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87章 016 我心随侍你身边②

    苏墨突然腿间一麻,整个人失去了平衡,汤盅竟是向尉迟寒风倾去……

    “啊——”傅雅反射性的捂了嘴惊呼,圆圆的眼睛更是瞪的犹如铜铃一般。

    苏墨顾不及膝盖上的刺痛,来不及细想为何腿突然软了,原本平淡的脸也蹙了起来,拧眉看着那个脱手而出的汤盅。

    尉迟寒风狭长的眸子淡漠的扫过,不曾动弹身子,只是淡淡微抬了眼睑,脸上气定神闲。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夜冷闪身而出,剑随之出鞘,向倾来的汤盅挥去,凭借着他的功夫,必然能密密的结出一道剑网,令那汤汁不会倾洒到尉迟寒风的身上。

    可是,有人比他出手还快,夜冷的剑未到,赵翌已经伸手拖住了汤盅,竟是只轻轻的溢出几滴,他的手法之快也另在场习武之人不免侧目。

    “赵将军好俊的功夫!”尉迟寒风淡笑的说道,示意夜冷退下。

    赵翌起身微微低首,恭敬的说道:“谢王爷谬赞!”

    随之,他不免侧眸撇了眼苏墨,将手中的汤盅递给她,说道:“人有失手,想来你也不是有意的,王爷必然是不会责罚你的,快下去换了新的!”

    苏墨嘴角微微扬了下,微福的接过汤盅,默然的退了下去。

    傅雅适时嘘了口气,耸拉了肩膀,轻抚着胸口,道:“好在都没事!”说着,看着脸上依旧带着邪魅笑意的尉迟寒风,呵呵一笑,道:“王爷不会怪苏姐姐吧?苏姐姐想必是站的久了……”

    尉迟寒风微微抬了下手,缓缓说道:“赵将军都说人有失手的时候,本王又岂会和一个丫头计较了去?!”

    赵翌淡笑,举起酒杯和尉迟寒风对饮着,只是,此刻已经是食不知味,脑子里乱糟糟的,心里念的想的都是苏墨,方才他只是注意到她突然腿脚一软……是因为身上的伤还是因为长时间的劳役?

    堂堂南朝公主,自小受南帝宠爱,何曾干过如此粗贱的活计?

    越想,赵翌心里越不是滋味!

    于公,他对尉迟寒风敬佩之心可表,于私……他却无法认同对苏墨的做法,只是,他们之间到底存了何问题?

    尉迟寒风一如常态,只是眸光深邃了几分,但是,却是无任何人看的出来。

    苏墨的腿吃痛着,强自咬着牙回了厨房换了热汤,往膳厅的路上,刚刚酸麻的腿渐渐的疼痛减少,可是,就算如此,她背脊上已经溢出冷汗,汗水带了咸,竟是蛰痛了白日里的伤口。

    走了片刻,苏墨暗暗喘着气儿,舒缓了下,方才咬着牙快步往膳厅行去,人到了厅中,却见赵翌正起身向尉迟寒风告辞。

    “多谢王爷、侧妃款待,臣告退!”赵翌拜别。

    傅雅微瞥了嘴角,有些娇嗔的说道:“既然相认了,以后你可要多到王府走动啊,我在东黎也没有几个认识的人!”

    赵翌一愣,心里是愿意的,可是,却于理不合,只是径自说道:“是!告辞!”

    “退下吧!”尉迟寒风微微颔首。

    赵翌转身离去,正巧迎上跨了门槛进来的苏墨,朝着她淡淡的点了下头,大步流星的离去。

    苏墨脸上并未曾有过多的涟漪,径自将汤盅放到桌上,默默的退到一侧。

    她如此安然的进来,宝珠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色,只是稍纵即逝,又恢复了淡笑的神情。

    尉迟寒风突然起了身,淡淡的说道:“问安吧!”

