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76章 005 祸不单行

    硬硬的床板,空气中到处弥漫着长久失修的霉味,细细的烛火在屋内摇曳着,就连烛火发出的爆裂声都仿佛有气无力。

    苏墨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最后索性坐了起来,不免自嘲的一笑,过了一年安逸的生活,竟是不习惯了这社会最底层的状态。

    屋子四处都透着风,烛火随风摇曳着,墙上映出了苏墨的身影,她侧头看去,这样小的火光依旧无法将屋内透亮,和那颗夜明珠相比,真的是天壤之别!

    想到此,苏墨嘴角的自嘲越来越深,那颗夜明珠有小孩的拳头那么大,想必是价值连城,当时没有细想,如今想来,尉迟寒风为了让她放下心防可真是做了不少事情。

    一夜无眠,皎月还在当空,苏墨听到外面传来打井水的声响,想着是快到了寅时,那两个丫鬟正在梳洗,她看看床侧的衣服,起身换上!

    王府毕竟是王府,就算是最低贱的丫头穿的也是棉布的衣裳。

    苏墨换好后出了屋子,正在倒水的两个丫头冷眼看着她,她心中暗笑,目不斜视的出了小院儿,往昕园走去。

    昕园她只去过一次,那次是刚刚入府没有几天,紫菱被尉迟寒风责罚,就跪在昕园李嬷嬷那里,也因为那次事情,她的腿上落下了病根。

    苏墨走到了昕园的时候,昨天带她去小院的那个嬷嬷早已经站在那里,李嬷嬷也在,她心里不免笑意加重,这才是第一天,她们就已经做了打算给她下马威了。

    “奴婢给两个嬷嬷请安!”苏墨语气平淡,缓缓福身,不卑不亢的说道。

    李嬷嬷面色阴寒的看着她,眼眸里都是蔑视的光芒,只见她冷哼一声,道:“让你寅时前来,你竟是这会儿才到,竟让我们在这里等你!怎么?还以为你是主子……”

    “奴婢不敢!”苏墨淡漠的说道,心知李嬷嬷是故意刁难她,昨日那个老嬷嬷说的是让她寅时过来,并未曾说要提前。

    “哼!不敢……”李嬷嬷冷嗤一声,绕着半蹲福身的苏墨转了一圈,冷冷说道:“今儿个是第一天,也就饶过你,如果再有下次,老身也只能按照府里的规矩了!安嬷嬷……”

    “在!”昨日的那个老嬷嬷上前一步。

    “苏墨就交给你了……”

    “是!”安嬷嬷应声。

    李嬷嬷冷眼看了苏墨一眼,嘴角嘲讽的一撇,一抹阴戾浮上眼角。

    待李嬷嬷走后,安嬷嬷没有了刚刚的恭敬,对着苏墨冷冷说道:“跟我来!”

    “是!”苏墨应声。

    安嬷嬷领着苏墨走到一个偏僻的小院儿门口,冷声说道:“念着你也没有干过什么活,这复杂的也不好交给你,就将里面的那些都清洗了,手脚麻利些,等下天放亮了可是要去给主子们换的!”

    “是!”苏墨应了声,借由着月光向匾额处看去,净房二字显的陈旧,想是许多年未曾更换过了。

    她淡漠的抬起步子向净房内走去,刚刚推开门,一股恶臭随着风扑面而来,苏墨举目看去,小院子里到处堆放着的竟是马桶。

    胃内突然翻滚了起来,苏墨扶着门框干呕起来,连日来的失眠加之毫无胃口,这时突见这些赃物,顿时觉得不舒服,可是,由于胃里没有什么东西,却是什么也没有吐出来,只是泛着酸。

    “呦……还真是矜贵的很!”安嬷嬷嘲讽的说道:“早知道会沦落至此,又何必自个儿作践自个儿!快去刷,中午前必须要刷完!”

