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83章 011 怎能我独自痛①

    翌日。

    苏墨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际大亮,躺在尉迟寒风的床榻上,到处弥漫着他身上那淡淡的,好闻的茶香味,竟是一觉无梦到天明。

    苏墨睁开眼睛,怔怔的看着那素色的床幔,整个脑子是放空的,想去努力想些什么,却似什么都无法去想。

    身体依旧酸痛难当,原本失了元气的身子在昨夜后更是虚空的仿佛不是自己的,腰际隐隐作痛,苏墨知道,那里昨夜是被尉迟寒风气怒下踹她下地的地方……

    “呵呵!”苏墨突然嗤笑出声,缓缓又闭起了眼睛,静静的感受着空气中淡淡的气味,她一直不明白,为何尉迟寒风身上总是有股清淡的茶香,她曾注意过,他身上并未曾有装有茶叶一类的香囊之物。

    想着,苏墨睁开眼睛,眸光扫过屋内的陈设,做王妃一年,却不曾在寒风阁留宿过,那次应孕昏倒也只不过是在这榻上歇息了一下罢了,如今却因为要做戏反而夜宿在这里,是为了做样子,还是为了让她更加的成为众矢之的?

    苏墨不愿意继续想这个问题,坐起了身,上等的锦缎被衾从白如凝脂的肌肤上滑落,适时,方才想起,昨夜那人噙了怒意将她的衣裳全部撕毁,从外到内没有一件是可以蔽体的。

    有了这个认知,苏墨无奈的喟叹一声,淡然的倪了眼床榻上的布幔,想了想,终究是扯下一片做了裹体之用,她需要起身,她必须要找个人给她弄身衣裳来。

    苏墨裹着布幔走到门扉处,微抿了下唇角,有些忐忑的去开门,昨夜她是存心气尉迟寒风,知道他不会允许她光着身子出去,那会儿也就胆大,可是,此刻却是不同,让她如此出去,她真还无法做到从容以对。

    门刚刚开了一个缝隙,就听外面传来声音,“王……苏……嗯……那个,王爷让奴婢来送衣服的!”

    门外是小单的声音,一时间,她竟是不知道应该唤苏墨为王妃还是苏姑娘,最后也只好作罢。

    苏墨拉开了半扇门,门隐没了她的身影,她淡淡说道:“我不好出去拿,麻烦给我送进来,可以吗?”

    话音方落,就见小单捧着一套紫色的裙衫和一个盒子走了进来,她看着裹着布幔的苏墨先是一愣,随即笑了笑,道:“王爷临行就吩咐了奴婢前来候着,说是您醒了将衣服送进来!另外,王爷方才派人回来交代,说是南帝下午将离开东黎,午膳宫中会派人来接您进宫陪南帝吃个家常饭!”

    苏墨关着门,淡淡的应了声,接过衣服,道:“谢谢!”

    小单看着她,咬了咬唇,最终,问道:“您……好吗?”

    苏墨淡笑的点点头,缓缓说道:“一切都好,如今你和小双去了哪个院子?”

    “我和小双暂时在寒风阁侍候着!”小单轻轻说着,随即眸子里有着一丝愧疚。

    苏墨了然的点点头,心中不免自嘲,原来……小单和小双一直都是他的人,他派在她身边监视的吧!

    “我侍候您更衣吧!”小单说道。

    苏墨摇摇头,道:“我自己来!”

    说着,苏墨走到屏风后,退去了身上的布幔,将那套衣服穿上,雪白的肚兜上也是绣着紫藤花,和她昨夜被撕扯烂的那件一样,可是,花样却绣的更加精美,外罩一件淡紫色的纱裙,映衬着她的肌肤更加的光润,说不出的淡雅柔美。

    苏墨看着那胸前的紫藤花,有一刻失了神,他们的开始仿佛就离不开那紫藤花,没有那月下的笛声和旋转又岂会慢慢的失了心?!

