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85章 013 怎能我独自痛③

    苏墨搀扶着紫菱,二人吃力的走着,突然,见夜冷停了脚步,二人本能的抬头看去,只见小径的前方,尉迟寒风负手而立的向她们看来……

    “王爷!”夜冷微微躬身行礼后微侧了头扫视了眼苏墨和紫菱,方才退到了尉迟寒风的身后。

    苏墨扶着紫菱直直的站着,此刻,说心里没有怨恨那是骗人的,她盯着尉迟寒风的双眸迸射出薄薄的寒光,死死的咬着牙,支撑着自己的傲气。

    紫菱看了眼苏墨,咬了咬唇,困难的福了身子,有些支吾不清的说道:“奴婢参见王爷!”

    适时,苏墨方才拉回寒眸,微微低垂了眼帘,掩去了眸子里的光,面无表情的微福了身子,淡淡道:“奴婢参见王爷!”

    尉迟寒风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半福着身子的二人,紫菱因为久跪,加之方才被打的严重,身子渐渐有些不支,苏墨却全凭了心里那股子傲气硬是让身形未曾动一下。

    她能支撑住,可是,紫菱却不能,只不过片刻功夫,紫菱的身形晃了晃,人已经瘫软的倒在地上。

    苏墨眼中闪过担忧之色,死咬着的牙喏了喏,眸子微微眯缝了下随即睁开,看都未曾看尉迟寒风一眼,缓缓蹲下,心疼的看着紫菱,淡淡的问道:“还能撑着吗?”

    紫菱虚弱的点了点头,在苏墨的搀扶下起了声,却在起身时眸光瞥见了苏墨原本白嫩的胳膊变的红肿,仿佛要比平日里足足圆了一圈。

    紫菱暗嘘了声,顾不得身上的伤,一把拉起苏墨的衣袖,顿时,鼻子一酸,竟是不管不顾的放声痛哭起来。

    苏墨浅浅一笑,拉下了袖子,缓缓说道:“哭什么?忘记我说的了吗?”

    “主……呜呜呜……”紫菱泣不成声,此刻,她却是再也无法坚持那不再外人面前哭的信念,更是忘记了尉迟寒风和夜冷的存在,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吼道:“让你和皇上回去你不回,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吃这个苦……您是公主啊,您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啊……为什么一定要呆在王府里,奴婢不懂……呜呜呜……”

    紫菱不管不顾的哭吼着,脸上的尘灰和污渍被泪水晕染,看上去更是凄凉。

    苏墨微微一叹,轻倪了眼始终站在那里的尉迟寒风,方才举起衣袖为紫菱擦拭着泪水,语气依旧平淡的轻声说道:“此刻,这里是戏台,你我是戏子,而他……则是看戏的,懂吗?”

    紫菱哭着摇着头,她不在乎自己是戏子,她不在乎被打,可是,主子被打她好痛,她不理解,为什么主子不愿意生王爷的孩子,她更加不理解,为什么主子不和皇上回南朝,非要在这里受苦,她不理解,她什么都不理解……

    苏墨浅笑,淡淡说道:“紫菱,我不痛!因为心不在,感受不到!”

    紫菱含泪的眼茫然的看着苏墨,泪水像是缺了堤一样的河水,一直泛滥的向外涌着。

    苏墨的话虽然轻,却对于有武的尉迟寒风和夜冷来说,听的却是真切,她的话音方落,尉迟寒风的脸上笼罩了一层阴冷的狠戾。

    她说她的心不在!

    尉迟寒风背负着手缓步上前,在跪蹲在地上的二人面前停下,微微垂了狭长的眸子,嘴角噙着冷漠嗜血的狂傲邪笑,就在二人本能的抬头向上看去时,尉迟寒风猛然抬了脚,向紫菱的心窝处踹去……

    他突然的举动让远处的夜里微微征了下,随即恢复往日的冷漠。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尉迟寒风的脚快要踹到紫菱时,苏墨反射性的一把推开了她,由于猛然间用的力道,她的身子也随即前倾了过去,那一脚,竟是实实在在的踢到了她的肩胛上,整个人被踹倒在地,痛的她一时间半个身子都失去了知觉。

    紫菱微张了嘴错愕的看着,随即爬了起来,哭着像苏墨爬去,夜冷暗暗紧了眉,竟是不忍心再看,眸子撇到了别处。

    那句“我的心不在”,戳到了王爷的痛处!