    说完,安嬷嬷转身离去。

    苏墨呕了会儿,终于遏制住胃里的不适,她抿了抿唇走进了院子……

    引着灯笼,拿起木桶从井里打水,倒入大盆中,拿过脏马桶和竹刷,所有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

    苏墨尽力屏住呼吸,偶尔唤上一口气,她脸色淡漠的刷着马桶,一个,一个,又一个……手脚麻利,动作敏捷,完全不像是养尊处优的一国公主,仿佛就是个自小吃了苦的丫头。

    此刻,苏墨突然感恩,常年的打工生活让她有着极强的适应能力,在现代她也打扫过厕所,虽然那要比这个干净。

    当安嬷嬷来净房巡视时,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久久的无法回神,她越看越觉得匪夷所思。

    “可曾都刷干净了,如果哪个主子不满意了,生了气儿,我可饶不了你!”安嬷嬷恶狠狠的看着苏墨,却见她只是埋头死劲的刷着,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扭摆着肥腰走了进去,人凑近其中一个马桶凝神看去,竟是干干净净的,完全不亚于一个常年干这个活的丫头。

    安嬷嬷抬头看看苏墨,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眸光扫过院子墙角里堆放的那些,心中冷笑,说道:“这些弄完了然后将墙角的那些都洗了,洗完了去厨房一侧的膳房吃饭!”

    苏墨抬起头向墙角看去,那乱七八糟的少说堆了有数十个,阳光反射到上面,都能看到层层的蜘蛛网,显然是长时间不用了的……

    “是!”苏墨淡漠的应声,这些洗完大概已经没有午膳吃了吧,加上角落里的……想必连晚饭都可以不用吃了,说是让她吃饭,也只不过是说说而已罢了。

    想着,嘴角淡漠的一勾。

    越是想看她软弱,她越是会坚强。

    安嬷嬷嘴角撇了撇,转身离去,就算苏墨的手脚再快,今天也不可能将那些全部洗完……想着,嘴角浮上一抹阴沉的笑意。

    天上的太阳渐渐偏向西面,苏墨看着那些已经洗好的马桶,抬起衣袖轻轻擦拭了下额头的汗,她向角落那堆陈旧的马桶看去,说心里一点儿不生气是假的。

    她双手支撑着双膝想站起来,刚刚一动,顿觉眼前金星直冒,腰也好似断了一样,连着几个时辰没有起身,腰酸痛的竟是麻木的无法支撑身体。

    苏墨咬了咬牙,站了起来,向那堆马桶走去,先是将上面笼着的蜘蛛网扫了一遍,大略的看了下,方才那会儿竟是看的不真切,这里少说有上百个……不要说是今天,就是明天一天她也根本洗不完。

    “这王府里的马桶旧了不扔掉,却都堆在这里!”苏墨自喃的说着,语气里有些无奈。

    她看了看,心想,那个安嬷嬷存心想为难她,就算这里没有马桶,想必她也是会找出来一些给她的。

    想着,心里也顿觉平衡了些。

    苏墨嘴角挑了挑,眸光四处看了下,这才发现,这些马桶堆的实在是很有艺感,圆的、方的,堆得是错综复杂,高的地方都快要没过围墙……

    苏墨正愁着如何拿的时候,瞥见一角放这个竹梯,心里不免松了口气儿,将梯子搬了过来,架好,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从上面拿着马桶……只是,那刻苏墨却未曾主意,竹梯因为许久没有用过,上面都打了青苔!

    突然,苏墨只觉脚下滑了下,顿时觉得脚悬了空……

    “啊!”

    “砰!”

    “咝——”

    随着跌倒,苏墨痛的倒吸了口气,脚踝处传来刺痛感,她整个脸都因为突然其来的剧痛皱到了一起。

    冷汗,渐渐的从额头溢出,脚上的痛从方才无法忍受渐渐变的麻木,苏墨感觉腹部好似湿哒哒的,低头看去,衣服上已经被晕染了大片的红色,竟是刚刚摔下来的震荡将腹部的伤疤撕裂了……

    苏墨死死的咬着牙忍着痛,想站起来,却脚上完全使不上力气,脚踝处只是片刻的功夫就肿了老高。

    “主子……”

    这时,一个惊恐的声音在门口处想起,紧接着传来慌忙的脚步声。

    紫菱将手里的油纸包放到地上,入眼就看到苏墨身上的血迹,霎时间鼻子一酸,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