    说完,甩了袍袖往膳厅外行去,众人起身微福。

    尉迟寒风行经苏墨身侧时,不经意的倪了眼,随即拉回眸光,脚步未停的继续向外行去。

    屋内的人纷纷起身,傅雅见大家都走了,也觉得无趣,就欲离去,她笑着走到苏墨的身前,拉起苏墨的说,甜甜的笑着,说道:“苏姐姐,好久都没有看见你了,想得紧呢!”

    苏墨不着痕迹的抽回了手,微福着身子道:“回侧妃的话,姐姐的称呼奴婢不敢当,多谢娘娘惦记!”

    听闻她如此说,傅雅微抿了唇,脸上的笑有些耸拉了下来,声音带着几分叹息,道:“你……可好?”

    “回侧妃的话,奴婢一切都好!”苏墨依旧不卑不亢的说道,不多一分,不少一分的恭敬让人看不出她是疏离还是对彼此此刻的身份有所想法。

    傅雅好似看出苏墨那淡淡的远离之意,点了点头,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去,行到门扉处,不免回望了眼苏墨,神情上竟是淡淡的不舍。

    待所有人离去后,众人开始收拾着桌上的残迹,猛然间苏墨都会被人踩到脚或者“不小心”被撞到,胳膊肘铬到,所有人都冷眼瞥着她,更有甚者,直接瞪她一眼,嘴里不经意的谩骂着。

    “哼,也不知道今天李嬷嬷怎么想的,竟然让她来侍候膳厅……”

    “就是,这里用膳的都是主子,她一个低贱的丫头也能进来……”

    “说到这个我也气,我可是在府里呆了四年才有机会晋升的呢!”

    “你没有人家好命呗!”

    这时,一道嗤笑的声音压住了所有的“窃窃私语”,众人朝着声音来处看去,只见方才领头的婢女冷笑的看着苏墨,众人纷纷问道:“清宁,你这话什么意思?”

    那被唤做清宁的人冷哼一声,把玩着桌子上的碗筷,眸光不屑的看着冷然收着东西的苏墨,嘲讽的说道:“大家在府里日久,心知王爷是个什么性子……像这样的女人,如果是按照王爷的脾气不早就凌迟处死或者大卸八块喂了狗去了,可惜啊……人家好命,谁叫她以前是个公主呢,为了应付南帝像前些日子那样的到访,当然是要留着她的命的!”

    众人恍然大悟,纷纷嗤笑了起来,在苏墨身边的更是肆无忌惮的“不小心”将盘子里的汤汁“不经意”的倒到她的手上,原本细白的小手顿时沾染了污秽。

    不管众人如何嗤笑或者嘲讽,苏墨都无动于衷,她径自收着碗盘,就算她们将汤汁倾倒到她的身上她也无视,好在那些都已经不烫了,只不过有些脏罢了。

    她越是不予理会,众人越是大胆起来,索性停了下来,插着腰谩骂着。

    “瞧瞧,还以为自己是那公主的,可傲着呢!”

    “能傲得了几时,哼……等稳定了南帝,王爷肯定会办了她!”

    “……”

    “……”

    声音越来越是张狂,可是,苏墨全然不予理会,径自将托盘端起转身离去……

    清宁向着苏墨身边的婢女递送了一个眼神,那个婢女了然的一笑,将脚悄悄的伸向苏墨的前方,众人都存了看好戏的神态,期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苏墨心中冷嗤一声,跨了步子向外走去,竟是越过了那偷偷伸过来的脚,在众人错愕下离开了膳厅。

    那些把戏她在几年前就已经领教过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到处受尽了冷眼,对于那些嘲讽早就练就了左耳进右耳出的本事,对于那些初级的整人功夫更是对付轻松,这些婢女和现代的人相比,差的太远了,那些人她都能对付,又岂会无法应付她们?!

