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74章 003 都是假的③

    来人浅笑,说道:“明天可以行动了!”

    “时机成熟了吗?”

    那人并没有回答,倒是问的人觉得自己多此一举了,如果没有成熟,她又岂会来说行动?!

    “好,我知道了!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出来的久了我怕她会找我……”

    “嗯!小心点儿!”

    二人互视的点了点头,纷纷离去,夜,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寂静。

    翌日。

    天是湛蓝湛蓝的,天空上除了尽力散发着热量的太阳连一丝云都没有,整个天空看上去蓝的那么干净。

    柳翩然在兰花园的凉亭内刚刚吃完早膳,纸鸢沏了壶茶走了进来,看着若有所思的她问道:“主子,您想什么呢?”

    “听说昨天王妃去花园里中暍了?”柳翩然问道。

    纸鸢点点头,倪了眼柳翩然,撇了撇嘴,说道:“奴婢也听说了,而且,王爷好像在墨园陪了好些时辰呢,哼,这老夫人病了也没有见王爷这么上心!”

    柳翩然一听,顿时脸上不快,冷漠的哼了声,说道:“寻了时机,我必定不会让她好过!”

    “主子,奴婢这几天听到了个传闻……”纸鸢有些吞吞吐吐的,见柳翩然没好气的瞪着她,逐说道:“也不知道是谁传开的,说是去年王爷和王妃出游遇见的刺客全是府里安排的,王爷想着借由英雄救美让王妃倾心!包括后来中毒什么的都是王爷精心设计的呢……”

    柳翩然微微蹙了眉头,王爷竟然为她费了那么多心思,想着,不免疑惑,问道:“这样的事情照理说……萧隶不可能让话传出来,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纸鸢眼中闪过一抹慌张,幸亏柳翩然未曾看着她,她打了个哽,说道:“主子,这做奴才的也是有男欢女爱的,再说了,这世上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啊!奴才为了探听这个消息,可是花了不少银子的!”

    柳翩然一听,也没有多往心里去,这府里的下人暗通的也确实有。

    纸鸢突然眸光一凝,咬了咬唇,说道:“主子,有些话奴婢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柳翩然斜睨的瞪了眼,拿起茶杯,说道:“什么当说不当说的,有什么就直接说,不要卖关子!”

    “是!”纸鸢应了声,看了看左右,方才轻声说道:“主子,奴婢在想,如今王妃怀孕差不多三个月,也真是需要注意的时候,可是,这又生了病……”

    “那又怎么样?”柳翩然有些不以为然,这头胎的前三个月要极为注意她自是知道的。

    纸鸢嘴角一撇,狠戾的说道:“这个时候如果……王妃知道了那件事情,您说……会不会就……”

    纸鸢欲言又止,柳翩然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淡笑一声,不免说道:“这倒是实话!先不说她现在生了病,就算没有生病,如果这情绪大的波动了,也是容易小产的,如果是这样,到真的省的我自己动手了。”

    “另外……如果主子能让两件事情有了联系,奴婢想,依照王妃的性子必然……”纸鸢说着,脸上的笑噙着阴狠。

    柳翩然眉眼上挑的看着纸鸢,不免赞道:“纸鸢,想不到你也有心思缜密的时候!”

    “谢主子夸奖!奴婢去准备些补品,好陪主子过去探望?!”纸鸢说着,见柳翩然点了点头,笑着福了身退了下去,转身时,嘴角的笑不免有些诡异。

    这王妃生病了,侧妃前来探望也实属正常,虽然以前的柳翩然甚少来墨园,可是,倒也不显得突兀,她刚刚到了墨园门口,就见傅雅和宝珠走了出来,不免莞尔一笑,道:“小雅也来探望姐姐!”

    “嗯!”傅雅笑着点点头,道:“听着苏姐姐病了就亲手做了些解暑的糕点过来!”

    “真是有心!”柳翩然柔声的说道。

    傅雅看了眼纸鸢手里端着的汤盅,心中了然,说道:“柳姐姐也是来看苏姐姐的吧,小雅就先告退了,不耽误姐姐!”

