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86章 014 我心随侍你身边①

    喧闹的街市,来往的人不免侧目,只见一个老气横秋的老嬷嬷指着一个小丫头嘴里谩骂着什么。

    但是,行人也只是瞄一眼后离去,这久在帝都里呆着的人,一眼认出那个老嬷嬷的装束是黎王府的,自是没有人敢多看一眼,更加没有人去理会发生了什么,全然只以为是小丫头不爽利挨了骂!

    “这才多点儿东西,你就拿不动了,怎么,还要老身拿着不成?快点,别磨磨蹭蹭的,等下回去晚了有你好受的!”安嬷嬷指着掉在地上的大麻袋说道。

    紫菱死咬着唇,和苏墨呆的久了,心里又总有股不服输的傲气,她费力的拿起麻袋,不曾说话!但,当厚重的麻袋挤压到了伤口,顿时痛的她暗暗咧了嘴。

    正暗暗嘘着气儿的当,突然,背上一轻,紫菱反射性的回头看去……

    “你是谁?”还不待紫菱开口,安嬷嬷瞪着眼睛问道。

    赵翌一笑,也不把安嬷嬷的放在眼里,缓缓说道:“在下赵翌!”

    安嬷嬷一愣,随即换上了笑脸,说道:“哎呦,老身眼拙了,赵将军莫怪!”

    “本将正要去王府寻王爷有事,就顺带帮了你这个忙!”赵翌笑着说道,说话间看了看手中的麻袋,内心暗暗蹙眉,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竟是如此的沉重,紫菱一个小丫头怎能背的动?!

    “哎呦,赵将军,老身怎么敢让您拿重物,这要是让王爷知道了,岂不是要责罚了老身!”安嬷嬷一脸的假笑的说道。

    赵翌嘴角一扬,道:“无妨!”

    说完,率先抬了脚步拎着麻袋向前行去,安嬷嬷一见,恶狠狠的瞪了眼紫菱,急忙跟了上前。

    赵翌边走边暗暗沉思,越想心里越是不对味,突然停住了脚步,仿佛恍然大悟,道:“哦,对了,本将要去王府却是未曾差人去通报王爷一声,不知道可否劳请嬷嬷先行一步通报,也就当了给本将提物的谢意?”

    安嬷嬷一听,有心拒绝,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嘴里喏了喏,有些不情愿的说道:“赵将军说哪里话,那老身就先行一步!”

    “多谢!”赵翌笑言,目视着安嬷嬷离去后,方才回转过身,看着步履有些杂乱的紫菱,微微蹙了剑眉,问道:“可是身上有伤?”

    紫菱一愣,怔怔的看着赵翌。

    赵翌一笑,知道紫菱不明白为何他能看出,遂解释道:“我自幼长在军营,看多了士兵受伤,方才见你提麻袋时就觉得不对,此刻看你走路,并不似之前的爽利!”

    紫菱咬着唇低了头,掩去眼底那浓浓的悲伤。

    她如此,让赵翌心里一紧,上前一步,急切的问道:“墨儿可好?”

    不问还好,一问,顿时紫菱的悲恸之情无法遮掩,眼泪啪嗒啪嗒的直流,不免再一次引起行人侧目。

    赵翌暗暗蹙眉,示意紫菱随她来,二人闪身到了一侧的小巷,他放下手中麻袋,急切的问道:“墨儿出了什么事吗?”

    紫菱抽噎的哭着,一会儿摇着头,一会儿又点着头,她如此,让赵翌仿佛是热锅上的蚂蚁,心急如焚。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啊!”赵翌声音越发的急切,说道:“我们时间不多,如果离那个老嬷嬷回府时间久了,必是不妥的!”

    紫菱又抽泣了几下,方才缓缓说道:“赵公子,主子她……主子她受伤了……”

    “啊!”赵翌一听,心,猛然好似被大锤砸了一下,痛的他几乎断了呼吸,“受伤?为什么?你身上也有伤,是受罚了吗?她严重吗?”