    小单侍候了苏墨梳洗后为她挽上了一个流云髻,然后拿出盒子内的发簪,竟是一个细金打造的紫藤花串儿,那个是王爷之前打造好的,可是,还未曾送给王妃就发生了那件事儿,本以为王爷就此深藏,却不想今日吩咐了她拿出……

    铜镜中,苏墨冷然的看着那垂下的紫藤花串儿,嘴角不免淡漠的一笑,她看了看额头上的暗红,掠了发丝将其遮住,眸光方才上抬的看着小单,问道:“小单,紫菱呢?”

    “紫菱姐姐正在寒风阁外候着呢!”小单说完,见苏墨眼中有着一丝担忧,急忙说道:“您放心,她也是刚刚来了一会儿,昨夜是跟奴婢在大丫头房睡的!”

    苏墨一听,这才放下心,真心的说道:“谢谢!”

    小单摇摇头,淡淡一笑。

    如今这个王府,除了紫菱,估摸着也就剩小单和小双没有冷眼以对她了,可惜,她们始终是尉迟寒风的人。

    “外间已经备了早膳,您先垫着些,也不知道皇宫内什么时候开席呢,听着……好似南帝和皇上、王爷在商讨政事!”小单说道。

    苏墨点点头,她今日还要以最佳的状态应付心思深沉、锐利的帝桀,不能有丝毫的差错!

    小单看着苏墨静静的吃着,那刻,仿佛此间是墨园,一年的相处,她早已经喜欢上了这个淡雅的与世无争的主子,她聪慧且坚强,不去强求不属于自己的,却也不会放手应得的,这样一个淡然的人儿,是什么原因那样的狠心?

    她可知道,她伤的不只是自己的身子和孩儿,更加伤的是王爷的心,王爷那好不容易打开的心房!

    唉!

    她只是个奴婢,不懂王爷,却也不懂这位外表淡漠,内心则埋了很多事的人。

    苏墨吃的安静从容,吃完后就在小单的陪同下在寒风阁的园子里走动着,紫菱依旧在外面候着进不来,本想着出去,尉迟寒风却吩咐,宫里马车没有来时她不准出寒风阁。

    这是第一次苏墨认真的观察寒风阁,两次进来都应昏厥,醒来后,还来不及多看几眼就已经出了这里。

    寒风阁除了那偌大的楼阁外,前后各有一径小院,基本无花,多的是树木,就如同尉迟寒风给人的感觉,沉稳中透着神秘的诡异。

    “那边是禁地,没有王爷的允许是不能过去的!”

    突然,小单出声制止了苏墨前行的脚步,她急忙上前两步,道:“寒风阁是王府的禁地,这个小园子则是寒风阁内的禁地!”

    言下之意是禁中之禁!

    苏墨不免有些好奇,凝眸看去,透过落锁的栅栏,里面竟是和外面不同,入眼的是各色开的娇艳的花朵,很多她都不认识,但是,却看出其中几株仿佛是茶花……难怪她觉得这附近的空气仿佛有些茶香的气息。

    “我们走吧!”小单见苏墨不动,遂又开口道。

    苏墨点了点头,转过身欲和小单离去,走了几步不免又看了眼那个落锁的园子,她不是个好奇心重的人,可是,却对那里充满了好奇。

    尉迟寒风身上始终有着淡淡的茶香……是因为那个园子吗?!

    她们刚刚行到楼阁前,就见萧隶从院门外走了进来。

    “皇宫来的马车已经到了王府外,请!”萧隶语气平淡,没有恭谦亦没有不敬。

    苏墨微微颔首,向小单点头示意了下,随着萧隶出了寒风阁,走到门扉处,突然定了脚步,侧了身,淡淡的扫了一圈阁楼和被隐没在错综的树后的那个看不见的园子的方向。

    “主子!”紫菱见苏墨出来,急忙迎了上前,拧着眉上下打量着。

    苏墨淡笑的摇摇头,缓缓说道:“无事,走吧!”

