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81章 009 第四夜①

    “我该回去了,出来很久,恐怕要起疑了!”苏墨淡笑的说道。

    赵翌点点头,道:“你先行一步,我随后至!”

    苏墨了然的点头,明白赵翌怕她被别人说了闲话去,遂踏着不疾不徐的步子离开了小溪,行至紫菱身边,回眸看了眼他,嘴角浅笑的示意,向碧波园行去。

    碧波园内,尉迟木涵和帝桀二人不知道轻声谈论着些什么,尉迟寒风只是静静聆听着,待苏墨走来,众人停止了谈话,纷纷笑着看着她。

    苏墨浅笑的微福后在尉迟寒风身边坐下,脸上就如她离席时,淡淡的,柔柔的,却满是幸福之色。

    “怎么不见张后?”帝桀随口问道。

    苏墨聪慧,顿知张皇后未曾回来过,继而说道:“回皇兄,娘娘还在亭子中纳凉,墨儿想着和皇兄相处时短,就先行回来了!”

    帝桀点点头,宠溺的看着苏墨,说道:“不枉朕宠了你这些年!”

    苏墨有些得意的笑着,这样的笑轻灵的仿佛遗落人间的小精灵。

    尉迟寒风笑着看着苏墨,狭长的眸子越发的幽深起来,他不顾众人眸光,将苏墨的手拿过,置于自己的掌心,轻轻摩挲着……她对帝桀笑的绚烂,对赵翌笑的纯真,那对他的笑呢?从头至尾都只不过是她佯装欢乐吧!

    想着,心不免更加沉了几分,满满的怒火将胸腔拥堵的无法呼吸,但是,脸上却笑的越发邪魅。

    适时,眸光低垂,扫过苏墨的手腕,目光顿时一凝,脸上的笑容滞了下,随即恢复那邪魅的笑意,时而和南帝说上两句,时而轻声问着苏墨什么。

    宴席持续了两个时辰方才散去,众人不免都有了几分醉意,帝桀在莫言和宫人的陪同下回了春风阁,尉迟寒风领着苏墨也上了马车回了府。

    马车上,比来时气氛僵硬了几分,亦如同第一次入宫时回去般,苏墨收起了所有的笑容,冷冷的坐在马车内。

    尉迟寒风依旧慵懒的依靠在软垫上,他眸光轻瞥苏墨一眼,只是一眼,却越发的生气,他猛然坐了起来,大掌一把捞住苏墨的胳膊,卸去了所有伪装,怒目瞪着她。

    苏墨猛然被他一拽,身子有些失去了平衡,好在反应快,将身子稳住,不曾跌去尉迟寒风那边,她稳住后,静静的看着他,不明他此刻怒气何来?

    但是,他存心要针对她,又何须理由!

    二人就这样对峙着,一个眸子里毫不掩饰他的怒火,一个则平平淡淡以对,马车走的极缓,就算如此,因为没有减震装置,依旧有些颠簸,可是,尉迟寒风却身形动也不动,苏墨的手死死的撑着身下的坐垫,不让自己挪了身子半分。

    对,这该死的平静,她对他只有这该死的平静,从入府开始……

    “见到南帝,开心吗?”尉迟寒风终于收回了冷眸,话语里带着几分嘲讽的冷嗤问道。

    “还好!”苏墨亦拉回了眸光,平静的说道,对峙的久了,眼睛竟是有些酸涩。

    尉迟寒风狭长的眸子微微一抬,淡淡的扫了眼苏墨,缓缓说道:“还好?只是还好而已?”

    苏墨微蹙了秀眉,眸光冷漠的看向他,问道:“王爷希冀如何?或者……王爷希望看到什么?”

    说着,冷嗤一声,嘴角含着不屑,冷冷说道:“王爷放心,苏墨虽是女子,却也知道承诺二字,竟然同意陪王爷演这出戏,我就会恪守本分的演好!再说……就算我不想演好,王爷会放手吗?”