    “都是奴婢不好,奴婢受罚,主子为护住奴婢,用身子挡着……被……被藤条抽了好几下!”紫菱边落着泪边说道,此刻想起苏墨背后那交错的印记,她的心都是打着颤儿的。

    赵翌的眉头越来越紧,手猛然的攥起,咬着牙问道:“你们现在在王府里就是这样的处境吗?王爷也不过问吗?”

    紫菱抽噎的吸了吸,摇摇头,道:“王爷根本不过问主子,自从皇上走了后,王爷再也没有管过主子,今天……今天我们被罚了却看见王爷,可是……王爷的样子好吓人,本来,王爷是要给找大夫的,主子却回绝了,说……说什么打了一巴掌给个红枣,这样的游戏无趣!”

    赵翌听着,闭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方才睁开眼睛,说道:“将眼泪擦一擦,我们走,拖得时间久了,必然王爷会起疑!”

    紫菱默默的点了点头,拿出帕子擦了眼泪,跟着赵翌走出了小巷,二人向王府的方向行去。

    “你每次出府采办都有老嬷嬷跟着吗?”赵翌问道。

    “奴婢今天是第一次出来!”

    “以后可还有机会出来?”赵翌拧了眉,问道。

    紫菱看了赵翌一眼,道:“奴婢现在被贬称低等丫头,以前翠玉和红霞的活计估计都是奴婢来干,这些个东西应该都是奴婢来采买!”

    言下之意,原本两个人的活,如今都落到了她一个人的身上。

    赵翌听了,心中不免更加恼火,却又暂时无计可施,逐无奈的说道:“那好,我会经常来此寻你打探墨儿的消息!”

    紫菱咬着唇点了点头。

    一路上,赵翌又询问了些苏墨的情况和王府内的情形,越听,他的心揪的越紧!

    前方,已然到了黎王府,这里,赵翌只是在黎王爷去年寿诞时来过一次,但是,府外,他却来过数次,每次目送着苏墨入府,他内心百味杂陈,如今,时过境迁,再一次来此,竟是物是人非。

    “赵公子,交给奴婢吧,要是等下被府里的人看到,又说了闲话!”紫菱说着,伸出了手。

    赵翌心知紫菱的话有道理,也只好将麻袋递给她,看着她艰难的背到背上,内心沉叹,随即从腰间拿出一个小瓷瓶,道:“这个是我赵家独门的金疮药,想是有些用处的,你先留着,下次见面,我在给你们备些别的!”

    紫菱也不客气,径自收下放于随身的锦囊内。

    赵翌沉沉一叹,率先抬了步子往王府行去,刚刚到了门扉处,就见萧隶迎了出来。

    “萧总管!”赵翌抱拳道。

    萧隶看了眼他身后的紫菱,方才急忙抱拳道:“赵将军,王爷在书房等你多时!”

    赵翌点点头,侧眸看了眼微福的紫菱,随着萧隶大步踏入府中,跟随着他径直向寒风阁行去。

    如今边关梓国蠢蠢欲动,前方送来奏报,朝堂之上早已经一片愁云。

    关键问题在于,暂时不能有所动作,如果东黎派军前往边关,梓国必然以为天国施压,原本有可能安抚的事情却变的十分被动起来。

    赵翌前来王府,自是和尉迟寒风商量对策,一个是东黎曾打过毫无胜率却胜仗而归的王爷,一个则是世代保卫东黎的天罡将军,对于如此动荡调配,二人自是需要研拟出一个十分有把握的计策。

    寒风阁书房内,气氛压抑,尉迟寒风和赵翌二人一起足足数个时辰,可是,依旧无法拟定一个万全之策。

    尉迟寒风慵懒的倚靠在雕花木椅上,戏谑的说道:“好在还有时间,定是能考虑个万全之策的!”

    赵翌一脸正气,说道:“王爷,如若不行,臣可先行去边关!”

    尉迟寒风摇摇头,嘴角上扬了个邪魅的弧度,一脸的狂傲不羁,缓缓道:“那个是最坏打算,如今还不需要!”

    赵翌拧了剑眉,显然有些不解。

    “你身为东黎天罡大将军,不到万不得已岂可以身犯险!”尉迟寒风说着,人起了身,向窗边走去,眸光深邃的眺望着远方,过了片刻后,方才说道:“刚刚研究的那几个方案都只是备用而已,不到逼不得已,本王是不会允许你如此做的!”