    “主子……你……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这……这怎么办……怎么办啊……”紫菱手悬在半空,想去检查,却又无措的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泪眼瞥见那高高肿起的脚,眼泪流的更加凶猛。

    她听闻主子昨日搬出了墨园,本想着昨晚儿去看看她,却因为太晚怕打扰了她休息就作罢,今日干完活儿,想着吃饭的时候能看见,可是,早膳和午膳却都没有看见人,无意间听见安嬷嬷和李嬷嬷窃窃私语,用了心听方才知道主子竟然被指派到净房洗马桶,那会儿,她的心就跟揪着一样,吃饭的时候故意藏了个馒头,怕主子没有饭吃,更是乘着空当儿偷偷的跑来……却……却看见……

    “呜呜……怎么办啊……”紫菱慌了神,顿时没有了主意。

    苏墨忍着痛,微喘着气儿,说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主子……奴婢去给你找大夫!”紫菱想着也顾不得别的,就欲起身,却被苏墨拉住。

    “不要去!”苏墨虚弱的说道:“去了也是没有用的!倒是你,快些离开这里,如果被李嬷嬷知道了,定是会责罚你的!”

    紫菱哭着摇头,哽咽的说道:“奴婢不怕责罚!主子,您可是皇上最疼爱的公主啊……王爷怎么可以让您洗马桶,还……”

    说着,眼睛瞥向苏墨的伤口,哭的竟是话都说不出来。

    自从主子出事后,她就被带走,这些天来,责罚就没有少过,她们处处针对她,不管做的好不好都会寻了借口罚她,她已经习惯了。

    可是,主子自小娇贵,哪里做的了如此粗贱的活,这要是让皇上知道了,不要心疼死了。

    “紫菱,你在这里干么呢?”

    适时,门扉处传来冷漠阴沉的声音,苏墨和紫菱二人抬头看去,只见安嬷嬷一脸冷漠的向她们走来。

    紫菱顾不得别的,急忙跪在地上,向安嬷嬷磕着头,抽噎的说道:“安嬷嬷,奴婢求您给主子找个大夫吧,主子在流血呢……”

    “呸!”安嬷嬷朝着紫菱吐了一口,抬起脚就揣到了她的肩胛上,将她踹翻在地,冷哼一声,说道:“主子,这里哪来的主子?找大夫……哼,不过是流了点儿血,死不了的!”

    紫菱顾不得自己肩膀上的疼痛,从地上爬起来又匍匐在地上,哭着说道:“安嬷嬷,奴婢求求您了,求求您了……”

    “紫菱!”

    这时,苏墨淡然的唤了声,看着泪眼模糊的紫菱,轻声说道:“我真的没事,屋子里有大夫留下的药,我等下去擦就好了,你去忙吧!”

    紫菱哭着摇着头,她心疼的看着苏墨,恨不得受伤的是她,恨不得这些活都是她来做,主子是公主啊……

    “去吧!”苏墨淡淡的说道:“你在这样拖着,可就耽误了我去擦药!”

    “还真是情深!”安嬷嬷冷眼看着二人,俯视着扫了眼苏墨,对着紫菱冷冷说道:“这王府里最是见不得不听话的奴才,紫菱,等下到昕园自己找李嬷嬷去!”

    苏墨蹙了眉头,抬眸看着安嬷嬷,说道:“安嬷嬷,紫菱如此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是和奴婢自小一起长大的,还望安嬷嬷高抬贵手!”

    说完,苏墨对着紫菱厉声道:“紫菱,你要是再不离去,我就当从未曾认识过你!”

    紫菱哭着咬着唇,缓缓的起身,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净房。

    苏墨身上的血渍在风下已经干涸,待紫菱走后,她咬牙站了起来,强自忍着脚踝处的痛,其实已经不痛了,那里麻木的一点儿知觉都没有,落地的脚仿佛悬空的踩在厚厚的棉花上。

    “多谢安嬷嬷,如果安嬷嬷无事,奴婢先去清洗马桶了!”苏墨淡漠的说完,转过身往竹梯走去。

    安嬷嬷看着她的脚一拐一拐的,撇了下嘴,说道:“你先回去上药吧,这会儿不要撑着了,耽误了回头的活儿!”