    “这李嬷嬷是怎么管教的,这王府里的丫头什么时候胆子这大,在本王面前如此大放厥词?!”尉迟寒风缓缓的说道,语气平缓,却不容人小觑。

    苏墨冷然嘲讽的勾了下嘴角,爬起来跪在地上,一侧的紫菱看着她,眼中存了深深的担忧,却也只好跪好,想忍着泪水,却因为担忧苏墨而无法制止。

    “王爷教训的是,紫菱也是因为奴婢方才失了礼数,所以,如果王爷想罚……就罚奴婢好了!”苏墨淡然说道,从头到尾,脸上都是那样淡淡的,仿佛身上的伤不是她的,那一脚也不曾踹到她的身上。

    她越是表现的如此淡漠,越是激起了尉迟寒风的怒火,他嘴角抽搐了下,冷冷说道:“怎么,你这是在教本王做事?”

    “奴婢不敢!”苏墨冷然说道:“如果有心找奴婢的错处,又何必找理由!”

    苏墨说着,眸光缓缓上抬,迎上尉迟寒风递来的那两道诡谲的精光,这些日子都未曾看见他出现,偏偏今日她和紫菱受了罚就碰见他,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这个小径是通往厨房的,这里遇见萧隶她相信,偏偏是夜冷去了柴房,夜冷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去那里,这些不都是他安排的吗?

    不就想看着她求饶,不就想看着她狼狈……尉迟寒风,你太小看我苏墨了!

    尉迟寒风和苏墨二人就如此冷冷对峙着,谁也不曾挪开眼神,在一侧的紫菱噤若寒蝉的跪在一侧,被二人的气场压迫的竟是忘记了流泪。

    夜冷微抿了下唇,担忧的扫了眼苏墨,又看了眼尉迟寒风的背影。

    王爷下了早朝回府,不知道为何,未曾回寒风阁,只是肆意的在王府的小径里走着,可是,不经意间就走到了附近,随即听闻厨房附近传来鞭笞的声响,这样的事情王府里也是有的,底下人做错事了,那些老嬷嬷动了刑具也不是秘密,却不料王爷让他去看看!

    他跟着王爷身边十数年,王爷给府里的人有着绝对的权利,这样的事情断然是不会去管的,方才疑惑,当看到是苏墨和紫菱时,却豁然开朗!

    再来厨房之前他陪着王爷走的地方却是苏墨近些日子经常干活的地方,想必王爷没有见到人,却听闻那个安嬷嬷和奴婢谈话提及了什么送菜,王爷必是想着苏墨来了厨房……

    唉!

    夜冷内心沉叹一声,明明关心却一见面如此对峙!

    是王爷性子高傲还是苏墨性子倔强使然?

    二人都是心思深沉的人,有了什么都不愿意说,王爷明明爱着苏墨,却又每次都伤害了她,但是,苏墨呢,她……到底有没有爱过王爷?

    夜冷疑惑了,他眼底的苏墨淡然,却肯为王爷洗手作羹汤,为王爷学琴练字,为何……为何要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至今,他都百思不得其解!

    想着,夜冷皱了眉,看着脸色渐渐苍白的苏墨和紫菱,刚刚想开口说话,却见尉迟寒风侧了身子,那刻,他从王爷的眼底扑捉了一丝稍纵即逝的心疼。

    适时,听得尉迟寒风淡漠的说道:“夜冷,唤了大夫来给他们看看!”

    说完,冷着眸转身离去。

    “不用了!”

    淡淡的声音让尉迟寒风脚步一滞。

    苏墨冷然的看着他的后背,缓缓说道:“一巴掌后再赏个甜枣……这样的游戏有意思吗?”

    尉迟寒风微倪了下后方,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眯,方才抬起,眸光变的深邃,说道:“那你就痛着吧!”