    柳翩然微微颔首,笑着看傅雅离去,方才收拾了下脸色进了墨园。

    苏墨淡漠的看着大腹便便的柳翩然,平静的说道:“妹妹身子不方便,到了心意就好,又何必自己来这一趟!”

    柳翩然看了眼脸色有些苍白的苏墨,手轻抚着自己凸起的肚子,示意纸鸢将东西放下去门外候着,纸鸢心中明白,她是想让她出去将紫菱支开一些,不要听了屋内的话。

    待纸鸢福身出去,屋内只剩下柳翩然和苏墨,柳翩然淡笑着托着腰在软榻上坐下,慢条细理的说道:“这不是听说姐姐昨儿个身子不舒服,妹妹担心姐姐肚子里的孩子,想着我那还有王爷从宫里带回来的安胎圣品,就让纸鸢炖好给姐姐送来了。”

    “妹妹有心了!”苏墨淡然的说着,这柳翩然哪次来是存了真心?殊不知这次她又想拿什么来说事?或者说……她也是听闻了什么!

    柳翩然淡淡一笑,缓缓说道:“这可是王爷的孩子,王爷紧张着呢,我操些心也是当然的!”

    苏墨心中冷痴一声,缓缓说道:“多谢妹妹关心,妹妹也是身怀六甲的人,还是多关心自己比较重要!”

    柳翩然起了声,眸光翻转,眉眼艳丽的一笑,缓缓说道:“我怎么能和姐姐的孩子比呢,姐姐的孩子可是王爷费了心机才有的,至于妹妹的……呵呵,那可不同,先天就不如姐姐肚子里的重要呢!”

    “都是王爷的孩子,王爷又怎么会顾此失彼!”苏墨依旧平静的说道。

    柳翩然转过身,看着波澜不惊的苏墨,嗤笑的疑问道:“难道姐姐不奇怪吗?”

    “奇怪什么?”

    “奇怪为什么妹妹说姐姐的孩子重要啊!”

    苏墨内心轻叹,冷漠的说道:“我不是个好奇心重的人!”

    “可是妹妹却是个有话不吐不快的人!”柳翩然缓缓说道:“也许姐姐不相信,可是,当妹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时,真是替姐姐难过呢……”

    苏墨拧了眉,看着柳翩然的样子心生反感,冷声说道:“妹妹的话我没有心情听,我累了,你下去吧!”

    “姐姐是害怕听到妹妹说的事情吗?”柳翩然挑衅的问道。

    “我为什么害怕?”苏墨想都没有想,脱口而出,她如此的急切,反而显得她内心慌了神。

    柳翩然轻笑,缓缓说道:“害怕妹妹说的是您不愿意听到的!”

    苏墨深吸了口气,冷漠的说道:“有什么就快说!”

    柳翩然看着苏墨的样子,突然却不着急了,走到桌前盛了碗汤递给苏墨,又给自己盛了一碗,浅啜了一口,方才缓缓说道:“老夫人……哦,就是王爷的娘亲,姐姐至今没有经过吧……知道为什么王爷没有带您去见她吗?”

    苏墨没有回答。

    柳翩然轻笑一声,说道:“那是因为老夫人有病,当年因为生王爷时留下的病,每一发作就全是痉挛的痛,寻了许多名医都无法医治,也因为此,她搬出府多年,只不过是不想让王爷时刻能看到她的痛苦。可是……王爷是个孝子,又岂会让老夫人一直如此痛着,何况,那个病还是由于生他的时候落下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说重点,我没有时间听你在这慢慢讲故事!”苏墨冷漠的说道。

    柳翩然嫣然一笑,也不生气苏墨的语气,缓缓说道:“在王爷多方寻访下,终于寻得名医,可惜,想要医治老夫人的病需要一个药引……那就是阴月阴日女子所生的孩子!”

