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77章 006 还可以再痛一些

    苏墨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原本肿的和馒头一样的脚就不吃劲,此刻又有些慌乱,脚下一个趔趄,竟是失了平衡,整个人向后仰去……

    尉迟寒风眼中闪过一抹紧张,只是瞬间消失不见,最终,他没有动,任由着苏墨向后倒去……

    苏墨的腰磕到了床边随后倒在了地上,刚刚包好的伤口又一次裂开,一股温热的气息趟过肌肤,狭小的空间内弥漫了血腥的气息。

    苏墨痛的紧紧的皱了眉头,脸色更是越发的苍白。

    在尉迟寒风面前如此的狼狈是苏墨最不愿意的,可是,却还是无法避免,她垂眸掩去眼底的悲伤,那刻,她竟然内心有奢求他会来扶她,就像以前那样,在她总以为要摔倒时,她的腰间总是会多出一只温热的大掌。

    呵呵,真是可笑的想法。

    以前他会扶她,是存了目的,如今没有了孩子,他又怎么可能来扶她,又怎么有心情去做戏?!

    “怎么,成了奴婢连最基本的礼仪都没有了吗?”尉迟寒风垂眸俯视着苏墨,见她久久不动,眉角轻佻,冷冷的说道。

    苏墨咬着牙起了身,强忍着身体上的痛,掩去所有的悲伤,福身道:“奴婢参见王爷,不知道王爷来如此脏乱之所有何事?这样的地方恐怕会失了王爷的身份!”

    尉迟寒风冷冷的轻哼了声,蔑视的看着苏墨,冷冷的说道:“却是脏乱不堪,只不过搬出墨园一日,你这身上的味道可真让本王厌烦!”

    苏墨内心冷漠一笑,微微抬了眸,凝视满脸厌恶的看着她的尉迟寒风,心,仿佛被尖锐的刺狠狠的扎了下,原来,他只不过是一个眼神都可以让她更痛!

    苏墨强自压下内心的自嘲,淡漠的说道:“奴婢洗了一天的马桶,来不及沐浴,碍了王爷是奴婢的错!”

    尉迟寒风微微蹙了剑眉,狭长的眸子微垂,眸光扫过渐渐被血债晕染了的衣衫,闪过一抹心痛,但,很快就被苏墨脸上那平静无波的样子将那丝心痛化解的一干二净。

    “南帝会在三日后到访东黎!”尉迟寒风侧了身,静静的说道,就算如此,他的余光依旧看着苏墨,想从她的脸上看到些什么。

    苏墨眼睑微抬,淡然的应了声,却再也没有后话。

    这样的苏墨彻底将尉迟寒风激怒,菲薄的唇角微微抽搐了下,背负的手更是猛然的握了起来。

    他侧脸向苏墨看去,冷冷的说道:“南帝要来了,他要是看见你如此,必然会将你带回南朝,你就要脱离苦海了,你不高兴吗?”

    苏墨抬眸看去,一脸平静的问道:“王爷会让奴婢跟着皇兄走吗?”

    “不会!”尉迟寒风坚定冷然的说着,嘴角噙了抹嘲讽的微抿着。

    “那……奴婢为何而高兴?!”苏墨冷嘲的勾了勾唇角,眸子里平静的看不出任何她内心的想法。

    “砰!”的一声,原本就不结实的木桌在尉迟寒风的掌下变的粉碎,上面放着的小瓷瓶亦掉在了地上,应声而裂,药膏顺着开裂处流淌了出来,顿时,屋内被那药膏的香气弥漫……

    苏墨可惜的看了眼那瓶药膏,无奈的轻叹,暗讨:可惜了一瓶好药!

    她这样的反应无疑是给尉迟寒风内心的怒火浇上了一把油,他竟然不如一瓶药膏,一瓶药膏她都能惋惜,可是,对他却能做到平静无波!