    “身为东黎守将,臣自当为国肝脑涂地,就算有危险,臣也自当一马当先!”赵翌起身看着尉迟寒风的后背,掷地有声的说道。

    那些虽然是下下之策,可是,为了国家,为了百姓,他义不容辞,王爷惜才之心他明了,但,如果非要走到那一步,就算王爷不允,他也必定要去做的!

    尉迟寒风没有说话,只是眸光深邃的看着远方,这会儿的风有些大了,那紫藤花瓣竟是被风吹的四处飞扬,犹记得去年的这时,那人夜间在紫藤花树下轻舞,那样简单的旋转竟是迷乱了他的眼眸,多年未曾用过的笛子,在那刻也情不自禁的为她而吹!

    赵翌感受到尉迟寒风思绪的游离,怔了怔,唤道:“王爷?”

    尉迟寒风收回了眸光,淡淡道:“赵翌,本王知道你心中所想,当年本王亦是存了和你同样的心思,自是明白那样后果,还是那句话,不到逼不得已,本王自是不会许你那样做!”

    赵翌微抿了下唇,想说什么,最终没有开口说话!

    “今日之事就到此,你退下吧!”尉迟寒风头未曾回,缓缓说道,声音里有着不容质疑的傲气。

    “是,臣告退!”赵翌抱拳,退出了书房。

    出了寒风阁,赵翌随着引路的小厮向出王府的小径走去,步子却有些踟蹰,小厮发现他的异状,回头询问道:“赵将军,可是有何不妥?”

    赵翌一怔,摇了摇头,终究忍下内心渴望见苏墨一面的念头,跟着小厮向府外走去。

    他无理由去见她,如果贸然前往,必定给她带来后患,如今已是知晓她大致的情况,看来,也只有见机行事了。

    傅雅和宝珠二人原本在府中闲逛,却见赵翌正随着小厮向府外行去,嘴角不免笑了笑,脚下快了几分,追了上前。

    “前面可是赵将军?”傅雅开口。

    赵翌顿了脚步,回头看去,眸光不经意的上下打量了下傅雅,看装束,已然大致知晓,但对方既然没有明确说,他自是佯装了不知道。

    “妾身黎王侧妃,北国傅雅见过赵将军!”傅雅娇笑的微微福身。

    赵翌一听,顿时拱手回礼,道:“侧妃娘娘客气!不知道娘娘唤下赵某,有何赐教?”

    傅雅“咯咯”一笑,上前两步,道:“哪里来的赐教!多年不见,赵将军可还记得故人?”

    赵翌眸光一凝,上下仔细打量起傅雅来,却依旧想不起来,不免有些尴尬的说道:“恕赵某愚昧,却是未曾看出,不知道娘娘是……”

    傅雅嘟了下娇唇,不满的看着赵翌,道:“小石头,你果然如我所想,必是大了就不记得了!”

    赵翌身子一僵,瞳孔渐渐放大,死死的盯着傅雅半响,方才恍然大悟的笑道:“娘娘果然是昔日故人,赵某真是惭愧,娘娘能认出我,我却未曾认出娘娘您!”

    “哎呀,什么娘娘前娘娘后的,听着别扭,你还是叫我凤尾草好了,听着舒服!”

    “君臣有别,赵某岂可乱了礼数!”赵翌笑着说道。

    傅雅想了想,耸了耸香肩也不再强求,说道:“那就随你好了,反正都是个称呼罢了!”

    “娘娘怎知赵某就是……就是小石头?”赵翌有些奇怪,毕竟,那都是十二年前的事情,那时五岁傅雅随着他爹行经边关,由于出了些事情,借住在边关农户家里,他出去游玩遇见她,也只不过是数天的缘分,彼此却都未曾提及真名!

    傅雅淡笑,显然有些傲气的微扬了下巴,说道:“我没有离开边关的时候就已经知晓你姓名,加之方才我听闻你来了府中,自是知晓你就是了!”