    说完,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苏墨的视线,随着他的脚步,衣袂翻飞,背后看去,让人一时间竟忘记了反应。

    夜冷上前,从怀中拿出一个药瓶递给苏墨,方才缓缓说道:“怨王爷又何必和自己过不去!”

    苏墨接过,扶着紫菱站了起来,道了声谢。

    “回去整理一下伤口吧!”夜冷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又停下,头未曾回的说道:“我和王爷行到此,听闻柴房处的响声,王爷方才派了夜冷前去,你是聪明人,为何却看不懂?”

    说完,夜冷不再犹豫的抬步离去。

    苏墨又一刻的茫然,却没有时间去细想,单手搀扶着紫菱就欲离去。紫菱知道她身上有伤,缓缓摇了头,道了声“自己能走”,二人硬是咬了牙回了小屋。

    “对不起!”苏墨边为紫菱擦着药,轻声说道。

    紫菱摇着头,眼中又含了泪,说道:“主子说哪里话?主子的想法奴婢懂!可是……就如夜护卫说的,主子为何要和自己过不去,奴婢皮厚,可是,主子您身子细嫩,没有大夫看看,要是发了炎怎么办?”

    “哪有那么娇贵!”苏墨的语气依旧平淡,夜冷给的药也不知道是什么,涂抹了后竟是渐渐的也就不疼了,可是,为何紫菱看上去却好似依旧痛楚?

    “很痛?”

    紫菱咬着唇,勉强的笑了下摇摇头道:“还好!”

    苏墨紧了眉,心生疑惑,这时方才想起,仿佛挨痛后不久,她的痛楚也就慢慢减少,她本想着是麻木了,可是,此刻见紫菱如此,不免感到困惑。

    她哪里知道,她会痛楚减淡,全然依赖那刻南海东珠,那颗珠子有着镇痛和安神之效,全然是因为夜冷儿时有着难以挥去的梦魇,尉迟寒风寻了后送与他的,他却给了苏墨当夜明珠使。

    “苏墨,紫菱——”

    二人正在擦药,突然听闻小院子内有人唤了她们,二人对视一眼,整理了下衣服走了出去,就见安嬷嬷单手插着腰,趾高气扬的站在那里。

    “安嬷嬷!”苏墨和紫菱二人微微一福。

    安嬷嬷瞟了她们一眼,冷哼的说道:“翠玉和红霞要调到厨房去了,这低婢的活总是要人干的,紫菱,你从今日起,就接了她们二人的活!”

    紫菱一听,非但没有苦恼,顿时大喜,忘记了身上的伤,急忙一福,道:“谢安嬷嬷!”

    安嬷嬷心里冷哼一声,说道:“你随了老身来!苏墨,去将你早上没有干完的活儿做了!”

    苏墨蹙眉,紫菱抿了唇示意她没事,步履带着些不稳的随着安嬷嬷离去。

    +++++++

    碧涛园内,柳翩然吃着傅雅做的糕点,看着她跳着北国的舞蹈,面带了娇笑,说道:“小雅,看着你跳啊,姐姐我还真想和你一起跳!”

    傅雅“咯咯”一笑,停了动作,微喘着气儿做到了柳翩然的身边,说道:“那可不行,要是姐姐的身子受了累,王爷肯定会怨死小雅!”

    “王爷才不舍得呢!”柳翩然说着,不免微倪了下拿了苹果把玩的傅雅,说道:“王爷最近可是宠你的紧呢!姐姐我有孕在身也无法服侍王爷,幸的妹妹照料呢!”

    傅雅一听,顿时羞红了脸,说道:“柳姐姐就拿小雅说笑,小雅才没有伺候王爷呢!”

    “是,小雅没有伺候王爷,是王爷宠爱小雅罢了……”柳翩然娇笑的说道,眸子里闪过一丝怨恨,心里不免腹诽:想不到苏墨倒了,却让这个傅雅占了便宜。

    傅雅看了看柳翩然高高隆起的肚子,单手支撑了下颚,若有所思的说道:“再有几个月柳姐姐就要生了吧……真希望是个男嗣!”

    “是,还有三个月!”柳翩然笑着说道,轻抚了肚子,若有所思的接着说道:“我也希望是个男嗣!”

    “姐姐的心愿必是能成真的!”