    苏墨故意加重了承诺二字的语气,说道最后,声音里却不似先前那么平静,多多少少的存了怨恨,可是,这样的语气听在尉迟寒风耳里,却成了她在怨恨他不放手,让她无法和帝桀走。

    尉迟寒风菲薄的唇上扬了一个邪魅的弧度,狭长的眸子微眯了下,俊逸的脸上却透着和那丝笑意背道而驰的阴霾,明明两个表情不应该结合在一起,可是,此刻,偏偏都展现在他的脸上。

    苏墨心里打了个寒战,这样的尉迟寒风让她心底生寒,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他,想着,身子不由自主的向马车门处挪了挪,这只是本能的反应,却更加激怒了尉迟寒风。

    她竟然怕他!

    他猛然起身,大掌擒住了苏墨的肩胛,另一只手撑在了她身子的一侧坐垫上,整个人半俯着身子,眸光幽深的死死盯着她。

    苏墨暗暗皱眉,肩膀上传来剧痛,身子被尉迟寒风突然来的势头磕到了后面的车撵角上,挌到了她的背脊,亦传来疼痛感,鼻间窜来那熟悉的茶香的气息混合着淡淡的酒气。

    “苏墨,你就这么想跟南帝走吗?”尉迟寒风咬牙切齿的问道,每个字仿佛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好似隐忍着什么。

    苏墨紧了眉,她什么时候想跟帝桀走了?她从头至尾就明白尉迟寒风不会轻易放过她,她就从未曾打算过离开,就算痛着,她却也未曾想过离开……

    想着,心里不免冷嗤,自嘲的说道:苏墨,你输的一败涂地!

    苏墨眸光里的自嘲落在了尉迟寒风眼里,那样淡淡的嘲笑却成了在嘲笑他,嘲笑他问的多此一举。

    尉迟寒风的手重了几分力道,狠狠的说道:“苏墨,你这辈子都不要想着离开王府,你将会为你所做的承担一切后果!”

    “不用王爷提醒,当我切断一切的时候,就从未曾存在过侥幸的心理!”苏墨忍着痛,缓缓说道,她额头渐渐的溢出细细的密汗,就算如此,她依旧努力的平静,因为,此刻身上的痛已经被心里的痛所掩盖。

    突然,马车停下,外面传来萧隶的声音:“王爷,王府到了!”

    可是,车上的人就如此对峙着,仿佛彼此间要用眼睛杀死对方,或者……要将对方狠狠的揉进自己的眸子里。

    猛然间,尉迟寒风拿起苏墨的手腕,冷冷问道:“镯子呢?”

    苏墨垂眸,看了看空空的手腕,那里曾经有件物什陪伴了她半年之久,那温润的触感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她,尉迟寒风对他的爱!

    那是他唯一送她的东西,不论是柳翩然还是傅雅,他好似总是将宫中赏赐的东西搬到她们两个人的园子里,却唯独不曾送与她什么,只有那个镯子。

    “那是王爷之物,奴婢不敢据为己有,临出园子的时候放在墨园了……”苏墨垂眸缓缓说道,此刻,如果尉迟寒风能够仔细看,定能看到她眼底那潜藏的悲伤。

    对于苏墨而言,那不仅仅是一个镯子,而是尉迟寒风的心!

    “苏……墨……”

    尉迟寒风低吼一声,苏墨猛然抬起头,还未曾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人已经被硬生生的拉了起来,脚步一个趔趄,人已经被拖出了车撵外。

    苏墨想挣脱,手腕却被禁锢的极紧,在甩手间,人已经在众目睽睽下被拉下了马车,尉迟寒风脚步未停的一路拉着她走着,府中的人看到了都先是一脸的惊诧,随即急忙福身参拜。

    “妾身参见王爷……”

    尉迟寒风目不斜视,依旧拉着脚步踉跄的跟不上的苏墨疾步往前走着,柳翩然一脸错愕的看着,竟是无法反应此刻的状况。

    随后,紧跟着前来的萧隶和紫菱二人脸上表情不一,一个深深的蹙着眉头,一个则是一脸的担忧,紫菱更是看见柳翩然忘记了行礼,匆匆的越过她向尉迟寒风和苏墨的方向跑去。

    “萧总管,这是怎么了?”柳翩然气的话有些打结。

    萧隶看了眼消失在黑暗中的人影,微微躬身行礼后,说道:“回侧妃的话,属下也是不知!”