    后面议论声和跺脚的谩骂声越来越远,苏墨那单薄的身影傲然的隐没在月光下的小径深处,一道深邃的眸光淡淡的向她消失的地方看去,月光下,他衣袂翻飞,青丝飞扬,菲薄的唇角微微抿着,狭长的眸光中噙着复杂的思绪,有痛、有爱、有怨、有恨……亦有浅的几乎看不清的悲恸!

    碧涛园内,烛火翻飞,时而发出“噼啪”的爆裂声,傅雅单手支撑着圆桌,手托着下颚怔怔的看着那摇曳着的火苗,思绪渐渐放空,直到宝珠端了茶水走进来,方才回过神。

    宝珠有些负气的将托盘放到桌上,随即在鼓凳上坐下,沉沉的一叹,亦学着傅雅的样子撑着下颚。

    “怎么了?”傅雅见她如此,心中明了,却依旧问道。

    宝珠又是一叹,拧着眉说道:“我就奇怪了,为什么她后来会没事?”

    傅雅倪了眼,径自为自己倒了杯茶,浅啜了一口后,方才说道:“我也奇怪,据我所知,她那次中毒所服用的只不过是护心丹,事后不会有弥留的药效,那个镯子也未曾看到……”

    “不戴在手上,有可能在身上啊!”宝珠没好气的说道。

    傅雅微微蹙了眉头,径自说道:“也是有可能的,毕竟,碧云玉镯是有吸毒的功效,那个冰魄月只不过是一般的麻药罢了!”

    说着,傅雅又摇摇头,自喃的说道:“也不对……我注意过,好似她出墨园的时候就未曾看到那个镯子了……依照她的性子,要么戴着,要么……就不在她的身上!”

    “不管在不在,今天反正是失策了……”宝珠气鼓鼓的哼了声。

    傅雅浅笑,说道:“王爷是个心思深沉的人,太过明显的他断然会有所察觉,冰魄月入体则化,纵然发现不妥也无迹可寻,只是……冰魄月只能做一个时辰的麻痹而已……”

    说道最后,傅雅显然也有些无奈。

    突然,宝珠猛的直起身子,诡谲的笑了下,说道:“我们可以不动手,有赵翌……”

    “赵翌……”

    傅雅和宝珠二人同时说出了赵翌这个名字,宝珠一笑,拿起杯子倒了茶水,说道:“那日听闻黛月楼主所说,加之赋雅小筑的暗访,今日你又故意做了一出戏,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赵翌对苏墨有情,而且……用情极深!最有意思的是,王爷貌似也知道!”

    傅雅嗤笑一声,道:“我们都能看出来的事情,王爷又岂会看不出?!只要我们用对了方法,自是有好戏可看的!”

    宝珠喝了口茶,“唉”了一声放下了杯子,垂着眸说道:“为了将主子所受的都还给王爷……你也算是可以,竟然不管不顾的将赵翌拖下水!”

    傅雅眼中闪过难得的愧疚,她也没有想到当年那个阳光的男孩竟会喜欢上如此淡漠的人,“我连自己都可以牺牲,又有谁能勾起我的怜悯?”

    “如果是我呢?”宝珠静静的看着傅雅,认真的问道。

    傅雅先是一怔,显然对宝珠突然有此一问感到诧异,她亦迎了宝珠的目光,怔怔的对峙了一会儿,方才拉回视线,纤长的手指划过杯盖,发出“呲呲”的响声。

    屋内的气氛有些紧张,随着傅雅的动作仿佛更加的提升了空气里紧张的氛围,宝珠垂眸看了下她缓缓而动的手,未曾催促她,只是静待着答案。

    “当”的一声轻响,杯盖重新落回到杯子上,傅雅灵动的眸子划过一丝冷意,用极缓的声音淡淡的说道:“不论是谁……”

    宝珠听后,笑了,笑的十分释然,屋内紧张的气息顿时荡然无存。

    “主子曾经说过,你是这世间最妖艳的向日葵,因为,你脸上挂着和阳光一般绚烂的笑容,可是,你的花蕊却是黑色的!人们只当向日葵随着阳光而充满希望,却又怎知她跟随阳光而转下的凄凉……”宝珠说着,心疼的看着傅雅,她就如同向日葵,主子就如同那高高在上的太阳,她的一生只是为了主子而转,主子却永远不会为她驻足!