    苏墨蹙着眉头,冷漠的看着径自说着的柳翩然,不明白她说的意思。

    “唉,说来也巧……没有想到姐姐您竟然是四月初四生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就算苏墨在愚钝也明白了柳翩然的意思,她心里不知道此话的真假,脸色平静的说道:“妹妹的意思是王爷要拿我的孩子当药引是吗?”

    “妹妹听了后真的很替姐姐难过呢……”柳翩然垂眸叹气道:“可是,想到娘的病,又羡慕起来,妹妹我不知道多么想代替姐姐呢,可惜,我不是阴月阴日出生的……”

    “妹妹的故事讲完了吗?讲完了就退下吧,我累了!”苏墨平淡的问道,从柳翩然开始说着这个事情开始,直到现在,她的脸色都未变,淡淡然然的,好似柳翩然说的事情只是一个故事,一个和她毫无关系的故事。

    她的反应让柳翩然愕然。

    苏墨起身,唤道:“紫菱,送侧妃!”

    喊了声,并未曾有人进来,苏墨微蹙了秀眉,向门扉处走去,竟看见紫菱和纸鸢二人在院子中央对峙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紫菱!”苏墨又唤了声。

    这时,紫菱方才回过神,狠狠的瞪了眼纸鸢,向苏墨走去,“主子!”

    “送侧妃!”

    “是!”紫菱应是,看着走出来的柳翩然,恭敬的说道:“奴婢恭送侧妃!”

    纸鸢上前扶了柳翩然,二人眼神迅速的交换了下,方才微微一福,道:“妾身/奴婢告退!”

    看着她们人离开,紫菱方才扶了苏墨进屋,紫菱看着桌子上的汤水,没好气的说道:“哼,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没安好心,奴婢拿去倒了!”

    说着,就将桌子上的碗都收到托盘里,唤了人拿去倒掉。

    “你刚刚和纸鸢在干什么?”苏墨轻声问道。

    紫菱撇了撇嘴,一脸的不开心,说道:“也没什么,就是被挑衅了几句,心里气不过就对上了,可是,想着怕主子为难,也就忍下了!”

    苏墨点了点头,陷入沉思之中。

    “主子?主子……”

    “啊?”苏墨怔怔的看着紫菱。

    紫菱蹙眉,问道:“主子,从昨日开始你就总是出神,您心里是有什么事儿吗?大夫说您思虑过度……可是,主子一直淡淡然然的,怎么会思虑过度呢?”

    苏墨收拾了慌乱的心情,摇摇头道:“我没事,大概是人生病了就容易胡思乱想吧!”

    她这样说着只是在安慰紫菱,可是,脑海里总是不免想起柳翩然的话,如果真的是如她所说,她为什么要来告诉她?不是应该隐瞒着吗?

    但,念头一转,苏墨的脸渐渐覆上了寒意,那日在花园里听到的和此刻柳翩然的话结合在一起,却又让人不得不去想……尉迟寒风,你当初非要我的孩子,是因为我是阴月阴日出生的吗?

    想着,苏墨缓缓抬眸,走到书案前拿起笔醮了墨,快速的写下了数句后,吹干了墨迹装进了信封中,对着紫菱说道:“你去赋雅小筑走一趟,看看赵翌在不在,如果在,将这封信交给他……记住,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紫菱心里疑惑,却未曾问原因,死劲的点了下头,道:“主子,您放心!奴婢会亲手交给赵公子的!”

    苏墨点点头,道:“紫菱,我知道你心里不解,但是,我有我的用意……去吧!”

    “奴婢自小服侍主子,主子让做的奴婢自是用心去做的!”紫菱笑着说道,将信藏于袖兜之中,方才离去。

    苏墨看着紫菱离去,轻轻一叹,全身好似被抽空一样瘫坐在椅子上,她不能只听她们的片面之词,她必须要证实,不管那次刺杀是不是事先安排的,她不想去追究,也不想去探知什么,她现在只想弄清楚尉迟寒风非要她的孩子的目的……

    尉迟寒风下了早朝回来就往墨园行来,一进屋子,就见苏墨若有所思的坐在那里,微微蹙了眉,问道:“不舒服怎么不躺着?”