    从皇宫出来时,王爷就寒了脸,他也不知道是为何,一路上,他坐在马上前行,隐约间听到马车内传来动响和王爷的低吼,想是在车撵里置了气儿,可是,这话他也是不好和柳翩然说的,一是不好议论了王爷的事情,二是……这如今王爷到底对苏墨存了什么心思,他也是看不懂。

    “你一直跟着王爷,怎会不知?”柳翩然的声音提高了几分,不满的说道:“这王爷和一个低等奴婢在王府里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萧隶一脸恭敬,不慌不忙的说道:“回侧妃,这南帝未走……王妃还是王妃!”他说着,看了看柳翩然变幻着的脸,随即说道:“如果侧妃没事,属下就先行告退了!”

    说完,又是微微躬了身,转身离去。

    “呀!”

    “鬼叫什么呢?”

    突然,纸鸢猛然叫了声,顿时招来柳翩然的呵斥,她此刻心情本就不佳,生怕这南帝一来,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主子……”纸鸢一脸急色,想说什么却又仿佛不敢开口,竟是张了嘴却没有声。

    “要说什么就赶紧说!”柳翩然怒声道。

    纸鸢咽了咽唾沫,低声说道:“主子,奴婢是想到刚刚萧总管的话,他说……南帝未走,这王妃还是王妃!”

    “那又怎么样……哼,南帝能呆的了几天!”柳翩然咬牙说道,可是,心里确是十分没底。

    “主子……”纸鸢脸上露了急色,说道:“这刚刚王爷拉着苏墨走的地方,好像是……是去寒风阁的方向!”

    顿时,柳翩然一惊,这才想起,她是刚刚从那边过来的,那边正是去寒风阁和兰花园的方向,“王爷带那个贱婢去了寒风阁?不可能……”

    说着,急忙拖了腰向尉迟寒风消失的地方行去。

    待她们都走了,有俩个人影从暗处走了出来,二人脸上一片茫然。

    “主子,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啊?”宝珠询问道。

    傅雅摇摇头,耸了耸肩膀,撇嘴嘟囔道:“我才不要去,刚刚王爷进来的时候好像生了很大的气儿呢,而且,柳姐姐好似也挺生气的……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好奇的好!”

    “哦!”宝珠应声,微微歪着头,说道:“可是,柳妃会不会动了胎气啊?我们要不要去劝劝啊……”

    “啊,也是!差点儿忘记了柳姐姐是有身子的人,不能动怒!”傅雅恍然,急忙拉了宝珠,道:“快点儿,柳姐姐的身子重要,我当出气的就当吧,了不起被柳姐姐骂骂算了,现在苏姐姐的孩子已经没有了,如果柳姐姐的不保护好,王爷会更加伤心的!”

    她们的声音渐渐的消失在夜幕中,夜冷淡漠的从一侧站了出来,他眸光幽深的看着那只剩下一丝光影的背影,眸子里浮上一抹深思。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看似天真无邪的傅雅都不简单,就算她曾经在王府呆过,就算她和大小姐有着情谊,他却怎么也不喜欢她。

    萧隶说,是因为傅雅太过活泼,而他太过冷漠,自是不对眼,可是,隐隐间,他总是觉得这个人不简单,但是,不简单在哪里,却一时间也无法看出。

    他注意了她很久,却是一点儿破绽也未曾看出,她对待每个人都极好,就和当年大小姐一样,脸上的笑仿佛能把千年冰山化去。

    也许……真的是他多想了,真如萧隶所言,他们只是性格差异太大,所以他不喜欢她。

    +++++++

    尉迟寒风一路将苏墨拉到了寒风阁,远远追来的紫菱却被守门的小厮拦了下来,任由着她怎么求都不准进入。

    “这寒风阁岂是你一个奴婢想进就能进的!”小厮冷嗤一声,嘲讽的说道。

    紫菱急的满脸通红,她在王府也已经一年,当然知道这寒风阁是王爷的禁地,没有吩咐是不允许进的,就连侧妃都没有进过,主子也只不过是因为两次伤病方才进去的,可是,这会儿王爷盛怒的将主子带了进去,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萧隶随后赶来,就见小厮恭敬的一福,道:“萧总管,王爷吩咐,没有指令谁都不得入寒风阁!”