    傅雅笑了,她撇了撇嘴,道:“但是,谁也无法体会向日葵跟随阳光而转的幸福!”

    宝珠耸了耸肩膀,在这个问题上多说无益,如若不是她心里只有主子,又岂会来东黎,又岂会割舍掉一切只为毁掉尉迟寒风!

    “你有何打算?”宝珠问着,为二人添了茶。

    “今天赵翌来的目的我还不知道,既然和王爷在书房内那么久,想必应该不是简单的事情,明日我要先去会会黛月楼主,再作打算!”傅雅说道。

    宝珠点点头,起了身,道:“那你早些休息吧!”

    说完,转身离去。

    傅雅却未曾休息,径自走到窗前,手轻轻的搭在窗棂上,微微扬起了头看着那墨蓝天空上的月牙儿。

    那是几年的事情了,她不记得,她也不想记得,仿佛那晚的月亮就和今日一样,是个月牙儿,她提起了所有的勇气跑到那人的房间,憋了半天告诉他:她喜欢她!

    那人轻轻倪了他一眼,很淡,薄唇微挑,眉眼间淡漠的不曾多看她一眼,深邃的眸子仿佛幽潭一般,看不见底,他淡漠的说道:“我不喜欢你!”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回答的如此干脆冷漠,他们平日里嬉笑玩耍,她想着,他总是多少对她有些情义的,一时间,她无法接受,对着他嘶吼:“为什么?”

    那人微抬了眸子,嘴角挂着一丝邪魅的笑意,深倪着她,依旧淡然的说道:“小雅,你要明白,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不喜欢一个人……却有千万个理由,你想要我给你什么理由你能舒服?”

    她流着泪看着他,就那样,二人僵持着……

    不,从始至终只是她在僵持,那人始终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从来就对别人漠不关心,只有霜姐姐和他娘亲,除了她们,他谁都不在乎。

    可是,他在乎的人都逝去了,这世间唯一支撑着他的就是复仇,就是让尉迟寒风尝到他所有的痛苦……

    得到过,却又失去!

    而她……她会倾尽一生为他实现这个愿望,所以,她来了,她要让尉迟寒风看着所有的人都离开他,他要让他活在悔恨里,她要他痛苦!

    想着,傅雅脸上笼罩着浓浓的阴戾,她拉回眸光,嘴角轻撇了下阖上了窗户,吹熄了烛火上了软榻,可是,闭上眼睛,久久的未曾入眠。

    夜深人寂,月牙高挂,北小院里紫菱和苏墨相依而眠,那颗南海东珠发着幽幽的淡光,劳累的二人早已经深深入眠。

    夜冷飞身上了院子里的大树,双手为枕倚靠在树干上,透过树叶看着天上的月牙,若有所思起来……

    此刻,想必王爷也未曾入眠吧!

    自从那件事后,他再也没有看见过王爷发自内心的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不,从前的他狂傲不羁,做事随心而至,可是,现在的他幽深的眸子了多了几分狠戾和悲痛。

    王爷还是深爱着她的吧……

    夜冷眸光渐渐变的涣散,随着月光变的迷离起来!

    晚膳时,王爷提早退席,断然是不舍看她在那里久站,她腿脚软了那刻,他看见王爷眼中的惊慌,甚至去而复返,就只为看看她的背影……

    “苏墨,是何让你如此切断王爷对你的情意,难道……真如王爷所想,你心里没有位置放下他一丝?”夜冷自喃的问着,却没有人回答他,只有夜风吹着树叶的婆娑声响!