    傅雅笑的纯真,说的真诚,可是,站在身后侍候的宝珠和纸鸢不免内心打了个冷战,纷纷向那她看去,当看着她嘴角那抹笑,纷纷拉回了眸光,那样的弧度在不知内情的人看来是灿烂,对她们来说,就是一把弯刀,可以杀人的弯刀!

    听傅雅如此说,柳翩然也是十分开心的,如果真的是个男嗣,她就算没有了尉迟寒风的宠爱,却也母凭子贵,这第一个诞下男嗣的必是要继承王爷爵位的。

    傅雅见柳翩然笑的开心,她嘴角越发的上扬,灵动的眸子笑的弯成了月牙。

    柳翩然和傅雅闲聊了一阵子有些困乏,方才在纸鸢的搀扶下离去。

    “这柳侧妃可真是没有心机!”宝珠小声嘟囔了下。

    傅雅倪了眼宝珠,淡淡说道:“她是有心机没有城府!”

    “那还不是一样!”

    傅雅摇摇头,道:“她这个人目标很明确,知道王爷的心不可能完全在她的身上,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孩子身上……这东黎本就有长幼之分,如果她先一步诞下男嗣,自是要继承爵位的,母凭子贵,以后这府里她的地位可想而知,何况她还有老夫人在背后撑腰!”

    说着,傅雅不免眸子变的阴戾,恨恨道:“如果东黎不是这个规矩,凭老王爷的爱宠,如今的王爷是谁还不知道呢!又岂会一定是长子的王爷?!”

    宝珠点了点头,不免一叹,道:“如果当初不是老夫人有了王爷这道护身符,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那些事情,也许,霜小姐也不会忧郁成疾,那么早的离世!”

    “哼!”傅雅冷嗤了声,缓缓道:“她越是对孩子紧张,越是会痛苦!”

    “其实,我一直搞不懂一件事情!”宝珠拧了眉,缓缓说道:“这长子继承爵位,为何老夫人会想着让苏墨诞下孩子?据我查到的消息,王爷对南帝送来的亲事可是很不满呢!至于那个什么药引……我根本不信!”

    傅雅绚烂的一笑,道:“你不觉得苏墨这个事情和某件事情很相像吗?”

    经由她一提,宝珠回想了下,恍然大悟,可是,随之又有了新的问题,道:“就算不想历史重演,却多的是办法,为何让王爷和苏墨纠缠?这不是给了他们相爱的机会?”

    “这个也是我无法猜透的!”傅雅耸了下香肩,微微蹙了秀眉,随即又冷嗤的缓缓说道:“那个就不是我需要查的,我现在只知道,他深爱着苏墨,也因为如此,游戏才能玩下去,也才好玩,我也要让他们尝到失去所有的痛苦!他们附加给主子的,我都会还给他们!”

    说道最后,傅雅灵动的眸子闪过阴鸷,嘴角却噙着无邪的笑意。

    “你真的确定王爷爱苏墨吗?”宝珠可没有傅雅如此乐观,撇了撇嘴角,道:“自从苏墨被贬,除了为了应付南帝而做的,王爷都不曾理会过任何呢!”

    傅雅淡笑,未曾回答宝珠的话。

    尉迟寒风从某种程度上和苏墨性子有些相像,都是有什么不会表达的人,但是,只要留心,就会发现,他很多细小的方面都对苏墨无微不至,也许,那些就连苏墨自己都未曾发现。

    尉迟寒风是什么样的人,脸上总是千篇一律的邪笑,仿佛永远也不会变,实则内心是个狠戾的人,你永远无法从他脸上得到你想知道的。

    当年一役,外人只当他智谋过人,却不知道他是个狠戾的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做法,也只有那种对自己都残忍的人方能做到。

    可是,这样的人,却会为了苏墨做一些就连一般男子都不会为女子做的,何况他还是个高高在上的王爷。

    其实,这个不是她断定的主要原因,而是苏墨当初手上戴的那个镯子!别人也许不知道那个镯子的意义,全然只以为那是和尉迟寒风手指上扳指一对儿的东西,但是,她却是知道的!

    因为,那人亦有一件物什和这是一对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