    萧隶一怔,想不到他也有一天被挡在门外的,不免深蹙了眉头,不解方才马车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正在怔神之际,就听见了嘈杂急乱的脚步声,回头看去,竟是柳翩然在纸鸢的托扶下急忙走来,他正暗自拧眉,却见傅雅跑来,不知道和柳翩然说了什么,脸带了愤恨之色看着这边,脚下去向兰花园行去。

    萧隶暗暗嘘了口气,心里着实不想惹这个侧妃,她有老夫人的庇护,如今又怀着王爷的子嗣,如果得子必是长子得袭,惹到她总是个麻烦。

    “哼!”

    适时,一声冷哼想起,萧隶抬头看去,却瞥见夜冷眸子里的一丝嘲讽,他也不在意,夜冷定是知晓了他的心思方才不屑,可是,他不在意……想着,亦不甘愿的瞪了眼。

    外面的小打小闹完全和寒风阁隔离,此刻的苏墨被尉迟寒风狠狠的甩到了软榻上,手腕上有着一圈红印,那是方才被紧捏着的地方。

    苏墨不是没有火气的,她努力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她每一步都小心翼翼,他生的什么气?自出了皇宫开始,他就阴阳怪气的对着她,怎么,嫌弃她扮演的不好吗?

    “久闻王爷的寒风阁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进得的,就连侧妃都未曾进过,不知道王爷此刻抓了奴婢来何故,不怕污了你的地方吗?”苏墨沉声说着,眸子里的平淡不在,浮上了隐忍的怒火。

    尉迟寒风一个箭步上前,大掌擒住了苏墨的下颚,说道:“笑!”?

    苏墨一怔,被他没由来的“笑”字弄的神经有些短路,竟是反应不过来尉迟寒风是什么意思。

    “没有听到吗?本王让你笑!”尉迟寒风低声怒吼道。

    这时,苏墨方才反应过来,不免更加冷了脸,冷冷的说道:“王爷以为我是卖笑的吗?如果王爷那么想看人笑,想必多的是人……但是,绝对不包括我!”

    尉迟寒风擒着苏墨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怒声道:“本王就是要看你笑!”

    “那王爷恐怕只能失望了!”苏墨冷冷的说道,牙关被捏的生疼,她的话说出口竟是有些支吾不清。

    “怎么,没有了南帝和赵翌,你竟是连笑都不会了吗?”尉迟寒风愤恨的说道。

    苏墨暗暗蹙眉,这哪跟哪啊?她不笑和帝桀、赵翌有什么关系。

    想着,不免更加怒由心生,从来不知道,尉迟寒风竟也有如此无理取闹的时候!苏墨抬手架开了他钳制的大掌,使了身上所有的力气硬是将他推开,人站了起来,冷哼的说道:“王爷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如果王爷无事,请容许奴婢先行告退!”

    说完,不给尉迟寒风说话的机会,转了身,死死的攥了拳头向门扉处走去,手刚刚搭到门开了个缝隙,就听到“砰”的一声,门被猛然压了回去。

    苏墨的手依旧在门上,她垂着眸努力的呼吸着,努力想让自己内头堆压着的闷气驱散,她知道,如果沉不住气,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她不能保证能承受尉迟寒风的怒火。

    可是,她想忍,却偏偏尉迟寒风不让她忍。

    “唔!”

    苏墨微垂的头蓦地被尉迟寒风毫不温柔的板起,让她和他直视,就听他阴沉的声音从上面传来,“苏墨,当你决定扼杀我们的孩子那刻,你就应该要明白,本王的怒你永远也承受不起!”

    说着,手一甩,苏墨的身子突然失了重心,向前倾去,头重重的磕到门框上,人随即被弹了回去,脚下踉跄了几步,还不待站稳,一个温热的大掌已经到了领口,随即……

    “嘶————”

    压抑的空间内传来衣衫破裂的声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