    苏墨拉回思绪,淡漠的看着尉迟寒风,听了那两件事情,她此刻竟是无法用平常心来看他,心里深深的抗拒着。

    “躺的多了!”苏墨拉回眸光,淡淡的说道。

    尉迟寒风狭长的眸子深邃的看着她,心里隐隐间觉得眼前的人好似不对劲,可是,想着是因为生了病,也就未曾多想。

    他上前在她一侧坐下,薄唇浅笑,有些抱怨的说道:“一生了病更是安静了!都说了,有什么就让下人去做,非要自己亲力亲为,却不知道自己是否扛得住!”

    苏墨侧过脸看着浅笑的尉迟寒风,她迷茫了,这样的笑是不同于他平日里外面所见的邪笑,是发自内心的浅笑,这样的他……会是狠心让自己孩子做药引的人吗?还是,她从来就不曾看明白过他?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了?”尉迟寒风见苏墨一直盯着他看,微蹙了剑眉,担忧的问道。

    苏墨拉回眸光,摇摇头,淡然的说道:“我没事!”

    “真没事?”尉迟寒风确认的问道,随即一叹,拉过苏墨的小手反正他的大掌里,幽幽的说道:“你就这个性子,看似平淡,实则倔强的很,有个什么都不肯说,非要摆在自个儿心里……大夫说你思虑过度,本王就不懂了,你在思虑什么?”

    苏墨听后,眼眸轻抬,看着尉迟寒风摩挲着自己手的大掌,嘴角抿了抿,轻轻的问道:“风……如果,如果孩子在出生前就没有了,你会不会怪我?”

    尉迟寒风原本摩挲的手一僵,狭长的眸子一凛,问道:“为什么会突然没有了?”

    苏墨抬起头看着他,他那幽深的黑眸中全是紧张和担心,那刻,她仿佛听到自己心下沉的声音,“没事,我就问问,人怀孕了,好似脑子总是爱乱想!”

    尉迟寒风听后,无奈的笑着摇摇头,轻点了下苏墨的鼻头,说道:“你呀,还真如大夫说的,思虑过度!这过几天正好黾国上供的东西就到了,那里盛产可安神之物,回头本王向皇上讨了来给你安安神!”

    苏墨嘴角勾了下,笑容有些苍白的点点头。

    “本王还有公务要处理,等下午膳了过来陪你用!”尉迟寒风倾身上前,在苏墨的脸上落下一吻,方才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苏墨顿时眼眶红润,如果……如果这些都只是纯粹的,她会相信,她是幸福的,可是……这是纯粹的爱吗?还是,只是你为了让我生孩子给我的幻想?

    想着,渐渐的眼前的景物变的幻化起来,竟是眼眶里盛了满满的泪水。

    +++++++

    紫菱在赋雅小筑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方才看见赵翌走了进来,她急切的向上前,却忍下,只是在雅阁中等着。

    赵翌进来雅阁,只看见紫菱却未曾见苏墨,心中难免失落。

    “赵公子,你可算来了!”紫菱语气了噙了丝抱怨,殊不知,她并不是约了人家,而是来碰运气的。

    赵翌知道紫菱性子有些急,笑着说道:“最近边关有些不稳定,议事晚了些!”

    紫菱对那个可没有心情听,虽然身在雅阁,却还是四处看了看方才拿出信,说道:“这个是主子让奴婢交给您的,主子交代的很神秘,想来应该是重要的事情,您快看了,看看有没有什么话要奴婢带回去,我出来有些时候了,得赶紧回去!”

    赵翌点着头拆开了信,快速的阅览者,看完后,蹙眉说道:“三天后你来这里,我会给她答案!”

    紫菱也不多问,福了身后转身离去。

    赵翌不免又看了眼信,心中疑惑:她为何要探听老夫人是否有病在身?

    他自小在军营里长大,对着帝都的事情却不甚了解,只是听闻老夫人在老王爷殁后就搬入那里,那个时候黎王爷还小……

    赵翌心中疑惑,却也没有去深究,径自将信揣到怀里,转身离开了赋雅小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