    尉迟寒风的脸被阴霾笼罩,幽深的眸子仿佛利箭射向苏墨,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方才解气……

    苏墨感受到了尉迟寒风那犀利的眸子,抬起头,正好对上他的眸光,她的心一震,本能的瞥过了眼眸不去看他,这样的他让她心生恐惧。

    尉迟寒风一个箭步闪到了苏墨的面前,大掌在苏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猛然擒住了她的脖颈,手中用了力,顿时,狭小的空间里传来“嘎嘎”的骨骼受力的声音。

    苏墨紧紧的皱了眉头,死死的咬着牙不让自己痛呼出声,额头渐渐冒出了冷汗,呼吸渐渐的困难,脸色亦慢慢的苍白的好似白纸一般完全没有了血色。

    就算如此,她依旧不愿意妥协的看着尉迟寒风,眸光里除了不服输,竟是没有任何的一丝感情。

    尉迟寒风暗暗咬牙,看着苏墨苍白的脸,手下松了几分力道,让她重拾了呼吸,但是,却依旧没有松开她,只是死死的盯着她,企图想着从她眼底看出一丝对他的爱恋,看出一抹悔恨的神色,可是,都没有……

    今日朝后,皇上唤了他去御书房,说道帝桀会在三日后到,再不曾说什么,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帝桀来了,苏墨如今的状况总是要有个交代的,否则,就算南帝现在无法插手东黎的事情,却难免会因为此两国出了裂痕,让原本现在就蠢蠢欲动的离国、梓国有了可乘之机,这必然对南朝和东黎国造成极大的伤害。

    对于皇上的担忧他根本不怕,也从未曾担心过,就像他曾经给苏墨说过的那样,杀了她,他有千万个理由去应付南帝,何况帝桀现在为了李后的事情伤神,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心思?!

    他下了朝回府,在书房内坐立不安,脚下更是不自觉的向这个破败的北院走来,他一直告诉自己,只是想来告诉她南帝要来,看看她的反应,但是,说白了是十数日不见她,他脑子里都是她,只不过是想来看看她,是想让她说句软话,是想着她能悔过……可是,她没有,她不但没有软话,不求饶,甚至,冷漠的好似他真的只是主子,而她,就只是个奴婢!

    就算如此,她连一个奴婢该有的敬畏和害怕也没有,她的眸子淡漠的仿佛他是空气,他根本不存在。

    苏墨,你就宁愿做奴婢也不愿意真正的接受本王的爱意,宁愿死也不求饶,很好!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尉迟寒风冷嗤的嘲讽说道:“南帝看见了不知道多么心疼!”

    苏墨依旧没有吱声,就算她此刻想说话也是有心无力,脖颈依旧被尉迟寒风擒着,虽然不再用力道,可是依旧呼吸不顺畅,脚也使不上力气,腹部的痛好似也麻木的感觉不到,想必,撕裂的地方又干涸了。

    尉迟寒风猛然一甩手,将苏墨狠狠的扔到了木床上,木床由于承受不住突然其来的重量,发出“咯吱”的声响,好似几乎要散架一样。

    苏墨只感觉浑身都传来痛楚,她大口的呼吸着,有些贪婪,过了半响,方才转眸看着尉迟寒风,冷然的说道:“王爷放心,奴婢只不过就是一条贱命,自小亲人都不在,又怎么会乞求一国之君的南帝的怜悯?”

    苏墨舔了舔干涸的唇瓣,顿了顿,淡漠的接着说道:“王爷也不用担心,皇兄来了,奴婢自会配合王爷一切的行动,断然不会因为奴婢而使得两国存了恶念,奴婢是贱命,不值得成了开战的筹码!”

    呵呵!

    尉迟寒风内心不免冷笑,她倒是清明的很,甚至不用他的提点就能明白他的意思,苏墨,聪明的你可曾真的看懂本王的心,也许你看懂了,却一直在抗拒……甚至,不愿意接受。

    想着,尉迟寒风冷嗤的哼了声,冷嘲的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倒是心存了善念,可是……你对别人仁慈,为何却对自己的孩子下的如此狠手!”

    “唰!”

    苏墨猛然目光变的凌厉的射向尉迟寒风,紧咬着的牙打着颤儿,支撑着身体的手死死的按住床板,几乎用尽了身体里所有的力气,此刻,心竟是痛的让她几乎忍不住那突然袭来的感觉,仿佛所有的神经都被撕裂一般,痛的每一个毛细孔都仿佛插了针一样。

    她下的了狠手?