    赵翌不免自嘲一笑,忆起当日那个小丫头高傲的和他说,你不说我也会知道你是谁的,当时只当是玩笑话,想不到却不能小觑了这个丫头。

    “多年不见,赵将军可否留下用膳叙叙旧?”傅雅笑靥如花的问着,让人不忍拒绝。

    赵翌本就心存了别的念头,此刻听傅雅说,一是见到故人,自是心里欢喜,二是……他总存着侥幸的心里,盼着能偶遇苏墨。

    “娘娘吩咐,赵某岂可不从!”赵翌亦笑着说道。

    “宝珠,吩咐厨房备膳!”傅雅回头吩咐一声,快速的和宝珠递了个眼神,然后转身对方才领路的小厮说道:“去给王爷回个话,本妃要留了赵将军用膳!”

    小厮躬身应声,退了下去。

    傅雅领着赵翌向膳厅行去,路上,免不了二人寒暄数句,赵翌不免感叹,这么多年未见,她却仍然能保持儿时的天真。

    尉迟寒风听闻小厮汇报,轻咦了声,示意其退下,更了衣向膳厅行去,既然傅雅留了赵翌用膳,他自是要前往的。

    “想不到你们之间还有如此一段!”尉迟寒风嘴角挂着邪笑,慵懒的依靠在座椅的椅柄上,缓缓说道。

    赵翌不免含笑说道:“臣也是意外的很,想不到儿时玩伴今日竟是王爷之妃,这天下之大,也算是一种缘分了!”

    “就是啊!”傅雅显然是最开心的,说道:“如果不是当时我知晓了你的姓名,今日恐怕都是相见不相识呢!”

    赵翌笑着轻摇了下头,对傅雅的举动不免有些无奈。

    “王爷,膳食备好了!”

    适时,萧隶行了进来,说道。

    “传膳!”尉迟寒风慵懒的淡淡应了声。

    府里的丫头们鱼贯而入,在桌子上布着膳食,最后一个人方进了膳厅,落座的人的目光不免都向她看去……

    苏墨一脸淡漠的端着汤盅走了进来,目不斜视,从容的放到桌上,随后跟着前面的人站在门边听后差遣。

    尉迟寒风只是她方进来时候微微凝了下眉,随即恢复了往日那千篇一律的神情。

    赵翌却少了几分淡定,眉眼间的不忍竟是无法抑制的浮上,内心极力的遏制着酸楚,也只不过是片刻功夫,恢复了平静。

    傅雅则是呆愣的看着苏墨,随即拉回眸光看看尉迟寒风,微咬了下唇,喏喏的说道:“王爷,苏姐姐她……”

    “起筷吧!”尉迟寒风随意的说着,打断了傅雅接下去的话。

    席间,众人表面上依旧谈笑风生,实则每个人都有些食不知味,傅雅一脸愧疚的时不时侧脸向苏墨看去,时不时偷偷的瞄着尉迟寒风。

    从始至终,尉迟寒风除了进门那眼,却是多一眼都未曾再看苏墨。

    赵翌则是眸中带了隐约的担忧,想看却又不敢去看,虽然苏墨现在的身份已经不是王爷的妃子,可是,却之间有着诸多瓜葛,他不得不避嫌。但,在大街上听闻紫菱所说,此刻她身上有伤,如此劳累身体怎能吃得消?

    相较于他们用膳的三人,显然苏墨淡定从容的许多,从进来到现在,目不斜视,脸色平静无波,甚至,连多一点儿的表情都不可能从她的脸上看出。

    今天仿佛她和厨房离不开,也仿佛和尉迟寒风离不开,她不想问是谁的意思,但,必然不是那些个老嬷嬷的意思,如此“轻松”的活,肯定是和她无关的,既然有关,必然是有人存了心思,至于是谁……

    苏墨心中冷哼,尉迟寒风,你不过是想让我在赵翌面前没了尊严罢了,何妨?赵翌知我,又岂会看轻我?!

    “这汤有些咸了!”尉迟寒风慵懒至极的声音打断了苏墨的思绪。

    苏墨出列,微微一福,淡然道:“奴婢撤去厨下换了新的来!”

    说完,上前俯身捧起汤盅,突然,腿间一麻,整个人失去了平衡,汤盅竟是向尉迟寒风倾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