    紫菱点点头,跟着苏墨身后向王府大门走去。

    府外有皇宫禁卫军护着的车撵,并有宫女陪同,紫菱搀扶了苏墨上了马车,一行人向皇宫行去。

    ++++++++

    皇宫,御书房。

    今日早朝过后,尉迟木涵、帝桀和尉迟寒风三人就一直在御书房内,房门紧闭,所有奴才都退下,三人在里面一直在议事,直至晌午方才开了门。

    三人出来时,都如同往常一样,帝桀冷漠微凝,淡然的看了眼莫言,尉迟木涵淡淡的笑着,看了一侧的小路子,问道:“黎王妃可曾入宫?”

    “回皇上的话,半个时辰前奴才估摸就已经接了王妃入宫,现在人在黎王别苑内稍作休息!”小路子恭敬的回道。

    “摆宴思暖阁,去请了黎王妃!”

    “是!”小路子躬身应道,向后退去。

    “慢着!”突然,尉迟寒风慵懒的说道:“皇上和南帝先行一步,臣稍后带了墨儿前去!”

    尉迟木涵微微颔首道:“也好!”随即笑看着帝桀,道:“南帝,请!”

    尉迟寒风眸光幽深的看着二帝离去,方才向黎王别苑行去,入了园子,只见苏墨一袭紫衫立在湖畔旁的柳树下,垂柳随着微风轻轻摆动着枝条,亦吹动了她那锦缎般的秀发。

    紫菱不知道在和她说着什么,她却没有回她,只是听着,眸光亦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那样的她总是让他看着不真切,淡的如此微风都能将她吹散。

    紫菱突然跺了脚,正好扭头,却看见尉迟寒风人在小径那头站着,眸中闪过担忧,急忙福身道:“奴婢参见王爷!”

    苏墨听闻,回转过身,微微一福,刚刚侧脸上的平静不复,嘴角有着淡淡的笑意,微微一福,道:“王爷!”

    尉迟寒风嘴角上扬了邪魅的弧度,眸光幽深的看着苏墨,向她走去。

    这个女人脸变换的速度竟是比那戏子都要快,可是,他现在不喜她的笑容!

    尉迟寒风扶起了苏墨的身形,自然的将她的小手放入自己的掌心,宠溺的说道:“这日头甚毒,怎不在屋内歇息?”

    苏墨浅笑,道:“想着屋内闷,就四处走走!”

    二人并肩向外走去,紫菱跟在身后,脸此刻却是比苦瓜都要苦,这一年,她多少是知道主子现在的性子的,有什么事情都藏掖在心里,她方才劝她找了机会和南帝回南朝,可是,主子却是怎么也不作答,王爷现在阴晴不定,主子留在王府早晚会出问题!

    思暖阁,皇宫内摆家宴的地方,加上稍早到的张皇后五人坐在席上,一侧的奴才帮着布菜,尉迟寒风却不让紫菱动手,他边时而和帝桀、尉迟木涵说着话,边为苏墨布着菜,举动随意,却总不会让她的碗中空着,而且都是她喜吃之物。

    帝桀并未曾太过注意这些,一顿饭下来,也算是在平淡且温馨中度过。

    “朕有几句话要和墨儿交代,可否借了她去?”饭后,帝桀淡然的说道。

    他即将离去,要和苏墨交代一些是正常的,本是平淡的要求,却激起了众人的心浪,但是,大家都是见过大风浪的人,竟是并无一人变了神色。

    尉迟寒风邪魅的笑着,缓缓说道:“南帝客气!”

    帝桀微微颔首,示意苏墨随了他漫步在御花园内,莫言和紫菱远远的跟着,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帝桀和苏墨一直走着,二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幸的是宽阔的地儿,就算如此,周遭的气氛都有着几分僵硬。

    二人一直走到一个拱桥上,帝桀突然停了脚步,眸光淡淡的,深邃的看着桥下的河水,嘴角有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皇兄……”苏墨有些不安的唤了声,这样的帝桀如同昨夜的尉迟寒风一样,让她心里毛毛的,想镇定,却感觉云袖中的手打着颤儿。

    “你幸福吗?”帝桀突然问道。

    苏墨一怔,心里不免有丝紧张,但面上仍旧努力的平静着说道:“皇兄为何如此一问?”

    帝桀转过身,身子慵懒的依靠在玉石桥柱上,缓缓说道:“无论是你还是黎王,你们表现的太过完美,太过完美的事情……朕一般都会保留几分!”

