷,属下查了,今日是由紫菱陪着王妃去采摘千日红的,随后紫菱去了厨房,期间王妃就在树荫下纳凉,并未曾见过任何人,属下也查了,那个时候并没有人经过那里!”

    有千日红地方就一条小径,在花园的偏处,背后除了小树林就是王府的东墙,那个地方平日里除了打扫,甚少有人过往。

    尉迟寒风没有答话,挥了下手,示意萧隶退下,他的眸光却未曾从远处拉回……

    苏墨,入府近一年,难道是你心里一直未曾忘却!还是本王多虑了……

    当苏墨醒来时,已经是夜深人寂,她虚幻的看着眼前的景致,感觉自己浑身都虚软酸痛,她努力的支撑的起了身子,微微的喘着气儿,硕大的夜明珠的光晕让她无论晚上何时睁开眼睛都不用置身在黑暗之中。

    此刻的她,脑袋里仿佛是灌了铅一样,沉重的不得了,脑子里更是空空的,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她和尉迟寒风在结了冰的湖面上嬉戏着,他拉着她的手在上面旋转,他温柔的对着她笑,深邃的眸子里全是宠溺……后来,湖面上的冰不知道为什么融化了,四周变的翠绿,湖水更是绿的泛着波光,尉迟寒风的笑突然变的狰狞狂妄,他嘲讽的看着她,将她的手丢开……看着她掉入了湖水里,那水冷的她到这会儿都觉得寒,在被淹没的那刻,她看到尉迟寒风无情飞离的身影……

    苏墨自嘲的笑了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那个湖面儿竟是尉迟寒风带她出游的地方!

    她虚弱的抬了眸,粉舌添了下干涸的唇角,掀开了被子想下床寻些水喝,可是,浑身酸软的她走了两步竟是无力气支撑身子,瘫倒在了地上。

    门外守着的紫菱听到屋内有响声,轻轻的推开门,人一进来就见苏墨瘫倒在地上,急忙上前,“主子,您要干什么?”

    苏墨抿了下嘴唇,说道:“有些渴了,想倒杯茶!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去休息?”

    “想喝茶您唤一声就好……”紫菱将苏墨扶回到床榻上,为她倒了杯水,说道:“您生了病,奴婢不放心,就一直守着……奴婢去让她们把药和粥给您热一热!”

    说完,急忙跑到门扉处,给值夜的人吩咐了数句又返回来,点了烛火。

    苏墨看着紫菱忙碌的身影,嘴角苦涩的笑了笑,心生愧疚!

    “主子,你可把奴才吓死了!”紫菱边喂着苏墨吃药,边说道:“如果不是王爷来看您,奴婢只当主子睡觉了,却不知道您生了病……”

    紫菱咬了咬唇,眼眶变的红润,说道:“王爷在这陪了您好几个时辰,后来有事方才离去,奴婢后来想,如果不是王爷来了,要是主子您出了什么事儿,奴婢就是死十次都不够……”

    说着,紫菱顿时哭了起来,一天的压抑的思绪顷刻间爆发出来。

    “对不起!”苏墨愧疚的看着她,她那会儿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却没有考虑到她的感受,想来,尉迟寒风来时也让她吃了苦头。

    紫菱摇摇头,哽咽的说道:“奴婢不求别的,只求主子好好的!”

    苏墨浅笑,笑容却有着几分凄凉,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面对!

    白日里听来的话始终回荡在她的脑海里,虽然尉迟寒风的出发点存了心思,可是,他们如今却是真心相待的,她又何必痴缠与先前的目的……

    苏墨心里催眠着自己,努力不让自己回想起白日的事情,她好不容易的来的幸福,不能因为过去这么久远的事情而放手!

    ++++++++

    夜色迷人,却已经无人欣赏。

    天地万物都已经沉睡在黑寂里,这个时候,不管是巡夜的还是值夜的人的意识都有些薄弱起来。

    一个人影小心翼翼的隐在树阴中,躲避着巡逻的侍卫,直到一个墙角处的假山处停下,她焦急的东张西望着,好似生怕被人发现了她的踪迹。

    “你很害怕?”

    一个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响起,那刻,她的心仿佛漏跳了几下,幸亏听到的是熟悉的声音,“我又不能和你比,你是有武功的,我可是没有!要是不小心让巡夜的人知道,必然奇怪我这么晚了为何在外面!”

    来人浅笑,说道:“明天可以行动了!”

    “时机成熟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