    尉迟寒风,你可知道,当那刻我狠心挥下匕首的时候,我杀死的不止是未成形的孩子,还有我对你的念想,对这世界上所有的念想……

    她不想她的孩子生下来是个悲剧,是一个比她还要悲惨的悲剧,她不要!所有的苦……她一个人承担,她不会让她的孩子去承担!

    苏墨咬着牙的力气越来越重,胸口一起一伏的,她此刻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她不要再在这个问题是纠缠。

    苏墨的眼睛猛然睁了下,方才缓缓垂了眸,她拉回视线,淡漠的说道:“奴婢就是个心狠的人,何来善念?只不过不希望皇兄为了奴婢的事情伤神而已!”

    尉迟寒风冷笑一声,摇了下头看着苏墨,嘴角微扬,自嘲的一笑。

    她的心里原来一直都只有帝桀,就是此刻,她的心里也只会为帝桀着想……

    “本王不管你心里如何想,希望你说到做到!”尉迟寒风冷漠的说着,转身拂袖离去,行至门口,顿了下脚步,冷漠的说道:“这两天你就好好养伤,本王不希望你在南帝面前出了什么纰漏!”

    说我,大步流星的离去,竟是一丝的眷恋都没有。

    和苏墨一个院子的奴婢回来放物什,突然看见尉迟寒风往外走,吓得急忙跪倒在地,瑟瑟的恭敬说道:“参见王爷!”

    尉迟寒风脚步未停的离去,那两个丫头径自起了身,其中一个兴奋的说道:“红霞,想不到王爷竟然会来这里……我第一次这么近的看见王爷!”

    红霞同样兴奋的叫道:“是啊是啊,翠云,你知道吗……以前就只是远远的看到过王爷的身影,那种飘逸的傲然气息,就算是离了那么远也让人无法直视呢!”

    她们的声音渐渐飘远,屋内的苏墨沉痛的闭起了眼睛,此刻,她已经分不清身上的痛是从何而来,心上的……还是身上的?

    尉迟寒风走了没多久,大夫就来给苏墨处理这伤口,为她的脚上了化瘀血的膏药,吩咐了数句转身离去,从始至终,他的脸上都有着厌恶,不仅是对环境的,还有对苏墨的,这些……苏墨也只是暗笑以对,她从来不会将别人的眼光看的很重,自小受到的冷眼何止千百种!

    夜,在苏墨昏昏沉沉种来临,一日未曾进食的她连口水都不曾喝到,嘴唇干涸的快要裂开,喉咙里也是像着火一般,她想起来喝些水,眼睛却是怎么也无法睁开。

    “水,水……水……”苏墨潜意识里的说着,声音虚软无力,只是一个简单的发音却有些不完全,让人听不真切。

    夜冷平静的脸看着苏墨的样子微微蹙了眉头,转身离去,只不过片刻功夫,再来时手里多了一个水壶和瓷碗,他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拔掉木塞,顿时,屋内弥漫了香甜的蜂蜜的气息。

    夜冷将蜂蜜倒在碗里,兑了水,拿过干净的棉布醮了后在苏墨的嘴唇上擦拭着。

    苏墨感受到唇上的芬香湿润,本能的伸出小舌舔抵着,动作贪婪且随意,夜冷的手微微顿了下,冷漠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

    苏墨见没有了湿气,吧唧了下唇,拉回了夜冷的思绪,他急忙挥去脑子不该有的想法,又用棉布醮着蜂蜜水为苏墨湿着唇。

    嗓子上的灼烧感渐渐不在,苏墨昏昏的睡了过去。

    夜冷起身,站在床榻边俯视着睡的极沉的苏墨,久久的,未曾动弹,直到远处好似传来脚步声,他方才拉回了思绪,从袖兜中取出一颗夜明珠,放在了苏墨的床头方才转身离去。

    那刻夜明珠发着淡淡的光芒,珠子虽然不大,却也能让黑寂的屋子辨别了物体,总好过那细小的蜡烛。

    夜冷出了小院,向寒风阁的方向走去,走到有物体避遮的小径处突然停了脚步,他眼眸眯缝了下,平缓的说道:“看来你真的是闲的无事可做了!”