    苏墨一听,淡淡的笑着,娇嗔的说道:“那皇兄此刻心里保留了几分呢?”

    “各半!”

    苏墨楞了下,没有想到帝桀的心里只信了一半,她心思急转,稳了慌乱说道:“墨儿是幸福的!”

    帝桀深深的凝视着苏墨,锐利的眼眸仿佛能将她看穿,良久,就在苏墨快要抵不住他那深邃的审视目光时,听他说道:“你说了朕自是信的!”

    苏墨暗暗嘘了口气。

    帝桀重新转过身身,眸子低垂,缓缓说道:“墨儿,在这之前,朕本有意带你走的!”

    “皇兄的意思……墨儿不明白!”苏墨噙着几分小心说道。

    帝桀抬了眸,声音低沉了几分,道:“有些事情,自己如果做了决定,就要承受所带来的一切,凡事有因才有果,就如同朕,如若朕信了她……她则不会香消玉损,朕又何来痛心之说!”

    苏墨默然,她知道帝桀嘴里的她是指李珞歆,那个和她只有一面之缘的娴雅女子。

    正想着,就听帝桀接着说道:“朕今日问了你,亦是给了你机会,可是……你放弃,这个是你种的因,他日……如果尝到果,那也是必然要承受的!”

    帝桀的话幽深,潜在的意思让人捉摸不透,苏墨怔怔的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这刻,他的身上笼罩了孤独,这样的话听来,她竟是分不清是在说她,还是在说他自己!

    “墨儿懂的!”苏墨淡淡说道。

    帝桀嘴角微扬浅笑了下,遂说道:“有些事情,你的考虑是对的,朕有些事情不得不为之,但……背负的东西太多!”

    苏墨心里有些落寞,原本高高在上的帝桀,此刻卸下所有心房,他在说他的无奈和痛,他是真的很爱李珞歆吧,可是,他是帝王,他有着太多的无奈。

    二人片刻的沉默,帝桀回头看了眼低垂着眼睑的苏墨,只是淡淡的一眼,就已经知道,她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黎王爱墨儿不假,墨儿对黎王有情也是真,可是,这两日他所看见的却都是假的,他们做的完美,尤其是黎王,所有言止都点到为止,不会多了一分,却也不会少了一分,墨儿亦十分配合,可是,他没有忽略一件事情。

    临嫁东黎前,墨儿醒来后变了性子,她的眼睛淡的连一丝涟漪都没有,可是,这两日他却看到笑容下那几乎不可见的忧伤,而且,紫菱那里更是多了许多破绽。

    “时候不早了,朕也要走了!”帝桀说道。

    苏墨点了点头,随着帝桀的脚步下了拱桥,众人来到宫门处,尉迟木涵和尉迟寒风已经换了便装,众人纷纷上了马车向东城门行去。

    尉迟寒风好似在马车上永远是那千篇一律的动作,慵懒的依靠在软垫上,他倪了眼苏墨,随即闭上眼睛假寐着。

    南帝和她单独谈了那么久,谈了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看到了回来时她眉眼间那浓浓的哀愁,南帝走了,她怕是心也丢了吧!

    想着,嘴角不免噙了丝冷意。

    苏墨静静的坐着,脑子里始终回荡着帝桀方才的话,想的多了,她已经分不清那话到底是对谁说的。

    是对她?对李珞歆?还是对他自己……

    不管是对谁,她此刻的心情都十分的沉重,睿智如帝桀,仿佛看出了一些端倪,可是,他不挑明,也许就如同对李后一样,有着太多的帝王的无奈。

    她自顾的想着,俨然没有发现原本假寐着的尉迟寒风何时盯着她,直到车颠簸了下方才回过神,正好瞥见那含了怒意的冷眸。

    “马上就要到城门了,最后的机会……你真的不跟南帝走吗?”尉迟寒风突然问道,话语平平淡淡的,让人听不出他心里到底作何想法。

    苏墨突然怔了下,方才缓缓说道:“我会跟他走!”

    尉迟寒风嗤笑一声,眸光变的幽深而阴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