    苏墨的脚一顿,转过身一福,道:“是!”

    说完,一拐一拐的离去,就算脚上有伤,她依旧走的笔直,她内心的傲气容不得她一丁点儿的软弱。

    痛,已经麻木,比起那日她挥下匕首的那刻,这些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夜冷远远的看着苏墨,她那淡漠的神情,不服输的眼神尽收眼底,他突然觉得,他从来没有看懂过她,就像有时候他觉得从未看懂过王爷一样。

    “在看什么?”

    身后传来疑问声,夜冷收回了眸光,未曾回头也知道是萧隶,冷漠的说道:“什么时候萧总管这么有闲,对我的事情如此好奇!”

    萧隶淡笑,瞥了眼远处的背影,幽幽的说道:“夜冷,有些事情我们管不了!”

    夜冷微微侧了头,冷眼看了下萧隶随即转回头,不予理会,大步的朝着苏墨消失的地方走去,独留下萧隶轻叹:他和夜冷算是王爷的左右手,很多事情旁观的清楚,王爷是爱的深,恨的更深!

    事情已经过去十数天,可是,如今想起当日的情景不免内心依旧生寒,王爷当日就在寒风阁内站了整整一夜,第二天天放明时拿出当年皇上钦赐的金令,那道王爷以为此生都不会用到的金令却在那刻毫不犹豫的用了,只是为了杜绝悠悠之口。

    直到现在,除了王府内,外人却没有一人知道王妃是为何被贬,到底发生了何事,就包括上兰苑那边到现在都是不知情的,王爷将消息封锁的如此严密,于公自是不想因为王妃的关系而影响到和南朝的友好,发动了战争总是对百姓不好的,可是,退一步想……王爷如此做的心思就让人深思了,依照王爷的性子,决然不会是这样的方式处理。

    “唉!”萧隶沉叹一声,如今这府里的人都对苏墨存了怨恨,王爷对她更是不闻不问,现如今的她只有自求多福了。

    苏墨人前脚刚刚进了破败的小院,夜冷后脚就跟了进来,苏墨静静的看着他,随即越过他向后看去,并未曾看见那曾经熟悉的身影。

    “王爷在书房!”夜冷淡淡的说道。

    苏墨慌乱的收回了眼神,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夜冷为人冷漠,既然如此说,必然看出了她的心思,辩驳反而是欲盖弥彰了,她淡漠的转身走进屋子,在床边坐下。

    夜冷跟了进来,从腰间拿出一个瓷瓶放到木桌上,说道:“这个对伤口愈合比较有效!”

    不待苏墨说话,人冷漠的转身离去,从头至尾,没有多余的话,行至门口处,突然定了脚步,沉声说道:“你的脚不适宜乱动,李嬷嬷那边我会去说!”

    说完,大步的离去。

    苏墨拿起桌子上的瓷瓶,心里不免有些感动,夜冷平日里冷的仿佛除了尉迟寒风,所有人都拒之千里,可是,却是如今对她最热心的。

    想着,嘴角不免自嘲的笑了笑,她不会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苏墨单脚支撑着站了起来,起身去打了水清洗了下手,方才将门掩上解着衣服,腹部的伤口处和衣服粘在了一起,她咬着牙将衣服扯开,只是瞬间,额头就沁了密密的冷汗。

    苏墨微微的喘着气儿,打开瓷瓶,顿时,淡淡的香气扑鼻,她用手挑了些药膏轻轻擦拭在刚刚撕裂的伤口处,顿时,一股凉凉的气息将疼痛掩盖,片刻的功夫竟是止了血。

    苏墨将原本包着伤口的布重新敷好,正欲整理衣物,突然……

    “砰!”

    一声重响,门被暴力的推开,苏墨来不及细想,反射的将衣服围了起来,不经意间碰到了伤口,痛的她暗暗的咧了嘴。

    苏墨回头看去,只见尉迟寒风一脸寒霜的站在门扉处,狭长的眸子轻轻的眯着,两道阴冷的寒光射向了她,仿佛要将她看透一般。

    苏墨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原本肿的和馒头一样的脚就不吃劲,此刻又心存了慌乱,脚下一个趔趄,竟是失了平衡,整个人向后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