    夜冷的话刚停,就见萧隶从暗处走了出来,他垂着眼帘,好似不经意的看着自己的手,缓缓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那颗珠子是以前王爷赐给你的南海东珠吧!”

    夜冷没有说话。

    萧隶面色一正,冷然说道:“那颗珠子你竟然只是给她当做照明的物什!”

    夜冷依旧没有说话。

    “夜冷,你到底想干什么?”萧隶冷声问道。

    夜冷微微侧了下头,拉回眸光,大步离去,从始至终都未曾回答萧隶什么。

    他不干什么,只是心里不想苏墨受苦,不想她被人加害……但是,他自己的身份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不需要任何人提醒。

    萧隶看着夜冷消失在夜幕中,不免头回看了眼远处的小院,心中沉叹,一个苏墨将整个王府弄的乌烟瘴气,王爷和夜冷都变的仿佛不认识,这南帝又三天后到……

    “唉!”萧隶沉叹一声,转身离去。

    +++++++

    天罡大将军府邸,赵翌一手抱着酒坛,一手拿着剑在院中挥舞着,时而停了手里的动作,仰起头,将酒狠狠的灌入嘴里,辛辣的气味顺着味蕾滑入咽喉直达胃里,一路的灼烧感让他有着一刻的迷茫,衣襟早已经被酒水打湿,可是,他全然不顾。

    剑在他手下幻化出无数个剑花,宣泄着他内心的痛苦和渴望,以及深深的思念……

    自从尉迟寒风下了金令,他整个人愕然,脑海里首先想到的是苏墨让他查的事情,那刻,他竟是有自刎以谢知己的心!

    如果不是他替她查那件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他曾欺骗自己那只是巧合,可是,前一天王爷还去皇宫讨要肉桂,苏墨却在拿到信的第二天就被贬,这说明什么?

    “咕噜咕噜……”

    想着,赵翌抱着酒坛猛灌着酒,俊朗的凌目渐渐发红,竟是说不清是心酸还是被酒呛到。

    他想见苏墨,他担忧她,可是……他见不到,甚至,连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什么都不知道,他每天都在自责和抓狂下活着,他快要疯了。

    每日上朝看着尉迟寒风,他是多想冲过去询问,可是,他不能!

    黎王金令等同圣旨,那是要灭九族的,他怎么因为一己之私而害了全族的人?于私他不能,于公……他还是不能,他是臣,王爷是君……

    “哈哈哈哈……赵翌,枉你堂堂七尺男儿,却是这等无用!”赵翌狂笑着,可是,声音里却是凄凉。

    赵晖看着院中的赵翌,眉头紧锁,这连着已经十多日了,他除了上朝和议政,天天抱着酒坛,这将军府里每日光为了去除他身上的酒气所用的熏香就已经几筐。

    赵翌的剑随着心中的沉郁变的凌厉,院中的树叶经不住他的剑气,纷纷坠落,漫天飞洒的叶子在月光下更显的凄凉,明明是初夏,却仿佛渐渐入冬。

    “住手!”赵晖突然大喝,运了气劲将赵翌手中的剑挥落,人也适时的闪到他的面前,怒声道:“你疯了吗?照你那样下去,就算不走火入魔,想必也会伤了内息!”

    赵翌醉眼朦胧的看了看赵晖,又看了看地上的剑,抱着酒坛子转身离去。

    他知道,他清醒的很,但是,他就是想那样痛,只有那样痛着,他才能好过一些……

    看着踉跄着步子的赵翌,赵晖于心不忍,说道:“南帝三日后到访,皇上必然会在宫中设宴,想必……王爷会带她前往!”

    赵翌的身子一僵,晃着身子转过头看着赵晖,嘴角努力的扯了扯,转身离去!

    如今的苏墨被贬,王爷真的会因为南帝前往而让她入宫吗?以什么身份?王妃还是奴婢……

    赵翌站住脚步,缓缓仰起头看着天上的皎月,眸光深邃的盯着,渐渐的变的涣散,眼前只见苏墨长袖飞舞,衣袂翻飞,淡漠的在月中起舞,那样的轻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