    +++++++

    翌日。

    王府一切就如同过往,彼此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用过午膳,傅雅知会了萧隶后便带着宝珠和两个侍从出了府,二人在黎玥城的大街上来回闲逛着,不多会儿的功夫就胭脂水粉的买了不少。

    逛的累了,二人选了帝都最大的福来客栈歇脚,同样的办法不能用多了,用多了自是会失效,这次,却是一进了客栈,照面的功夫,侍从陪同下的人已经换做了她人,傅雅和宝珠俨然已经闪身到了后院,向冥殇的住处行去……

    每次见到冥殇脸上那冰冷的面具,傅雅和宝珠都不免心里打着颤儿,冰冷面具下那森冷的眸光不似人间的,多看两眼,都让人有种置身地狱的感觉。

    “哼!”冥殇冷哼了声,缓缓道:“本座何时成了给你查探消息的?”

    傅雅稳了稳思绪,方才笑了下,镇定的说道:“大家是合作关系,楼主帮助一二有何不可?”

    她的话音方落,就徒然迎来冥殇冷厉的眸光,但是,她心里虽然害怕却未曾回避,故装镇定的说道:“你的目的是苏墨,你也明白,她现在心里全是尉迟寒风,想要她忘记必然要让她痛的不愿想起,既然如此,你就要配合我,否则……我不能保证你得到的苏墨心里是否能放下楼主的位置!”

    冥殇收回眸光背过身,冷冷的说道:“需要知道什么?”

    傅雅暗暗嘘了口气,说道:“边关!”

    冥殇眸光微抬,冷冷道:“好,消息我会给你,不要再来这里找本座,否则……就算是他的人,我一样会杀!”

    傅雅本能的被冥殇身上的冷意逼退了一步,背脊传来凉意,身上原来早已经冷汗淋淋,“好!那就静候楼主佳音!”

    说完,向宝珠示意,二人多一刻都不愿意呆的退出了房门,直到关上了门,二人方才微微喘着气儿,屋内的气氛压抑的她们竟是几乎忘记了呼吸。

    二人看了看冥殇的屋子,相对的又看了眼,速速的离开了这个危险的地方。

    +++++++

    东黎的夏季沉闷难当,湛蓝的天空上除了那极尽释放热量的太阳,连一丝的云都没有。

    相较于东黎夏季的沉闷,北国此时的气候却十分舒逸,经过了漫长的冬季,春天仿佛在北国极短,只不过月余的功夫就入了夏,微风轻抚带着丝丝凉爽拂面,柳枝微摇扰乱了湖面的平静。

    一个身着锦缎华服的男子立于柳树下,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微微飘拂,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头发有几缕散在耳边。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和他嘴角的笑意却有些格格不入。

    他手指轻扬,手中的鱼食洋洋洒洒的落入湖中,顿时,使湖中的锦鲤疯抢,他喜欢看如此争夺的场面,那只不过够几条鱼吃的食物,如此多的锦鲤,得之存活,反之……则死!

    从前,他曾以为平淡就是幸福,后来……现实告诉他,不争不夺只会是死路一条,甚至……会死的凄凉!

    “二少爷,东黎来了消息!”

    适时,一个侍从走了上前,惊扰了男子的思绪,他伸出修长的手接过信笺,慵懒的撕开拿出纸张,手轻轻一挥,信展了开来,每一个动作都优雅至极。

    他凝眸阅示了信笺后,薄唇边上勾起一抹邪笑,阴鸷的眸子变的深邃,他慵懒的说道:“冥殇那边我会安抚,让她放手去做!”

    男子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缓缓的声线让人如沐春风般的舒逸,侍从应声后退了下去,男子眼睑微抬,眸光看向远方……

    尉迟寒风,你们欠我的,终究是要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和亲罪妃(百度最新章节)  和亲罪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